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都市娇妻之美女后宫>目录>

第0033章 妈妈的娇躯

第0033章 妈妈的娇躯

小说:都市娇妻之美女后宫作者:古天舒字数:13715更新时间:2016-03-29 13:47:09
    走进妈妈的房间!  虽然时刻的提醒自己这是自己的亲生妈妈,自己不该对妈妈拥有邪念!  可是一想到等下给妈妈按摩,将要抚摸妈妈的身体,他还是止不住的产生异样!  砰砰……  心头一阵阵的狂跳。  有点激动的唐枫深吸一口气,控制自己的情绪,说道:“妈妈,你唐床上!”  温碧芸欣喜的应了一声,过着浴巾的娇躯走到床边,翘起雪白丰润的屁股转过身趴在了床上,动作间那熟美的娇躯颤起美妙的乳波臀浪。  看着妈妈那诱人心神的香艳模样,唐枫的心神微微一颤,眼神火热了几分,他赶忙微微低下头,害怕妈妈看到,脱了鞋,唐枫上了床坐在妈妈身边,深处手有点颤抖的放在了妈妈的身上!  肌肤与肌肤终于相接触,在将手放到妈妈温碧芸的身体上时,唐枫心中带着激动的感觉,甚至他觉得,触碰妈妈温碧芸的身体本的时候,妈妈好似也轻颤了一下。  或许是幻觉,唐枫不敢多想!  对于妈妈温碧芸唐枫太了解了,她肯定是这些天因为批阅文件太多,颈部有点酸疼的痛觉,这也是以往唐枫按摩的时候常遇到的,唐枫先从她的颈部开始按捏。  在唐枫将手放到妈妈温碧芸的后颈部,刚捏了两把,妈妈温碧芸就不由自主地发出一声轻叹,身子为之微微地抖了一下,原本放松的两只手也开始握紧,见此情况,唐枫便知道妈妈疲累的根源了。  “还是儿子最了解妈妈啊,一上手就知道妈妈难受的地方,好儿子!”  听着妈妈声音里舒服的感觉,唐枫心中欢喜,更加卖力了!  唐枫努力的克制心神,毕竟妈妈这个年纪,四十岁的女人,正是成熟美艳的时候,那种熟妇的风情,是唐枫最无法抗拒的,本身就是因为内心暗恋自己的母亲的原因,他才会这么痴迷熟妇,此刻碰触着自己熟妇控的根源,内心的情绪可想而知,虽然极力克制自己,可是妈妈温碧芸实在是太过美艳动人,那白嫩的肌肤细腻柔软,捏上去很有弹性,加上近距离看着妈妈那美艳的面庞,让唐枫很容易产生异样冲动!  捏着妈妈的身体,唐枫就想着白天享用同样身为熟妇的秦可卿的情景,也想到刚才偷戏美妇林淑芬的画面,这让唐枫下意识的把画面中的女主角换成了自己着熟美芬芳的妈妈,唐枫的心中不禁躁动了起来!  唐枫偷偷的看了妈妈一眼,或者是害怕被妈妈发现自己的异样。  此刻被儿子按的舒服无比的妈妈温碧芸口中轻柔的低吟着,一双迷人的眼睛早已经沉醉的闭上,那舒服享受的样子,让她情不自禁的侧着身朝着唐枫侧躺着。但她这样的躺姿,却让唐枫更加不能平静了。  妈妈温碧芸刚刚洗过澡,裹着浴巾的她根本没有穿内衣,本身就露着大半乳根的她,因她身子侧卧,转动之间也导致了浴巾微微松散,顿时妈妈胸口的浴巾大开,里面的春光完全外泄了,而坐到妈妈温碧芸上身侧的唐枫,很清楚地看到了妈妈温碧芸身上的这片风光。  妈妈温碧芸两团白嫩的山峰几乎没什么遮掩地展露在面前,因其半侧着身子,饱满的山峰显得非常的夸张,以唐枫对妈妈双乳的了解,自己双手捧上一只乳房,或许才能握住妈妈的一只豪乳。这是让任何女人都引以为傲的资本,也是男人趋之若鹜想“掌握”的宝贝。诱人的风光就这样袒露在唐枫面前,有点眩他的眼。  眼前白花花的一片乳肉,中间的沟壑足可以将大部男人的手掌遮掩掉,此时的唐枫心神受到冲击,看着妈妈乳房的眼逐渐的火热了起来,以前看过妈妈的乳房,可是那时候不敢乱想,现在对妈妈越来越有别样想法的唐枫顿时躁动了,这可是自己亲生妈妈的乳房,他多想伸进去抓住妈妈的乳肉,以一个男人把玩女人的乳房的心情去丈量一下妈妈那对山峰的柔软和弹性,还有沟壑的深度。  如果说运些足够让人看着热血上涌的话,那更刺激唐枫的还有,妈妈温碧芸左侧胸部的顶端,那颗蓓蕾清晰地呈露在面前,粉粉的,嫩嫩的,似乎有点半透明,非常骄傲地挺立着,仿佛向唐枫示威又好似引诱自己的儿子一样。  一直以来,对妈妈的身子无比熟悉的唐枫知道四十来岁的妈妈,肌肤面容像少女一样娇嫩,胸前的两颗乳房如此娇嫩,唐枫敢确定,那两团乳肉也会像少女一样傲然挺立的,这从妈妈温碧芸站着身子时候就可以看出来。