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兽性总裁强锁欢>目录>

第二百三十九章 那一夜,遇上变态男人的真相

第二百三十九章 那一夜,遇上变态男人的真相

小说:兽性总裁强锁欢作者:暖暖字数:3085更新时间:2016-02-19 18:54:32
    “后来,在慌忙之中,我拨出了一个号码,没想到,那个手机号码竟然是我的学长木籽易,他急急忙忙赶来救我,却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拨过我的号码?”  “因为当时在慌忙之中我拨出的号码,是距离当时最近的时间,一个未接的电话。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很是莫名其妙的事情,我一直都觉得,王小姐应该可以为这件事情,给我一个明确清楚的解释。”  由于这件事发生的时间,距离现在有些远了,因此,王果果思衬了好一会后,才回答舞梦的话语说道。  “没错,这件事是我一手策划出来的,当时,我的妹妹在街上遇到了你和左溢在逛街,觉得很是奇怪,就打电话告诉了我,我妹妹一直都知道我很爱左溢,且我经常都在她面前说起左溢是多么冷酷的一个人,而她却看见了左溢和你穿着粉Se情侣装在逛街,就批判我说的话都是骗她的。”  “我妹妹见过左溢好几次,我相信她是不会认错人的,便让她先跟着你们,随即我便赶到。因此,就有了后来酒吧里所有的碰巧,你碰巧遇到了,我碰巧遇到了左溢,木籽易碰巧去救你,在你和木籽易酒店里的关键时刻,左溢又碰巧再次出现了。”  “好多好多的碰巧,都是我一个人策划的,而木籽易之所以不记得自己有打过电话给你,是因为那个电话,是我妹妹拿着他的手机打给你的。我的解释,够清楚明白了吧!”  舞梦在朦胧中记起,当时,她和左溢在逛街时,的确有遇到王果果,而且,那时她和左溢的意见还不相同来着,她说那个人是王果果,可左溢却硬说那个人不是王果果?  事过境迁,她不得不承认,还是左溢了解王果果啊!  没想到,那个人竟然是王果果的妹妹,应该是双胞胎吧!竟然长得那么像。  “明白了,还有一个问题,那天我在左溢公司里摔倒的事情,也是你一手策划的吧?”  王果果点了点头,没有丝毫犹豫的说道。  “对,也是我一手策划的,先是打电话让你将文件送到公司,然后看你去上洗手间,便在地上洒下了泡沫水。”  “我自认为自己所有的策划都堪称完美,只是最后,得益的那个人却不是我,这所有的一切,都让我深刻的明白,什么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啊?现在,你该问的也问完了,我该答了也答了,只求你直接给我一刀,我真的承受不起,那种慢慢死去的痛苦。”  周昕良轻摇了摇头,他明白了,什么是最毒妇人心?  他掏出了一把尖刀,然后递到了舞梦的手上,不紧不慢的说道。  “亲爱的,可不能直接给她一刀哦?要先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如果你怕血腥的话,你老公我愿意替你代劳。”  舞梦紧紧的握住自己手里的刀,想起曾经的耻辱,她很想先在王果果的脸上画几个叉叉,对,她嫉妒王果果长得比她好看。  但又有一个声音在告诉她,不能这么做,原因很简单,鸳鸯相报何时了。  “你后悔吗?自己所做的这些。”  王果果摇了摇头,笑得一脸的苍白,秋若清水的眼瞳里,是无边无际的黯淡。  “我不后悔自己所做的一切,但如果时光可以倒流,我一定不会再这么做,我会用另外一种方式去爱溢,他不爱我,我就默默的祝福他,看到他过得幸福就好。”  “然后,我会找一个爱自己的人结婚,我相信日久生情,总有一天,我会去爱上他,是我自己亲手毁了自己的幸福。”  “对不起,我不该把你的幸福也一起毁掉。我欠你的,你从我身上拿回吧!无论你怎么做?我都不会恨你,那怕是真的要让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舞梦清楚的看到了,那一颗颗晶莹剔透的泪水,从王果果的脸庞滑落。  她明白,王果果是不后悔曾经那么疯狂的爱过左溢,但王果果后悔曾经对自己的伤害。  “你只是毁掉了我当初和左溢的幸福假象,但今天我拥有了属于自己真正的幸福。王果果,我恨你,真的,我恨你,为何要害我早产?