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兽性总裁强锁欢>目录>

第二百四十六章囧态百出的左总裁

第二百四十六章囧态百出的左总裁

小说:兽性总裁强锁欢作者:暖暖字数:3129更新时间:2016-02-19 18:54:37
    她应该直接从男人的怀里夺回宝儿,然后再将男人踹出电梯里,最后让男人有多远滚多远,别再出现于她的面前。。  “开门。”  当舞梦从胡思乱想中晃过神时,她已经站在了自己的家门口。  但此时的她是清醒的,她没有掏出钥匙,而是要从左溢的手中接过宝儿。  “谢谢左先生送我和宝儿回来,天色已晚,左先生也早些回去吧!免得家人挂念。”  左溢并没有将怀里的宝儿转接到舞梦的手里,而是故意躲过舞梦说道。  “我只是想上个洗手间,女人,我们曾经夫妻一场,你不会这么小气吧!”  听完左溢的话语,舞梦只能气得牙痒痒,却不得不掏出钥匙开门。  “左溢,我警告你,必须上完厕所后马上离开,不然我就报警。”  进了屋,左溢将怀里的宝儿小心翼翼放在沙发上,随即他站起,真的往洗手间的方向步去。  看着左溢的背影,舞梦缓缓的松了口气,觉得可能是自己想多了,某人真的只是想上个洗手间而已。  她半蹲了下去,对着平躺在沙发上的宝儿轻声说道。  “宝儿,到家了,先洗澡后再睡。”  宝儿轻‘嗯’了一声后,便缓缓的睁开自己的眼眸,其实,在刚刚下车的时候,他就已经从睡梦苏醒了过来。  而他之所以不出声也不睁开眼眸,只是因为左溢的怀里,让他觉得特别的温暖,更让他不舍得离开。  看到宝儿已经清醒,舞梦轻扶着他从沙发上坐起。  “母后,今晚我想和干爹一起睡。”  听完这句话,舞梦差点直接就晕了过去,而左溢刚好从洗手间里步了出来,也听到了宝儿的话语,他也差点直接就要晕过去。  只是,他是因为高兴,而舞梦是因为恐慌。  “宝儿,这绝对不行,母后不批准,干爹要回去陪干妈,不能留在这里,明白吗?”  舞梦随即在心里祈求老天爷原谅她的口误,言玲儿怎么可能会是宝儿的干妈?绝对不可能,刚刚的话语,绝对是她的口误。  可是,她的不批准对宝儿来说,无效。  宝儿已经离开了沙发,直奔左溢的怀里,且对左溢说道。  “干爹,你真的要回去陪干妈吗?能不能就留在这里一个晚上,宝儿今晚想跟干爹你一起睡,宝儿觉得,干爹的怀里比我皇上皇爹地还温暖些。”  舞梦整个人直接跌坐在了沙发上,她有种不好的预感,如果宝儿再和左溢继续接触下去,感情可能会比跟她还亲?  宝儿是她的命,她绝不允许左溢抢走。  她想阻止左溢答应宝儿的请求,但那似乎就像在大海里捞针一样的飘渺。  “能,干妈今天刚好回娘家了,可能要一个星期后才回家,干爹今晚就陪宝儿一起睡。”  舞梦还没来得及开口阻止,左溢已经一口答应了下来。  谁能告诉她,该怎么办?  难道她真的报警吗?就算是报了警,警察也会以为是她在无理取闹。  她更不可能当着宝儿的面,将左溢非常粗鲁的赶出去,而且,就算她真的粗鲁出来,也根本就不是左溢的对手。  如果左溢不愿意离开,她根本就赶不走他,更何况,现在还有宝儿替他撑腰。  她开始作深呼吸状,只能在心里安慰自己,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  从沙发上起身,她突然觉得,宝儿的笑声听起来特别刺耳。  “宝儿,洗澡。”  舞梦知道,自己此时的脸色一定难看到极点。  看到舞梦如此凶巴巴的模样,宝儿很乖的步入洗手间里,不过,他的小手,一直紧紧的拽着左溢的大掌,且还拉着左溢也一同步入洗手间里。  舞梦在心里拼命的告诉自己要冷静,等宝儿洗好澡,睡着了,她一定会将左溢轰出去的。  今晚,帮宝儿洗澡的人是舞梦,还有左溢。  虽然左溢没有经验,笨手笨脚的,但他却非常努力的学习着,恨不得将过去的五年里,没帮宝儿洗的澡,一次xing都弥补回来。  “这是大人用的沐浴露,要拿那一瓶婴儿用的沐浴露。”  “这条毛巾是我的,那条小的蓝色毛巾才是宝儿的。”  “笨死了,我是让你拿内裤,不是拿裤子啊?”  ……  这应该是左总裁活了这么多年来,最出糗的时刻吧!  