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兽性总裁强锁欢>目录>

第二百五十二章左总裁,现在轮到你滚了

第二百五十二章左总裁,现在轮到你滚了

小说:兽性总裁强锁欢作者:暖暖字数:3025更新时间:2016-02-19 18:54:39
    报仇太辛苦太累了,舞梦不想自己余下的人生,过得那般的累。  轻放下咖啡杯,就当这是她与左溢久别五年,该有的一次掏心掏肺的聊天吧!或许,当她和他出了这间咖啡屋后,便从此以后是路人。  淡然一笑,她启了启唇,云淡风轻的说道。  “折磨你?左先生,你是个男人,而我是个女人,我能折磨你的方法,应该就是折磨你的母亲和妹妹,让你明白,自己最亲的人受到折磨的那种痛苦。”  “夜夜恶梦萦绕?这难道不就是亏心事做多了,连自己都无法饶过自己。我们先来好好算算,你,你母亲和你妹到底做了几件重大的亏心事?第一件,我父亲和母亲当时的车祸,是不是与你们左家有关?”  左溢轻打了个寒颤,舞梦脸上的表情和她说话的语气,真是相差甚大,明明,是一脸的淡然,但说话的语气,却和他一样的冰冷,会让人全身上下不自觉的颤抖起来。点了点头,他满脸深沉的说道。  “是,与我们左家家有关,你父母的那场车祸,是我故意制造出来的,不过,我是和你父亲学的。”  舞梦倒吸了口气,果然如她想象中的一样,是左溢故意制造出来的车祸,对,没错,是跟她父亲学的,这场车祸,她不该去怪他,算是扯平了。  她没有争论太多,只是,漠然的说道。  “那我父亲的尸体在那里?第二件事,我母亲的死,是你母亲一手造成的吧?”  思衬了片刻,左溢是在脑海里回忆着一些人和事,毕竟,现在距离当时已经足足有八年的时间了。  “你父亲的尸体就葬在郊区的乱葬岗里,是,你母亲的死是我母亲一手造成的,小慕歌,如果周昕良真的能让你过得幸福,那我的命,你拿去吧!算是抵你母亲的命,可以吗?只要你的心里能好受点,就好。”  浅褐色的眼眸轻轻眯起,舞梦觉得,左溢真的太诚实了,竟然能如此诚实的告诉她,她的父亲被他葬在郊区的乱葬岗里。是以为她不知晓,乱葬岗是葬着一些乞丐,还有一些畜生的地方吗?  虽然,她很有股冲动,想端起自己的咖啡,直接往左溢的身上泼去,但最后,她还是忍住了,泼了又能如何?八年的时光已经过去了,无法倒流,不过很快,她便会重新帮自己的父亲厚葬,让他和自己的母亲葬在一起。  一辈子,谁都会犯错?她只希望,自己的父亲和母亲,在另外的一个世界里,一切都能安好。  轻皱了皱眉头,片刻后,舞梦便又恢复了刚刚的平静。  “我不要你的命,要你的命没用,因为,我的父亲和母亲永远都回不来了,第三件事,五年前,你为何会说出那句保孩子?”  虽然,这件事李飞飞和艾薇已经和她解释过了,但舞梦想听左溢亲口说一下答案,她不知道自己为何要这么做?可能是想让自己稍微好过点,觉得自己的懦弱,不够狠心,也是情有可原的。  “因为,我母亲用自己的命威bi我,当看到她脖子上往下滴的鲜血时,我无法不做出那样的选择,对不起,小慕歌。”  舞梦接受了左溢的道歉,如果当时那种情况,换成是她,应该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吧!竟然她自己也会犯的错误,又怎能去怪罪别人呢?  缓缓的松了口气,她的心里稍微舒服些,不似刚刚那般的哽咽,但,她要问的最后一件事,却让人无法控制的落下泪来。  “第四件事,是你让杨子皓有机会便带着我从医院离开?”  左溢没有答话,只是点了点头,他脸上的沉重,似乎和舞梦滴落的泪水交融在了一起,汇聚成了人世间最无奈的后悔。  “第五件事,也是最后一件事,我想知道,五年前发生车祸的全过程,为什么车子会突然燃烧了起来?为什么会突然出现一辆货车?将正在燃烧着的车子,直接撞下山,为什么?告诉我为什么有那么多的巧合?”  如果没有那么多的巧合,杨子皓可能就不会死了。如果不是杨子皓提前让她抱着宝儿下车,往小山路离开的话,那她和宝儿,一定活不到今天。  泪,哗啦啦的往下流,她真的无法忘记当时的那幅画面。  她躲在角落里,看着车子燃烧了起来,然后,不知从那里冒出来的一辆大货车,在她还没晃过神来之际,便已经将杨子皓的车子直接撞下了山。  