从其洞开的浴巾看,妈妈温碧芸身上除了浴巾里面别无他物,里面赤裸的诱惑,让唐枫心神更加的异样了,甚至于想要揭开妈妈身体上的浴巾,在房间里好好的以一个男人的角度来好好的欣赏自己的妈妈。  这么近距离的看着妈妈的乳房,心中邪念越来越浓郁的唐枫看着触手可及妈妈,他觉得实在是太诱惑人了,唐枫忍不住吞吞口水,自己某个一直想要邪恶妈妈的部位顿时冲着妈妈的身子硬了,唐枫心中一阵激动,幸好手上的动作没有变样,依然保持之前的力道,但他的眼睛却移不走了,也不想移走贪婪地欣赏起来妈妈的春光。  妈妈温碧芸没睁开眼睛,侧着身斜躺着。  唐枫坐的位置恰到好处,目光刚好离妈妈温碧芸的胸部最近,妈妈温碧芸的胸前大开,胸部的风光全暴露在他面前,看的很清楚,甚至连肌肤上的青筋都可以看到,唐枫觉得这是他第一次以一个想要对妈妈淫邪的男人的角度如此近距离欣赏妈妈胸前的风光,而且还是妈妈温碧芸这个对自己来说身份非常特殊的女人的胸部,他不知道这是自己的幸运还是是妈妈温碧芸特意给他的机会,在小兴奋的同时又有点惴惴。  毕竟是自己的妈妈,有邪念已经是不应该了,邪恶的同时还真的欣赏妈妈的裸体,那自己这个儿子真的是亵渎了妈妈。  可是这种可以亵渎妈妈的感觉让唐枫难以割舍,甚至于想要苛求更多!  妈妈温碧芸闭着眼睛,并没察觉到自己春光尽泄,或者不理会自己胸前“失陷”就这样安详地躺着享受着唐枫指间按捏给她带来的舒服感觉甚至还偶尔扭动身子,发出轻哼,以此表示自己的舒服。  见妈妈温碧芸如此,唐枫略慌乱的心也平缓下来,担心消除了大半。  边上没有任何一个人在场,妈妈温碧芸也闭着眼睛,他可以肆无忌惮地欣赏起妈妈这一片风光,不必担心被什么人发现他的邪恶行径。  贪婪地欣赏了一会妈妈温碧芸胸部的风光努力维持手上动作,不至于力道出现变化而让妈妈温碧芸发觉什么的唐枫又想到了妈妈温碧芸的实际年龄,这种美熟妇的诱惑,是唐枫最痴迷的,可是有的时候,唐枫自己都不得不感叹老天似乎太眷顾自己的妈妈了,常听人说什么“岁月是把杀猪刀,黑了木耳,紫了葡萄。”  可是这句话明显不能用在妈妈温碧芸的身上。四十岁熟妇的年纪,又生育了子女的妈妈温碧芸,胸部看起来没有一点松弛下垂的样子,颤颤歪歪的非常挺拔,很饱满弹性,顶端的蓓蕾竟然还是粉红色的像少女一样娇嫩,甚至比少女还要粉红,傲然挺立着,晕彩也是淡粉红色,让人难以想象!  唐枫忍着心中的激动,对妈妈异样的邪念让他一边看着那诱人的风光,一边歪歪乱想,唐枫手上的动作终于还有点走样,力道不知觉中加大,虽然马上就纠正,但妈妈温碧芸马上感觉到了,她在扭了两下身体后,半睁开了眼睛,也发现了自己胸前的春光外泄,嘴角抽动了一下,带着一抹似笑非笑的目光竟然再次闭上了眼睛,并没有遮挡起来!  或者是因为看自己春光的人是儿子,她根本不需要遮挡,因为从小到大,十八岁的唐枫还会偶尔和她这个妈妈一起洗澡,身体哪个部位没有被儿子看过,连女人最私密的蜜屄都被儿子看过,虽然不是扒开双腿近距离的研究,可是洗澡的时候偶尔岔开双腿,温碧芸都会发现儿子满眼呆愣的盯着自己的蜜屄看!  不但看了,儿子除了没有碰过自己的蜜屄,其他地方那一次洗澡儿子不抚摸一番?就是自己的胸部和丰臀,儿子也不止一次的把玩过,所以对于儿子,虽然她有的时候也觉得不妥,可是终究太溺爱儿子,舍不得拒绝,也就由着他了,只要不触碰自己这个妈妈的底线,她从不反对儿子对自己这个妈妈的痴缠!  妈妈温碧芸虽然没有多想,可是那似笑非笑的模样看在心里有鬼的唐枫眼中下意识的认为妈妈发现了自己对她的意图,所以被吓了一跳,心头紧张的唐枫赶紧将眼睛投向别处,专心地替妈妈按摩起来。妈妈温碧芸继续舒服地享受着,还时不时发出一两声低吟。虽然这声音不想女人被男人搞的时候那样诱人,但听在唐枫这个对自己的亲生妈妈都生出欲念的儿子耳朵中无疑如同天籁之音,甚至于连刚才的担心随着妈妈温碧芸的这几声低吟也消除,并因妈妈温碧芸继续保持春光外泄的姿势而生出更加浓郁的邪恶心思来,他的手在不知不觉间往妈妈温碧芸的臀部方向移动,每次只是挪一小点距离,这种潜意识中的试探让他心怀忐忑和激动!他甚至忘记了妈妈温碧芸对于儿子抚摸她的身体其实并不抗拒,只要不是想超越她的底线就可以,他在邪恶的念头中把妈妈当成了其他的母亲对待儿子的态度一般,以为妈妈不会允许此刻自己把玩她的身体,几次后,手指移动的范围最远处已经在不觉间移到妈妈的臀侧。  