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都市娇妻之美女后宫>目录>

第0057章 公交车上弄少妇

第0057章 公交车上弄少妇

小说:都市娇妻之美女后宫作者:古天舒字数:8003更新时间:2016-03-29 13:47:14
    在哪裙子微微撑拉的时候,唐枫的眼睛一亮,小巧的内裤,微微露着臀后的两半臀弧,唐枫心动了,他本来控制着少妇的腰部的手,一只换换下移,隔着单薄的内裤,摸上了少妇的臀肉!  而这个时候,少妇的第一反应,让唐枫笑了,她不是第一时间推开唐枫或者拉开唐枫的手,反而心虚的急忙拉下自己有点撑起的裙子,然后紧张的看向左右,见没人关注,才松了口气,而此刻,唐枫的手密合地压住少妇曲线优美的背臀,微微挤压,贴的更紧了,让少妇连动都不能动,裙内的手已经覆上了少妇圆润滑嫩的臀峰。  少妇穿着的内裤显得很小很单薄,或者更加清爽的缘故,可是此刻那小巧的内裤配着修长双腿的诱人曲线。很容易让唐枫想象那份美妙,尤其是近乎完全赤裸的臀峰,握在手中,尽显丰盈和弹力。  “唔……不要!”  少妇低声哀求,可是此刻,唐枫已经从背后完全控制了少妇娇嫩的身体。  抓着少妇那肥美的玉臀,唐枫贴在她的耳边轻声道:“我不认识你,你也不认识我,就当一场艳遇,你不看我,我也不看你,我摸的爽,你被摸的也舒服,过后谁也不认识谁,你不想别人发现,就别出声!”  唐枫邪恶的声音传来,诱惑着这个少妇,让她心神紧绷。  唐枫说的轻巧,或许相互不识,被站点便宜少妇可以更好接受,不过,对于唐枫来说,他是在逐渐的引诱这个美少妇,对于到嘴的熟肉,唐枫怎么可能放手,他现在这么说,真要是弄了这个少妇,看的上眼,他绝对会把人祸害到底!  当然,对于勾引妇人已经很有经验的唐枫在瓦解少妇的新房!  少妇不是没有过在车内遭遇色狼的经历。通常少妇会用明确的身体抗拒,让色狼知道,自己并不是可以侵犯的对象。很多时候,只要反抗,这些色狼也就会停手,毕竟他们也害怕别人发现!  可是现在,听着身后貌似少年的意思,他与以前的那些色狼不同,胆子更大,这让少妇的胆子反而小了,而且此刻这个少年控制自己的身子,车里又这么拥挤,想逃都逃不掉!  好在她和这个少年都没有看到对方的长相,她还能保留点最后的隐私和尊严,只不过被这么淫辱,她能不反抗吗,她想,可是又害怕被人看到!一时间,显得有点手足无措!  一时间,少妇的头脑好象停止了转动,不知道怎样反抗背后的侵袭。空白的脑海中,只是异常鲜明地感受到那只好象无比滚烫的手,正肆意地揉捏着自己赤裸的臀峰。有力的五指已经完全陷入嫩肉,或轻或重地挤压,好象在品味美臀的肉感和弹性。  左手抓着吊环,右手紧抱着自己的包,少妇又急又羞,从没有和丈夫以外的唐枫有过肌肤之亲,此刻竟被一个唐枫的手探入了裙内禁地,少妇白嫩的脸上,不由地泛起一片绯红。  端庄的白领短裙下,丰盈雪白的大腿和臀峰正被陌生的大手在恣情地猥亵。浑圆光滑的臀瓣被轻抚、被缓揉、被力捏、被向外剥开、又向内挤紧,一下下来回揉搓,少妇的背脊产生出一股极度羞耻的感觉。可是要驱逐那已潜入裙下的色手,除非自己撩起裙子打开那手,可是这样自己就完全曝光了,也可以求助别人,可是被人这么淫辱,要是让别人看到,自己怎么能受得了周围的人的目光?  少妇无比羞愤,可被紧紧压制的身体一时又无计可施。全身像被寒气侵袭,占据着美臀的灼热五指,隔着迷你小内裤内裤抚弄,更似要探求少妇更深更柔软的底部。  “够,够了……停手啊……”  少妇全身僵直,死命地夹紧修长柔嫩的双腿。  就在这时,背后的唐枫突然稍微离开了少妇的身体,紧扣在少妇腰部的左手也放开了她。  “莫非……”  少妇从被紧迫中稍稍松了一口气,难道突然间有了什么转机?  当然不是,唐枫怎么可能放过到嘴的肉呢?而是唐枫想要更舒服的把玩这个少妇丰美的身子,他的手不满足于隔着少妇的套装,松开手后利用她左手上拉吊环,从被拉起的上装和短裙之间探入,扣住在少妇裸露的纤细柳腰,滚烫的掌心紧贴少妇赤裸的雪肤,指尖几乎已经触到了少妇的胸部。  “啊……他,他的手竟然摸进了我的衣服里?怎么可以这样,我,我除了丈夫,从来没有被别人摸过,而且,而且他太大胆了!”  唐枫的身体同时再次从背后贴压住少妇的背臀,少妇立刻感觉到一个坚硬灼热的东西,强硬地顶上自己的丰臀,并探索着自己的臀沟。  “太过份了……”少妇几乎要叫出来,可是少妇惊讶地发现,自己竟然叫不出声音。  或许是害怕被人发现,也或者是因为第一次遇到这么大胆的色狼!  所以初次遭遇如此猛烈的袭击,纯洁的少妇全身的机能好象都停滞了。  唐枫那坚挺灼热的尖端,已经挤入少妇的臀沟。他的小腹,已经紧紧地从后面压在少妇丰盈肉感的双臀上。有过夫妻经验的少妇立刻知道,背后的唐枫,正开始用他的阴茎淫亵地品尝她。  “下流……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难道,难道就真的要让他这么玩弄自己?”  少妇心中羞愤,甚至想暗暗下决心,决不能再任由唐枫恣意玩弄自己纯洁的肉体,必须让他马上停止!  可是……  她好几次张开嘴,最后还是没有发出声音,她终究顾虑周围人的目光,也有点怕身后的少年会因此暴起,做出更多不可思议的事情,毕竟他的胆子太大了。而且她总觉得他和过去几次被骚扰时的感觉有点不一样,少妇心中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想,嗅着身后少年散发的气息,她心头有种痒痒的很想动情的感觉,而且他那火热的大手抚摸着自己的时候,每一寸肌肤好似都在兴奋的颤栗,甚至于隐约有种隐晦的电流从身体里划过,酥酥麻麻的让她竟然有点愉悦的感觉!  不知道为什么有种不祥抗拒的念头!她当然不知道身后的少年不识普通的男人,体内的红鸾能量是最致命的春药,被唐枫看上的女人,根本没有抗拒的余地,除非唐枫还想玩点暧昧!  此刻,少妇发觉在身后少年的玩弄下,透过薄薄的短裙,充满了灼热。双腿根部和臀部的嫩肉,在坚挺的压迫下,鲜明地感受着陌生的鸡巴的进犯。粗大,坚硬,烫人的灼热,而且……柔嫩的肌肤,几乎感觉得出那陌生的形状。  此刻已经完全明白了刚才唐枫放开她,原来,是去打开裤链,掏出了他的阴茎!顺带着还把手赤裸裸的伸进了自己的衣服之中,毫无阻隔的玩弄自己纯洁的身子,现在,陌生的唐枫用他赤裸裸的阴茎,从背后顶住了她。如果叫起来,被众人看到如此难堪的场面。只是想到这里,少妇的脸就变得火一样烫。  刚刚提起的勇气,立刻就被唐枫这肆无忌惮的淫行击碎了。如果扭动身体,还可能被对方认为是在享受这种触感,少妇想不出抗拒的办法。  “够了……不要了……我,我会受不了的!”  心砰砰地乱跳,全身都没有了力气,少妇几乎是在默默地祈求着背后那无耻的袭击者。  