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兽性总裁强锁欢>目录>

第二百五十三章出车祸了

第二百五十三章出车祸了

小说:兽性总裁强锁欢作者:暖暖字数:3028更新时间:2016-02-19 18:54:40
    好像,在条件反射里,舞梦对左溢还是如同五年前那般的了解,而且,直觉告诉她,五年后的左溢,还是和五年前的左溢一样,没变。  从包包里掏出手机,舞梦看了眼手机上的来电提示,竟然是姚姐来的电话,没有多做犹豫的,她便按下了通话键。随即,在她的耳旁就响起姚姐很是着急的声音。  “太太,不好了,先生和一个陌生男子在屋里打了起来,我怎么拦都拦不住?你快点回来看看,俩人打得可凶了,太太你最好叫上会武力的人一起来帮忙,先生不让我报警,似乎,先生和那个陌生男子是认识很久的……”  怎么会这样?周昕良在和一个陌生男子在打架?还不准姚姐报警?  陌生男子?舞梦紧皱了皱眉头,似乎能大概猜出那个陌生男子是谁?但俩人为何会打起来?她确是百思不得其解的。  她让姚姐保护好自己后,便匆忙的挂了电话,眼皮狂跳个不停,她知道,一定是有什么不妥的事情发生了?  只是片刻的犹豫,然后,舞梦便转过身,推开咖啡屋的门,急匆匆的跑了进去。外面出租车师傅的车速很难有左溢的好,而且,姚姐还让她找个会武力的人回去阻止,眼前,左溢绝对是她最好的人选。  此刻的着急,已经让舞梦忘记了,自己刚刚和左溢所说的那些残忍话语,匆忙来到她刚刚所在的位置,缓缓的松了口气,幸好,左溢还在,只不过是一脸的阴沉。  没有多余的时间解释,舞梦拉起左溢的手便往外跑,幸好,她刚才为了气左溢,已经把咖啡的钱付了,不然,估摸着咖啡屋的服务员便要追着她和左溢满街跑了。  “小慕歌,怎么啦?”  左溢是边被舞梦拉着跑,边问道。但看到舞梦如此的着急,他便知道,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的车在哪里?快,去我家。”  听完舞梦的话语,便换成是左溢拉着舞梦的手跑,幸好,他的车本来就停得不是很远。  幸好是去家里,而不是去幼儿园,不然,他会直接担心成是宝儿发生什么事了?没有多问,他帮舞梦打开了车门,安顿舞梦坐在副驾驶座上后,他自己随即便迅速的坐在了主驾驶座上。  发动油门,车子在路上狂奔了起来。  舞梦没有说话,她不能打扰到左溢开车,不然,那可能就会赔上自己和他的两条命了。  左溢一脸极其的专注,此时车的速度飞快,但他有把握,一定不会让自己爱的人有丝毫差错。  舞梦看着左溢的侧脸,仿佛,只要自己如此看着他,便不会那么的急切,能唤出自己心里的安全感来,那些安全感似乎都在跟她说,没事的,有身旁的男人在,便什么事都能被解决得很好。  她没有收回自己的目光,或许该说,是她看得过于入迷,忘记了该收回自己的目光,竟然,一直看着他的侧脸,直到车子稳当的停在自家楼下。  “小慕歌,到了。”  舞梦慌张的晃过神来,迅速下了车,只是她不知道,其实左溢一直都清楚,有个一脸犯傻的女人看了他整个路上。  “跟我一起上去,快点。”  男人没有问,只是默默的跟在她身后,他想通了,舞梦幸福就好。  就算那份幸福不是他给的,也已经不重要了。  那怕心会痛得四分五裂也不重要了,这都是他应得的报应。  舞梦跑得很急,终于,她推开了属于自己那个家的那一扇门。  有两抹身影正扭打在了一起,姚姐急得团团转,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很快,舞梦便发现了还有另一个急得团团转的人儿,那个人儿她不认识,但只望了一眼,她在心里就将那个人儿定义为美女的类型。  作为局外人的左溢,没有任何犹豫便直接上前,将扭打在一起的两个人儿分开,毕竟是学过武的人,拦起架来也厉害些。  没错,一个是周昕良,一个是她的哥哥,楚慕城。  两个人的脸上都挂了彩,但她哥哥更为严重些,虽然她哥哥后来在国外有练一些武术,但根本就不能是周昕良的对手,怎么说?人家楚大帅哥也是曾经在道上混过的人。  