因脊椎与计经分布的关系,这部位对于一个人来说更加的敏感,在唐枫手指移动揉捏间,妈妈温碧芸再次止不住身体的本能反应,自然地震颤起来,连呼吸都比之前急促了起来,也再次动动身子,依然恢复脸朝下的卧姿,借以掩饰自己一些羞人的身体变化。  唐枫因为心神紧张,根本没有注意到妈妈情绪的变化。  也导致了妈妈的动作让那触手可及的诱人风光没有了,让他一阵遗憾。  不过,这样虽然有点让人觉得遗憾,但唐枫却松了口气,视觉的挑逗暂时没有了,让他内心松弛了下来,邪念消散了许多,少些尴尬。刚刚看到妈妈温碧芸身上这些诱人的风光,他身体的本能反应已经起来,要是站着身,昂首挺胸的小唐枫支起的帐篷肯定会被躺着的妈妈温碧芸发现,妈妈温碧芸脸朝下躺着,至少不要担心不雅之举被她发现了。  此刻回想起刚才自己产生的邪念,唐枫心中暗暗自责,极力的压制自己的心神!  他换了个位置,坐到妈妈的臀侧,这样不用被妈妈诱惑而产生欲念也方便按摩了1  可是饶是唐枫如何控制自己对妈妈的心思,只要目光落在妈妈身上,他便忍不住的产生躁动。  这种对妈妈那熟美的渴望也让他随后的按捏中,有意无意地掠到妈妈温碧芸的臀部,虽然恨不得立刻伸手抓住妈妈的臀肉把玩,可是毕竟是自己的亲生妈妈,自己此刻还满心邪念,让他完全没有以前把玩妈妈身体的坦然之感,产生了太多的顾忌,他的手只在侧沿移动,不敢去触碰那诱人的饱满。  女人身上最吸引男人目光的地方,除了私处、胸部外,就是臀部,如果说妈妈温碧芸的胸部离唐枫还有一点距离的话,那那饱满的臀部离他的距离则小了很多,随便手移动一下就可以完全触及,甚至他移动后所坐的位置就在妈妈温碧芸的臀侧,两人有意无意间都能相互接触到。;  若即若离的按捏刺激同样强烈,甚至有时候比直接的接触更加的诱惑人,特别是在臀、腰、腹、胸侧按摩时候时候,这种味道更浓。  唐枫心中邪念不断,妈妈温碧芸其实也不平静,和儿子的亲密早就超越了普通的母子关系,虽然她很清醒的控制着底线,可是早就在这种特殊的母子亲密中让她把儿子看做了一切,她虽然不想承认,可是对自己的儿子,她有特殊的感情,这种特殊感情她不知道怎么理解,也不愿意去理解,她能很清醒的控制自己和儿子的情况,即可以保持与儿子特殊的母子感情,也不至于发生她无法控制的情况,这就是她总认为不妥却又舍不得放开儿子的原因,她也知道儿子对自己这个妈妈有特殊感情,只是这种特殊的感情,在她看来是更为亲密的表现,并不会让她很困扰!  平时儿子和自己身体亲密,她虽然会有女性的生理反应,却没有其他的念头,也不会有,毕竟是母子,哪怕儿子抚摸自己那些羞人的部位,她也同样只当宠溺儿子的表现。  然而,今天她感觉有些异样,或许是很久很久未尝过自己男人的滋味了,都忘记有多久没有同床了,丈夫的所在地距离自己要跨越几个省份,想见面很难,如果是平常的公务员,假期也容易见面,可是一个省长一个市长,假期同样有很多事情处理,最多过年的时候能够多待几天,可是短短的几天也不足以满足一年的空旷,长时间的生理饥渴让妈妈温碧芸此刻觉得儿子身上的男人气息对自己这个妈妈竟然产生了诱惑,还有那让她舒服至极的按摩,有意无意的敏感地方的强烈地刺激让她的生理需求逐渐的苏醒!虽然她有点不愿意接受,但不得不承认,她想做某事了。  妈妈温碧芸趴在床上的美艳脸颊浮现了异样的分红,隐隐间她觉得有点不对,以往自己和丈夫分居很久的时候让儿子按摩也不曾让她产生过这种情绪,更不曾被儿子的气息诱惑,或者说,以前虽然喜爱儿子的气息,可是她不会往男女方面想!  今天这是怎么了?  产生了某种渴望,甚至想儿子的手更放肆点,想以前那样总是缠着把玩自己的乳房和玉臀一样尽情的抚摸自己这个妈妈的身子,让自己生理的饥渴得到一些缓解!  这个念头吓了温碧芸一跳,儿子玩自己的身体,她这个妈妈不抗拒,可是要是自己这个妈妈内心对儿子生出了邪念,甚至于有种想儿子帮自己解决想做的某些事情,那自己还能接受吗?  温碧芸的心有点乱了,她想立刻阻止儿子的按摩,让这种按摩中产生的对儿子的渴望消散掉,可是微微张嘴,她又沉默了,以前没有这种状况,如果突然阻止,会不会让儿子多想?  温碧芸面带疑惑的忍受着身体产生的异样,尽量克制自己的闭上眼睛,装着若无其事,她是一市之长,控制自己情绪方面可谓老道,只要她不想,谁也不能看出她的情绪!  唐枫不知道妈妈的情况,如果知道说不定会激动的难以自制,会更加刺激妈妈,已达到让妈妈主动要求自己玩弄她的身体的情况,这样一来,妈妈的内心定然会因为这种情况产生一颗异样的种子,或许自己纠结已久的要不要攻略妈妈的念头就能够迎刃而解!  