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兽性总裁强锁欢>目录>

第二百四十一章 下辈子,你一定要等我

第二百四十一章 下辈子,你一定要等我

小说:兽性总裁强锁欢作者:暖暖字数:3089更新时间:2016-02-19 18:54:33
    “籽易,今天我相信了一句话,习惯才是最无法磨灭的爱。。如果有来生,我一定要去找你,还一定要和你一起,去体验属于生活中,真正的爱情,下辈子,你一定要等我,就算你还是已经先爱上了其它人也没关系。”  听完王果果的话语,木籽易的心,真的是哽咽得难受。  他的脑海里,不得不去想象,从今往后,没有一个叫做王果果的女人,他的生活将会变成什么样子?  在他的心,痛得无法呼吸时,不会再有人,坐在他身旁,坏坏的听他倾诉。  在他不停的往自己喉咙里灌滚烫的液体时,不会再有人,粗鲁的夺走他手中的玻璃瓶,然后粗鲁的摔个粉碎。  更不会再有人,同他一起心碎,同他一起喝醉,最后,抱在一起,互相给对方一丝丝的温暖……  那样的日子,木籽易只是想想,就已经泪流满面,他的心,怎么比曾经得知慕歌要嫁给左溢时?还更加的痛些。  心里的痛,是鲜红的血淋淋,他宛如都能闻到自己心里,仿佛整颗心,瞬间被硬生生的拉扯开,那种属于痛苦的血腥味。  他不要,他不要过那种没有王果果的日子,如果他的生活里,真的不再有王果果的话,那他宁愿陪着她一起死去。  木籽易来到了舞梦的面前,毫不犹豫的,他在她跟前跪了下去。  这一跪,宛若整个世界都定格住了。  时间忘记了行走,人的心停止了跳动。  舞梦没想到,木籽易会直接在她面前跪下,她转过头,连忙擦掉了自己眼角的泪水,她已经尽全力去忍住了,但最后她的泪水,还是自己溢了出来,她想拦都拦不住。  她让自己不停的深呼吸着,这场戏竟然已经开始了,那她就得演完整。  情绪总算是稍微的控制住,她重新转过头,双手环胸,笑得一脸淡然,居高临下的看着木籽易说道。  “学长,男儿膝下有黄金,你这是要干嘛?”  木籽易抬起了自己的头,他望着舞梦,满脸的坚定。  “梦儿,你恨果果是应该的,但能不能看在我的面子上?不要真的置她于死地,不然,我用自己的命换她的命行不行?她对你的那些伤害,我也曾经有参与过。”  “梦儿,求你,把恨都报复到我身上来好不好?”  舞梦的心,也被哽咽住了,她看着木籽易那一脸的坚决,她相信了,爱情的力量真的可以超越生死。  她为王果果感到欣慰,虽然疯狂的爱错了某个人,但至少,还有个人爱着她,爱到连自己的命都可以不要。  活这一辈子,一定值了。  王果果真的觉得自己这一辈子值了,看着正跪在地上的木籽易,她觉得自己这一辈子,没有遗憾了。  她什么都不管不顾了,她咆哮着说道。  “籽易,你起来,我死有余辜,但你一定要好好活着。”  “籽易,我爱你,真的,我爱你,下辈子,我一定还要更加的爱你。我不后悔这辈子爱过左溢,但我祈求上苍,下辈子,千万别再让我碰到左溢,就算碰到了,我也绝不再爱他,绝不。”  然后,王果果又咆哮着对自己身旁的黑衣大哥说道。  “求你,快点了杀了我,快点,现在马上就杀了我。”  她不会让木籽易为她受到一丁点的伤害,她竟然自己要往刀子上撞。  幸好,黑衣大哥敏捷,急忙的将自己手中的刀收起。  黑衣大哥觉得自己的任务完成了,不过,这场免费的苦情戏太精彩了,他总得付点看戏的费用吧!  因此,他重新将刀掏出,他的这一动作,着实让木籽易以为,是要将王果果置于死地了。  木籽易急忙从地上站起,奋不顾身的要往床上扑去,不过,在关键时刻,却被周昕良拉了回来。  周昕良轻摇了摇头,有些许无奈的说道。  “木先生,你先看清楚再扑过去也不迟。”  原来,黑衣大哥再次掏出刀,只不过是要帮王果果松绑而已。  木籽易看得一脸的目瞪口呆,他不自觉的问道。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舞梦轻耸了耸肩,有点心虚的说道。  “哦,我突然决定不报复王果果了,也决定不再恨她了,因为恨一个人太累,我可不想自己给自己找包袱背。所以,你们不用等到下辈子了,今生就能好好的去体会一下,什么是属于生活里的爱情?以后结婚,可别忘了给我和我家老公这两个媒人送礼。”  在木籽易和王果果没晃过神来之前,周昕良和舞梦,还有那个黑衣大哥都迅速的闪人了。  接下来的空间,当然是属于木籽易和王果果这对‘苦命鸳鸯’的。  