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兽性总裁强锁欢>目录>

第二百四十四章十恶不赦的霸道

第二百四十四章十恶不赦的霸道

小说:兽性总裁强锁欢作者:暖暖字数:3100更新时间:2016-02-19 18:54:35
    “不好,宝儿,我们现在该回家做功课了。等周末的时候,我和你皇上皇爹地再陪你一起去海洋公园。”  宝儿一脸的不依,小孩子嘛!行动力都比较强,想到了就想马上能做到。  “母后,作业我都写好了,你和皇上皇爹地那么忙,都不知道要等到那个周末才能去,俗话说得好,择日不如撞日,我不管,我就是要今晚和干爹一起去。干爹,你晚上还有其它的事情吗?”  宝儿满脸期待的看着左溢,清逸如水的眼里,正闪烁着流光溢彩。  舞梦一脸的纳闷,为何她的宝儿?一碰上左溢就变得如此的不听话?可见,左溢真的是她生命里的克星,五年没有任何的交集,但五年后再次遇上,她仍然倒霉。  “宝儿,干爹晚上没有其它事情要忙,那就这么决定了,向海洋公园出发。”  左溢的答话,赤果果的表示了舞梦的抗议无效。  宝儿已经从她身旁走过,然后,直接扑向了左溢的怀里。  她紧皱着眉头,一脸欲哭无泪的跟在左溢和宝儿身后。  此时此刻,舞梦觉得自己特别的没用,竟然连自己的儿子都没办法夺回,更没办法头也不回潇洒的离开。  她分明看到了,左溢回过头来,对着她笑得一脸的得瑟。  虽然她真的很想脱下自己的高跟鞋,往左溢的后脑勺砸去,但理智告诉她,现在是在公众场合,她得注意自己的形象。  坐在左溢的车里,舞梦的心里,着实是五味俱全。  五年后,她又一次因为左溢,感到什么是力不从心?  她和宝儿原本坐在后座上,但在某个红绿灯路口时,宝儿竟然从后座上直接转移到了副驾驶座上,摆明了就是要抛弃她这个母后,投向某个男人的怀抱。  舞梦再一次屈服了,为了宝儿的安全,她不得不也坐到了副驾驶座上。  她已经懒得和宝儿说不了,她瞧不出来了,一遇到左溢,宝儿的胳膊摆明就是往外拐的。  既然如此,那她就只能顺其自然了。  不管怎样?左溢现在的身份,也仅是宝儿名义上的干爹而已。  一路上,宝儿和左溢相谈甚欢,舞梦一愣一愣的看了看左溢,又看了看宝儿,她很明显觉得自己就是透明的。  她在心里感慨了一句,原来,左溢也有如此能闲聊的时候。  竟然能和宝儿将动画片里的一些情节,讲得惟妙惟肖。  那宛若是一个大男孩和一个小男孩共同的世界,而她只能在那个世界里观望,绝不会成为里面任何一个角色。  然后,她崩溃了,她觉得自己在这辆车里,是那般的格格不入,更是多余的。  总算,在她踩过一个个让自己滴血的荆棘后,车子在海洋公园门口稳稳当当的停了下来。  下了车,买好票,宝儿脸上的笑颜,要比天上的星星都璀璨,他左右两边各牵着舞梦和左溢的手,随即奔进了海洋公园里。  稍一抬头,舞梦便能看见自己头上的鱼儿。  左溢直接让宝儿跨坐在他的肩膀上,让宝儿能更加近距离的看着游来游去的鱼儿。  听着宝儿愉悦的笑声,和激动的欢呼声,再看着左溢的背影,舞梦突然忧伤了起来。  她不想让自己去弄明白为何突然忧伤?所以,她更加认真的看着色彩斑斓的鱼儿,她想让鱼儿来填满她的心,让忧伤瞬间消逝。  “母后,你看,好大好大的鲨鱼。干爹,宝儿看着有点怕,宝儿怕鲨鱼会突然跑出来。”  这样的一句话,让舞梦明白了,干爹要比母后更能给宝儿安全感。  她的肩膀太小,只能分享宝儿的兴奋与激动。  或许,只有像左溢那么健硕的肩膀,才能让宝儿觉得不害怕和有安全感吧!  如果现在陪在宝儿身旁的人是周昕良,她相信,周昕良的肩膀,也一定能给宝儿安全感。  “宝儿,不用怕,鲨鱼不会跑出来的,宝儿你还可以试着伸手,摸摸鲨鱼,看,跟干爹一样。”  隔着玻璃,正在摸着鲨鱼的宝儿和左溢,映在舞梦的眼帘里,竟然使她的眼里多了一层水雾。  她不知道自己为何突然想哭?反正,心里是五味俱全,感慨万千。  为了报仇,她留在了A市,却没想到,会给了左溢和宝儿如此好的相处机会。  真不知,这会是福还是祸?  