可是唐枫的进犯却毫无停止的迹象,潜入裙内的右手早已将少妇的内裤变成了真正的T字形,赤裸的臀峰在揉搓和捏弄下,被迫毫无保留地展示着丰满和弹力,又被用力地挤压向中间。少妇知道,唐枫是在用她丰盈的臀部的肉感,增加阴茎的快感。  少妇嫩面绯红,呼吸急促,贞洁的肉体正遭受着唐枫的淫邪进犯。充满弹性的嫩肉抵不住坚挺的冲击,陌生的阴茎无耻地一寸寸挤入少妇死命夹紧的双腿之间。好象在夸耀自己强大的性力,唐枫的鸡巴向上翘起成令少妇吃惊的角度,前端已经紧紧地顶住少妇臀沟底趾骨间的紧窄之处。  最要命的是,少妇不像一般的女性腰部那么长,修长的双腿和纤细的柳腰,臀部的位置比较高。过去少妇一直以此为傲,可是现在,少妇几乎要恨自己为何会与众不同。一般色狼从后侵袭,最多只能顶到女性臀沟的位置。可是对于腰部较高的少妇,唐枫的阴茎高高上翘,正好顶在了她隐秘的趾骨狭间。  隔着薄薄的短裙和内裤,唐枫火热坚硬的阴茎在少妇的修长双腿的根部顶挤着。两层薄薄的布根本起不到作用,少妇感觉着唐枫那粗大的龟头几乎是直接顶着自己的贞洁花蕊在摩擦。从未经历的火辣挑逗,少妇的心砰砰乱跳,想反抗却使不出一点力气。粗大的龟头来回左右顶挤摩擦嫩肉,像要给少妇足够的机会体味这无法逃避的羞耻。  “好象比老公的龟头还要粗大……怎么可能,这是一个少年的东西吗?”突然想到这个念头,少妇自己也吃了一惊。正在被陌生的色狼玩弄,自己怎么可以有这种想法。  这样想的时候,一丝热浪从少妇的下腹升起。被粗大滚烫的龟头紧紧压顶的蜜唇,也不自主地收缩了一下。少妇清晰的感受到,在这个少年的淫弄下,自己的蜜屄竟然流水了!  “不行!……”少妇立刻禁止自己的这个一掠而过的念头。  想到自己的爱人,少妇好象又恢复了一点力气。少妇努力着把腰部向前,试图把蜜唇从唐枫的硬挺烫热的龟头上逃开,唐枫没有立刻追上来。  还没来得及庆幸,双腿间一凉,唐枫又压了过来,这下少妇被压的更紧了紧,再没有一点活动的余地。  少妇立刻发现了更可怕的事,唐枫利用少妇向前逃走的一瞬间,在少妇短裙内的右手把少妇的短裙撩到了腰上。这回,唐枫的粗大阴茎,和少妇的裸露的大腿和臀部,完全赤裸地接触了。  少妇全身的肌肉,一下子完全绷紧。像一把滚烫的粗大的火钳,唐枫的阴茎用力插入少妇紧闭的双腿之间。这次比方才更甚,赤裸的皮肤与皮肤、肌肉与肌肉,少妇鲜明地感受到唐枫的坚挺和粗大。  少妇觉得自己的双腿内侧和蜜唇的嫩肉,仿佛要被烫化了一样。一阵阵异样的感觉,从少妇的下腹扩散开来,就像……接受老公的爱抚……  “天吶……”  唐枫的腿也贴上来了,左腿的膝盖用力想挤进少妇的双腿间。唐枫也发现了少妇的腰部较高,他想把少妇摆成双腿叉开的站姿,用阴茎直接挑逗少妇的蜜唇。  绝对不能那样!发现了唐枫的淫亵企图后,少妇用尽力气夹紧修长的双腿。可是,没一会儿,少妇就发现自己的抵抗毫无意义。  把少妇紧紧地抱着控制她的身体,一边用身体摩擦着少妇饱满肉感的背后曲线,一边用小腹紧紧固定住少妇的丰臀。唐枫微微前后扭腰,在少妇拼命夹紧的双腿间,缓慢地抽送着阴茎,品味着少妇充满弹性的嫩肉和丰臀夹紧阴茎的快感。  “啊……”发现自己夹紧的双腿好象在为唐枫提供臀交,少妇慌乱地松开双腿。唐枫立刻乘虚而入,左腿马上插入少妇松开的双腿间。  “呀……怎么会这样?”少妇发觉上当,可是,被唐枫的左腿插入中间,双腿再也无法夹紧。  唐枫一鼓作气,右手改绕到少妇的腰前紧搂住少妇的下腹,右腿也硬插入少妇双腿之间,两膝用力,少妇“呀”的一声,两腿已被大大地分开,这下少妇已经被压制成仿佛正被唐枫从背后插入性交的姿势。  