当然,唐枫不知道这种情况,他心中只是有点初始的邪恶念头,还不敢明目张胆的亵渎妈妈!  其实唐枫忘记了,虽然他不主动使用红鸾天经,那红鸾能量就不会去侵蚀女人,可是融合了红鸾珠甚至红鸾圣莲的唐枫,哪怕不修炼,它们也在无时无刻的在散发能量来强化唐枫,自主的帮助他修炼!  红鸾天经是什么功法?它可以让一个人拥有强大的修为力量之外,最重要的是无极限的提升一个男人的魅力,提升他对女性的吸引力,更重要的是,被红鸾能量改造的身体,本身就充满着侵蚀女性的气息!哪怕不调动红鸾能量,单靠身体接触或者长时间生活在一起,贞洁烈女也会逐渐的被唐枫吸引最后爱上唐枫!  加上融合了宇宙圣莲,这种宇宙至高的存在,同样不停的改造唐枫,他自然而然的散发出超脱的气息,对于女性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这也是温碧芸突然有这种奇异念头的根源,不过这对母子完全不清楚,所以哪怕唐枫始终压制着自己内心的渴望,也会让温碧芸这个妈妈抗拒不了儿子在她的身心中的位置逐步的变化!甚至于所有与唐枫待在一起的女人,自然也包括唐枫不舍得嫁出去的姐姐和妹妹!  在温碧芸想来是因为太久没做那种事了,这段时间她偶尔会做梦,做那类“春、梦”或许因为空旷的太久了,平时端庄雍容的她梦里反而喜欢疯狂的那种感觉,那种让她即使在刹那间死去都愿意的感觉,只可惜这种感觉很久没享受到过了,记忆中好多年没有了。  有时候忍不住她也会自己抚弄自己,可是这种自我解决的感觉永远没有男人的疼爱来的刺激和让她满足。  只是自己的丈夫,距离实在太远了,至于别的男人,她想都没有想过,不说高傲如她接受不了别的男人,甚至于觉得想起来就是对于自己的亵渎,哪怕是自己的丈夫,其实她也不是很甘愿被压在身下,因为这份结合本身就是政治家族的联姻,如果不是生理需求浓烈的克制不住,她都不会去和丈夫结合!  温碧芸这个绝世无双的女人,从来没有遇到过可以让她臣服的男人,她甚至有点认为没有男人能够真正的配得上他,不过也对,如果不是家族需要她也不会只呆在江南市长的位置上,依照她的手段和能力,不说去中央,早应该成为一省大员,只是因为丈夫身为省长,自己就需要低调一些!  官场的潜规则束缚着她,女人,终究在这方面吃亏!  深深隐藏着自己傲人的能力,也导致了温碧芸和儿子特殊的感情,因为从不认为谁能真正的配的上自己,所以对于这个让她发自内心疼爱的儿子,她就给了更多的关注,毕竟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她那高傲的心对儿子没丝毫的抵触,所以对这个唯一让她全身心投入的男性,更是自己的儿子,她溺爱的毫无道理。  多年来哪怕超脱了母子之间应该有的界线和行为,可是她依旧溺爱,只要儿子不选择停止这种母子的亲昵,她就不会约束儿子,这么多年,哪怕这样特殊的感情,她也没有出错,然而,今天,第一次面对儿子这个小男人,竟然让她产生这种羞人的想法,妈妈温碧芸脸上一阵阵发烧,这不是一个妈妈对儿子该有的想法,哪怕和儿子的关系早就超出了母子之间的界线,她也不允许自己有这种念头!  但下身一阵阵暖流的涌动,还有胸前鼓胀的感觉都在告诉她,她的身体非常需要男人的安抚,直接的安抚,她的下身也需要强大的入侵。  但理智也告诉她,不能对自己的儿子下手,虽然她只要,只要自己要求,儿子会遵从,可是她对儿子是感情特殊,可是并不代表她是个淫荡无耻的女人,基本的伦理观念她还是深入心灵的,只是因为儿子是唯一一个让她高傲的心可以完全接受的男性,也是她所有的感情寄托,才会让她这么溺爱儿子,溺爱的儿子只要不是想和自己这个妈妈发生乱伦的事情,其他的一切她都可以接受,哪怕儿子贪恋自己这个妈妈的身子,总是想要自己光着身子让他把玩她也不抵触。  作为一个成熟而且心机手段远超常人的女人,如果放在古代,她完全可以媲美武则天,只要她愿意,甚至可以和武则天一般称为至高无上的女皇,这样的一个女人,她难道会发现不了儿子对自己这个妈妈特殊的渴望吗?  不是发现不了,而是从来不说,毕竟她的内心对儿子也有特殊的感情,所以儿子只要不是超脱她的底线,想要玩玩自己这个妈妈的身体,她也就当小孩子对妈妈的依恋了!有着唐枫抚摸自己!  