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都市之最强纨绔>目录>

第一百四十八章 最痛苦的不是死

第一百四十八章 最痛苦的不是死

小说:都市之最强纨绔作者:左耳思念字数:2456更新时间:2016-08-04 06:34:59
   这、这是什么情况?  易顺拍卖场硕大的大厅里,安静的可怕,只有沉重的呼吸声回荡在空气中。。  不管是青年男人、虎哥、毛康平、还是寒初雪,甚至是三爷自己都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这只能够用“操蛋”两字来形容了,短短三天的时间,叶晨峰的实力怎么可能会提升到这种程度?三爷回想起三天前对方和他正面对战还只有逃的份,怎么现在自己一招就被对方给摆平了?而且他还是败得这么的狼狈。  “咳咳咳”喉咙里一阵猛烈的咳嗽,胸口骨头断裂的剧痛,使得三爷呼吸都变得困难了。  灵魂力每提升一级都会有天翻地覆的变化,不过对于一招解决三爷的这个结果,叶晨峰还是有些意外的,原本他认为可能还需要费一番功夫才能够战胜三爷的。  站在叶晨峰身后的寒初雪美眸中泛着异彩,三爷的实力已经到了玄阶上品巅峰了,甚至是一只脚跨入地阶了,就这么简单的被叶晨峰给打败了?到底他是用的什么办法?在短短三天时间里提升实力的?如果能够得到叶晨峰提升实力的方法,那么寒初雪将来报仇的几率不是大大的提升了吗?  叶晨峰把被麻绳吊在半空中的毛康平和虎哥放了下来,顺便分别将一道柔和的灵魂力注入到了两人的体内。。  两人还处于震惊之中呢甚至是双脚落地了都没有反应过来,直到感觉疲惫不堪的身体内有股暖流在流淌,身体里的力量也恢复了一些,渀佛是干涸许久的土地,总算是等来了一场淅淅沥沥的小雨了。  “叶先生,我这不是在做梦吧?不少字您把三爷一脚就踢飞了?”虎哥神色激动的问道,感觉自己好像是在做梦一般。  “叶先生,三天前,您还不是?”毛康平小心翼翼的疑问道。  叶晨峰耸了耸肩膀,说道:“我承认三天前不是他的对手,但是三天后的今天,这个什么所谓的三爷,在我眼里最多只是位二爷而已,这种光靠挟持人质威胁我的二货,还不是被我一脚丫子踢飞的料?”  不远处,倒在地上的三爷刚刚才把气理顺,听到叶晨峰对他的评价,顿时一口气喘不上来了,“噗”的一声,又一口鲜血从喉咙里喷洒了出来。  被两名壮汉扶着身体的青年男人,看到叶晨峰朝着自己走过来了,这回他再也嚣张不起来了,他唯一的依仗三爷都被叶晨峰给一脚踢飞了,他还有什么资格和对方叫板的?连忙求饶道:“是我错了,是我不对,请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就当我是一个屁,放我一马吧”  “这可不行,我还没有好好感谢感谢你,在这三天时间里这么照顾我的朋友呢再说我可是一个环保主义者,我当然是要义无反顾的消灭你了,要不然多污染城市的空气?”既然刚才这名青年男人自己亲口承认了,这三天时间里“照顾”了一番毛康平和虎哥,那么叶晨峰理因为他们两人出了这口气。。  见自己的讨饶没有用,青年男人一咬牙,一跺脚,喝道:“你们给我上,不要让他过来。”  青年男人真的是狗急跳墙了,他也不好好想想就连三爷都不是叶晨峰的对手,这区区二三十名壮汉能够拦得住叶晨峰吗?  走在最前面的一名壮汉,离叶晨峰还有三米远的时候,就被叶晨峰身上的一股磅礴气势给锁定了,双腿之中好像是被灌了铅一般,愣是挪动不了一步,整个人的身体也开始微微颤抖,完全被一股死亡气息给笼罩住了,转而下腹一热,一股黄色的液体从他的裤裆里流了出来。…  在场的人没有一个敢放声大笑出来,因为他们同样感受到了叶晨峰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这种气势让他们头皮发麻,甚至想要转身就跑。  三爷颤颤巍巍的从地上站了起来,说道:“小兄弟,今天的事情不如就这么算了,我可以不和你计较之前的事情,你看怎么样?”  人通常都是贱骨头,只有尝到苦头了,他们才会乖乖的低头,就好比现在的三爷,知道叶晨峰的实力在他之上后,连忙把称呼都改了,虽然心里面恨不得将叶晨峰给五马分尸了。  “你说算了就算了?真他娘的以为老子是被人随意捏的软蜀子了?现在我要杀死你,简直比捏死一只蚂蚁还简单,所以在我解决你的这条狗之前,你最好好想想如何才能够让我放过你。”叶晨峰一边说着,一边走到了青年男人的面前。  扶着青年男人的两名汉子早就跑到一边去了,他们可不想去惹毛这位阎王爷了,没见到三爷都被人家给一脚踢飞了吗?  “你,你想要干什么?”青年男人声音颤抖的问道。  “给你吃样好东西。”说着叶晨峰从裤兜里掏出了一颗红色的药丸,没有等到青年男人反应过来,就将红色药丸塞进了对方的嘴巴里,迫使对方咽了下去。  “你给我吃了什么?”被强迫吞下红色药丸的青年男人急忙问道。  “除了毒药还能够是什么呢?”叶晨峰随口回答道。  “呕呕呕”,闻言,青年男人连忙用手指扣着嗓子眼,希望能够把那颗吞进肚子的红色药丸给吐出来。  然而把胆汁都快要吐出来了,也不见把红色药丸从胃里面吐出来。  “别白费工夫了,这颗红色药丸的名字叫做极痒丸,一进入人体的食道后,立马会融入人体之内的,说的明白一点这也不算是什么毒药,服用了以后全身上下只会痒而已,如果你能够挺过去的话,我就可以放你一马。”叶晨峰嘴角挂着的淡淡的笑容。  一听只是全身上下会发痒了而已,青年男人连忙对着叶晨峰说道:“谢谢您能够放我一马,谢谢您能够放我一马。”在他认为全身发痒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呢?总比被杀死来的好吧?不少字  不过,很快青年男人就会明白他的这个想法真的是大错特错了,极痒丸的药力发挥出来以后,青年男人用十指不停的抓着身体,然而他不管怎么抓,是越抓越痒,越抓越想抓,连停都停不下来了  一旁的三爷、寒初雪、毛康平和虎哥等人,看得是心惊肉跳的,只见青年男人身上的衣服全部被抓破了,脸上、手上、脚上、身体上的皮肤全部被抓了下来,直接能够看到血红色的肉了,就连虎背熊腰的虎哥看到这样的场景都有种呕吐的冲动。  青年男人一边喉咙里痛苦的哀嚎着,一边双手还在不停的抓着血淋淋的身体,现在他算是明白刚才自己的想法是多么可笑了?此刻就连死都变成了一种奢望。  “我、我受不了了。”青年男人在胸口使尽全力不停的抓挠着,把胸口血淋淋的肉全部撕扯了下来,到最后竟然直接把自己的心脏给掏了出来。  直到这一刻,旁人渀佛能够从青年男人血肉模糊的脸上看到一抹解脱的笑容。  这极痒丸是叶晨峰这三天里,在原始森林中找到药材制作出来的,原本他不打算随意用的,毕竟这种死法太过的残忍了,但是看到毛康平和虎哥被折磨的奄奄一息的模样,他才决定要为他们两个出一口气的。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