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兽性总裁强锁欢>目录>

第二百四十八章我想,抱着你睡

第二百四十八章我想,抱着你睡

小说:兽性总裁强锁欢作者:暖暖字数:3079更新时间:2016-02-19 18:54:38
    “你的发誓不起任何作用,刚刚你自己都说了,你的自我控制能力很差,那你就到沙发上睡,我给你拿枕头和被子。。”  本来,她是想让左溢回自己家里去的,但转念一想,现在又着实有点晚了,虽然她恨不得左溢被千刀万剁,可是,也不能害了人家抢劫的吧!抢劫的遇到左溢,一点讨不到什么好处。  她还是和以前一样的善良坚强,只是,也同样的不喜欢面对自己心里真实的想法。明明她就是怕左溢这么晚回去不安全,却找了那么烂的一个借口,连自己都说服不了的借口。  “女人,我不要睡沙发,我不管,我就是要跟你一起睡,这次,我死也不将你放开。”  左溢一脸痞痞的笑着,他是故意在耍赖。  轻皱了皱眉头,舞梦一脸的不悦,她怎么觉得?五年不见,左溢的智商返老还童了,像个小孩子一样,喜欢耍赖,还蛮不讲理。  “如果你再不放开的话,我永远都不会理你,永远都不会让你再见到宝儿,如果你不相信的话,尽管可以试试,看我白舞梦是不是说话算数的人?”  她一脸的严肃认真,她向来很重视自己的承诺,称得上是言出必行的人,她相信自己,对于刚刚的话语一定能做到,她恨不得现在立刻马上就从左溢的面前消失,她不想让左溢再找到自己,更不想让宝儿再与左溢见面。  舞梦的话语,传入左溢的耳里,是那般的冰冷,他相信她,会是个说话算数的人。  他缓缓的松开自己的手,他的妥协,只是因为他这次是真的怕了,他真的无法让自己的生命里,没有舞梦和宝儿的存在。  “好,我去睡沙发,但你得答应我,永远都不许不理我,更不能让我永远和宝儿见不上面。”  舞梦没有经过深思熟虑便点了点头,她觉得,无论自己怎么努力?左溢是宝儿亲生爹地的事实,都是无法改变的,既然如此,她压根就无法阻止宝儿和左溢永远都见不了面。  看来,可不止左溢一个人在耍赖,她也在耍赖让左溢乖乖的去客厅的沙发上睡。  打开了灯,她从衣柜里拿出枕头和被子。  左溢虽然也从床上起身,但他并没有迈出自己的步伐往客厅步去,他在等舞梦。  橙色的灯光下,他看着舞梦的背影,竟觉得莫名的安心。  这是他五年来一直渴望着的安心,他希望自己能将这种安心紧紧的握住,然后,永远也不再放开。  “走吧!还愣在这里干嘛?”  舞梦拿着被子和枕头,催促着左溢离开,她可是很怕左溢突然改变主意,赖着不走,那她压根就不是他的对手。  除非,她还能说出更加伤人恶毒的话语来。  她率先步出房间,往客厅的方向步去,她有信心,,左溢会跟着她一起走出房间。  果不其然的,左溢紧紧跟随在她身后,来到客厅里,她很自然而然的替左溢将枕头和被子在沙发上铺好,轻打了个哈欠,相信很快,她就能回去睡个好觉了。  “这被子会不会太薄?如果觉得薄的话,我还可以再给你多拿一床被子。”  左溢的目光,压根就没有撇到被子上,而是万般专注的望着舞梦,宛若此刻在他眼前的,便是这个世界上最美的风景,让他舍不得将自己的视线移开片刻。  一直等不到左溢的答话,舞梦抬头望着左溢,才知道他压根就没将自己所说的话语听进去,她拿起沙发上的枕头,直接往左溢的身上打了过去,这招很快便奏效,男人随即晃过了神来,有点支支吾吾的说道。  “小慕歌,给我再多床被子我也会觉得冷,但如果让我抱着你睡的话,那就相当于我拥有了全世界最暖的暖气,一定不会觉得冷。”  舞梦轻摇了摇头,觉得眼前的男人已经无药可救,她迈出自己的步伐,绕过左溢,决定好好的回去补眠,而将这个类似于神经病的男人,直接忽视掉。  可,就在她才刚迈出几步远的时候,左溢从身后环住了她的腰,让她整个人,瞬间定格住了,无法迈出步伐继续向前走。  男人的唇,轻摩擦着她本就有些许敏感的耳朵,且还在她耳旁低喃道。  “小慕歌,我真的想你,好想好想,这五年来,只要我有片刻的闲暇,就会无法控制的去想你。