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兽性总裁强锁欢>目录>

第二百三十四章 左总裁被戴了绿帽子

第二百三十四章 左总裁被戴了绿帽子

小说:兽性总裁强锁欢作者:暖暖字数:3080更新时间:2016-02-19 18:54:31
    听完男人的答复,言玲儿觉得自己快要疯了,她多么希望,左溢可以撒个小慌骗一下她,然后,她会借着那个台阶便走下台,那样,至少证明,左溢还是在乎她的。。  突然,她拿起了地上的玻璃碎边,置于自己白皙的手腕上。  她不是第一次拿死威胁眼前的男人了,她心里明白,只有这样,眼前这个冷若冰霜的男人,才会给她些许的温暖。  “左溢,我现在可是还怀着你的宝宝,你怎么能这样对我?不就是花点心思,撒个小慌而已,为什么?你连花这点小小的心思都不愿意呢?难道?你真的一点都不在乎我吗?”  左溢看着言玲儿手腕上的玻璃,不自觉的轻皱了皱眉头,女人这所谓的一哭二闹三上吊还真让人烦心啊?  由于不是第一次了,左溢心知肚明,言玲儿是断然不会选择自杀的,像这种很有心计的女人,怎会让自己含恨死去呢?  男人一声冷笑,笑得言玲儿头皮发麻,心里一阵阵的轻颤。  “怀着我的宝宝?言玲儿,你说这话的时候,难道心里一点都不觉得心虚吗?这一年多来,我就碰过你一次,而且我没记错的话,那一次还是我喝醉了酒,你在我的醒酒茶里下了药,我才碰的你,一次就中招的机率,估计只有电视上才有。”  “你腹中的宝宝是谁的?我不想说明,言小姐,你给我戴的这顶绿帽子不小啊!我在乎你,但是,那绝对与爱情无关。我会等你腹中的宝宝生下来后,再与你离婚。”  话落,左溢便起身,欲要离开。  他之所以现在不与言玲儿离婚,只是瞧她现在挺着个大肚子,如果被扫地出门怪可怜的。  还有那个什么所谓的奸夫,他调查过了,只是个酒吧里的歌手,并不能给言玲儿一个安稳的家。  毕竟是夫妻一场,他不会让她的日子过得太过难堪。  言玲儿手里的玻璃缓缓落下,变成了泣不成声。  她没想到,自己的所作所为,左溢竟然都知道了。  这一年多来,她一直顶着家少奶奶的头衔,但左溢却从不碰她。  后来,她迷上了酒吧,迷上了那里的震耳欲聋,迷上了那里的灯红酒绿,迷上了那个忧伤的天籁之音。  对她来说,当时的出轨,只是一种情理之中,一碰即发。  她承认,她是个有些的女人,她心里爱着的明明是眼前的男人,但她的身体,却疯狂的爱着另一个男人的身体。  “站住,我就问你最后一个问题,最后一个……”  左溢真的停住了步伐,他再次蹲了下去,一脸的淡漠。  “你问,我听着。”  言玲儿胡乱的拭去自己眼角的泪,她扒开了自己乱糟糟的发丝,露出自己的脸,她在笑,笑得比哭还难看,笑颜里的苦涩,真的让人看着,心里疼。  “溢,你有没有爱过我?那怕只是一分钟?一秒钟?”  左溢从来都不是一个喜欢撒谎的人,纵使他明白自己的坦率,有时真的很伤人。  “没有,对不起,我不想骗你。那个男人,或许是真的爱你,毕竟,他是宝宝的亲生父亲。”  话一说完,这一次,左溢便头也不回的离开。  只剩下言玲儿一人,坐在玻璃堆里嚎啕大哭。  她的爱情,她的梦,她的心,全都破碎了。  而且,碎得是那般的彻底,四分五裂,可能再也无法愈合了。  轻抚了抚自己的小腹,她言玲儿是个女人,和很多很多的正常女人一样,都会自然而然的萌发出母xing来。  是腹中的宝宝,让她刚刚没有过多挣扎的,就放下手中的玻璃。  她不能让自己受伤,更不能让腹中的宝宝受伤。  为了她的爱情,她不择手段,可以说,能做的,该做的,不该做的,她统统都做了。  就是因为她太过努力,太过执著,却恰恰忘了,有个词语,叫做两情相悦。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五年前她一定不会那么做?  难怪?别人总说,世间最贵的那种药,名为后悔药。因为那是再多钱,也无法买到的,所以最贵。  或许,也是因为她一直得不到左溢的心,得不到属于他的爱,所以便觉得是最珍贵的吧!  很多时候,人总是喜欢犯jian,越得不到的东西,便越要去得到。  左溢离开房间后,其实并没有真的马上就离开。  