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兽性总裁强锁欢>目录>

第二百三十七章 和左溢离婚的幕后真相?

第二百三十七章 和左溢离婚的幕后真相?

小说:兽性总裁强锁欢作者:暖暖字数:3118更新时间:2016-02-19 18:54:32
    “不勉强,讲出来对我来说,其实也是件好事。人的这颗心,该痛的时候还是得去痛。没错,当时在外人看来,我和左溢的感情还算是挺好的,他对我很体贴,可以说,已经到了那种百依百顺的境界。”  “但感情好是会让别人看着眼红的,更何况,还有好几个情敌虎视眈眈的转悠着。那天,我是去左溢的公司给他送一份,很着急着要的文件,他在开会,我就在办公室等他,没想到,只是去上了个洗手间,却因为地太滑,摔了一跤,就这一跤,把我摔早产了。”  “然后,在急救室里,杨子皓说了一句,孩子和我只能保其中一个,左溢的回答是保孩子,在那一刻,我的心死了,和你当时一样,对他的那份爱情也随之消失了。”  “云小姐,你知道吗?随后他还拿着一份离婚协议书硬bi着我签下,如果我不签,那我的好友就会因为我而受到伤害。反正心已经死了,为了保住宝宝,连生命在瞬间也会消逝而去,离不离婚对那时候的我来说,根本就真的是无所谓,因此,我毫不犹豫的就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别说舞梦会心痛,就连云青杨这个聆听者,听着也会心痛。  左溢实在是太狠了,宝宝没有了或许可以再要,但生命,说没真的就没了。  如果当时的女主角换成是她云青杨,她一定也会毫不犹豫的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下自己的名字。  而且,她会为自己嫁给这样的男人感到耻辱。她开始怀疑,当时左溢的心,是不是被狗给吃了?  沉默了片刻后,云青杨的眼里,溢满了心疼,她望着舞梦,说话的声音,也沙哑了起来。  “还好,我今天还能再次见到你,那也就说明,当初杨子皓的那个选择题,不是只能选择单项的,其实也能选择多项的咯。”  “我在想,当时左溢公司里的厕所那地,也滑得太过凑巧了吧?还有,你明明挺着个大肚子,据我对左溢那一丁点的了解,他应该不会让你去送资料才是。”  云青杨说对了,杨子皓当时说的那个选择题,确实不是单项选择,所以,她活了下来,却失去了她这辈子最重要的两样东西。  她微低下头,轻搅拌着咖啡,有一些画面,在她的脑海里,久久无法散去。  人生无常啊!美好的事物总是那么短暂。  沉吟了片刻,她再次抬起头来时,云青杨竟然在她的脸上,看到了一种,名为沧桑的东西。  “对,不是单项选择题,所以我刚刚才说,我们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那是王果果设的一个局。”  舞梦的话语,虽听似云淡风轻,但她脸上的表情,却显露出了她的恨意。  对,她是恨王果果的,如果没有王果果设的那个局,或许,后来的一切就都不会发生了。  但她转念一想,如果什么都没有发生?那她岂不就不会遇上周昕良了?  可惜,这世界上没有那么多的如果,更多的都是冥冥注定。  云青杨自然是认识王果果的,以前云青杨也充当过左溢的秘书来着,不过,她和王果果算是拼了个平局。  她原本还有很多话要跟舞梦说,可是包间的门却被推开了,看着走进来的人儿。  舞梦和云青杨脸上的表情,都一愣一愣的,竟还异口同声的说了句。  “你们认识?”  也难怪舞梦和云青杨会感到惊讶,原来,刚刚云青杨口中,她老公在洗手间里所遇到的熟人,便是周昕良。  真是太有缘了,其实,周昕良和云青杨的老公乔犀脸上,也是一愣一愣的,他们刚刚还在奇怪,明明是道了别,却是走入了同一间包间?  周昕良的手,轻搭在乔犀的肩膀上,一脸玩世不恭的笑颜,对舞梦和云青杨说道。  “当然认识,我们都快认识十年了。真是有够巧的,来吧!互相介绍一下,我老婆,白舞梦。”  乔犀的手,也搭在了周昕良的肩膀上,由于两人的身高差不多,如此的姿势,倒让俩人看起来,着实就是一对好兄弟啊!  “我老婆,云青杨。”  舞梦一脸的眉开眼笑,她望着乔犀,便能感觉得出,他和周昕良是属于两种不同个xing的人。  周昕良是属于那种温和中带着几分妖孽,尤其是那双桃花眼,让人只是望一眼,估摸着连魂魄都被勾走了。  