唐枫的阴茎直接顶压在少妇已成开放之势的蜜唇上,隔着内裤薄薄的丝缎,粗大灼热的龟头无耻地撩拨着少妇纯洁的蜜唇。  “不要啊……”少妇呼吸粗重,紧咬下唇,拼命想切断由下腹传来的异样感觉。  唐枫的阴茎好象比一般人要长,很轻易地就能蹂躏到她的整个花园。随着唐枫的缓慢抽送,巨大的火棒一下又一下地压挤着少妇隐秘花园的贞洁门扉,仿佛一股电流串过背部,少妇拼命地掂起脚尖,差一点叫出声来。  陌生的阴茎不知满足地享用着少妇羞耻的秘处。压挤到最深的部位,突然停止动作,那是蓓蕾的位置,像要压榨出少妇酥酥麻麻的触感,粗大的龟头用力挤压。  “啊!不……不行!”少妇的内心深处暗自发出惨叫声,身子轻微地扭动,仿佛要闪避对重要部位的攻击般,猛烈地扭动臀部,然而粗大的龟头紧紧压住不放。  “那里……不行啊!……”少妇拼命地压抑几乎要冲出口的喊叫声,在满载着人的车厢里竟遭到这样的猥亵……羞耻、屈辱、即使如此仍无法表达内心的羞愤与绝望。  色情的侵犯并没有停止,紧箍住纤细腰肢的左手继续进袭,趁着列车摇晃之际,从少妇背后绕过腋下的左手,缓缓地往上插入了少妇的丝质胸罩。  “不要啊!竟然明目张胆地侵犯……!”  自尊心作祟无法求救,害怕被人看见如此窘迫的模样,少妇左手放开吊环,企图隔着套装拼力阻止唐枫的手,可是少妇的力气终究无法抵敌强悍的入侵者。  “啊……”少妇低声惊呼。还没来得及作任何反应,唐枫已经将她的丝质胸罩向上推起,胸峰裸露出来,立刻被魔手占据。柔嫩圆润的乳房马上被完全攫取,一边恣情品尝美乳的丰挺和弹性,同时淫亵地抚捏毫无保护的娇嫩乳尖。  “呀……不要……”少妇急忙抓住胸前的魔手,可是隔着外衣,已经无济于事。  唐枫仿佛要确认丰胸的弹性般贪婪地亵玩少妇的乳峰,娇挺的乳房丝毫不知主人面临的危机,无知地在魔手的揉捏下展示着自己纯洁的柔嫩和丰盈。指尖在乳头轻抚转动,少妇能感觉到被玩弄的乳尖开始微微翘起。  “唔唔唔……不……不能啊!”少妇俏脸绯红,紧咬下唇,拼命地用力想拉开唐枫的色手。  像有电流从被唐枫的玩弄的乳尖在扩散,自己怎能对如此下流的猥亵有反应,可这怎能瞒过身后的色狼?唐枫立刻发现少妇的敏感乳尖的娇挺。见少妇死守胸乳,于是腰腹微微用力,占据在少妇那紧窄的方寸之地的粗大坚挺的龟头,再度挤刺少妇的蜜源门扉。少妇全身打了个寒颤,毛骨悚然,粗大的龟头好象要挤开少妇紧闭的蜜唇,隔着薄薄的内裤插入她的贞洁的女体内。  少妇拼命向前逃,可惜前面是坚硬的车墙。顾此失彼,唐枫阴谋得逞,少妇樱桃般的娇嫩乳尖瞬间完全落入色手。不断地肆虐着毫无防卫的乳峰,富有弹性的胸部不断被捏弄搓揉,丰满的乳房被紧紧捏握,让小巧的乳尖更加突出,更用拇指和食指色情地挑逗已高高翘立的乳尖。  少妇满脸绯红,呼吸急促,头无力地倚在死命抓着吊环的左手臂上,更显得雪白的玉颈颀长优美。敏感的乳尖在唐枫老练的亵玩下,一波一波地向全身电射出官能的袭击。贞洁的蜜唇被粗壮的火棒不断地碾压挤刺,少妇绝望地感觉到,纯洁的花瓣在粗鲁的蹂躏下,正与意志无关地渗出蜜汁。  得意地猥亵着身前成熟俏丽的少妇,品味着少妇羞愤交加、拼命忍耐性感冲击的娇姿,唐枫的脸几乎紧贴上少妇的玉颈耳边,开始对少妇进行更大胆的挑逗和更无耻的蹂躏。耳边传来粗重的呼吸,唐枫嘴里的热气几乎直接喷进了少妇的耳朵。巧妙地利用身体隔断周围人们的视线,唐枫开始吮吸少妇的耳垂和玉颈。  