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兽性总裁强锁欢>目录>

第二百五十六章情不知所起,才一往情深

第二百五十六章情不知所起,才一往情深

小说:兽性总裁强锁欢作者:暖暖字数:2996更新时间:2016-02-19 18:54:41
    一年后,意大利的黄金海岸。  今年是个特别的日子,是舞梦的第三次结婚日。  兜兜转转,新郎又变成了第一次结婚的那位先生。只是今天的婚礼,比许多年前的那个婚礼,要豪华上许多倍,特别的浪漫唯美,是在意大利黄金海岸的一艘大游艇上。  所有来参加婚礼的人,都是最亲的好友,没有商场上的人士,没有不熟悉的亲朋好友。且这些好友参加完婚礼后,都可以在豪华游艇上住上一夜,与新郎新娘一样,享受一个特别的洞房花烛夜。  白天的意大利黄金海岸,美得特别的温暖,有明媚的阳光、连绵的白色沙滩,湛蓝透明的海水,翠绿茂盛的棕榈林,让人望着,就感到格外的温馨。  今天的舞梦,她穿着一袭黄色的婚纱,站在新房的小窗旁边,望着一望无际,蓝得会发光的海,心里,有几分的喜悦,还有几分的忐忑。  第一次,她和左溢的婚礼上,她闹了很多的乌龙,第二次,她和周昕良的婚礼上,相对来说是较于平静的,无过多的喜悲,她希望这一次的婚礼,不会再有第一次的乌龙,但相对第二次来说,能更加的浪漫唯美一些,她便就心满意足了。  敲门声俨然响起,将舞梦的思绪重新拉回到现实中来,由于今天来参加婚礼的人,都是自己或左溢认识的好友,因此,舞梦也没有多问,就直接应了一句。  “请进,门没锁。”  她心里以为,现在来找她的人应该是李飞飞和艾薇吧!她的这两个伴娘,今天比她还兴奋高兴呢?  房门被缓缓的推开,舞梦转身,看着步进来的人儿,脸上一愣一愣的,不是李飞飞和艾薇,而是,周昕良。  算了下日子,她倒也是足足有一年的时间没见到周昕良了,从那次,他跟她提出离婚,说是爱上了别人后,她追出去,却没有再遇上了,就连离婚,都是直接委托律师去办的。  后来,她从云青杨的老公乔犀口中得知,周昕良真正离开她的原因是因为他生病了,得了癌症,他不想连累她和宝儿,所以找了个女子,来跟她提离婚。  没想到,最后却害了左溢出车祸,幸好,左溢命不该绝,没有真的被车祸带去阎罗王那里。  有时候吧!老天爷很懂得眷顾人,给了左溢一个机会,陪着她找回了曾经的那份爱,也给了周昕良一个机会,因病得福,找到了属于自己真正的人生伴侣。  这一年来,在那位悠儿小姐的照顾下,周昕良不仅没有如医生所说的那样,活不过三个月,而是一年的时间过去了,但他的身体素质却越来越好。  俩人脸上的表情都有点僵硬的望着对方,然后,在某一秒种,他和她不约而同的相视一笑,就是这一笑,化解了原本的尴尬。  “梦儿,有句话,我憋了很久,今天无论如何我都要说出来,对不起,梦儿,一年前我不该那样做。”  淡然的笑了笑,舞梦觉得,如果换成她是当时的周昕良,她也会选择和周昕良一样的做法吧!都不想去拖累到对方,可惜,却不知,老天爷另有一番安排。  “你,不用跟我道歉,或许,你该去跟溢道歉,出车祸的人是他。周大哥,最近身体如何?”  舞梦的这声周大声,叫得是那般的自然而然,她和他是属于不寻常类型的分手,既然是属于不寻常类型的分手,那关于俩人的关系,当然得有种不寻常的结果,周昕良比她大,她理应叫他一声大哥,她对周昕良现在没有所谓的爱情,但有一份叫做亲情的情感存在。  这声周大哥,周昕良自己听起来也觉得挺是舒服的,他以为自己和舞梦见面后会特别的尴尬,看来,是他想多了,刚刚,他在外面遇见宝儿的时候,宝儿是干爹前干爹后的叫着他,真的让他着实感到欣慰啊!  “刚刚和他道过歉了,他接受了我的道歉,还说其实他得感谢我,让他能重新找回自己的心和灵魂。最近,我的身体状况挺好的,现在看到左溢对你这么好,我相信自己的身体已经快要战胜癌症了。梦儿,周大哥祝你新婚快乐,幸福一辈子。”  舞梦笑着用力的点了点头,差点笑得泪花都要出来了,不过最后眼泪,还是被她硬生生的倒流了回去,今天她可是新娘,不能哭,她要做全世界最美的新娘。  “谢谢周大哥的祝福,梦儿觉得,周大哥一定会长命百岁的,梦儿也祝你和悠儿白头偕老,幸福一辈子。”  周昕良一脸温和的笑颜,悠儿开始溢满他的脑海里,他觉得,爱情是这个世界上最美妙的东西了,看不到,摸不着,但力量却无限大,竟然能让他战胜了病魔。  他本来只是拿悠儿做挡箭牌,却没想到,悠儿无怨无悔的在他身旁照顾着她,不,不仅是无怨无悔,更是想尽一切办法的尽心尽力。  悠儿不仅感动了他,也感动了老天爷,让他战胜了病魔。  “梦儿,那周大哥先出去了,你啊!就在这里好好的待着,马上就能做最美的新娘了。”  玫瑰红唇轻轻扬起,最后的最后,舞梦还是决定要将困扰了自己许久的问题问出来,现在如此的境况,她和周昕良都有自己所爱之人,问出来应该无妨才对。  “周大哥,我这个新娘想问你一个问题,一个让我困扰了很久的问题,将这个问题问出后,我就能安心做最美的新娘了。”  周昕良没有过多的思索,而是毫不犹豫的对舞梦说道。  “有什么问题尽管问,只要我能答得出来,一定答,可不能让我们今天最美的新娘,有一丝丝的瑕疵。”  沉默了片刻,舞梦倒吸了口气,她让自己因为不自在,而胡乱挥舞着的双手,轻轻垂在大腿两侧,总算是轻启了起玫瑰红唇,问出了话语。  “周大哥,曾经,你之所以会的照顾我和宝儿,真正的原因是出于什么?”  周昕良对舞梦这个问题的答复,只有简简单单的一句话。  “情不知所起才一往情深。”  片刻后,周昕良被缓缓的走出了新房,他看着不远处,正和宝儿玩得不亦乐乎的悠儿,他的心窝里,填满了温暖。  对,情不知所起才一往情深。  舞梦释然笑了笑,心里萦绕已久的问题解决了,不过,她还得找寻另外一个人,问另外一个问题,那样,她才能在今天做一个无所顾忌,最美丽的新娘。  如果曾经,周昕良将自己的病情告诉她,她一定会和宝儿不离不弃的守候在他身旁,但周昕良做出的是另外一种选择,因此,她和他便算是永远的错过了。  可是,舞梦觉得还是该庆幸的,如果周昕良没有做出另外一种选择,或许,就真的活不过三个月。  她相信左溢,所以,在有点相同的难题上,她决定和左溢说明,因为,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有周昕良这般的好运。  房门再次被推开了,没有经过敲门直接步入的人,除了他左溢,那应该就是宝儿了吧!  “小慕歌,吉时要到了,你准备好了吗?”  看着快速来到自己跟前的左溢,舞梦轻摇了摇头,她在告诉他,她还没有准备好。  左溢轻皱了皱眉头,第一感觉便是,舞梦想要逃婚,不想嫁给他了。轻屏住了呼吸,他可以将婚期延后,但他绝不允许让舞梦离开他身旁半步。  “溢,我有件事要告诉你,听我说完这件事后,你再决定要不要娶我?或许,等会没有准备好的人是你。”  左溢用力的摇了摇头,他很确定自己要娶舞梦的决心,不管是什么事情,一定都动摇不了他要娶她的那种决心,一定,动摇不了。  “小慕歌,不管你说出什么事情来,我今天都一定要娶你为妻,这辈子,我就只想和你一起度过。”  舞梦在那双清逸的蓝眼里,看到了坚定,既然左溢都这样说了,那她也就没必要用遮遮掩掩的方法去说明,况且,吉时确实就要到了。  “溢,六年前的那天晚上,我失去了人生很重要的两件东西,一是杨子皓的死,二是我自己的,也就是说,我这辈子都不可能会怀孕了,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这么迟才告诉你。”  “这一年来,有很多次我的话已经到嘴边了,但,由于很多莫名其妙的意外原因,却都没能让我将话语说出口。如果你不愿意娶我,那我们这就去外面跟好友们说一声,反正都是那么要好的好友,应该是不会介意的。”  听着舞梦有点语无伦次的将话语说完,很快,左溢就明白过来是怎么一回事?他一脸深沉的望着舞梦,舞梦正微微的低着头,自己的左手紧紧的握着自己的右手,她很紧张,也是这份紧张,让舞梦打从心眼里明白,她其实是有多么的爱左溢?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