他用自己的身躯倚靠着冰冷的门,他一直都明白,犯了错,得到教训,就必须要付出代价。  言玲儿如此,他也是如此。  是,他意识到自己错了,而且错得离谱。  但,他相信老天爷是善良的,会多给每一个犯错的人一次机会。  他能做的,便是好好把握这次机会,就算晚了,最后只是一种徒劳,他也该倾尽全部去试一试。  不是都说爱情的力量很伟大吗?这一次,他赌的就是这个。  这应该是他和言玲儿最好的结果吧!只要言玲儿愿意转身,便会发现真正的幸福所在。  就是不知道他自己,是否也能如此?——  今天,是舞梦新戏开机发布会的日子。  A市和连市虽然是两个相近的城市,但自己开车,却还是需要两个小时的车程。  幸好,发布会是在下午两点开始,所以,时间才不至于会特别的紧迫。  周昕良作为这部戏的编剧,也是该露一下脸的,因此,他开车和舞梦一同前往,而宝儿已经开始去上学了。  一家三口的生活,算是在A市立足了下来。  “亲爱的,等会见着你学长,你就大大方方承认自己的身份吧!我不想看到你狡辩得那么累。”  舞梦立即转头瞪了周昕良一眼,很是不服气的反驳道。  “周大少爷,最后一次和你申明,我那是在考验自己的演技,不是在狡辩啊?一点都不懂得欣赏本姑娘的演技。”  周昕良边认真的开着车,边轻声咳了咳,颇为好意的提醒舞梦说道。  “可是白小姐,你不觉得你所扮演出来的角色,没有人相信你吗?感觉就是你自己一个人在做所谓无聊的狡辩,我知道你不好意思承认,所以,我这不是好心好意的给你找台阶下吗?”  舞梦的手,已经紧捏成粉拳的形状,一脸的咬牙切齿。  她知道自己演得很烂,没有人相信,但她身旁的男人,也用不着这样损她吧!  片刻后,她就自己想通了,承认自己的身份,对她来说绝对是件好事,那样子的话,她想骂就能骂了,想拒绝也能直接的拒绝了。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她一定会让自己先整个容,再搭配上自己的演技,她相信,一定可以骗过所有的人,包括左溢。  最后,她深刻的总结出自己,之所以会演绎得如此失败的原因。  “如果我整完容再出现于这群人面前的话,我有信心,我一定就是白舞梦了,所以,归根到底不是我演技的问题,而是我本身硬件的问题。”  “周昕良,如果你以后再敢说我演技不行的话,那你就等着洗一个月的衣服好了。”  周昕良开始狂冒冷汗,他一直都明白,在女人无理取闹的时候,最好顺着她的意,不然,那摆明了就是在自掘坟墓吗?  “老婆,其实我也是这样认为的,只是刚刚表达方式不对,我家老婆的演技,杠杠的好。谁敢说我老婆的演技有问题,我就跟谁急?”  舞梦轻捂住自己的嘴,轻声的笑着,有些幸福,就是这般,淡淡的。  “这还差不多,等会我见着木籽易,如果他还叫我学妹的话,那我就大方的承认了,然后,该讲清楚的事情我会和他好好讲清楚。”  周昕良笑着点了点头,他轻踩了下油门,车子便稳稳当当的停在了红绿灯路口。  他和舞梦俩人都戴着墨镜,毕竟算是在电视上露过脸,还是低调的好。  如果被过分热情的粉丝追着签名拍照的话,虽然虚荣心得到了某种程度的满足,但其实是很累的。  当一名红的艺人不容易啊!连走在大街上安稳的逛个街都难。  或许,这就是所谓的有得必有失吧!  “老婆,我相信你,一定可以把事情处理得很妥当的。对了今晚,我们可能得早点赶回A市,计划已经进行了。”  别人欠她的,总算是要开始一点一点的讨回来了。  但她的心里,并没有溢满愉悦,反倒是多了几分沉重。  都是人,所以都会矛盾的,很多事情,其实都是痛并快乐着的。  “没问题的,我一定会处理好。好像,我已经等了很久很久,花开了,然后又谢了,谢了后又重新开,反反复复,但总算是等到了,亲爱的,你说我该高兴的对不对?”  周昕良没有立马点头或者是摇头,他的手,轻转动了下方向盘,让车子继续在路上疾速驰奔起来。  “亲爱的,按理说你是该高兴的,想想你的恨,或许你就会很高兴了,虽然,我不太建议你这么做,但毕竟我不是你,只要老婆你觉得高兴就好,其它的有我在。”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