抓住吊环的手指因用力而发白,睁不开眼,少妇死咬住唇忍受着这情人般的却邪恶的爱抚。唐枫腰上用力,粗大的龟头慢慢地在少妇的蜜唇上滑动,突然猛地一顶。  “啊……不要……”少妇喉咙深处发出几乎听不到的祈求。  注意力集中在来自身后的攻击时,唐枫早已潜伏在少妇下腹的右手,那早就被裹着拉成了T字内裤的小内裤的边缘,抚上少妇光洁细嫩的小腹,探向少妇隐秘的草地。  “那里……绝对不行啊……”右手抱着包,左手要去救援,又被唐枫插入腋下的手拦住。两手都无法使用,少妇只有死命地把下腹向前贴住墙壁。  根本无法抵御强悍的入侵者,铁蹄顺利地践踏上从不对外开放的草地,又从容地在花丛中散步。猥亵地轻咬住柔嫩的耳垂、用力捏握丰挺的乳峰、小腹牢牢压住少妇的腰臀、更加粗涨的阴茎紧紧顶压在少妇的花园口,然后,右手向草地的尽头开始一寸寸地探索。  被死死挤压在墙壁上双腿被大大撑开的少妇,贞洁的圣地早已全无防卫。唐枫并没有攻占端庄的少妇最圣洁的谜谷,毕竟这里是公交车上,要真是插进去干了,天知道这个美少妇能不能抗拒那种强烈的快感而引起周围人的关注?唐枫可不想弄险,自己的身份也太敏感,被发现就完蛋了,能够这样偷戏一下美艳少妇,已经是巨大的艳遇了。他慢慢地玩弄已无路可逃的猎物,恣情地享受着眼前这冰清玉洁的美丽少妇。当贞洁的圣地被一寸一寸地侵入那羞愤欲绝的挣扎,更能满足唐枫的高涨的淫欲。  少妇的口中发出嘶哑的呜咽声,然而,混杂在列车行驶声音纷扰的环境中,声音根本就听不见。整个身子血脉贲张,脑中空白一片,急促的喘息声,身体火热。高跟鞋内的美丽脚趾因用力而扭曲,可是想夹紧双腿的努力完全徒劳。  “啊……”少妇喉底哽住低呼,全身僵硬,火热的指尖缓慢而不可抗拒地侵入了。  少妇曲线优美的背僵直成一条绝望的弓,从未向第二个唐枫开放过的纯洁禁地,正开始被那卑污的陌生手指无耻而色情地亵玩着。一直坚持到今天的贞操、从小就小心翼翼地保护着的纯洁,竟在这大庭广众之中,被这陌生的唐枫如此无耻地猥亵、蹂躏。  连面孔都还没有看到,根本不知道是谁的唐枫,如此下流无耻的动作。拼命想切断那里的感官,可是身体固执地坚持工作。娇嫩的蜜肉不顾主人的羞耻和绝望,清晰地报告着陌生的指尖每一寸的徐徐侵入。芳美的草地已被攻掠到尽头,苦无援兵的花园门扉已落入魔掌。卑鄙的指尖灵活地控制,无助的门扉被色情地稍稍闭合,又微微拉开。  “不要……啊……请不要做这样下流的动作……”心中哭泣般的求告毫无效用,贞洁的门扉被摆布成羞耻的打开,稚美的花蕾绽露出来,好象预见自己的悲惨,在色迷迷的侵入者面前微微战抖。  要品尝端庄少妇的每一分韵律,火烫的指尖正轻轻掠抚过久无访客的纯嫩花瓣。电流直冲每一根毛孔,少妇娇躯轻颤,蜜肉不自主地收缩夹紧。夹紧的是大胆火辣的陌生的指尖。指尖轻挑,湿热柔嫩的花瓣被迫再次羞耻地绽放。不顾廉耻的攻击全面展开。  “够……够了呀……不要在那里……停手,停手啊”  手指摩擦嫩肉,指甲轻刮嫩壁。花瓣被恣情地玩弄,蜜唇被屈辱地拉起,揉捏。拼命想扭动腰身也无法逃离,羞耻的秘处完全被猥亵的手占据,少妇几乎已经无法保持端庄的容颜。粗大的手指挤入柔若无骨的蜜唇的窄处,突然偷袭翘立的蓓蕾。少妇下腹部不自主地抽搐了一下。火热的手指翻搅肆虐。不顾意志的严禁,纯洁的花瓣屈服于淫威,清醇的花露开始不自主地渗出。  立刻发现了强自镇定的少妇的身体变化,唐枫轻咬少妇的耳垂,把火热的呼吸喷进少妇的耳孔。