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兽性总裁强锁欢>目录>

第二百三十六章 最恐怖的梦靥

第二百三十六章 最恐怖的梦靥

小说:兽性总裁强锁欢作者:暖暖字数:3086更新时间:2016-02-19 18:54:31
    “云小姐,是啊!真巧,没想到我们会在韩国料理餐厅再次碰面,好久不见,云小姐变漂亮了很多。。”  舞梦说的是实话,此时此刻站在她面前的云青杨,真的要比她五年前见到的那个疯子,漂亮太多了。  脸色红润,淡然的笑颜里,竟还多了几分妩媚。  “彼此彼此,楚小姐不仅变漂亮了,还特别的厉害能干,我很喜欢看你演的那部第一丑女。不知道等会我这个铁杆粉丝,是否有那个荣幸?能邀请白小姐你单独喝一杯咖啡,顺便,还有些话想和白小姐你聊聊。”  五年不见,当初那份小小的恨似乎淡了许多,毕竟,云青杨并没有真正伤害到她什么吧!  舞梦来到了云青杨的跟前,一脸淡淡的笑颜,不紧不慢的说道。  “竟然云小姐现在是我的铁杆粉丝,那应该我请你喝咖啡才对?谢谢云小姐一直对我所演的戏的支持。”  被忽视为透明的周昕良,他轻声咳了咳,觉得自己该真的变成透明的。  “你们聊吧!我去上个洗手间。”  周昕良没想到自己,在洗手间里也碰上了个熟人,然后,聊得非常愉快。  “坐吧!不仅能喝咖啡,还能试一下我的手艺。”  舞梦先往厚厚的垫子上坐了下去,然后,她示意云青杨也一同坐下。  云青杨并没有坐在周昕良的位置上,而是,坐在了周昕良刚刚所坐的位置,旁边的那个位置上坐了下去。  也算是和舞梦面对面的坐着,云青杨在心里感慨了一句,时间真的可以冲淡一切啊!  舞梦继续着刚刚的苦力活,烤东西。  “你恨我吗?”  东西正烤到一半时,云青杨突然对她冒出了这么一句话来。  舞梦并没有停下手里的动作,而是继续的烤着肉和菜。  浅褐色的眼眸,没有瞬间的黯淡,依旧是那般的清逸明透。  “不恨,恨一个人比爱一个人累多了,我没那么愚蠢到要给自己,平白无故的增添累的包袱。虽然你想伤害我,但你每一次都失败了不是吗?倒是你,应该很恨我当时抢走了左溢吧?”  云青杨接过舞梦递给她的羊肉串,没有急着吃,而是,笑得一脸的苦涩。  她笑颜里的苦涩,是在笑曾经自己的傻,完全被爱情所蒙蔽了。  “我现在很庆幸,自己当时每一次对你的伤害都是以失败告终,才让我现在不至于太过愧疚。那时候,看到你成为左少奶奶,说不恨定是假的。”  “但现在,便全然没有了恨,有的只是愧疚,很感谢老天爷,让我在这里遇上你,好把心里想说的话都说出来。楚小姐,我想跟你说声对不起,是我曾经太幼稚了。”  舞梦端起了自己的果汁,轻抿了几口,云青杨这声对不起,对她来说一点都不迟,真好,她的心里又能少了一个疙瘩。  “云小姐,我接受你的道歉,不过,要我原谅你的话,你觉得这顿饭,是该我老公请呢?还是?”  云青杨毫不犹豫,脱口而出的说道。  “当然是由我老公请啦!刚刚他去上洗手间里,我先打个电话跟他说一下我在这里。”  舞梦笑着点了点头,她的心里,真的觉得很欣慰,真好,云青杨也终于找到了属于自己,那个对的人。  这顿饭她真的得多吃点,反正不用她掏钱。  云青杨挂掉了电话,很自然而然的对舞梦说道。  “他说他刚好在洗手间里遇到了个熟人,俩人正相谈甚欢。”  舞梦睁大了眼眸,若有所思的说道。  “那还真够巧的,你们夫妻俩竟然都遇到了熟人,等会我们四个人就一起吃吧!人多热闹,你也刚好可以介绍你老公给我认识一下。”  云青杨会心的笑了,她很愿意能和舞梦成为朋友,原来,当她们之间没有左溢时,其实也能相谈甚欢。  “好啊!一起吃。你刚刚也还没把你老公介绍给我认识呢?虽然,我知道你老公是谁?但问题是你老公不知道我是谁?真没想到,困在我心里那么久的不安,竟然这么容易就解决了。”  津津有味的吃着金针菇,舞梦宛若能吃出属于幸福的味道来,真好,她又多了一个朋友。  她也没想到,困在她心里那么久的一个疙瘩,这么容易,她就能释然了。  “等会一定给你好好介绍,不过我很好奇,为什么现在的左少奶奶不是你?而是言玲儿。”  云青杨缓缓的放下手中的羊肉串,一脸的黯淡,似乎,想起了什么不好的回忆?  