其实,舞梦是怕等会被木籽易给宰了,竟然耍得他团团转,还让人家给自己跪下了。  不过,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她没忘记,自己现在还是某部穿越剧的女主角,而木籽易是男主角。  该来的总会来,那她现在能做的,就是好好享受一下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平静。  “亲爱的,要去吃什么夜宵?”  周昕良真了解她,她正刚好在想等会要去吃什么夜宵?没想到,周昕良就问她了。  “去吃砂锅粥吧!等会记得,要给宝儿和姚姐也打包一份回去。”  车子缓缓驶离了停车场,开始在大路上疾速驰奔。  “好,就吃砂锅粥,刚好在我们家附近有一家砂锅粥煮得还不错,要不等会,我们也一起打包回去吃得了。”  舞梦觉得,周昕良这个提议不错,四个人围着一起吃热闹些,胃口也会更好些。  “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打包回去一起吃。”  “梦儿,你真的不恨王果果了?”  “以前特别的恨,现在只剩下一点点的恨,但更多的是释然,不过,我从未想过要真的置她于死地。况且,现在还知道了,她和学长是真心相爱,我相信自己,慢慢的,那一点点的恨,会变成祝福。”  周昕良温柔的笑着,为自己能寻到如此的爱人,感到了从未有过的幸运——  拍戏的日子是忙碌的,而且舞梦,还得在连市和A市之间往返的跑。  不过,这小日子,倒是过得挺充实的。  在拍戏时,演员是不许携带手机在身上的,因此,舞梦在拍戏时,会将自己的手机交给她的助理莎莎保管。  可,就在舞梦要拍完今天的最后一场戏时,她的助理莎莎,竟然慌慌忙忙的跑到正在演戏的舞梦身旁,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  “梦姐,你家的保姆来电话,说宝儿不见了。”  宝儿不见了?怎么会这个样子?  现在这个时间,应该是姚姐到幼儿园接宝儿的时间,难道?是姚姐没有接到宝儿吗?  舞梦紧皱着眉头,她的心里真的很担心宝儿,但她不能因为自己的私人问题,而耽误了整个剧组。  “莎莎,你让姚姐先在幼儿园附近好好找一下,我很快就回去。”  莎莎点了点头,拿着手机跑到外面去给姚姐打电话。  舞梦心绪不宁的继续拍着戏,幸好,木籽易尽全力的去配合她,让今天的这最后一场戏尽快拍完。  很不凑巧,周昕良前天去了北市,那边有他所编的一部戏开拍。  舞梦倒吸了口气,她在心里祈祷,宝儿只是因为贪玩,并不是遇到坏人了。  “咔,收工。”  导演的一声令下,倒是让舞梦从恍惚中清醒过来。  “梦儿,出什么事啦?看你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  木籽易现在真的把舞梦当成自己的学妹看待了,他和王果果现在的生活,倒是过得甜蜜滋润得很。  “姚姐说宝儿不见了,我得赶紧回去。”  舞梦的情绪,已经从刚刚的心绪不宁升级为慌张,宝儿和她的命一样重要,因为,宝儿就是她的生命。  木籽易没有丝毫的犹豫,他随即对舞梦说道。  “那走吧!我送你。”  平常,舞梦都是打的回去,司机为了多赚些钱,时常会故意绕远路,让木籽易送她回去,定是要比坐的士来得快些。  舞梦点了点头,然后便去换衣服,幸好脸上化的是淡妆,不需要马上卸妆。  坐在车上,舞梦没有催促木籽易快一点。  她知道,木籽易已经在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将车开到最快。  毕竟,不是每一个人,都有像左溢或者是周昕良那么好的开车技术?  她的手,已经紧握成了拳头状,她真的很担心宝儿,如果宝儿有个三长两短的话,她一定会崩溃的。  现在拐卖小孩的贩子太多了,越想,舞梦越担心。  在红绿灯路口,车子不得不停了下来,木籽易看得出舞梦脸上的急切,他也着急,但他现在和舞梦比起来,相对来说,他还是比较理智的。  “梦儿,你别太担心,我相信宝儿不会有事的。你先想想看,还有谁会去接宝儿,如果不是宝儿认识的人去接他,我相信,宝儿是不会和他走的,况且,有幼儿园的老师在,如果宝儿不愿意和对方走,幼儿园老师是不会允许那个人将宝儿接走的吧?”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