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兽性总裁强锁欢>目录>

第二百四十三章如此炽热,让我情何以堪?

第二百四十三章如此炽热,让我情何以堪?

小说:兽性总裁强锁欢作者:暖暖字数:3072更新时间:2016-02-19 18:54:34
    “母后,你吃个鸡翅吧!来,宝儿替你将手套戴好。。”  宝儿一只手拿着手套,另一只手轻轻的拽住舞梦的手。  舞梦没有挥开宝儿的手,她只是拿过宝儿手里的那只手套,且将手套重新放在桌子上,她淡笑着说道,  “母后不饿,宝儿你自己吃就好,不用管母后。”  她瞪着左溢,舞梦现在不仅对左溢的人反感,就连他请的东西她都反感。  左溢不仅没有故意忽视掉舞梦对他的敌意,反倒是直接正视着她的目光,笑得一脸的如沐春风,一改往常的冷漠。  这样的左溢,看在舞梦的眼里,让她觉得就是一痞子流氓,浑身上下充满着无赖的气息。  在时间的圈圈里,人都是会改变没错,但有人怎么可以变得如此不要脸?  舞梦的脸上,溢满了对左溢的嘲讽,她等会,一定要将眼前人好好的提醒一番,宝儿是她的儿子,谁敢打她儿子的注意,她就跟谁拼命,毫不犹豫的拼命。  宝儿正吃得非常的津津有味,并没有闻到自己母后身上丝毫的火药味。  左溢倒是觉得,舞梦生气的模样可爱得很,看着她因为不悦而轻轻撅起的玫瑰红唇,他竟然有股冲动,想上去一吻芬芳。  蓝色的眼眸里,飘闪过一抹淡淡的忧伤。  曾经,眼前的玫瑰红唇只为他一个人芬芳四溢,但如今,他却只能望着,他不甘心,更不会放弃。  “白小姐,你这样炽热的望着我,让我情何以堪?而且,你知道的,我的自我控制能力向来不佳,我怕自己会克制不住自己。”  他的身躯故意往前倾倒,拉近了自己与舞梦的距离,说话的声音,低沉而沙哑,大概他说的话语,只有舞梦听得清楚,而坐在一旁专心吃着汉堡的宝儿,根本就无暇去在意舞梦和左溢之间的对话。  舞梦让自己的身躯赶忙往后倾倒,她可不想过于近距离的和左溢有任何接触,她现在,特别,非常的想将可乐往左溢的脸上泼去,然后顺道毁了他那件价格不菲的衬衫,真是着实可恶得很,竟然还敢跟她提以前的事情。  “左先生,如果你还有一丁点的羞耻心,就该自动永远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还有,请别侮辱了情何以堪这个词语,如果我是左先生你,一定连自家的大门都不敢迈出。”  “难道?左先生你不怕一出门就会遭天打雷劈,或者是被天上的飞机压死。想来,左先生厚颜到如此的地步也不容易啊!估摸着连阎罗王都得给你让道了,阎罗王觉得,像左先生你这样丝毫没有自知之明的人,连地狱都不收你。”  听完舞梦的话语,左溢没有生气,反而是笑得越发的灿烂。  舞梦表示非常鄙夷左溢脸上的笑颜,不过,在她四周的女士们可不这样想,大多数都被左溢的笑颜迷得神魂颠倒了,那些女士们望向她的眼里,更是万分的羡慕嫉妒恨。  “白小姐,你对我如此的诅咒倒是挺有新意的,可是老天爷刚好在补眠,没听到,要不?你再说一遍,可能老天爷就听到了。”  让她再说一遍?想得倒美,她干嘛要那么听他的话?  舞梦怒视着左溢,恨不得直接将他碎尸万段,但男人却一点都不生气,反而笑得越发的灿烂。  男人的淡定,反倒是让舞梦更加的生气。  她倒吸了口气,她气得哦!都想直接翻桌子了。  可是稍微平静下来的舞梦,便发现自己是大错特错了,她的发怒,气死的是自己,但得意的肯定是别人。  左溢看到她生气,真的是有够得意洋洋的,还笑得一脸从未有过的灿烂。  意识到自己的失误,舞梦立马开始作深呼吸状。  她一定要找回自己平日里的淡定,她一定要把左溢气得七孔流血至死,没错,如果她再不改变策略,被活活气死的人一定是她自己。  回头,她看着正吃得乐此不疲的宝儿,笑着说道。  “宝儿,吃慢点,母后不会催你回家的,下次,如果你学习成绩上去了,母后和你皇上皇爹地就带你来吃麦当劳,好不好?”  宝儿有点惊讶的看着舞梦,随即,他点了点头,这对他来说,可是天大的好事来着,要知道,他的学习成绩向来不错。  “好啊母后,但我们得先定个标准,是不是我考到全班的前三名时,你和皇上皇爹地就带我来吃麦当劳啊?”  舞梦宠溺的揉了揉宝儿的发,麦当劳吃多了虽然对身体不好,但偶尔吃吃,应该是不要紧的。  没办法,谁让人家的广告宣传做得好,几乎让每个小孩都喜欢吃。  “对,不过只限于期中和期末考试哦!平常的单元考试不算。”  只限于期中和期末考试?这对宝儿来说,已经算是很不错了,以前舞梦是根本就不让他吃,每次都是周昕良偷偷带他去吃,但很少有机会能让他一次吃个够,因此今天,他一定要一次吃个够。  “谢谢母后,就知道母后最疼宝儿了。我等会就将这个天大的好消息告诉皇上皇爹地,他一定会替我感到高兴的。”  听完如此的对话,左溢那张原本笑得灿烂的脸,刹那间被冰霜覆盖上了,看起来很是黑沉,让人只是望着,心里就会快轻打起寒颤,觉得冷。  舞梦的这招,看来对左溢很有作用哦!  他在生气,气自己的儿子称呼别人为爹地,更气自己错过了陪伴儿子成长的美好时光。  时光无法倒流,那么他能做的,就是拼命去弥补,他欠得太多,或许,用一辈子都弥补不了。  但他就是不想放弃,他要眼前的女人,和自己的儿子,都回到他的身边来,那怕是要让他倾尽所有,他也不在乎。  舞梦一脸笑靥如花的望着那双冰天动地的蓝眼,她为自己的聪慧,在心里恶狠狠的得意洋洋了一番,她知道,左溢对宝儿有感情,一定会在乎宝儿叫其他人为爹地。  舞梦纯粹的笑颜,落在男人的眼里,竟美得不可方物。  男人的手,紧握成了拳头状,他真的一秒钟都等不了,他希望舞梦和宝儿,立刻马上就能回到他的身旁来。  看出了左溢蓝眼里的嗜血,舞梦的心,漏跳了半拍。  但她一点都不觉得自己刚刚做得过分,不就是用吃麦当劳的方式,鼓舞宝儿更加的好好学习而已,对面的男人,有必要露出如此恐怖的表情来嘛?  舞梦一脸不明白的轻摇了摇头,三十六计走为上策,她还是带着宝儿早点撤好了。  她可是很有自知之明的,她很清楚,她和宝儿根本就不是左溢的对手。  莫名其妙的紧张了起来,她不停的回头望着宝儿,她希望宝儿能快点吃好喝好,然后拍拍屁股走人。  “白小姐,你很怕我?”  舞梦有点艰难的咽了咽口水,她的视线,没有直视着左溢,而是直接跳过了左溢,去望着陌生人的背影。  她一直都觉得,左溢就是个恶魔,以前她很怕,现在嘛!多多少少还是有点后遗症的。  “左先生,我干嘛要怕你?做了亏心事的人可不是我,而是左先生你吧!”  虽然心里有点怕,但表面上,舞梦却显露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准备死鸭子嘴硬到底。  左溢紧绷着的脸,总算是稍微缓和了些,让人瞧着,没那么恐怖了。  他看起来是在笑,却笑得比不笑还阴沉些。  “哦!是吗?那白小姐倒是说说看,我做了些什么亏心事?”  舞梦的手,紧捏成了粉拳状,这个男人,未免也太不要了脸吧!自己做过些什么亏心事?竟然好意思来问她,如果不是宝儿在自己的身旁,舞梦真的很想将左溢所做过的亏心事,一次xing噼里啪啦的说出来。  她倒是真想好好看看,眼前这个男人,到底有没有?那怕只是一丝一毫的羞耻心。  “你自己心知肚明,我都不好意思替你说出来了。”  终于,宝儿吃饱喝足了,正拿着纸巾擦手和嘴,舞梦缓缓的松了口气,她的恶梦总算是要结束了。  “宝儿,你吃满意了吗?”  宝儿轻拍了拍自己鼓鼓的肚子,笑得很是满足的说道。  “回母后的话,宝儿吃得非常满意,谢谢干爹。”  左溢笑着摇了摇头,对宝儿,他似乎无法冷漠得起来。  “不用客气,宝儿觉得满意就好,宝儿,你还有没有什么地方想去玩的?”  听完左溢的话,舞梦觉得自己的下巴,整个都跌到桌子上去了。  她手舞足蹈的急着想阻止宝儿,却还是没来得及能捂住宝儿的嘴,宝儿的话语,让她连死了的心都有了。  “干爹,我还想去海洋公园,我听同学说,晚上的海洋公园特别漂亮,母后,刚好你今晚也有空,我们一起去好不好?”  海洋公园?是啊!晚上的海洋公园确实很漂亮。  但她此时的心情真的很不美丽,她才不要和左溢一起去海洋公园呢?舞梦宁愿回家看苦情剧。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