看到云青杨这模样,舞梦本来是想开口说,如果不想讲就别讲了,不用勉强。  但云青杨却比她先开口几秒钟,语气不怎么好的说道。  “因为言玲儿用了我对付你的方法,来对付我,只是,她比我狠,所以她成功了。那天晚上,我喝醉了,跌跌撞撞的被人扶着走出了酒吧。”  “然后,那个人将我带到了一条漆黑的巷子里,片刻后,巷子里又多出了好几个流氓来,他们不仅打我,还要侮辱我,但我誓死不从,最后选择了撞墙自杀。”  “可就在我挣脱了那些流氓,跑着要往墙上撞去时,我现在的老公救了我,也是从那一刻起,我对左溢的心死了,对他的那份爱情也随着那颗死了的心,消失不见了。”  原来,她和云青杨都是幸运的,都在最紧急的危险时刻,遇上了那个对的人。  先苦后甜的滋味,其实要比先甜后苦的滋味好很多。  舞梦端起果汁,笑着对云青杨说道。  “来,我们为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干一杯。这样说起来,我们俩个,还真是够巧够有缘啊!”  云青杨左手拿起一个空杯子,右手拿起那壶刚煮开不久的咖啡,轻轻往杯子里倒了三分之二的咖啡,还真和舞梦端着的那杯果汁,碰触了一下。  “这就叫做,有缘千里来相会,来,干杯。”  轻抿了几口,舞梦和云青杨同时笑了出来。  如此有缘份的事情,让她们不知不觉便激动了起来,人一激动,就会容易做出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来。  比如,像她们一样,将果汁和咖啡当成了酒,故作潇洒的一饮而尽。  放下手中的空杯,舞梦突然想起了五年前的那个夜晚,颇为韵味的感慨道。  “我现在才明白,如果想赢,就必须做心最狠的那一个,因为言玲儿比我和你都狠,所以最后她成为了站在左溢身边的人。不过想想,老天爷还是公平的,虽然在那场游戏里我们输了,但老天爷却让我们拥有了自己想要的幸福。”  舞梦的话语,让云青杨清晰的想起了一些事情。  其实,她有很多不明白的事情,想要问舞梦来着。  思衬了片刻后,她不急不躁的对舞梦说道。  “好人有好报这句话已经过时了,现在的世界,是谁狠?便谁能笑到最后,但我始终觉得,人可以狠,但千万别做伤天害理的事情,我总觉得,言玲儿肯定过得并不幸福。”  “直到今天,我还是不明白,当初楚小姐你为何要和左溢离婚?说实话,我觉得当时楚小姐和左溢的感情不错,且又怀有身孕,怎么会突然说离婚就离婚了呢?至少还该为腹中的宝宝着想一下吧?”  这是云青杨问舞梦的第一个问题,但其实,她还有其它一些问题困扰了她五年,现在总算是有机会,能将它们一一问出来了。  刚刚果汁喝完了,舞梦也改喝成咖啡,入口的咖啡,明明放了糖,却让她觉得特别的苦涩。  时间仿佛倒流了,又回到五年前的那个晚上,对舞梦来说,那简直是她人生最恐怖的一个梦靥。  缓缓的放下手中的杯子,氛围变得急促了起来,她缓缓的抬头,没有望着云青杨,而是空洞的望着门的位置,轻启了启唇,说话的声音,变得有些许沙哑。  “是啊!好人有好报这句话当真是过时了,我觉得自己,永远都无法成为那个最狠的人,因为伤天害理的事情,我做不出来,换而言之,不做伤天害理的事情,又怎么能成为最狠的那一个人呢?”  “以前我追求平淡的幸福,现在仍旧是,很庆幸,我得到了,我很满意,也很喜欢我现在的生活。如果你今天不问起,我甚至宁愿自己,这一辈子都不要去想起那天晚上所发生的事情,每想起一次,我的心,便会恶狠狠的去痛一次。”  舞梦的沉默,让云青杨深切的感受到了她回忆某些事情的不愉快。  很及时的,云青杨开口说道。  “楚小姐,竟然回答我这个问题会让你感到心痛,罢了,不勉强,我会从现在开始,忘记这个问题,忘记这个问题有关的所有问题。”  轻摇了摇头,舞梦觉得自己竟然已经选择在A市留下来,不就是为了替自己的母亲讨回一个公道,也为了让别人欠她的统统还回来吗?那她好好的将自己的伤口拿出来晒晒,就绝非是一件坏事。  心痛了,才会让她更有勇气和动力去报复。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