而乔犀,舞梦觉得他应该是属于那种血气方刚,特别man的男人,还有那与生俱来的清冷气魄,很有领导风范。  “我老公,周昕良,一写剧本的。”  舞梦边跟云青杨介绍着,边用眼神示意她要将自家老公的职业报上,舞梦只是好奇,会不会是自己心里所猜想的?  接收到舞梦的眼神,云青杨笑得一脸慵懒的介绍道。  “我老公,乔犀,一带兵的军人。”  舞梦轻声的笑了出来,果然和她心里猜想的一样。  她突然对军人的形象有了一番重新的见解,原来,并不是所有的军人都一副粗矿的表象,也有很细心体贴的哦!  “都愣着干嘛?快坐下来吃东西吧!不好,我的鸡翅都快烤糊了。”  舞梦轻皱了皱眉头,随即,她急忙回到原本的位置上,将鸡翅翻了个身,幸好,还没烤糊。  乔犀的动作很man,但他对云青杨所做的事情,真的特别细心体贴。  不仅会给云青杨的咖啡里加糖,还会帮她挑出生蚝里的肉。  乔犀的这些动作,看得舞梦和周昕良一脸的目瞪口呆,刚刚,周昕良是在舞梦身旁的位置上坐了下去,他故意拉近与舞梦的距离,且悄悄的在她耳旁说道。  “这家伙,以前可没对女人这么体贴过,看来,人真的都是会变,而且,这变化着实也太大了些吧!”  舞梦一直记得,在这世上,唯一不变的就是变。  她凑近周昕良的身旁,微低下头,宛若是在看碟子里的食物,略为压低自己的声音说道。  “那是因为人家真的爱上了,所以便心甘情愿做出翻天覆地的改变,爱情的力量真是伟大。”  看到周昕良和舞梦亲昵的埋头低语,云青杨和乔犀为他们的甜蜜举动,也暗地里的调侃了一番。  一顿饭下来,大家有说有笑,且还大吃特吃,倒是愉快得很。  互留了对方的号码,在韩国料理店的门口,他们互相道别,相约下一次更加愉快的聚会。  就在要离开的时候,舞梦在云青杨的耳旁,轻声说了句。  “一定要幸福。”  刚好,云青杨也有一句呓语要对舞梦说,她正愁不知道该怎么和舞梦说好呢?她立即转过了身,在舞梦的耳旁,说道。  “你也一定要幸福,还有,学会去放下心里的恨,恨一个人要比爱一个人来得痛苦,没必要让自己活在痛苦中。我真的相信,老天爷在给我们一些东西的时候,势必会拿走一些东西。我看得出来,你现在是幸福的,鸳鸯相报何时了,好好珍惜现在的幸福吧!”  舞梦点了点头,然后,她淡然的笑着,说道。  “嗯,谢谢云小姐的教诲,我会好好的去回味,云小姐的这番话语。”  云青杨也笑了,一脸的淡如菊,她知道,舞梦一定会明白她话语里的意思。  对彼此挥了挥手,然后,她们钻进自己老公的车里。  刚刚的聚会,宛若只是一场梦,一场特别碰巧,特别有缘,还特别真实的梦。  车子开始在路上疾速驰奔,舞梦真的开始回味起云青杨最后对她说的那番话语。  鸳鸯相报何时了?  这句话听起来真的是格外具有熟悉感,好像,她曾经也对左溢说过。  只是,左溢没听进去,因此,才会有后来所发生的事情。  恨一个人真的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恨不得能将自己那个所恨之人千刀万剐,可时常,内心的善良却总会跑出来作怪,然后,便开始了纠结与惆怅,恍惚的站在交叉路口,但迟迟却未能作出选择来。  人生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被吊在半空中悬着,面对自己作出决定后所带来的结果其实并不痛苦,而挣扎的过程才是最痛苦的。  轻叹了叹气,并不是她不够恨,而是她觉得,就算左溢,唐雅尧通过她的报复后,统统离开了这个世界,可她的母亲还是不会重新活过来,那她的报复究竟是为了什么?  “累了就先睡会,等会到了我再叫你。”  转过头,她便看见周昕良笑得一脸的温柔,话语里更是满满的宠溺。  对,她现在过得很幸福,她是该好好珍惜眼前所拥有的幸福。  她点了点头,脸上的笑颜,尽是满足的韵味。  “好,那我先睡会。”  舞梦不知道周昕良待会要带她去那里,但她没有问,因为,她相信他,相信他为自己所做的一切事情。  轻闭上了眼眸,舞梦的心里有事情,不可能会真的睡着,只能权当是闭目养神。  周昕良小心翼翼的将自己的西装外套轻盖在了舞梦身上,嘴角处轻轻扬起的弧度,有着他对自己最爱的人,深深的宠爱。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