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兽性总裁强锁欢>目录>

第二百三十三章 老婆。你真的很霸道?

第二百三十三章 老婆。你真的很霸道?

小说:兽性总裁强锁欢作者:暖暖字数:3077更新时间:2016-02-19 18:54:30
    可,就在她快要睡着时,额头上多出了一只手。  她就知道,最后他还是会忍不住的来关心她,相信她所说的话。  因此,她才是最后的赢家。  “你输了,所以,今晚的衣服必须你洗。”  她利落的扯下男人的大掌,一脸的笑靥如花。  “你……你不道德,总是利用我的关心,洗就洗呗,但你不许嚷嚷我洗的衣服不干净。”  轻挠了挠自己的小脑袋瓜,她装可怜的说道。  “我那里不道德啦!是你自己甘愿受骗的,好,我不大声嚷嚷,但我很小声的批评总行了吧!这是我最大的让步,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任何抗议都无效。”  其实,她作为一个女人,也是很讨厌洗衣服的,她家是有洗衣机,但需要手洗的衣服也不少,而且现在的水,很冷。  她不习惯戴着手套洗衣服,手套会掉不说,还总感觉洗不干净。  有人替她分担,绝对是件非常好的事情。  周昕良看着舞梦一脸的可怜兮兮,貌似很无辜的模样,他觉得自己才是最无辜的那一个好不好?  “老婆,你不觉得自己,真的很霸道吗?”  舞梦本想摇头,告诉周昕良她有多民主,多温柔来着的,却没想到,在她还未开口的时候,周昕良已经向她伸出了魔爪,拼命的挠她痒痒。  不自觉的,舞梦从床上坐了起来,她敏捷的扭动躲闪着,但周昕良却故意不放过她,用自己的臂弯将她包围住,让她逃无可逃。  “周少爷,我知道自己错了,求你放过我吧!我承认是我霸道……哈哈……”  舞梦觉得自己快不行了,再笑下去,她会疯掉的。  常言道,笑一笑十年少,但有时候笑起来,也是会要人命的。  在她非常诚恳的求饶声中,周昕良总算是停止了自己的魔爪,放了舞梦一马。  逐渐的,舞梦的笑声停止了下来,呼吸也得到了平缓,她觉得自己刚刚都快要断气了。  她瞪了身旁的周昕良一眼,然后拿起枕头,往他身上丢了出去。  可惜,枕头被周昕良准备无误的接住了,并没有给他造成任何的人生伤害,舞梦只能看着,气得咬牙切齿。  玫瑰红唇高高撅起,现在当然是以转移话题收场,谁让她输得一败涂地呢?  “周大少爷,你和左溢在厕所里聊了些什么?竟然还会打了起来,怎么说?你们两个也是三十多岁的人了。”  经舞梦这么问起,周昕良倒记起了他刚刚一直想跟舞梦说的话。  “聊得挺多的,那位左大少爷一直强调,他是宝儿的亲生父亲,还说他很爱你,无论如何?他都会让你和宝儿回到他的身边,我得声明一下,不是我先动手的,我出拳,只是出于自身的防卫。”  “梦儿,我觉得我们得把真相告诉宝儿,毕竟,他现在已经和左溢有过些接触了。”  舞梦听得一愣一愣的,左溢说他爱她,纯粹是在扯淡吧!  左溢应该是觉得以前还没报复她够吧?现在还想继续耍些把戏报复她,可他却不知道,今天的白舞梦,绝对不会是五年前的那个楚慕歌了。  “左溢想让我和宝儿回到他身边?呵,这是我听到的,本世纪最好笑的笑话,就算他死了,我和宝儿也不会回到他身边的。”  “其实,亲爱的,我是想说,你应该多揍他几拳的,最好让他走着进来,却被抬着出去,他左溢是一个没有心的人,我猜,他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爱情?更不配说爱这个字眼。现在先别把真相告诉宝儿,等他大一点,有属于自己的良好判断力时再告诉他也不迟。”  周昕良点了点头,算是接纳了舞梦的意见,仔细一想,现在确实不适合告诉宝儿真相,一来怕宝儿承受不了,二则宝儿也很难做出决定来吧!  他不想火上浇油,左溢是一个如何的人?他了解过,但他知道,舞梦应该比他更了解。  “我也觉得挺可笑的,当时我就和他说了你刚刚类似的话语,说他不配,亲爱的,看来我们很有默契哦!好,等宝儿长大一些,我们再告诉他真相,我就是怕,我们不告诉宝儿,让左溢跟他说可能就不太妙了。”  舞梦忍住了要破口大骂的冲动,她真的很想现在就把左溢碎尸万段,还有那个唐雅尧,只要她一想起来,就恨得牙痒痒。  “不会的,左溢不敢跟宝儿说出真相的,如果宝儿知道了真相,那宝儿便会知道他左溢有多龌龊,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情,他左溢绝对不会做,况且现在,不是还有个怀着孕的左少奶奶吗?言玲儿也不是吃素的,她的背后可是有左溢最怕的王牌。”  这些情况,周昕良都有了解到,可能有些他了解到的,舞梦还不一定就知道呢?  “梦儿,有什么需要我做的,你直接开口便是。”  游戏开始了,只是不知道这次,沦陷的会是谁的心?  灯光很美,但左家别墅里却是一番别样的凄凉。  屋里是玻璃砸到地上支离破碎的声音,屋外是米樱正端着鸡汤惊愣的站着,不知道该前进还是该离开?  新任的少奶奶搬来别墅住只是有一年多的时间吧?但米樱却觉得已经有十年之长了。  每天不是发脾气就是摔东西?她米樱是个卑微的女佣不错,但她也是有属于自己的情绪和尊严的。  如果不是这里的薪水还不错,如果不是她确实需要钱安置家人,她铁定是不会忍受这么久的。  有时,米樱一个人静静呆着的时候,她总会想起上一任的少奶奶。  想起上一任的少奶奶在时,她时常有种错觉,觉得自己不是个卑微的佣人,而是一个,能和别人平起平坐再普通不过的正常人。  她端着盘子的手,力道突然紧凑了些,每每想到上一任的少奶奶时,米樱的心里,总会觉得特别的痛。  那么好的一个人儿,怎么一夜之间说没就没了?  她真的不知道?她家少爷是怎么想的?明明上一任的少奶奶人那么好,却偏偏不懂得珍惜,娶了现在这一任少奶奶,又不理不睬的。  轻声叹了叹气,米樱已经顾不得眼角的湿润,就算如何的不愿意,她也得做好自己的本分工作。  米樱正挪了挪手,准备要敲门时,身旁却突然有个低沉冷漠的声音响起。  “我来吧!”  回头,米樱庆幸自己脚下的步伐还是站得比较稳健的,不然,她怕自己如此近距离的看着自家少爷时,会一个步伐没站稳,将手里的鸡汤直接甩了出去。  缓了缓神,她算是比较有经验的女佣了,应变力还是稍微有些的。  “是,少爷。”  她点了点头,便将手中的鸡汤转交到左溢的手里,这样对米樱来说再好不过了,如果她此时进去,定是要遭到言玲儿一顿无缘无故的辱骂,甚至言玲儿还会失控的将东西摔向她。  没有人愿意做的苦差事,便只能落到她头上,谁让她心地好呢?  米樱错了错身,便低着头退了下去,接下来会发生些什么?她一点都不想知道。  接过鸡汤的左溢,脸上的温度和那碗鸡汤的温度是两个极端。  鸡汤的温度,那么暖,而他脸上的温度,却比冰还寒。  面无表情的推开门,看着屋里的一片狼藉,其实他早已经见怪不怪了,他什么都没有,就是钱多?言玲儿摔再多的东西,他丝毫都不觉得心疼。  很快,他冷漠的视线,便找寻到了言玲儿的位置所在。  一头乱糟糟的发丝,在一堆碎玻璃中,那个女子,哭得是那般撕心裂肺。  左溢在那堆碎玻璃前蹲了下去,他看着言玲儿,第一次,那么认真,那么认真的看着。  记忆中,好多年前,那一次,他去机场接下她时,那个女子虽然不能走入他的心,但她的笑颜,那般爽朗还带着些许任xing,却让他觉得一点都不讨厌,是什么让那个女子,变成眼前这般模样?  有点,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喝鸡汤吧!趁热喝,凉了不好。”  那个正哭得死去活来的女子,突然停住了自己的哭声,她缓了缓神,看着不知何时?已来到自己跟前的男人。  在她开口说话之前,她的手已经用力的挥了出去,将左溢手里的鸡汤,打翻到了那堆玻璃碎片里,真的,很是用力,似乎是在用尽她此生的力气。  “那个什么白舞梦就是楚慕歌对不对?你今晚就是因为去见她,才不来参加我准备了很久的生日宴会对不对?说话啊!左溢……”  伸回了自己的手,左溢点了点头,淡漠的吐出一个字。  “对。”  他以为他的小慕歌死了,所以这五年来,他活得尤如行尸走肉,埋身于工作中,什么都不管不顾?  但现在,他的小慕歌回来了,那么完整无缺的站在他面前,有些事情,他不能再不管不顾,他明白,他的心,是因为她还活着,所以也跟着活了过来。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