优发娱乐官网>兽性总裁强锁欢>目录>

第二百三十一章 两个男人的较量

第二百三十一章 两个男人的较量

小说:兽性总裁强锁欢作者:暖暖字数:3071更新时间:2016-02-19 18:54:30
    当左溢看到这么一幕时,他的眼珠子都快直接掉到地上去了,心里,有一团火正在越烧越大。。  他听不得眼前的女人,叫别人亲爱的,那明明,就是该独属于他一个人的称呼。  “干爹,你坐这里吧!你看,这些菜是不是你喜欢吃的?”  桌子是椭圆形的,而刚好,宝儿给左溢所指的那个位置,便是在周昕良的旁边。  左溢毫不介意的坐了下去,或许,他是故意的。  “好,宝儿你也坐,这些菜都是干爹喜欢吃的,宝儿你真有心,既然把干爹喜欢吃什么都记下来了。”  舞梦已经将筷子和勺子拿好了,她坐在周昕良身旁的另一个位置上,而宝儿则坐在了她身旁。  “左先生过奖了,我们家宝儿一向好客,别客气,都开动吧!也不知道,我家老公的手艺,是否合左先生你的口味?”  说到老公这个字眼时,舞梦还特意瞧了瞧周昕良,而刚好,周昕良也正在望着她,随即,两人都笑得一脸的甜蜜。  而恰好这些画面,都定格在了左溢的蓝眼里。  他觉得,现在就算是天上的龙肉摆在他面前,他也会觉得没胃口的。  左溢的手,正紧紧的握着筷子,他怕自己在下一秒钟就会忍不住,转过身将周昕良恶狠狠的揍上一顿。  “干爹,你怎么光看不吃啊?看可是没办法看饱的哦?”  宝儿边说,舞梦边往左溢的碗里夹菜,她可是很怕左溢不吃的哦!  “对啊!左先生,光看不吃可是不会饱的。”  左溢的脸色极度难看,当他将菜往自己的嘴里送后,没咽下去时,已经再次往厕所里奔去了。  他讨厌吃洋葱,那种讨厌程度,是到了任何菜里,只要有一丁点洋葱他就会吃不下去。  “皇上皇爹地,母后,干爹这是怎么啦?”  宝儿已经吃了好几口菜,都没觉得有任何问题啊!  他满脸疑惑的看着周昕良,紧张兮兮的问道。  周昕良知道这是舞梦故意设的圈套,但他当然是站在舞梦那一边的,他对宝儿耸了耸肩,有点无辜的说道。  “不知道耶!可能是你干爹嫌我做的菜不好吃吧?”  宝儿想了想,也觉得只有这个可能xing,他跳下椅子,边往厕所的方向步去,边说道。  “那我去看看干爹到底是怎么回事?”  饭厅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只剩下周昕良和舞梦两个人。  屏住了呼吸,片刻后,舞梦轻启了启玫瑰红唇,打破沉默说道。  “良,你会介意吗?”  周昕良回过头看着舞梦,他知道她话语里的意思,她是想问他,介不介意宝儿那么喜欢左溢?  他笑着轻摇了摇头,但最后,周昕良还是选择实话实说。  “亲爱的,我明白,宝儿喜欢左溢是正常的,说不介意吧!我又有那么一丁点的觉得忧伤。”  舞梦轻握住了周昕良的手,浅褐色的眼眸里,有着万千柔情。  她的脸上,抒写满了情深意切,她的话语里,是满满的真诚。  “亲爱的,我跟你保证,我和宝儿会一直陪在你身旁,除非有一天,是你不要我们了,要赶我和宝儿走,到那时,我和宝儿才会离开。”  舞梦的保证,对周昕良来说,就像是一颗定心丸。  他对舞梦有信心,对宝儿有信心,对自己更有信心。  “亲爱的,我懂你的心,除非我死,不然,我一定不会离开你和宝儿。你先吃饭,我去看看那位左先生怎么样了?哎,我家媳妇还真是调皮。”  舞梦冲着周昕良调皮的笑了笑,谁让左溢要来她家吃饭呢?不给他点颜色瞧瞧,那岂不是对不起老天爷冥冥之中的安排?  周昕良来到厕所里时,看到左溢正在拼命的漱着口,而宝儿正踮起脚尖,不停的帮左溢往杯子里接水,宝儿那模样,真的是特别可爱。  轻声咳了咳,周昕良对宝儿说道。  “宝儿,你去吃饭吧!你干爹这里,我来照顾着就好。”  宝儿回头看着自己的皇上皇爹地,他很是开心的将手里的杯子,交到自己的皇上皇爹地手里,他都快饿晕了,他得赶紧去吃饭才行。  “谢谢皇上皇爹地,干爹,那我先去吃饭了,我相信,我皇上皇爹地一定能将你照顾得很好,在我心里,我皇上皇爹地是最会照顾人的,每次我和母后生病,皇上皇爹地都能将我们照顾得特别好。”  