如果我不早产的话,就不会失去我人生中,永远也无法弥补回来的两样东西。”  “可是,就算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又能够如何呢?失去的它就是失去了,永远也无法弥补回来。不过,我一直嫉妒着你这张脸,我让你彻底的毁容如何?也算是让你好好的领悟一下,失去最重要的东西时,那种撕心裂肺的感觉。”  拨下了尖刀的盖子,露出锋利的尖刀。  瞬间,这把锋利的尖刀,闪到了在场所有的人那双眼。  王果果轻声笑了出来,她在笑自己和舞梦,都同样的傻,不然,曾经又怎会爱上同一个男人?  “来吧!将刀狠狠的往我脸上划,只要你心里能痛快一点点就好。”  王果果的心,是跟随着对左溢那份炽热的爱情,一起死掉了。  她不明白,她自己明明长得比言玲儿好看,也比言玲儿能干,为何左溢娶的人却偏偏是她言玲儿,而不是她王果果?  王果果曾经也策划着去伤害言玲儿,可每次都是以失败告终,后来的后来,她便领悟过来了,因为言玲儿比她狠,还比她会策划怎么伤害别人?所以,她就输了,且输得一败涂地。  总去破坏别人的幸福,她也会乏,也会累,也有好好需要休息的时候了。  舞梦的刀,已经冰冰凉凉的敷在了王果果的脸上。  周昕良双手环胸,看着好戏。  不管舞梦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他都能谅解,且帮她善后。  舞梦拿着刀的手,没有一丝一毫的颤抖。  在场的其它人都以为,她一定能下得了手,让王果果整张脸都毁容。  毕竟,这个名为王果果的女人,曾经实在是有够可恶的。  竟然策划舞梦让带走,旁观者只是想想,都觉得那是一件很为耻辱的事情。  尤其是周昕良,他甚至不敢去想象,那个曾经对舞梦做了些什么?  他的心,已经开始疼了起来,他甚至有种冲动,想躲过舞梦手里的刀,直接将王果果千刀万剐。  其实,舞梦的手之所以不会颤抖,恰恰是因为,她知道自己下不了手,只是想好好的吓唬吓唬王果果而已。  她手上的刀,轻轻的在王果果的脸颊上掠之而过。  王果果没有做出任何的反抗,或是不配合的动作,但她宛若,在隐隐约约间已经能嗅到血腥的味道。  她不怕满脸的血淋淋,她更怕的是,此时此刻的等待。  终究还是忍受不住了,王果果对舞梦轻吼了一声,说道。  “你要动手就赶紧动手,我绝无半点怨言,但请你不要这样折磨我,谁都会讨厌这种被人悬挂在半空的感觉?相信你也一样。”  舞梦仿佛在王果果的眼中,看到了祈求的韵味,王果果在求她。  是啊!谁都很讨厌那种,被人悬挂在半空的感觉,但就是因为她知道王果果讨厌,所以她才偏偏这么做的。  让别人痛苦,才是报复的最佳效果。  舞梦将刀的位置,停留在王果果的下巴上,她没有动,王果果便更不敢动了。  “王小姐,别急嘛!我们还有的是时间,如果我现在给王小姐个机会,可以让王小姐你打一个电话,不知道王小姐你会将电话打给谁呢?”  王果果一脸不明白的望着舞梦,什么意思?在她毁容之前,难道还要找个人来见证一下,她曾经的姣好容颜不成?  周昕良也不明白,在这个时候,舞梦怎么会对王果果提出这样的建议来?  “我不知道会打给谁?”  王果果的回答,并没有让舞梦感到丝毫的惊讶,反倒是让她收回了自己手中的刀,片刻后,她手里拿着的东西是手机。  “不知道要打给谁啊?那我给你提个建议吧!你或许可以打给左溢,让他来救你,我相信你还是有这种魅力的。不过,我可得提醒你一句,这很有可能是你今生所打的最后一个电话,所以,你最好考虑清楚,这最后的遗言要和谁说?”  话落,舞梦笑了,一脸的坦然自若。  王果果的眼,溢满着惊愣的望着舞梦,在这最后的最后,舞梦还是决定要了她的命对吧?  那最好不过了,她本来就觉得活着一点意思都没有。  这最后一个电话,她不想打给左溢了,轰轰烈烈的疯狂过,已经足够了,她知道,左溢一点都不爱她,就算左溢接到电话会来救她,那顶多只是出自于一个上司对一个下属的心思,那不是爱情,所以,她宁愿不要,她宁可自己在左溢的心里,永远是那么美的。  在恍恍惚惚间,有个身影突然在她的脑海里开始飘荡,然后,越来越清晰。  临死前,王果果想再见那一个人一面,她想感谢他,一直在她最伤心欲绝的时候,陪她聊天,陪她喝酒,还陪她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