被人使唤来使唤去就算了,竟然还得被人大骂是笨蛋,且还不能反驳不能生气,因为这是他自找的。  看着左溢的囧样,宝儿忍不住‘咯咯’的笑了起来,还攀着舞梦的脖子,在她的耳边说道。  “母后,干爹好有趣哦!宝儿越来越喜欢干爹了。”  舞梦一脸的欲哭无泪,但她很庆幸,宝儿的澡总算是洗好了。  是左溢将宝儿抱回了房间里,舞梦留下将惨不忍睹的洗手间恢复原样。  刚刚洗澡的时候,宝儿和左溢玩得太疯了,她猜想,左溢的衬衣上,现在一定还有些泡沫没干。  当她将洗手间恢复原样后,便来到了宝儿的房间里时,竟然看到左溢在帮宝儿辅导功课。  男人那张刚毅的脸上,溢满着认真的线条。  她看着看着,觉得特别刺眼,舞梦现在只想,左溢能快点从她的生活里滚蛋,别再来打扰她和周昕良,还有宝儿一家三口的幸福生活。  左溢是背对着她的,由于他和宝儿讲得认真,而宝儿又听得认真,所以俩人都没有发现她的存在。  一脸无奈郁闷的轻摇了摇头,舞梦决定先去洗个热水澡,她现在的思绪太过于混乱,或许洗完澡后,她便清醒了过来,且想到了什么好办法也说不定。  转身离开,她步入自己的房间里。  待她拿好自己等会洗澡后要穿的衣服时,宝儿突然来到她的面前,一脸笑嘻嘻的说道。  “母后,前几天你不是刚给皇上皇爹地,新买了一套睡衣和两条内裤吗?”  舞梦一下子没从宝儿的话语里晃过神来,不知道宝儿为何这样问?便按照潜意识里的答道。  “是啊!怎么啦?”  宝儿对舞梦轻眨了下眼眸,还笑得一脸很萌的轻挽住了舞梦的手说道。  “母后,反正现在皇上皇爹地不在,而且皇上皇爹地也不急着要穿新的,母后,你先把那套睡衣和内裤拿给干爹穿吧?”  舞梦总算是明白宝儿话语里的意思了,原来是替左溢来要睡衣和内裤的,她这个宝贝儿子,还真是典型的胳膊往外拐,舞梦想告诉宝儿,她是绝对不会让左溢在家里留宿的,但又怕自己一把话语说出来后,宝儿又不依不挠的吵闹。  她轻皱了皱眉头,最后决定先用迂回术。  点了点头,她打开衣柜,将新买的睡衣和内裤交到了宝儿的手里后,便拿起自己的衣物往洗手间步去。  听着哗啦啦的水声,看着镜中的自己,舞梦瞬间觉得很是恍惚,宛若时间回到了许久以前。  那年,她才十八岁,是一个刚步入大学的新生,在当时的自己眼里,生活是那般充满了希望与多姿多彩。  没想到,父母却突然出了车祸,为了救自己的母亲,她将自己卖给了左溢。  伺候他的第一个夜晚,她也听着水声,望着镜中的自己,良久。  苦涩的笑了笑,她竟然觉得此时自己的心境,和当时的心境有几分相像,是那般的忐忑与不安。  有些许滚烫的水,滑过她身上的肌肤,让她逐渐的清醒过来。  她告诉自己,现在的她没什么好忐忑与不安的,该不安的应该是那个男人。  做错事的人是他左溢,不是她,而且现在,是她恨着他左溢。  时间的流逝,颠倒了原本的是是非非,或许,这就是所谓的命中注定。  她轻叹了叹气,突然听到宝儿在外面叫她的声音。  “母后,你没事吧?不会是洗着洗着睡着了?”  意识到自己确实洗得有些久了,舞梦有点匆忙的离开了浴缸,随即,将自己身上擦干,套上衣物。  打开洗手间的门,看着一左一右站立在门两边的左溢和宝儿,从站的姿势,和脸上的表情,舞梦总算明白,很多事情真的不是她能阻挡得了的。  “今天很累,确实是差点就要睡着了,宝儿,你该睡觉了。”  看着左溢的手里拿着衣物,舞梦挪了挪身子,来到宝儿的身旁,好让左溢进洗手间里。  宝儿轻摇了摇头,他握着舞梦的手说道。  “母后,我要等干爹一起去睡,你先去睡吧!有干爹陪着我你不用担心。”  舞梦转过头,不停的做着呼吸状,就是因为有左溢陪着她才不放心。  男人已经步入了洗手间里,且还将洗手间的门关上,留下一脸兴奋的宝儿,和一脸欲哭无泪的舞梦。  片刻后,舞梦将宝儿抱起,两人来到了客厅,往沙发上坐了下去。  “宝儿,母后不明白,你为何这么喜欢你干爹?”  宝儿倾斜着脑袋瓜,想了老半天后,才一脸懵懵懂懂的对舞梦说道。  “母后,具体的原因宝儿说不上来,反正,宝儿就是喜欢干爹,宝儿总觉得,只要一呆在干爹身边,就会特别的有安全感,宛若宝儿变成了奥特曼,不仅天不怕地不怕,还能打怪兽。”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