她轻摇了摇头,让自己晃过神来,别再胡思乱想了,很多事情,该发生的还是会发生,并不会因为她拼命去想,就烟消云散。  看出了舞梦的不开心,左溢将自己肩膀上的宝儿缓缓放下,让宝儿重新回到地面上,刚好宝儿也想自由的活动下。  宝儿将脸贴在玻璃上,看着五颜六色的鱼儿,心里,真的比吃了蜜还甜。  “白小姐,竟然都来了,就该放松自己,好好的游玩一番,老绷着脸,不仅很丑,还会影响了我和宝儿的游玩兴致。”  舞梦轻皱了皱眉头,她身旁这个男人,已经厚颜到无耻的地步了。  竟然说她绷着脸丑,还影响了他和宝儿的游玩兴致?  看来,左溢已经中毒过深,连谁是外人都弄不清楚了,她很有义务,该好好的提醒他一番。  “左先生,别忘了,明明是你死皮赖脸的要跟着我和宝儿来海洋公园,对于你这个很不讨喜的不速之客,我只是绷着脸已经算对你客气了。”  “还有,我想我需要很郑重的提醒你,是左先生你的死皮赖脸,影响了我和宝儿的游玩兴致。看到左先生你,我不仅无法放松自己的心情,还会处于一种特别郁闷的状态中,真希望左先生你能稍微有点自知之明,别再继续厚颜无耻下去了。”  “赶紧,立刻马上从我和宝儿的面前消失。”  舞梦双手环胸,一脸的气愤,伶牙俐齿的说完,但说话的声音不大,毕竟,这里是公共场合,她现在还是公众人物。前途一片光明,怎能让左溢这种无耻之徒,毁坏了她的前程似锦呢?  左溢一脸浅笑着听舞梦将话语说完,此时的他觉得,舞梦对自己任何的辱骂都是应该的,只要不是不理他就好。  “我没有自知之明,这辈子,我只想一直呆在你和宝儿的身边。”  舞梦轻抚了抚自己柔弱的小心脏,左溢刚刚的话语,着实将她吓得不轻。  不自觉的,她以为他是刚从神经病医院跑出来的患者。  “左先生,你没发烧吧?还是你的眼睛有问题,这样的话语,你该去对你的老婆和未出生的宝宝说,跟我说这样的话,我会觉得你的脑袋瓜是被门给夹了,真是可笑至极。”  舞梦倒吸了口气,其实,她是很想做一个淑女的,但一碰到某人,她做淑女的资格就被彻底的给剥夺了。  话语虽听起来难听,但她纯粹是想将左溢骂醒,明明是有老婆和宝宝的人,真的不该总是来纠缠她和宝儿。  她不再是五年前的楚慕歌,或许,今天的她能做到比言玲儿更狠,但她的狠,并没有将自己的良心给吃了,是谁欠的她,她就会跟谁要回来,但舞梦不想伤及无辜,如言玲儿腹中未出生的宝宝。  舞梦觉得自己没必要再和左溢继续谈论下去了,她刚想绕过左溢去找宝儿,让宝儿立刻马上回家时,左溢却突然挡在了她的面前,且还用自己的大掌扣住了她的下巴,bi迫着她的目光不得不与他相对视。  “女人,你听好了,我没发烧,眼睛也没有问题,我这辈子,就是一定要呆在你和宝儿的身边,而你和宝儿就只能呆在我身边,其它的男人休想将你和宝儿夺走。”  可笑,实在是太可笑了。  舞梦面无表情的看着左溢,她真的不想再继续与一个神经病对话下去了,但如果她不说明白,这个神经病铁定会继续缠着她和宝儿,她想问老天爷一句,左溢是不是她命中注定的劫?这个劫数,明明已经将她害得够呛的了,却为何还是不愿意放过她?  既然她已经选择在A市留了下来,那她的仇就一定会报,别人欠她的他就一定会要回来,包括现在在自己面前的这个十恶不赦的男人。  “左溢,那你也听好了,这辈子,我和宝儿只想也只会呆在周昕良的身边,而你左溢,只会是一个让我恨得想五马分尸的混蛋,如果你再继续纠缠我和宝儿,我向你保证,你一定会后海的。”  后悔?  左溢冷笑一声,他早在五年前就已经后悔了,所以,我不想让自己再继续的后悔下去。  “女人,这一次,就算是会被你五马分尸,我也要紧紧的牵住你和宝儿的手,死也不放开。”  男人的手,从她的下巴落到她的手腕上,舞梦没有挣扎,这里是公共场合,她不想引来众人的围观。  左溢是怎样的一个男人?她曾经太清楚了。  越得不到的东西,他便越想去得到。狂傲自大,以为自己就是天,所有的人只能站在地上向他仰视。这一次,她一定会让他知道,他到底错得有多离谱?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