这个聪明绝顶的女人与武则天不同的是,她是一个干净的女人,连自己的丈夫不是自己生理需求达到了临界点她都不会和丈夫结合,更别提像武则天那样让父亲宠幸了之后还勾引丈夫的儿子,虽然不是亲生的,可是这种事情,温碧芸接受不了,甚至于更别说像武则天一般面首无数,让那些男人亵渎自己的身子,一个女皇,做到这个份上,哪怕身份高贵也下贱至极!  心中虽然这般想着,也极力克制自己,用理智压住自己的生理需求,但这种需求总在不经意间冒出来,这也让她下不了决心让儿子停手,反而在自己的无声中期望他做一些挑逗性的动作,甚至还希望他能更大胆些,不是想儿子怎么对自己这个妈妈,而是像以往一样把玩自己这个妈妈能够让他玩弄的那些敏感而又诱人的部位,这样虽然不能让她彻底满足,至少可以缓解自己这个妈妈的生理情绪。  妈妈温碧芸这复杂心思唐枫并不知道,更因为那点小心思让他畏首畏尾,无法满足妈妈潜在的渴望,他只是感觉到自己在按摩到妈妈的一些稍显敏感部位时,妈妈的身体竟然不由自主地颤动着,两腿也拼命夹紧……!  男人给女人按摩,很多时候就是充满暧昧和香艳的,这和女人替男人按摩有点类似,但又有不同。男人的按摩有时候更具诱惑力,因为男人都是进攻性质的,如果他们想对这个女人做点什么,在按摩的时候就会有这样的表示,而且比女人更加大胆直接,甚至在装模作样后直奔主题。  而唐枫毕竟情况特殊,存在邪恶心思的对象是自己的亲生妈妈,虽然畏首畏尾,可是偶尔抚摸妈妈的敏感地带对于妈妈温碧芸这个久旷的女人来说,却是非常强烈,有点难以忍受。她虽然是个强势的女人,但她所处的年龄决定了她某些方面的弱势,如狼似虎的年岁,身体的需求是非常旺盛的,一年见不到几回面的丈夫根本无法满足她,即使是在以前,经常见面的时候也是如此,一是自己不愿意随便被男人淫弄亵渎,不到忍无可忍,她其实不愿意丈夫弄自己,如果不是丈夫实在缠的厉害,她不会乖乖的躺着对丈夫岔开双腿,结婚二十多年,其实结合的次数还是能够数的过来的,毕竟温碧芸的情况在那摆着呢,还有一个情况就是,丈夫虽然不是萎男,可是那方面也不是很强,或许太过痴迷自己这个妻子的原因,很多时候坚持不了多久就一泄千里了,除非自己生理渴望强烈的时候,一晚上来几次,丈夫在第一次短暂的结合之后才会好上一些,也就几分钟的时间!  只是温碧芸很苦恼的是,自己的身体好像很容易怀孕,虽然次数不多,每次饥渴的时候忘记避孕就会怀上,这也是剩下三个孩子的原因,虽然从瑶瑶出声之后她可以减少和丈夫结合的次数,也时刻不忘避孕才好上一些!不然都不知道要生几个了!  温碧芸此刻比较苦恼,她身体的一些特别部位都在强烈地渴望着男人的侵略安抚,她已经很久没被男人侵犯了!  心中甚至寻思着,现在儿子不太开窍,自己是不是这几天对儿子控制的太严格了,儿子好几次想和自己活着女儿一起洗澡,自己这个妈妈一直没同意,让儿子开始以为自己想要禁绝他把玩自己这个妈妈的身子了?  想到这些,温碧芸好气又好笑,看样子这两天得找个机会让儿子和自己一起洗澡了,不然他心中指不定怎么胡思乱想的!  以往和儿子一起洗澡,不阻拦儿子玩弄自己这个妈妈的身子,其实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想通过儿子这个男性的抚摸玩弄,缓解自己的渴望!  此刻,不管愿不愿意承认,妈妈温碧芸在想到让唐枫来替她按捏治疗身体不适时候,都有一些特别的想法的。  可怜的唐枫即使绞尽脑汁也想不出妈妈温碧芸会是这种心态,如果知道,也不用这么畏首畏尾的不敢去弄妈妈的身体了!  忍耐的这么厉害,始终没有让自己内心的邪恶得到一点发泄的机会。  其实即使唐枫猜到了妈妈温碧芸的想法,依他现在的处境,也不敢做出什么荒唐之事,至多只是打打擦边球什么的,因为对妈妈这个美熟妇越来越有邪念的他很害怕自己玩的过分的时候克制不住伤害了妈妈,不是妈妈允许的,他就算再厉害,哪怕是至高无上的存在,也不敢真的强行要了妈妈,也不敢伤害妈妈!  两人没有发出什么声音,唐枫依然卖力,在犹豫了一会后,唐枫终究忍耐不住了,常识性的让手不老实的试探妈妈,虽然不敢胡来,可是稍微满足一下自己的邪念是唐枫渴望的,虽然因为心里有鬼不敢如同以往那般大胆甚至明目张胆的脱妈妈的衣服玩弄妈妈的身体,可是隔着浴巾稍微抚摸一下妈妈的身体,妈妈应该不会生气吧!  