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兽性总裁强锁欢>目录>

第二百四十七章我不介意,现在就要了你

第二百四十七章我不介意,现在就要了你

小说:兽性总裁强锁欢作者:暖暖字数:3082更新时间:2016-02-19 18:54:37
    浅褐色的眼眸里,望着越发黯淡,舞梦的心里,觉得特酸。。  她现在不想让宝儿拿周昕良和左溢作比较,她觉得五年的感情,不可能胜过短短数日的相处,也或许,是因为她心里早已经有了个特定的答案,不会轻而易举的就去改变。  “宝儿,能答应母后一件事吗?”  看到舞梦一脸的认真严肃,宝儿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他将自己的眼眸睁得硕大,眨也不眨的说道。  “母后,你要宝儿答应你什么事?”  舞梦的手,轻握成粉拳状,她不是自私,她只是想把伤害降到最小。  “宝儿,答应母后,以后别再和你干爹有任何的来往,那怕只是见上一面也不行?”  听完舞梦的话语,宝儿变得很是激动了起来。  “母后,为什么宝儿不能和干爹有任何的来往?宝儿喜欢干爹,干爹也喜欢宝儿,且对宝儿很好,母后,宝儿真的不明白,为何你和皇上皇爹地都对干爹有偏见?”  舞梦轻皱了皱眉头,这一时半会,她真的不知该怎么和宝儿说好?  她向来都注重与宝儿的沟通,第一次,她竟然想对宝儿使用暴力,来让宝儿必须按照她刚刚所说的去做。  轻屏住了呼吸,她脸上的表情,有些许的凶猛。  “宝儿,听话,你干爹是怎么样的一个人?你母后比你清楚,如果你干爹真的很好,母后一定不会阻止你和他来往的,宝儿,明白吗?”  宝儿猛然的摇了摇头,他不明白,真的不明白。  “母后,那你倒是说说看,干爹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人?”  这个问题,又将舞梦给问倒了,然,她也在心里问自己,左溢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人?  “冷酷无情,残忍自私。”  八个字,不知不觉的从她牙缝里挤了出去。  “宝儿,我们是不是该去睡觉了?”  左溢的声音,突然响起,着实把舞梦和宝儿吓了一跳。  “是啊!干爹,我们去睡觉吧!”  那八个字,烙印在了三个人的心里,但宝儿一点都不觉得自己的干爹是这样的一个人。  左溢在心里默念了好几遍这八个字,可惜,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心,正一点一点的被血淋淋扯开,特别的疼特别的痛。  当舞梦晃过神来时,客厅里只剩下她孤零零的一个人。  宝儿的房间里,传出了左溢的声音,男人正在讲着天龙八部的故事。  她的嘴角,轻轻扬起,片刻后,她又觉得自己是滑稽的,像个小丑。  缓缓起身,她往自己的房间步去。  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她怎么也无法入睡?  她望着一片昏暗的天花板,觉得自己特别的可笑。  舞梦一点也不希望自己,因为隔壁房间有左溢的存在就睡不着?  她是因为恨他,对,她恨他,所以睡不着,她想拿把刀,恶狠狠的往左溢脖子上抹下去,一命本就该抵一命。  竟然睡不着,她便干脆从床上坐了起来,望着窗外淡淡的月光,不知不觉,她便陷入自己的思绪中。  隔壁房间,讲故事的声音悄然的停止。  房门缓缓的被推开,不是不能反锁,而是因为忘记了锁上,人在心乱如麻的时候,总是会特别容易忘记要去做那些,特别重要的事情。  男人静静的屹立在她身旁,没有开灯,也没有开口说话。  也不知过了多久?舞梦从发呆中,回到了现实里来。  她望着身旁的男人,浅褐色的眼眸不断放大,且张了张嘴。  幸好男人及时将她的嘴捂住,才不至于真的尖叫出来。  “女人,如果你想吵醒宝儿的话,那我建议你可以使劲的叫出来,叫得越大声越好。”  舞梦自然是不想将宝儿吵醒的,因为现在,她还不想让宝儿知晓真相。  吱唔了几声,舞梦还轻摇了摇头,随即,左溢便将自己的手放开。  “你进来干嘛?快点出去,哦不,应该是直接从我家里滚蛋,我家不欢迎你。”  听完舞梦的话语后,左溢不仅没有离开,反倒是在她身旁坐了下去。  “女人,你那么聪明,难道不知道什么是引狼入室吗?”  她当然知道什么是引狼入室?但这只狼,明明是她的宝贝儿子引进来的,而她的反对根本无效。  “混蛋,快点滚,我这辈子都不想见到你。”  使出吃奶的力气,可她根本就无法将左溢推动丝毫,反倒是被男人禁锢在了怀里,动弹不得。  “女人,你知道的,我的自制力向来不强,如果你再继续动的话,我可一点都不介意现在就要了你。”  是,她知道的,而且她还知道,她身旁的这个男人说到做到。  如果她能打得过他该有多好?那样子,定是他受她的摆布了。  她本来就动弹不得,因此,只能动用自己的嘴了。  “左溢,你到底要干嘛?我现在可是已婚女人,而你也是已婚男人,如果你敢对我怎么样?我就去告你QJ。”  低沉的笑声在她耳旁,男人轻哈着的热气,让她的耳朵,不自觉一片潮红。  片刻后,男人止住了自己的笑声。  夜色中的那双蓝眼,竟显得格外的妖魅,轻泛着会蛊惑人心的蓝色光芒。  他的声音,沙哑低沉,如同蓝色妖姬般夺人性感。  “小慕歌,这辈子,我左溢伤害任何人,那怕是伤害自己,也不会伤害你和宝儿,我想给你和宝儿无尽的爱,只要你和宝儿肯回到我身边,那怕是要我用自己的所有去换,我也愿意。”  “小慕歌,给我个机会,就一个好不好?你放心,很快我就会和言玲儿离婚了,她肚子里的宝宝本来就不是我的。对,我冷酷无情,残忍自私,但那是因为我真的爱你。没有你在身边,我他妈的就活得如同行尸走肉一般,压根就没觉得自己是在活着。”  舞梦屏住了呼吸听完左溢所说的话语,她觉得,他所说的话,让她觉得恶心,如果他左溢没有伤害她,那她曾经的痛苦又是谁造成的?  不,她不仅觉得恶心,还觉得特别的可笑。  这男人,竟然有脸面让她和宝儿回到他的身边去,真是可笑,舞梦甚至开始怀疑,左溢是不是在假装失忆?假装忘记五年前是如何将她和宝儿推入深渊。  她曾经万般期盼着,能从左溢的嘴里,听到爱这个字眼,没想到,五年后的今天,她真的听到了,却没有一丝一毫的甜蜜可言,只是觉得,这对自己来说是一种讽刺,仅此而已。  轻声一笑,玫瑰红唇淡然扬起,她不紧不慢的说道。  “左溢,你的这辈子已经过去三分之一了,在这三分之一的时间里,你有三分之一的时间就是在伤害我。我很佩服你,说这样的话竟然不怕天打雷劈。”  “现在,我能很直接的回答你,我不会给你这样一个机会,你要和言玲儿离婚,是你和言玲儿之间的事情,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我对自己现在的家庭很满意,请你收回你的爱,别再来干扰我和宝儿。如果你是因为恨还没有解除,蓄意破坏,那就得看谁狠了?”  借着淡淡的月光,左溢看着自己怀中的人儿,他一脸的深沉,舞梦刚刚的那番话,让他甚至开始怀疑,怀里的人儿,真的是曾经和他相处了好几年的楚慕歌吗?  他感到了陌生,似乎,他对她而言,连个陌生人都不如吧!  没有松开自己的手,他不舍得,也不敢松开,他怕自己这一次的松开,就是永远,或者是另一个五年,只是想想,他的心便疼得莫名厉害。  “小慕歌,曾经对你的伤害,更是对我自己的伤害,每次,我在伤害你的时候,我的心,比你更疼。我保证,以后真的不会了,我会用自己这辈子余下的三分之二时间来好好弥补你,睡吧!我相信我怀里的小慕歌,还像我记忆里的小慕歌一样,善良坚强。”  浅褐色的眼眸里,飘闪过一抹抹的复杂色彩。  其实,舞梦并不是真的就不相信左溢所说的话语,但他的爱太过沉重,她承担不起,也不可能去承担,她的余生,只想守着周昕良和宝儿好好的过日子,她始终相信,平平淡淡才是真。  “放手,你回宝儿的房间去睡。”  她觉得,就算她说再多伤害左溢的话语,左溢暂时也是听不进去的。  未来的日子还那般漫长,有些事情,总会淡忘,也有些事情,很多人会明白,过去的就是已经过去,纵然现在怎么去努力?时间也不会倒流,很多事情始终回不到过去。  舞梦的逐客令,对左溢不起丝毫的作用,男人仍将她紧拥在怀里。  “小慕歌,宝儿已经睡着了,我不想吵醒他,就让我抱着你吧!我发誓,绝不会对你怎么样?”  听完男人的发誓,舞梦轻声的笑了出来,此时,她的笑颜,是发自内心深处的,虚伪的笑颜对她来说,很累,就算是平白日里的演戏,她都会让自己尽量的发自内心去笑,她想给观众一种较为真实的感觉。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