想着过去我们的点点滴滴,如果没有那些回忆,或许我根本就没办法支撑自己活到现在。这次,我不会再松开你的手,我想给你和宝儿幸福,一辈子的幸福。”  舞梦忍不住的轻颤着,男人的话语,开始真真切切的在她耳旁回荡,她让自己别去相信,更觉得自己没必要去相信,因为她知道自己,现在已经过得足够幸福了。  “左溢,我现在已经很幸福了,你能给我的幸福,就是不要蓄意来破坏我  舞梦在心里补上了一句,不过,你欠我的,我一定会要回来先。  左溢抱着舞梦,但他全身上下片体鳞伤。  你能给我的幸福,就是不要蓄意来破坏我现在拥有的幸福。  好伤人的话语,他真的不能再给她和宝儿幸福了吗?  他不甘心再次的重逢,结果仍旧是漫无边际的别离,他怕自己承受不了这五年来一直承受着的痛苦。  一个闪身,他来到舞梦的跟前,随即,他快速的吻上了她的唇,但,他没有将这个吻加深。  片刻后,在舞梦晃过神来时,他的唇已经从她的唇上移开。  “小慕歌,晚安。”  左溢躺在了沙发上,轻闭上眼眸,看似已经很困,想与周公约会了。  对他的这一系列动作,舞梦觉得既可气又可笑。  哎,人都是会改变的,现在的左溢,和五年前的左溢有所不同。她得先归零才行,恶狠狠的瞪了左溢一眼后,舞梦便头也不回的离开客厅,往自己的房间步去。  她今晚,一定是美梦连连,但她诅咒左溢,梦里全都是恶梦。  隔天醒来,当舞梦步出房间,来到客厅时,并没有找寻到左溢的身影。  她本以为左溢已经离开,可当她推开宝儿房间的门时,却看到左溢正在帮宝儿套衣服,舞梦觉得自己用‘套’这个字眼一点也不夸张。  因为,左溢正拿着衣服使劲的往宝儿头上套,然后,很明显的忘记了宝儿的双手也应该套进衣服里,舞梦轻摇了摇头,明明是这个男人自己太过愚笨,可她分明还在男人的脸上看到了不耐烦与怒气。  “干爹,我的手还没有露出来呢?你这样子是无法将衣服穿好的,算了,干爹,我自己来就好,宝儿已经五岁了,能给自己穿衣服。”  舞梦迈出自己的步伐,来到宝儿的身旁,轻蹲了下去,随即,动作利索的替宝儿将衣服穿好。  “左先生,你该回去了。”  宝儿的书包早已经整理好,是左溢帮他整理的,虽然,左溢不怎么会给宝儿穿衣服,但他整理书包还是会的。  背着书包,宝儿率先步出房间,来到了饭厅,姚姐已经将早餐准备好,宝儿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他怕自己会迟到。  而他之所以会率先从房间步出,却是因为他知道自家的母后和他的干爹有话要说。  左溢并没有立即回答舞梦的话语,他望着她,笑得有几分的暧昧。  舞梦本来想步出房间的,但左溢却故意挡住了她的去路,用自己庞大的身躯将门口给堵住了。  她双手环胸,一脸不悦的望着自己面前的男人,如果杀人可以不用偿命,她现在就想冲进厨房里拿出菜刀,然后直接将左溢劈成两半。看他还笑不笑得出来?  蓝色的眼眸轻眨,泛着微微的冷,却电力十足。  舞梦承认,这男人的眼,特别的妖孽,会蛊惑人的心,但她现在是个例外,她还得去拍戏,忙得很,怎么可能会有时间欣赏帅哥呢?  玫瑰红唇轻扬,在舞梦准备将左溢噼里啪啦的爆骂一顿时,他左大少爷总算是发话了。  “不用紧张,我是该回去了,但,我要先送宝儿去学校。”  舞梦很有意见,但她觉得自己根本就阻止不了,眼前这个自私自大的男人,因此,她妥协了,耸了耸肩,她面无表情的说道。  “好,今天早上就由你送宝儿去学校,不过现在,请你让开,我很忙。”  左溢没有很听话的让开,而是步出了房间,往饭厅步去,今天早上,他的心情不错,不仅能帮自己的儿子穿衣服,还能送自己的儿子去上学。  他的心里,溢满了真正做爹地的感觉。  看着左溢的背影,舞梦那双浅褐色的眼眸里,泛着冰冷的光芒。  片刻后,她就重新晃过了神来,她真的该出门了,不然,就该来不及赶上自己要拍的戏。  步出房间,梳妆打扮了一番后,舞梦又跟姚姐交代了一些事情,然后才急忙出了门,而宝儿和左溢是在她之前离开的,舞梦能看得出来,宝儿很喜欢左溢送他去上学。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