这样想着,唐枫的手自然不老实了,惹的妈妈温碧芸又忍不住低吟阵阵,身体也随着他手的动作而不时扭动,这让唐枫又不敢太放肆,怕收不了场。  但妈妈温碧芸接下来的表现却让唐枫再次吃惊,一些原本不敢想的东西,也再次冒到心头上。  或许是感觉儿子的手开始不老实了,以为儿子开窍了,温碧芸生怕儿子会退缩,便想迎合一下,或者说把儿子以前的福利还给儿子,让他不要瞎想,这样满足儿子的好奇心,也满足自己这个妈妈缓解情欲的目的。  妈妈温碧芸侧过了头,眼神迷离地看了唐枫一眼,轻启朱唇带点略微的羞涩道:“小枫,妈妈的两腿这几天也很乏,酸的都走不稳路,你替妈妈好好按捏一下吧,你知道妈妈的腿比较敏感,也怕疼,你不要太用力,别让……妈妈起不了身!”  说着又马上闭上了眼睛,两腿也微微抖了两下!  对于妈妈的敏感点,唐枫很了解,除了胸部、臀部、双唇以及腰部之外,越是靠近妈妈双腿、之间私密之处的地方,越是敏感,尤其是妈妈修长的双腿,如同胸部一般敏感,所以很多时候,靠近妈妈私密地带的地方,妈妈很少让自己碰,可是今天……  “难道妈妈这是在暗示我什么?不会是也像我对妈妈那种心思一般?”  念头闪现,让唐枫心头砰砰直跳,不过很快唐枫便排除了这个念头,虽然妈妈很少让自己碰她的大腿和腿根,可是也不是没有过,妈妈心情好或者真的累的时候需要按摩的时候也会让自己把玩一下!  唐枫足足愣了有几十秒钟才反应过来,马上应了声,“是”  不敢让自己真的以为妈妈暗示自己,唐枫克制自己的冲动,尽量不让妈妈察觉自己邪恶心思的摸了上去!  妈妈温碧芸的腿细嫩柔白,弹性和柔韧度十足,只是那是妈妈非常敏感的地方,唐枫比较小心  妈妈温碧芸身上原本的浴巾本来就只遮住腿根,虽然也有一小部分不能按到,唐枫也不敢随便揭开!此时他的手虽然已经离开妈妈温碧芸的腰,但面对着妈妈温碧芸的双腿,他却不知道如何动作。  毕竟是妈妈敏感的地方,满心思亵渎妈妈的他害怕自己一摸上去自己会激动的难以自制!  更何况真的要按摩腿根的话,妈妈裹着的浴巾遮挡的部分他必须伸进里面才好,或者将妈妈温碧芸的浴巾弄开一些,不过那样的话妈妈温碧芸下身的赤果果的显露出来,唐枫是知道,洗过澡的妈妈很不喜欢立即穿上贴身内衣。  这样一来,自己可能不经意碰触到妈妈的禁区,那是妈妈从来不让自己碰的地方,万一妈妈气恼,那该怎么办?如果想要摆脱这种情况就要掀开妈妈温碧芸那裹着的浴巾,可是妈妈里面什么都没穿,掀开之后就彻底的走光了,妈妈温碧芸要是恼羞成怒了,那如何是好?  发现儿子没继续动作的妈妈温碧芸,再次睁开了眼睛,有点不满地瞪了一眼,但声音却是柔柔地说道:“儿子,我的两腿很泛酸,你替我按捏一下好不好?”  从来没想过妈妈温碧芸会如此和他说话的唐枫忍不住打了个激灵,他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或者在梦游,妈妈温碧芸可是从来没有主动要求过自己碰触她的腿的。  见唐枫在听了她的吩咐后,依然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妈妈温碧芸忍不住扑哧一笑,“你如果觉得不方便按捏,那就把浴巾拉上去一些!”  妈妈说着再次闭上眼睛,如刚才一样躺下。  这个孩子真有趣,不说以前总会偷窥自己的禁区,刚才有意无意想摸自己,还偷看,现在让他光明正大地捏,竟然退缩了,有贼心没贼胆,以前又不是没看过那个地方!  见妈妈温碧芸这样,唐枫也从尴尬中清醒过来,他才想到,自己不是没看过妈妈的蜜屄,只是总是偶尔偷窥一下,不敢近距离的趴在妈妈的腿间看!妈妈也不让,不过这不代表这个地方自己就陌生了,所以从妈妈的话中,他明白了,妈妈虽然把蜜屄列为禁区,可是也不是丝毫不让自己欣赏!  这一刻,明白了这个,唐枫的心神突然间兴奋了,这是不是说以后和妈妈洗澡的时候自己不用偷偷摸摸的了,可以光明正大的要求让妈妈叉开腿让自己看看?  有点兴奋的唐枫移了一下身子,坐到妈妈温碧芸的下身位置。妈妈温碧芸依然脸朝下躺着,只是把原本紧绷的双腿稍稍张了开来,以方便唐枫的进一步按摩。  见妈妈温碧芸如此配合,唐枫也没再犹豫,很小心地将妈妈温碧芸的浴巾掀了上去,两条精致白晰的大腿根部马上就展现的唐枫面前,非常的结实均称,触之非常的细腻柔滑。唐枫没敢将妈妈温碧芸的浴巾掀很高,生怕掀的太高会让自己乐极生悲,连这么点福利也消失掉,要知道以前也有过自己太过分的时候让妈妈温碧芸难以接受直接禁止了自己很长时间的福利。  