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兽性总裁强锁欢>目录>

第二百三十二章 亲爱的,你没事吧?

第二百三十二章 亲爱的,你没事吧?

小说:兽性总裁强锁欢作者:暖暖字数:3078更新时间:2016-02-19 18:54:30
    左溢向来都不是有耐心之人,能和周昕良聊这么久,已经算是他的极限了。。  “不客气是吧?那我倒要看看,怎么个不客气法?”  猛然出拳,周昕良敏捷的躲闪而过,两个男人的战争,正式拉开了序幕。  都是战斗力极强的男人,可怜了厕所里的那些瓶瓶罐罐,都一一和大地来了个火辣辣的拥抱。  刚好,左溢和周昕良同时出拳,俩人都没有躲闪,下一秒钟,俩人都各中了对方一拳。  而且,那一拳都是落在了脸上,因此,两大帅哥帅帅的脸,便都挂了彩。  “住手。”  舞梦很懊恼,自己还是来迟了一步,早知道她就该跑快一点,或许,悲剧就不会真的发生了。  “亲爱的,你没事吧?”  很自然而然的,舞梦直接忽视了左溢,直奔周昕良的身旁,察看着他脸上的伤口。  看到自己面前,如此恩爱有加的俩人,左溢的蓝眼里,都快冒出熊熊怒火来了。  “梦儿,别着急,我没事。”  宝儿一脸的惊愣,他站在门口,竟不知道该先关心谁好?  “皇上皇爹地,干爹,你们俩为什么要打架?宝儿不明白。”  宝儿的声音,让左溢稍微压下了胸口处正在燃烧着的大火,他转身,半蹲在宝儿跟前,笑着说道。  “宝儿不用担心,干爹和你皇上皇爹地只是在比试一下谁的功夫好而已?明白了。”  伸出自己肥嘟嘟的小手,宝儿轻抚着左溢被打得有点红肿的脸颊,满脸疑惑的说道。  “干爹,你受伤了,你和皇上皇爹地都不乖,怎么可以比试谁的功夫好呢?宝儿觉得,谁的功夫好根本不重要。就算你和皇上皇爹地的功夫都不好,宝儿也同样会喜欢你们的。”  突然,左溢将宝儿紧紧的拥在自己怀里,他的心,真的哽咽得难受,是,眼前的人儿是他亲生儿子没错。  但这五年来,他却不曾陪在他身旁,他的第一句爹地不是叫他,也不是他教会宝儿学走路,他还不曾喂宝儿吃过一次饭,不曾给他穿过一次衣服,也不曾给他洗过一次澡。  他的心,已经被愧疚满满的覆盖住,可惜,时光不会倒流,永远不可能回到五年前。  明知道,自己的救赎与弥补根本一点作用都没有,但他还是想去做,不然,他会连觉都睡不好。  舞梦已经打好了一盆温开水,将毛巾泡湿拧干,正在帮周昕良轻抚着脸上的伤口。  当她看着左溢紧紧抱住宝儿时,心里的滋味,应该说酸甜苦辣都有吧!  周昕良紧握着的拳头缓缓松开,他明白了,有一种叫做亲情的东西,是他永远都战胜不了的。  在舞梦的安排下,两位患者很乖的各坐在沙发一角,全然没有了刚刚的气势汹汹,但心里,却都是各怀鬼胎。  舞梦帮周昕良清理着伤口,宝儿有点笨手笨脚的帮左溢清理着伤口。  周昕良的心里,是暖暖的。  而左溢的心里,却要比自己的脸上,疼上百倍。  他真的好想,让宝儿和舞梦回到自己身边来。  但他很清楚的明白,他现在还需要一些时间,去解决一些事情。  “宝儿,谢谢你帮干爹清理伤口。”  这句谢谢让舞梦愣了愣,她记忆中的左溢,似乎不会说谢谢这个字眼,不过,她记忆中的左溢是五年前的,人总是会变的,谁都不可能一层不变?  互相寒暄后,左溢便离开了,宛若刚刚在厕所里所发生的一幕幕,就真的是他和周昕良在比试功夫而已。  好好的一顿饭,吃出一个不一样的局面来。  周昕良已经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写剧本了,舞梦关掉了电视,对宝儿说道。  “宝儿,回房间去练钢琴吧?最近看你都很少练钢琴,不然啊!老师教的你又该忘记了。”  宝儿乖巧的点了点头,拿着左溢送他的礼物,往自己的房间步去。  直到,悠扬的乐曲从房间里飘荡出来,舞梦才起身,往房间走去,轻轻推开半掩着的门。  周昕良并没有在写剧本,而是在望着窗外发呆。  墨蓝的夜空下,没有如银的月色,倒是有不停闪烁着的满天星。  但,就算再美的景色,现在也很难入得了周昕良的眼,因为他的心里,脑海里,有着想不完的事情。  