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兽性总裁强锁欢>目录>

第二百四十章 对王果果的报复

第二百四十章 对王果果的报复

小说:兽性总裁强锁欢作者:暖暖字数:3085更新时间:2016-02-19 18:54:33
    想着想着,泪水从王果果的眼角涌出,一滴,紧接着一滴的往脸颊上滑过,她是真的心痛了。。  真没想到,在她临死前的这一刻,她想见到的人,竟然是木籽易。  她和木籽易曾经是萍水相逢,却有着蛮多相同的爱好,所以,宛若一直都有聊不完的话题。  后来,她发现,木籽易喜欢的人是楚慕歌。  再后来,她和木籽易合作了,每次,她的策划明明那么完美,但木籽易却故意将她的策划批判得一无是处,或许,那也是木籽易爱自己所爱之人的一种方式吧!  尽可能去保护好自己所爱之人,看着她过得幸福,就算自己的心是在滴血,也无所谓,王果果终于明白,这才是爱情的真谛。  随即,她报了个手机号码给舞梦,让舞梦拨出那个手机号码。  号码一拨出,舞梦有些惊愣,她没想到,这个号码在她的手机里竟然是有标注名字的,原来是她的学长木籽易。  看来,她猜错了,王果果的这最后一个电话,并不是打给左溢。  很多时候,人总是要在临死之前,才知道,自己心里真正爱的那个人是谁?  或许,此时的王果果,便有了这样的领悟。  很快,手机那头的木籽易便接通了电话。  由于舞梦是用自己的手机拨出这个电话,因此,很自然而然的,木籽易便认为这个电话是舞梦打给他的。  “梦儿,找我有事吗?”  木籽易的声音有些许急切,可能是因为舞梦鲜少给他打电话,这突然给他打电话,木籽易定不可能会认为舞梦是要找他叙旧的,而应该是找他有什么急事?  舞梦并没有回答木籽易的话语,她将手机置于王果果的嘴巴跟前,且用眼神示意王果果,能说话了。  “籽易,是我,我现在想见你,真的特别想见你,你来一趟金都酒店的1006房吧!现在就来。”  王果果边说着,竟然边在哭,她第一次发现,自己的心,竟然如此的软弱。也第一次发现,原来她和很多的女孩子一样,都特别的爱哭。  “我马上过去。”  然后,木籽易便挂断了电话,他一定会来,因为这个手机是舞梦的,但从手机里传出来的声音却是王果果的,他真的觉得,特别奇怪。  舞梦笑着收起了自己的手机,她只是想知道,爱情的力量究竟有多大?  她离开床站起身,来到了周昕良的身旁,在他耳边故意压低自己的声音,说道。  “亲爱的,接下来的时间里,让那位一身黑的大哥,做出一副真正绑架了王果果的模样。但是,让他不能真的伤害了王果果,我只是想知道,我的学长木籽易爱不爱王果果而已?”  “亲爱的,你是编剧,接下来的剧情你安排吧!哦,对了,能爆出我是幕后指使者,我想我的学长,应该是知道我恨王果果的。”  周昕良用自己的食指,很是宠溺的轻刮了下舞梦的鼻梁,笑得很是温柔的说道。  “亲爱的,你太善良了,不仅不报复人家,竟然还要做起媒人,好,一切听从老婆大人你的吩咐。”  舞梦笑着点了点头,得饶人处且饶人嘛!  她只是在心里,很清楚的明白一点,就算王果果真的被她折磨死了,但她失去的东西仍旧无法再拥有。  何必呢?况且,她真的不想让自己的心里,背负着恐怖的杀人梦靥。  周昕良走到那个一身黑的大哥身旁,开始和他沟通起这场现演且没有剧本的戏。  一身黑的大哥很快便领悟了过来,做一个绑架者对他来说,小菜一碟,因为本来,王果果就是他绑架来的。  演员各就各位,一身黑的大哥已经将刀抵在了王果果的脖子上。  王果果以为,她真的见完木籽易一面后,就会死于非命。  因此,很多的回忆,越来越清晰的在她脑海里重映,她的泪水,更是止不住的往下流。  周昕良和舞梦站在了一旁,他们在这场戏里,扮演着一个添油加醋的角色。  不到十分钟的时间,木籽易便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他没有敲门,而是直接将门踹开,舞梦轻皱了皱眉头,她竟然不知道,她学长的腿上功夫竟然这么好。  门重新被关上,一场好戏便拉开了序幕。  看着被绑架的王果果,木籽易的心,狂跳个不停,然后,他又看了看站在一旁,平安无事的舞梦和周昕良,逐渐陷入困惑中,他不明白,自己眼前的这一幕,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状况?  “果果,梦儿,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是舞梦,她回答了木籽易的问题。虽然没有剧本,但她还是蛮善于现场发挥的。  “学长,相信你自己的眼睛所看到的,是我绑架了王果果,我恨她,让我被所绑架,更恨她让我早产。”  “今天,看在你的面子上,我会让她死个痛快。不过,在临死前,我们的王小姐说要再见你一面,她说她有一些遗言要和你说。”  “学长,我还想提醒你一句,千万要站在那里别动哦!不然,刀下无眼。”  木籽易听得一愣一愣的,许久过后,他才重新晃过了神来。  他没想到,竟然是王果果被人绑架了,而且,绑架了王果果的人,还是他一直深爱着的女人。  眼前这一切,看起来都太诡异了,让他一时半会真的很难去相信。  但架在王果果脖子上的那把刀,却让他告诉自己,他该去相信,这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  他不知道该对舞梦说些什么?因为舞梦确实有恨王果果的原由,但做到杀人灭口这个份上,是不是有点太过份了些?  王果果无法止住自己眼角的泪,当她看到木籽易的那一秒钟,她的眼泪往下落得更汹涌了。  爱情,很多人期盼的字眼,但又有多少人能真正拥有呢?  木籽易还是第一次看到,王果果哭成这幅模样,他以为,王果果是真的害怕了,所以只能不停的哭,看能不能博到舞梦的同情?  他不相信舞梦是如此残忍的一个人,但王果果的眼泪,却又让他不得不去相信。  倒吸了口气,王果果努力的让自己平静下来,只有平静下来,她才能好好的和木籽易说自己最后的遗言。  轻启了启苍白的唇,王果果总算是找回自己的声音,虽然,她的声音已经极度沙哑。  “籽易,不要怪白小姐,这是我罪有应得,她能让我痛痛快快的死去,我真的无怨无悔了。我好高兴,在临死前,还能见上你一面,我爱了左溢整整八年,从十八岁那年,见到他的第一眼起,我就觉得自己疯狂的爱上了。”  “籽易,你知道吗?就在刚刚,我才明白,疯狂的爱上,和真正的爱情还有着一定的差距。我疯狂的爱他的容颜,疯狂的爱他酷酷的个xing,却从来没有去考虑过,两个人最后在一起,要过的是生活。”  “生活里不仅仅只是姣好的容颜和酷酷的个xing,我甚至都没有和左溢在一起,好好的过一天真正的生活。在我最痛苦的时候,陪在我身旁的人,从来都不是他,反而一直都是你,木籽易,如果没有你,或许我早就被痛苦吞噬了。”  王果果发现自己根本就无法平静下来,越说她越激动,好不容易止住的泪水,更加汹涌的往下流。  看着王果果的眼泪,舞梦的心里,也觉得酸酸的,害得她都想跟着一起哭了。  不过很快,舞梦又转念一想,她现在可是个充满仇恨的绑架者,怎么能跟着被绑架的人一起哭呢?  成何体统?她可是个敬业的演员,必须入戏,必须好好的演好,属于自己的角色。  她轻声咳了咳,一脸狰狞,还咬牙切齿的说道。  “哭什么哭?有什么话快说?我可没那么多时间在这里看苦情戏。”  周昕良偷偷的,向她竖起了大拇指,是在夸奖她这句台词说得很妙。  木籽易有点懊恼的瞥向舞梦,但很快,他又收回自己的视线,他早就发现,舞梦已经变了很多,不是吗?已经不再是以前的那个楚慕歌了。  舞梦自己说得没错,以前的那个楚慕歌,在五年前就已经死了。  “果果,人的一生那么漫长,我们势必都会去深深的爱错某个人,或许心会支离破碎,但身旁,总有一些人,会帮着我们愈合伤口。其实,你也是那个帮我愈合伤口的人,如果每次,没有你在我身旁将我骂醒,可能我早就真的醉生梦死了……”  舞梦分明看到了,木籽易的眼角有晶莹剔透的泪水滑落。  她鲜少看到男人流泪,她知道,木籽易是因为心太过痛,痛得连话都无法继续说下去了。  怎么办?她作为这个绑架者,越来越想哭了。  尤其是看着木籽易眼角的泪,她发现自己,就快忍不住了,泪水已经开始在她眼眸里打着转了。  王果果是哭得最疯狂的一个,她的鼻涕和眼泪都交融在一起了。她说话的声音,更是沙哑到了极致。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