女人的腿虽然已经属于一般男人不能接触的禁区,但是唐枫却摸过妈妈的腿,此刻是妈妈的要求,他没太多的顾忌,堂而皇之地触及到妈妈温碧芸那修长匀称的小腿上,并开始替妈妈温碧芸如刚才一般按捏起来。可能是妈妈温碧芸这些天太过于忙碌,两腿肌肉都有点绷紧,唐枫力道恰好的按摩,让她舒服的忍不住叫出声来。  随着唐枫手指的动作,妈妈温碧芸的腿和下身也随之扭动,就在妈妈温碧芸动作幅度不大的扭动中,不小心间,唐枫瞥见妈妈温碧芸臀部那个位置的床单上,竟然有点湿痕!这让他目瞪口呆,同时一股热流从他的下身涌动而起,满肚子的邪恶思想顿然而起!  乖乖,妈妈温碧芸真的春情萌动了,还是因他而起的……  唐枫刚刚经历了女人,尝过女人的滋味,女人身体变化的一些细节他当然清楚,妈妈温碧芸刚才身体的异样表现落在他眼里,他虽然心猿意马了却不敢多想,但在看到那一些湿痕后,他就不只心猿意马了,而是起邪恶心思了。  什么时候女人身体会泛滥成灾,水流成河,唐枫当然知道,正因为知道,所以他才会起邪恶念头。但起邪恶念头,不等于他会采取什么行动,因为这要看对像,如果身旁这是可以任他采摘的人,他马上会下手,如果是一般人,他也会采取行动,但面前此人是妈妈温碧芸,虽然看出来妈妈好似动了春情,可是唐枫毕竟不知道妈妈是对自己这个儿子动了情欲还是只是因为自己按摩她的敏感部位而让她产生生理反应?  毕竟以前自己玩妈妈的身子的敏感部位的时候,妈妈也流过水,那时候虽然不懂,可是也知道是正常现象!他害怕自己会错了意!  此前妈妈温碧芸根本没有任何这方面的表示。  人的身体很多时候不受人控制,受到刺激产生反应很正常。  心中所想万万千,但唐枫手上的动作却保持着,力道变化也不大。而这也正是妈妈温碧芸最乐意接受的力道,太重了她受不了,太轻了又没什么感觉,她非常舒服地享受着,并因唐枫异样的刺激而不自主地颤动着,并为之哼哼唧唧,她有种欲望将临的感觉,下身止不住的抽搐颤动。  唐枫替妈妈温碧芸按摩的小腿,脚踝,在感觉到她小腿部的肌肉完全放松后,慢慢往上移,但在移动到膝关节部位后,不敢再往上去,大腿,是妈妈最敏感的部位之一,摸上去,妈妈会不会真的允许,唐枫心里没底,只是在膝后部慢慢揉动。这也是人身上神经分布非常丰富的地方,许多人触及忍不住痒意会发笑,也会做出一些本能的躲避动作。唐枫的力道虽然合适,但神情完全放松的妈妈温碧芸依然忍不住痒意,扭着腿乱动。  唐枫尝试性的轻轻地触碰了一下妈妈温碧芸的大腿,乍然间被碰了一下更敏感部位的妈妈温碧芸再次打了个颤,理智让她觉得应该阻止儿子往上,虽然是她要求的,可是她又害怕被儿子摸了之后自己会控制不住发生不该发生的事情,但不知怎么地,或许是体内的生理现象太浓烈了,让她情不自禁,在犹豫了一下后,沉默了,好似默认儿子把玩自己的大腿一般,闭上眼睛的同时,脸有红晕起来。她心中很不平静,她从来没在儿子面前表露羞态,哪怕儿子把玩自己的身体或者偷窥自己的蜜屄的时候自己也不曾这样,不过大腿间马上传来的舒服感觉让她马上将一切杂念完全抛弃了,在舒服地叫了两声后,闭着眼睛,带着一点迷茫的心态,享受着唐枫有点非分的按摩起来。  下面舒服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也越加渴望被人触摸侵犯,但她知道,自己真的饥渴了!  有点怅然,有点激动,甚至她自己都不知道,她的心跳比刚才快了很多,呼吸也粗重了不少,而嘴里发出的轻轻哼声,也越来越多,越来越响,让人听着浮想联翩。  这声音和女人在与男人欢好时候,很快乐阶段发出的声音非常的像,唐枫知道这一点。以前他听说过,一些女人在做spa,被男按摩师按摩身体,并没有实际的接触也能产生*,以前他不太相信,应该说不是完全相信,他觉得能挑起女人的性致是很正常的,但就通过这样并不是很直接的按摩,就让女人攀上快乐的巅峰,那是不现实的,除非女人身体上那些特殊的部位都触碰到了,但看面前妈妈温碧芸的样子,他有点相信了。  在替妈妈温碧芸按摩,并移到她大腿根部位置时候,唐枫感觉到那里一股热流在那里涌动,他也清楚地看到,妈妈温碧芸的私密处的浴巾,湿了一大块,甚至都有点粘糊的东西沾到他手上,热乎乎的。这更让他相信了这种感觉,面前的妈妈温碧芸已经陷入情欲的旋涡中,有点不能自拔了。  