看到舞梦哭得这般难受,左溢本来是想伸出手去帮她擦泪的,但手伸到一半的位置,他又缓缓的缩了回去,换成是将纸巾递到了她的手里。  他的声音,不是冰冷,而是如一潭死水般的绝望。  “知子莫若母,那天晚上,我妈猜到我会送你和宝儿离开,也发现了,我故意让俊停在侧门口的越野车。因此,便让我妹和和玲儿在那辆车子动了手脚,而那辆大货车,也是她们故意安排。小慕歌,皓的死,我心里的痛,一定不比你少丝毫。”  舞梦早已经泪眼朦胧,哭得泣不成声,但,她分明看到了,左溢的蓝眼里,也有泪光在闪烁,她认识了他八年,今天,是第一次看到这个男人哭,或许,真的,他心里的痛,丝毫都不比他少。  拿起纸巾,她擦干了自己眼角的泪,所有的事情,她都清楚了,罪魁祸首不是自己面前的男人,是那几个女人,可她已经没有力气去恨了,恨了五年,真的足够了。  起身,她拿起自己的包包,欲要离开,她觉得自己和左溢的聊天,该到此为止,希望可以,别再相见,永远。  左溢再次挡在了舞梦的面前,而且这次,还在她面前缓缓的跪了下去。  舞梦眼角的泪水,再次涌了出来,那个高傲得不可一世的男人,竟然跪在了她的面前,但她丝毫的成就感都没有。  她没有急忙的将男人从地上搀扶起来,她曾经也向他下跪过,或许这就是风水轮流转,你跪恨你的人,但事过境迁,相反了,变成那个你跪的人来跪你,但原因相同,都是因为恨。  舞梦讨厌自己此时的眼泪,但也恰恰是它的眼泪在告诉她自己,她骗得了全世界的人,但却骗不了她自己。  她的恨,很脆弱,一击便会倒。  男人的高傲,让左溢虽然已经跪下,却开不了口。  抬头,他望着高高在上的舞梦,蓝眼里呈现出来的嗜血,并不是因为发怒,而是因为他想忏悔,他真的觉得自己曾经错了,而且错得离谱。  舞梦悄悄的转过头,望着窗外的大街上,那些来来往往的人儿,她的心,是真的难受,但她不想让左溢看到自己的眼泪,更不想让左溢自己,因为他的这一跪,自己便心软了。  她开始佩服起唐雅尧和言玲儿这类女子,她不懂,为何她们的心能那么狠?心里想着报复,就真的报复了,不过,是不是心里真的有报复的快感,她就不得而知了?  片刻后,她总算是勉强止住自己眼角的泪水,倒吸了口气,她确定自己能正常的说话,便重新的转过头,不紧不慢的说道。  “左溢,我会放了你妈和你妹,但,这辈子,我和宝儿永远都不会回到你的身边,请你不要再缠着我和宝儿,不然,我可就不保证下次,会不会将你妈和你妹碎尸万段了。最好,永远不见。”  话一说完,舞梦的头,高高扬起,属于她的尊严,她真正找回来了,以后,她会让自己不再被恨萦绕心扉。  迈出脚步,她想头也不回的离开,当,就在她和跪着的左溢擦肩而过时,她的手,被他的大掌紧紧拽住了。  “小慕歌,我知道,你是爱我的,至少曾经是,给我时间,我一定会陪你找回那份爱,好不好?”  这一次,左溢真的不想再放手了,他不想让自己再日日夜夜的后悔,这一次,他想紧紧的抓住舞梦的手不放开,真的,不想再放开了,他的心里,他脑海里,他的眼里,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已经全部都是眼前这个女人,宛若永远也容不下其它人了。  舞梦没有立即缩回自己的手,左溢的话语,没有让她感动,而是觉得可笑,左溢竟然说,要陪着她找回曾经的那份爱?曾经的沧海都难为水,更何况是早已经破裂的感情,俗话说得好,破镜难以重圆啊!  深呼吸了片刻,舞梦选择让自己的全身都放轻松,随即,她很是用力的甩开了左溢的手,然后,只是浅笑着说道。  “左溢,我爱你的心早已经滚到了北极,冻到不知爱是什么滋味,现在,轮到你滚了。”  话一说完,当真是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谁知?当她才走出咖啡屋的门口时,包包里的手机却响了起来,条件反射的,她第一个想到的人便是左溢,但她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可能,左溢大可以直接追上她,根本就不会选择打电话给她。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