左手捏捻乳蕾,右手指尖轻轻挑起花露,示威般地在紧窄幽谷四处涂抹。每一下好象都涂抹在少妇已经要崩溃的羞耻心上。  被唐枫发现自己的性感……花唇被一瓣瓣轻抚,又被淫荡的手指不客气地向外张开,中指指尖袭击珍珠般的阴蒂,碾磨捏搓,要逼娴静的淑女暴露深藏的疯狂。  嫩面发烧,两腿发软,少妇死死地抓着吊环,双眼紧闭,咬牙抵抗一波波快感的冲击。强自坚持的端庄掩不住短裙内的真实,两片蜜唇已经被亵玩得肿胀扩大,娇嫩欲滴的花蕾不堪狂蜂浪蝶的调引,充血翘立,花蜜不断渗出,宛如饱受雨露的滋润。  成熟美丽的人妻狼狈地咬着牙,尽量调整粗重的呼吸,可是甜美的冲击无可逃避,噩梦仍在继续。两腿间窄窄的丝缎被拨向一侧,觊觎已久的粗大火棒从边缘的缝隙挤入内裤里。  “啊……”少妇差点压抑不住惊恐的低呼。  像有火球在秘部爆炸,疯狂般的羞耻冲上心头。蜜唇被异样的火烫笼罩,赤裸的粗大肉棒紧贴同样赤裸的花瓣,丑恶的龟头挤迫嫩肉,陌生的棱角和迫力无比鲜明。无知的内裤又发挥弹力像要收复失地,却造成紧箍侵入的肉棒,使肉棒更紧凑地贴挤花唇。  陌生的肉棒丝毫不容喘息,缓慢而不容抗拒地开始抽动于少妇那紧窄的方寸之地。火烫的坚挺摩擦花唇,龟头鲜明的棱角刮擦嫩肉,前后的抽动中,尖端轻触饱满翘立的花蕾,花蕾被坚硬火热的触感不由自主地颤动。仿佛坠入寒冷的冰窖,少妇的思考力越来越迟钝,相反地感觉越发清晰。像有火焰从身体的内部开始燃烧。  “这个陌生的少年……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竟敢这么下流地玩我……我连他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  紧窄的幽谷中肉蛇肆虐,幽谷已有溪流暗涌。唐枫正在拥挤的人群中,以无耻的猥亵,公然地对纯洁高傲的少妇,进行精神上的强奸。全身的贞洁禁地同时被淫亵地攻击,整个人被炽热的男性官能所吞噬。少妇的全身被羞耻,屈辱和欢愉的电流所包围,矜持的贞操几乎已经全面崩溃。单凭吊环已经无法支撑整个身体,站立都感到困难,少妇虚脱般的倚靠着背后唐枫的身体,才勉强不倒下去。  “各位乘客请注意:前方到站江南一高,请下车的乘客往后门走……”  正在为自己的贞洁而担忧,生怕身后的少年激动之下插进来的少妇听到车内的提示,好似听到了天大的天籁之音!  “住,住手,我,我到站了,你,你放开我!”  听到这话,唐枫猛的一怔,原本正玩的兴起,他还在想着要不要真的插进去现在就要了这个美熟妇,可是突然间听到车内的提示,他遗憾的叹了口气,原本还想着怎么弄清楚这个少妇的身份呢,可是听到这个少妇到站了,唐枫心头不禁有点异样!  “不会吧……?”  心中想着,看看自己的学校,他突然觉得自己好像猥琐了熟悉的人。这时。他也想起了这个女人的声音有点熟悉!  “该不会是学校的老师吧?看装扮很像,完了,兴奋过头了,这下可怎么收场?”  唐枫苦笑,可是此刻不是想这些的时候,他急忙松开了前面的少妇,也快速把自己的鸡巴收进了裤裆。  而此刻,唐枫的举动,让美少妇松了口气,微微低着头,不敢看任何人,心慌意乱的快速整理自己的衣服!  如果有人留意,一定会非常奇怪,这位端庄的少妇怎么满面绯红,没人知道,强做矜持镇定的美丽少妇,端庄的标准裙装下,刚才忍受着怎样的色情猥亵和蹂躏。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