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兽性总裁强锁欢>目录>

第二百五十一章小慕歌,我求你了

第二百五十一章小慕歌,我求你了

小说:兽性总裁强锁欢作者:暖暖字数:3109更新时间:2016-02-19 18:54:39
    思衬了片刻,左溢说话的语气冰冷到极致的对手机说道。  “这件事我来处理,你先回公司。”  话一说完,左溢便直接挂掉了电话,那两个男人是谁他不知道?但是,他知道有一个人,一定知道那两个男人是谁?  随即,他回到车上,却并没有急着发动车子的油门,而是拿着手机,拨出了十一位数字。  很快,电话那头便传来声音,宛若是知道他会打电话给她一样。  “女人,你在那里?”  没错,舞梦知道左溢今天早上一定会打电话给她,这个时辰,和她所预料中的那个时间,几乎一模一样。  “我在似水年华这里喝咖啡,过来吧!我请你喝咖啡。我记得的,很久以前你在这个地方也请我喝过一次咖啡。”  话一说完,这次是舞梦很干脆利落的将挂了电话,她知道的,这次无论如何?左溢都会来到她面前。  她这几天的很忙很忙,其实就是为了接下来的几天能空闲一些,原本,她拍了那些通宵达旦的戏,隔天就能休息一个上午,但她都没有休息。  为了迎接如此激动人心时刻的到来,她不舍得休息,因为心里,有着一股很大的兴奋劲,这股兴奋劲足以能让她赶走瞌睡。  坐在‘似水年华’的咖啡屋里,舞梦还专门找了一个靠窗边的位置,她在回忆着,那一次和左溢来这间咖啡屋里喝咖啡的情景,男人不懂欣赏橙色的暖。  但那一天,她分明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男人,没有了平常的寒气bi人,虽然不是全身上下溢满着温暖,但至少当时的她,看着觉得很安心。  时光匆匆,余下的就是脑海里这些既清晰又模糊的画面,她甚至都有点难以去相信,脑海中的那些画面,竟然是六七年前的事情,那时候的自己,还真是年轻。  有句话说对了,想要明白何为青春短暂?其实很简单,等你过了被定义为青春的年华,等你有时间静下心来去感叹时光匆匆的时候,你就会明白了,而且是那种,钻心刻骨的明白。  在她晃过神来时,男人刚好步入了咖啡屋里,距离她刚刚打电话给他的时间,还不到十分钟,可见,男人开车的技术还如从前一样好。  她帮他点了一杯咖啡,一杯没有加糖的苦咖啡。  很快,男人便找寻到了她所在的位置,从他走到她身旁的步伐中,她没看出他的不安和担忧,因为男人的步伐,还是那般的稳健平稳,并不匆忙着急。  “左先生,请坐。”  她指了指自己对面的沙发,示意左溢可以坐下,虽然这可以称得上是一次谈判,但她还是不想把气氛弄得过于僵硬,那样,她自己会受不了的。  左溢果真在她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去,还端起咖啡喝了起来,似乎,一点都不觉得没下糖的苦咖啡真的会苦。  也或许是因为,他此时内心的苦涩,要比咖啡苦上百倍千倍,所以,他觉得嘴里的苦根本不算什么。  并没有将咖啡一饮而尽,只是抿了几口,随即,男人又将咖啡放回原位,他只是,有点口渴,谈判是件费口水的事情,他需要补充一下水分。  接下来,这场有点不正常,却又看起来很是正常的谈判,便华丽丽的拉开了唯美的序幕。  是左溢先开的口,男人喜欢先发制人嘛!  “说吧!你要我怎么做?才愿意放了我妈和我妹。”  玫瑰红唇轻抿,舞梦一脸淡然的笑了出来,男人的这种态度,她很不喜欢,凭什么在这个节骨眼上?自己对面的那个男人,却还能如此的冷静,而且说话的气魄和以前一样咄咄bi人,根本就瞧不出半点是要来求她的。  是她这个绑架者不够凶猛吗?那她这只时常保持着温顺的小猫咪,看来得将自己锋芒的爪子露出来了。  “左先生,注意一下你说话的语气,还有你的态度?如果左先生你不改正一下自己的态度和语气,那我觉得,我们没必要再继续谈论下去了,就当是我请你喝了一杯咖啡。”  舞梦笑着将钱放在了桌子上,随即起身,欲要离开。  如她想象中的一样,她的步伐还没迈出,男人已经快速的挡在了她面前。  男人的脸上,有着扭曲的霸气,宛若,内心正在苦苦挣扎着,能把他左溢bi到这种境界的人,着实不多。  