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兽性总裁强锁欢>目录>

第二百四十五章厚颜无耻的男人

第二百四十五章厚颜无耻的男人

小说:兽性总裁强锁欢作者:暖暖字数:3088更新时间:2016-02-19 18:54:36
    “左先生,不好意思,我和宝儿都不稀罕。。我们现在一家三口很幸福,既然左先生你的眼睛没问题,那就请你好好看清楚,别再做一些无聊的事情了。”  左溢知道,舞梦话语里的那个一家三口没有他。  他知道她现在过得不错,那个叫做周昕良的男人也挺爱她和宝儿的,但他就是不愿意放手,不是他不甘心,而是,如果他的生命里不再有她的话,那他必定会活得生不如死。  “小慕歌,能不能暂时收起你对我的恨?一起和宝儿好好的逛一次海洋公园,我没有恶意,我只是想弥补。”  左溢说话的语气软了下来,没有了刚刚的锋芒,甚至让舞梦有了一种错觉,他这是在求她?  蓝眼里的黯淡,竟让她莫名其妙的去以为,左溢此时的心是在疼在痛。  好一句,我没有恶意,我只是想弥补。  如果这是在无人的地方,她应该会伸手,恶狠狠的扇他一巴掌,然后,一脸毅然决然的告诉他。  想弥补是吧!不好意思,晚了。  但毕竟,这个地方不是只有她和左溢俩人在,不仅有很多来来往往的陌生人,而且还有宝儿在。  “母后,干爹,你们快点来看,这里有会发光的鱼。”  是宝儿的声音,将她飘远了的思绪拉回到现实中来,抬头,她望着左溢,以往那张面无表情的脸上,竟然溢满了真诚的期待。  刹那间,她让自己去相信,男人是真心的想和她陪着宝儿,好好的逛一次海洋公园。  “放手,我就陪你演完这场戏。”  没错,这只是一场戏,一场让她厌恶,却不得不答应的戏。  左溢松开了她的手,男人脸上的笑颜,灿烂到让舞梦觉得会刺伤自己的眼睛。  她匆匆的从左溢身旁走过,来到了宝儿的身旁,一起观赏着会发光的鱼。  片刻后,左溢整理好了自己的思绪,也来到了宝儿的身旁。  如此的一家三口,看在别人眼里,着实会让人感到羡慕嫉妒恨。  海洋公园很大,不仅有鱼,还有很漂亮的珊瑚和贝壳。  舞梦当真是说到做到,陪左溢将这场戏演绎得淋漓尽致。  但,最高兴的人莫过于宝儿,他时而一脸的激动,时而一脸的惊讶,时而笑得合不拢嘴。  而左溢时不时的看着宝儿和舞梦,逐渐明白,他已经错过了很多很多人生当中最重要的东西。  然他能做的,就是慢慢去找回来。  他不知道这个过程会有多漫长,但他知道自己,这次死也不会放弃。  将整个海洋公园逛了个透后,宝儿才愿意离开,但他的眼里,却溢满着依依不舍。  “宝儿,别伤心,以后干爹和你母后再带你来。”  左溢将宝儿抱在自己的怀里走着,话语自然而然的说出口。  “干爹,那我们拉钩。”  宝儿伸出了自己肉肉的小手指,随即,左溢也伸出了自己的手指,当真与宝儿拉起了钩。  走在左溢身旁的舞梦,她轻皱了皱眉头,在心里祈祷着,千万别再有下一次,不然,她会得人格分裂的。  走出了海洋公园,他们才知晓,原来海洋公园外的世界,早已经是一片惨不忍睹的风雨交加,雷电鸣人。  左溢将宝儿保护在自己的西装外套里,然后,奔跑着迅速回到车里面。  舞梦的头发和衣服有些许被淋湿了,但并不严重,宝儿有左溢的保护,竟然没被淋湿,因此,三人中,被淋湿得最严重的人便是左溢。  左溢坐在主驾驶座上,舞梦抱着宝儿,那般自然而然的便坐在了副驾驶座上。  没有丝毫犹豫的接过左溢递过来的毛巾,舞梦开始擦自己的头发和衣服上被淋湿的地方。  她不想让自己感冒,对一个演员来说,最忌讳的就是生病,但生病同时也是一个演员的家常便饭,没错,真的很矛盾。  左溢已经发动了油门,让车子在大风大雨中驰速前行。  片刻后,舞梦原本想着要将毛巾递还给左溢,但看他那么专心致志的开着车,她又将手缩了回去。  在大风大雨中开车,的确要更加的集中注意力,不然,很容易出事。  刚刚玩得过于尽兴,宝儿竟然在舞梦的怀里睡着了。  在红绿灯路口,左溢将自己的西装外套盖在了宝儿的身上。  舞梦的手,紧紧拽着毛巾,她总算是启了启唇,在说话的同时,还将手里的毛巾递出。  “毛巾还你。”  那句,你也擦擦。  还是被她硬生生的咽回了喉咙里,左溢是她恨的人,她不能去关心一个自己恨的人。  都说了嘛!恨一个人要比爱一个人来得辛苦。  想关心却不能关心,想说谢谢也不能说谢谢,只能在心里不停的告诉自己,你应该去恨他,他对你做的任何事情都是应该的,因为这是他欠你的。  左溢接过了毛巾,并没有往自己身上湿了的地方擦起来,而是将毛巾放回车里原来的位置。  红灯停,绿灯行,他又继续集中注意力的开着车,且保持着沉默。  不是他不想与舞梦说话,而是他不想吵醒宝儿。  且他的开车技术虽好,但现在风雨这般的狂猛,他还是得小心为妙,要知道,此时此刻,车里面坐着的人,可都是他这辈子最重要的人,他绝不容许自己出丝毫的差错。  舞梦紧抱着宝儿,她想让自己身体的温度去温暖宝儿。  她望着前方,更不会主动的去与左溢开口说话。  车里的气氛有些许诡异,但却不显得尴尬,或许,是正处于睡梦中的宝儿,化解了那份该有的尴尬吧!  看着宝儿睡梦中的容颜,舞梦的嘴角,不自觉的轻轻扬起。  她怀里的宝儿,睡得很香甜,一脸纯净,就宛若那不食人间烟火的小天使。  如果可以,她希望她的宝儿,能永远如此的纯净,没有过多的悲伤和痛苦,每一次,当她想放弃演戏时,她就会看看宝儿,仿佛宝儿就是促使她前进最大的动力。  五年前,更是宝儿,让舞梦有了必须活下去的勇气和毅力。  如果没有宝儿,应该就不会有五年后的舞梦了。  不自觉的,她将宝儿往自己的怀里抱得更紧凑些,生怕别人会将她怀里的宝儿抢走。  宝儿的容颜,和左溢当真是有几分相像的,尤其是那高挺的鼻子和光洁的额头。  舞梦的视线,竟然在不知不觉间,停留在了左溢的侧脸上。  她在心里感慨老天爷的不公平,五年的时间,会让一个花容月貌的女子,多多少少会苍老了些许。  但,同样是五年的时间,却不仅不会让一个正值青春年华的男人变得苍老,反倒是变得更加的有男人魅力。  她不得不承认,现在的左溢比五年前的左溢,更加的有魅力了。  是那种,会让很多女子无法控制的去倾心的男人魅力。  也难怪?五年前,她会爱他爱得胜过爱自己,原来,都是情有可原的。  只是现在,那份爱早已经荡然无存,而现在的她,是在为五年前很傻的自己释然。  在她还没来得及收回自己的视线之前,左溢竟笑得明媚的对她说道。  “女人,我知道自己比五年前更有魅力了,但你用这种眼神打量我,我还是会觉得害羞的。”  舞梦慌忙的收回自己的视线,都怪她自己,看得太专注了,竟然被人逮了个正着。  “既然会害羞,那怎么没见你的脸会红啊?我只是在想,左先生你这张脸,什么时候会突然毁容?我相信,老天爷在不久之后会听到我的心声,铁定不会让左先生你,继续顶着这张脸去伤害单纯无知的女子。”  她的语气甚是平静,与刚刚慌忙的表情着实不搭,左溢甚至开始怀疑,他刚刚是不是看错了?  “我的害羞可不是体现在脸红,而是心跳的加速。毁容对一个男人来说,并不是什么大事?我相信自己的魅力,那怕是毁了容,仍然还会有很多的女子愿意向我主动投怀送抱。”  舞梦轻翻了个白眼,果然是厚颜无耻的男人,如此不要脸的话语都能说得出来,她索xing的保持了沉默,不想再敢跟左溢说这些无畏的话语。  车里面又恢复了安静,左溢轻摇了摇头,却也没有再继续说话。  一直到舞梦所住的楼下,仍旧是无人说话打破沉默。  车子稳稳当当的停在了小区的停车场里,左溢率先下了车,然后,他帮舞梦打开车门,且将她怀里的宝儿抱在自己的怀里。  舞梦随即下了车,她本来是想从左溢的怀里重新接过宝儿,但左溢可能是怕怀里的宝儿会被雨淋湿,步伐迈得很大,舞梦只能小跑着才能勉强跟上男人的步伐。  很快,便步入了电梯里,但舞梦的话语却还没说出口。  她不想让左溢上楼,她能自己将宝儿抱上去。  可是现在这局面,她真的很难以启齿。人家这么积极,她真的不好意思将其拒之门外。  猛摇了摇头,舞梦在心里骂自己傻。  身旁这个男人可是她的仇人来着,那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