谁说强势的女人就能控制情欲,很多时候往往这样的女人更难控制住,特别是在这样的女人久未尝过男人的滋味后,就像面前的妈妈温碧芸。这一刻,唐枫觉得面前的妈妈温碧芸有点像任人采摘的猎物一样,你对她有进一步侵犯的动作,她会也接触,甚至会配合,这从他有意无意往她最隐蔽部位触碰,并没被喝斥,及遭遇躲避上可以看出来,更不要说妈妈温碧芸的两腿比刚才张的更开了。  知道了男女之事的唐枫当然知道,在这种情况下,女人会对你张开双腿意味着什么!  妈妈温碧芸这样的反应让唐枫大感刺激的同时也有点不可相信,也让他很紧张,身上都有汗出来了,风吹来,一阵凉意让他有点清醒过来,他感觉到了他在玩火,要是他再将妈妈温碧芸玩弄的不成样子,这个女人迷茫间控制不住情欲,可是妈妈要是等下清醒了,会不会恼羞成怒,自己真没把握,以前没遇到过这种情况,换个女人,自己可以无所谓甚至可以趁着这个机会得寸进尺,就比如秦可卿阿姨,趁着醉酒,趁着自己挑逗出她的欲望,自己可以强行占有她!  可是这是自己的妈妈,哪怕她动情了,可是只要不是她允许的,自己就不敢如同对待秦姨那般对待妈妈,也正因为妈妈动情的厉害,唐枫这一刻反而更不敢胡来了,因为迷醉中的妈妈或者可以任由自己摆布,可是摆布之后呢?妈妈清醒过来的时候呢?那时候不说妈妈会不会痛恨自己,最起码,妈妈以后绝对会防范自己这个儿子,那些属于他的福利,他再也不能拥有了!  除非在那些可以光明正大享受的福利中,让妈妈自己主动的要求自己更加大胆的弄她,让妈妈自己主动对自己这个儿子产生男女欲望!  想到这样的情景,唐枫都有点害怕,但看一动不动非常享受的妈妈温碧芸,唐枫却不敢停下动作。幸好他清醒过来,他甚至微微拉了拉妈妈身上的浴巾,遮盖住让他意乱情迷的部位。  妈妈温碧芸微睁开眼睛,即失望又欣慰地看了唐枫一眼,虽然生理的渴望让她不能阻止儿子超脱她允许的底线来亵渎自己,可是理智的内心让她不能接受,如同唐枫所想的一般,此刻的妈妈温碧芸或许为了缓解自己的情绪没力气抗拒,可是一旦清醒,儿子做了超越她底线的事情,她虽然不会说,可是绝对会对儿子失望,内心矛盾不已的温碧芸选择了马上闭上了眼睛,不在过多去想。  这一刻,唐枫也知道,他今日的按摩工作进入尾声了,不能再继续下去了,不然真要出什么事了——  唐枫在一番整理运动性质的按摩后,终于结束了动作,但就在他准备问询妈妈温碧芸接下来要他做点什么时,却连问了几也声也没得到回应,低下头看看,发现妈妈温碧芸竟然睡着了。睡的还挺安详,呼吸均匀,神情放松。唐枫也不敢再问询,怕惊扰了妈妈温碧芸的好梦!  想想可能是他后面的那些动作可能让妈妈放松了心情,满怀欣慰的妈妈知道儿子还是珍爱她这个妈妈在乎她的想法,她心中的矛盾也因此松懈了下来,全身放松下来的妈妈温碧芸终于忍不住困意,进入梦乡。一想到妈妈温碧芸竟然对他如此放心,唐枫竟然有点微微的激动!  唐枫拿过另外一床大的薄被,替妈妈温碧芸盖上,然后低头如同以往的在妈妈的额头、琼鼻上亲吻了一下,最后落在妈妈那性感的红唇上,深吻了一会,唐枫这才松开,分开妈妈的唇,带着一丝晶亮的口液,显得有点淫靡,可是此刻的唐枫虽然已久有着对妈妈的贪欲,却能够控制了,吻了妈妈的双唇让他心中的欲念得到了一些释放,他稍微满足了一点边转身离开了!  唐枫不知道的是,他刚离开,妈妈温碧芸却缓缓睁开了眼睛,她刚才确实睡着了,只不过因为生理饥渴的她反而更加敏感了,儿子亲吻她的双唇的时候,她下意识的惊醒了,不过嗅到儿子的气息,她便放松了下来!  毕竟和儿子吻别,是她的习惯,儿子亲吻自己,虽然感觉与以往不同也多了一丝贪念,她却不认为有什么不妥,多些浓烈她能接受,从儿子在最后关头还在乎自己这个妈妈的感受她就知道,儿子多么在乎自己!  “小混蛋,看来真是长大了,对妈妈都有了想法,这是不允许的,不过在不超越妈妈底线的情况下,满足一下你的渴望,妈妈不反对……!”  呢喃了一声,这个美艳的熟妇微微翻身,散乱的浴巾露出她娇艳的熟体,生理的渴望,让她下意识的双手落在了自己敏感的部位,一只手抚摸着自己的胸部,一只手下意识的想着蜜屄摸去,不过下一刻,她微微一僵,终究轻叹了一声收回了手,她还是不习惯自己满足自己!  拉过儿子盖着的被单,她遮住了自己的春光,微微闭上了眼睛!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