舞梦的步伐很轻,并没有将周昕良从发呆的状态中,拉回到现实里来。  来到他的身后,舞梦轻轻停住了步伐,她缓缓伸手,从背后环住了他的腰。  如此温馨的姿势,给了舞梦,也给了周昕良,莫大的安全感。  有时候,爱上一个人,只需要一瞬间的时间,但更有时候,爱上一个人,是需要日积月累的。  第一种,叫做一见钟情,第二种,叫做日久生情。  舞梦是一个相信一见钟情的人,但她追求的是日久生情。  她总觉得吧!日久生情的爱情会更加长久,更加牢固。  “良,我不知道左溢和你在厕所里说了些什么?还竟然让你们俩动手打了起来。但我想说的还是那句话,只要你不把我和宝儿推开,我和宝儿便不会从你身旁离开。”  缓缓转身,周昕良将舞梦拥入怀里,他知道,她的心在他这里,他相信她,所以,他什么都没说,他能理解她。  “亲爱的,你的心我懂,那怕有一天,全世界的人都不相信你,我也相信你。有些话,就算你不说,我也明白,你心里有我,这就够了。”  舞梦的臂弯,很用力很用力的环着周昕良的腰,这是陪伴着她,走过最艰难的五年,永远都那么温暖的怀抱。  如果没有周昕良,一定不会有现在的白舞梦,真的,她可能早就不在这个世界上了,更不会有那么可爱的宝儿。  “良,剩下的余生,我有你,有宝儿,还有我们以后的宝宝就足够幸福了,请你无论如何都不能把我推开?也不能误会我,知道吗?”  舞梦的话语,让周昕良更加的坚信自己没有爱错人。  “因为相信,所以不会误会,放心吧!我们一家三口会一直的幸福下去,对了,左溢从来都不相信你是舞梦,所以,我就顺便承认你是楚慕歌了,以后,你想对左溢说什么狠话都尽管说,不需要有任何的忌讳。”  舞梦轻推开了周昕良,还往他的胸膛上轻捶了一拳,故作一脸不悦的说道。  “讨厌,谁让你顺便承认的啊?那我之前的所作所为,岂不是显得我很幼稚,讨厌讨厌。”  周昕良轻哼了一声,随即将舞梦的小手,环顾在自己的大掌里,且用痞痞的语气说道。  “这么无聊的事情,本来就只有你一个人玩得不亦乐乎,你说这不是幼稚那是什么?”  他忘记了,舞梦的手虽然动弹不得,但她还有脚。  话一说完,下一秒钟他便中招了,脚被舞梦轻踩了一下,舞梦很善良的,竟然还是脱了鞋后才踩的。  其实,舞梦不是心疼周昕良,她只是不想洗鞋。  “周昕良,你这是要造反啊!非常好,今晚的衣服由你洗,敢说我幼稚,明明我演得很好,早知道我就该先去整个容。”  一脸的无辜,周昕良最讨厌洗衣服了,更讨厌每次洗完衣服后,舞梦还总嚷嚷着他洗不干净。  “老婆,你讲点道理行不行?明明是你自己说幼稚的,我可没说,在我心里,我老婆永远是最优雅高贵与成熟内敛的,完全和幼稚这个词语,扯不上半毛钱的关系。”  在舞梦还没从周昕良的话语里反应过来时,整个人却突然腾空而起。  男人竟然将她高高抱起,不自觉的,舞梦轻声叫了出来。  “周昕良,快放我下来,别以为就你会耍赖,就你会嘴贫。”  周昕良不仅没有将舞梦放下来,反倒还抱着她转起了圈圈,倒让她有种正在坐过山车的感觉。  紧闭上了眼眸,不然她会头晕。  “好啦!今晚的衣服不用你洗了,你赢了,讨厌。”  为了自己的尖叫声不吵到正在练钢琴的宝儿,舞梦只能举白旗投降,但她的投降绝非真心诚意。  周昕良将舞梦稳稳当当的放在了床上,等她晃过神来后,才笑得一脸得瑟的说道。  “亲爱的,你早点投降就不用受那么多苦啦!想让我洗衣服,没门。”  舞梦缓缓的撇过头,她现在可是一名演员来着,当然得好好发挥一下自己身上的长处啦!  重新回过头看着周昕良,她有气无力的说道。  “既然你这么不喜欢洗衣服,那就我洗好了。头再疼我也能忍受得了,你写剧本吧!我先睡一会。”  有点虚无缥缈的将话说完,然后,舞梦真的闭上了眼眸,睡起了觉来。  舞梦所用的招数,周昕良早已经知道的滚瓜烂熟了,所以,他当然不会上当啦!  “好,那我开始写剧本。”  打开电脑,周昕良当真写起了剧本,舞梦咬了咬牙,继续装睡。  她决定了,如果周昕良不理她,那她也就选择保持沉默,互不干扰,反正她本来也累了,睡会觉也挺好的。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