左溢轻点了点头,他真是特别受不了这洋葱的味道。  “去吧!多吃点,连干爹那一份也一起吃了。”  宝儿给左溢敬了一个很萌的礼,然后便撤出了厕所里。  然,现在厕所里,就剩下两个大男人。  水滴缓缓的从左溢脸上落下,用自己晶莹剔透的身躯重重的拍打着玻璃瓷砖。  厕所里是那般的安静,连水滴落下的声音都听得一清二楚。  左溢的手,紧握成了拳头的形状。  抬头,那双蓝眼是那般的冰冷清冽,宛若,凝聚了千年的寒。  桃花眼里的妖孽,不冷不寒,却让人望着,,步步生畏。  “要怎么样?你才会离开小慕歌?”  左溢的话语,让周昕良情不自禁的冷笑了起来,他只是觉得,左溢真的很是可笑。  他用自己的身躯轻倚靠着门,双手环胸,眼里,脸上,都是嘲讽的韵味。  “左先生真喜欢开玩笑,除非我死,不然,我都不会离开梦儿和宝儿。左溢先生,我该提醒一下你,左太太还挺着肚子等你回家吃饭呢?那可才是你儿子和你老婆。”  左溢轻皱了皱眉头,他承认,言玲儿和未出生的宝宝,都是他现在最大的软肋。  而周昕良非常聪明,懂得紧紧的咬住他这个软肋,口口声声的提醒着他。  “周先生,那我也提醒你,就算你和宝儿的感情再好,你也不是他的亲生爹地,我左溢才是。”  “在我左溢眼里,心里,左家太太从来都只有一个人,那便是她,楚慕歌。我也告诉你,除非我死,不然,我一定不会放手的。”  周昕良的手,也紧握成了拳头状,眼前的男人,实在是太不要脸了,他真的很想,直接上去,恶狠狠的揍他几拳。  一脸的狰狞,他的声音,冷若冰霜。  “左先生,你是我见过,最不要脸的人,宝儿什么时候成了你儿子啦?你凭什么那么肯定,我家梦儿就是楚慕歌?饭可以乱吃,但话可不能乱说。”  周昕良逐渐的平静了下来,他的生气,只会更让左溢确定舞梦便是楚慕歌。  薄荷唇轻扬,左溢的笑颜,让周昕良怎么看?都觉得欠扁。  “她楚慕歌就算是化成灰我也认得,更别说她现在,只是换了个所谓的身份,连容颜都没丝毫变化,还有,宝儿更是个最大的破绽。”  “正常人稍微观察一下,都知道,我左溢是他的亲生爹地,等会出去,你可以好好看看宝儿,然后再好好看看自己,你就会明白,什么是真的假不了,而假的也同样变不成真的。”  或许,是舞梦将某些事情想得太天真了,这个关于身份的游戏里,可能就只有舞梦自己玩得津津有味吧!明眼人大概都不会相信,她不是楚慕歌。  周昕良耸了耸肩,既然身份的游戏已经被拆穿,那他又何必继续无聊的玩下去,明人不说暗话。  “就算你真的是宝儿的亲生爹地又如何?现在陪伴在她们母子身旁的人不是你,以后也不会是啊!有些错误一辈子都弥补不了,梦儿之所以会留在A市,是因为她想看到你,从高高在上,摔得片体鳞伤。”  不知道是谁先跨出的那一步,也或许,是两个人都往前走进了一步?  近在咫尺的距离,仿佛在瞬间,他们互相揪住了彼此的衣领。  “周先生,这辈子,那怕是再一次的不择手段,我都要将宝儿和小慕歌留在我身边,对,有些错误是一辈子都弥补不了,那我这辈子先弥补,如果这辈子不够,我还有下辈子,下下辈子,反正,你,周昕良,注定和小慕歌就是有缘无分。”  “只要小慕歌开心,就算让我从高高在上,摔得片体鳞伤我也无所谓。她离开的这五年里,让我明白了,我爱她,我左溢爱她胜过于爱我自己。没有小慕歌的日子里,我连行尸走肉都不如。”  妖孽的桃花眼里,有了寒冰的凝固,周昕良不曾想过,左溢竟然如此的爱着舞梦。  但,他说过的,除非他死,不然,他不会将舞梦和宝儿推开,他相信舞梦,她的心,现在是在他这边的。  “左溢,如果你真的爱梦儿,那五年前她就不会离开了,你根本就不配说爱这个字眼,尤其还是说你爱梦儿,你左溢不配,这世界上任何一个男人都比你有资格说这句话。”  “我家不欢迎你,你的话语让我听着觉得特别恶心,知道吗?非常的恶心。你的任何承诺,对梦儿来说,毫无意义。请拿走你带来的东西,然后离开,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