舞梦依旧是一头的雾水,她不明白,周昕良怎么会和自己的哥哥打起来,这俩人,不是早上的时候还和她说,合作得很有默契,将左溢的母亲和妹妹已经绑架好了。  “哥哥,良,你们为何要打架?说。”  舞梦一脸的平静,似乎看不出丝毫的怒气。  左溢挡在了楚慕城和周昕良的中间,他也不明白,这大舅子和妹夫为何要打架?  “小慕歌,他,他……”  周昕良毅然决然的打断了楚慕城的话语,还走到了在场那个,舞梦不认识的人儿身旁。  “梦儿,对不起,我爱上了悠儿,我们离婚吧!离婚协议书我已经签好字了,放在了房间的柜子里。”  话一说完,在舞梦和左溢还没有晃过神来之际,周昕良便已经带着那个叫悠儿的女子离开。  舞梦一脸呆滞,她一时之间,真的很难以去面对这样一个现实。  周昕良刚刚说,他不爱她了,而是爱上了那一个叫做悠儿的女孩,且还要和她离婚,连离婚协议书都签好名字了。  悠儿是谁?她不知道,但她知道的是,周昕良不可能背叛她的,她能感受到他对她的爱,明明早上,他还和她说着幽默式的甜言蜜语。  不,她不相信,她不相信周昕良会背叛自己,会爱上别人,一定有什么苦衷?  不行,她得问个清楚明白,如果真的有什么苦衷的话,只要周昕良和她说清楚,她一定会谅解他的。  这么想,舞梦真的就这么做了,她匆忙的跑下楼,却已经不见周昕良和悠儿的身影,她不知道他们去那里了,但她一定要找到周昕良问个清楚。  她胡乱的走着,脑海里一片混乱,就连来到车水马龙的公路上也不知道。  那些车辆快速的驰奔着,可是她的眼里,看不知道这些,她只想找寻到那个身影,很熟悉很熟悉的身影。  此时此刻的舞梦,怎么也无法平静下来?理智这两个字对她来说,实在太遥远了。  突然,一辆银色轿车朝她疾奔而来,世界,瞬间安静了下来,时间,在这一刹那间,凝固了。  急救室外的红灯,正急速的闪烁个不停。  坐在急救室外的舞梦,她的指甲已经嵌入手掌心里,一脸的苍白,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开始在她的脑海里重映,或许,这一辈子她终将不会再忘记。  她胡乱的在车来车往中行走,那辆银色轿车向她飞奔而来,她只顾得停下了脚步,一脸的目瞪口呆,脑海里一片空白。  舞梦甚至以为自己必死无疑了,但她内心里,却是万不甘心就这样死去,就算周昕良真的背叛了她,但她还有宝儿需要照顾,她不能让宝儿这么小就没有了母亲。  很多时候,老天爷喜欢作弄人,冥冥之中自有很多莫名其妙的安排。  曾经,她以为只有电视里才会上演的事情发生了,在车子就要撞上她的那千钧一刻,左溢将她推开了,然后,来不及再躲闪的左溢便和银色轿车相撞上了。看着倒在血泊中的左溢,她的心,是从血淋淋中回到现实里来。  从左溢往她身上扑过来的那一刻,她便打从心眼里去相信,这个男人,是真的爱她。  现在还谈何爱与不爱?她祈求老天爷,千万不要如此无情的夺走左溢的生命,因为,还有那么那么多的人,需要这个男人。  他不能倒,就像天怎能塌下来呢?豆大的泪,从她脸庞滑落,她知道自己的后悔没用,但她真的很后悔,后悔自己不该匆忙任xing的跑出去,后悔自己不该不管不顾的在大路上胡乱走着。  她的头高高抬起,她望不到天,只能望着白色的天花板。  老天爷,该死的人是她白舞梦,不是他左溢,虽然,这个叫做左溢的男人曾经伤害过她,但一切的错,都不是因他而起,所以,老天爷,要惩罚就惩罚她白舞梦,该死的人是她。  “小慕歌,左溢怎么样啦?”  李飞飞和赵揾杰匆匆忙忙赶到医院里,赵揾杰和左溢的交情一直都算不错,当他和李飞飞听到左溢出车祸时,真的特别惊讶,左溢的开车技术他们领教过,一时之间,他们很难以相信,左溢竟然会出车祸。  “还在急救。”  李飞飞看了看正在闪烁着的红色手术灯,还有那扇紧闭着的大门,她的眉头,早已经皱得紧拧在了一起,她曾经恨过怨过左溢,但后来,她便不再怨,不再恨了,因为她在左溢身上,看到了更多的伤痕累累。  不管舞梦会不会和左溢在一起?李飞飞都渴望左溢能逃过这一劫,一定,要活着从手术室出来。  回头,看了看已经哭成泪人儿的舞梦,李飞飞在她身旁坐了下去,心里,是滚烫的百感交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