舞梦重新往沙发上坐了下去,她可不想跟眼前这个男人大眼瞪小眼的,问题是,她的眼眸,都没有人家的蓝眼有魅力,瞪了也是白瞪,况且,还极有可能稍微不注意,便让自己的心小鹿乱撞,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她白舞梦不做。  “如果左先生还想继续往下谈,那就改变一下自己的态度和语气,还有,回到自己刚刚的位置上坐好。”  片刻后,男人很听话的回到了自己刚刚所坐的位置上坐好,他一定得继续谈下去,恍惚之间,他突然明白,曾经自己的咄咄bi人有多么的可恶。  “女人,你是想让我求你,求你放了我妈和我妹,求你和宝儿回到我身边来?”  舞梦轻声一笑,求这个字眼用在左溢的身上,还真是过瘾得很。  现在是在谈判,而且,她还是主导方,所以,舞梦觉得自己能肆无忌惮的说自己想要说的一切。  “对,我要你求我,要你堂堂左总裁求我,我想,左总裁你应该没有失忆吧!那就肯定还记得,我当初是怎么求你的?有句话说得真好,风水轮流转,没有人会永远都是赢家,知道为什么吗?因为真正的赢家,就必须经历过输,而且,还要是那种输得惨不忍睹的输。”  他没有失忆,他记得,她当初是怎么苦苦哀求他的?  但是,他脑海中的自己,是那般的残忍自私,他没有去顾她的叫喊,更没有去顾她所承受着的疼痛,对,风水轮流转,说得真好。  他抬头与她四目相视,蓝色的眼眸,像一湾泉水般清逸,不,那更像是天空,一望无际。  舞梦之所以没有回避左溢的目光,是因为,她没来得及回避,自己的眼眸就被男人的眼眸定格住了。  在左溢的眼眸里,她看到了属于自己,曾经那个很是清晰的世界,在那个世界里,有红红的鲜血,有无止境的伤害,在那个世界里,她只剩下一丁点可怜兮兮的自尊。  舞梦轻屏住了呼吸,在心里嘀咕了一句,好恐怖的世界啊!  她真是佩服曾经的自己,竟然能在那般万恶的世界里生存下来,活到现在。  片刻后,她仍旧没有移开自己的眼眸,她让自己的视线和左溢的视线碰触着,她在等他的回话,舞梦觉得自己的要求一点都不过分,左溢欠她的那么多,她要回一些些也是应该的。  左溢的大掌,轻握成了拳头状,他不是要使用暴力,他只是越来越恨曾经那样的自己。  “好,我求你,求你放过我妈和我妹,求你和宝儿,回到我身边来。小慕歌,我求你了。”  她在男人的脸上和眼里看到了真诚,却没有看到她所要的那种低低在下,是这个男人的魄力与生俱来便是如此的强悍,还是因为她还不够残忍。  舞梦轻摇了摇头,笑得一脸如沐春风的说道。  “你的请求我听到了,但左先生,不好意思,我不答应,我不会轻易的放过你妈和你妹,更不会和宝儿回到你身边去。”  随即,她看到男人一脸的黯淡,似乎是真的害怕了,但为何?她却一点也不开心,对,她不开心,反而觉得心里有点哽咽得难受。  她讨厌如此懦弱的自己,明明,她只是在要回别人欠她的,她应该感到开心,看到自己恨的人,在自己面前苦苦的哀求,她应该感到开心的,可,她就是无法开心起来。  “小慕歌,你想怎么折磨我直接说出来?但请你,别伤害我妈和我妹,纵然她们是做了很多不该做的事情,可夜夜的恶梦萦绕,她们早就知道自己错了,放了她们,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真的,什么都可以?”  一直以来,亲情便是左溢最大的软肋,为了自己的母亲,左溢真的付出了很多,乃至今天,还依旧是如此,舞梦突然觉得很想笑,她想笑自己,也想用笑来遮住自己心里的疼。  她无法去否认,她看着眼前有些许落魄的左溢时,她恨不起来,仿佛平常万般凶狠的恨,统统都烟消云散了。  宛若,她只看到了一个儿子,对一个母亲那种深深的爱,这种爱,能让人不顾一切,那怕是将自己的面子撕下来,让别人放在脚下踩也没关系。这样的左溢,好像曾经的楚慕歌。  她很明白那种,自己最亲的亲人,突然永远离开自己时,会是一种什么样的痛?就因为明白,她竟然不舍得让别人也去经历那种痛,终究,她的心还是没有别人的狠。  端起自己的咖啡,放置唇边,轻抿了几口,当口中的咖啡,在咽至喉咙时,真的很苦,但她明明记得,她的咖啡是加了糖的。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