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都市之最强纨绔>目录>

第一百六十八章 屎壳郎

第一百六十八章 屎壳郎

小说:都市之最强纨绔作者:左耳思念字数:2458更新时间:2016-08-04 06:35:06
   由于是中午,医院门口的人流量要比早晨少多了,更何况姚苏嫚他们站的位置离医院的大门口还有一段距离呢!所以基本上没有人注意到他们这里发生的事情。  天空中温热的太阳光映衬着姚苏嫚白皙的脸颊,她看着站在自己身旁,面带笑容的亲生父亲史柯,心里面不由得一阵厌恶,喝道:“你少在我面前提起妈,你根本不配提到她,我和妈的死活这些年你有问过吗?你不就是想有人帮你还清赌债吗?不要把你自己说的有多么的高尚,我看了就恶心。”  史柯脸上的笑容凝固住了,这些天道上的人已经找过他好多次了,他要是再还不出钱的话,恐怕两只手都要被人给砍掉了,所以不管如何他也一定要让姚苏嫚答应了贺杰的要求,在他看来只要自己的女儿和贺杰在一起了,他这个做父亲的再怎么说也能够捞到一点好处的吧?再而债务的事情他也不必担心了。  “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我是你的父亲,我有权为你做主,我让你和谁在一起,你就得要和谁在一起。”史柯冷着脸摆出了严父的姿态。  然而在姚苏嫚看来简直可笑无比,不冷不热的说道:“我有承认过你这个父亲吗?我今天最后告诉你一遍,我姚苏嫚只有母亲,父亲在我心里早就死了。”  “你们吵够了没有?姚小姐,你的母亲可是已经停了一天的药了,我劝你还是抓紧时间凑钱吧!”内科主任康伟忠不咸不淡的说道。一看便知他是站在贺杰这一边的,是贺杰让他向姚苏嫚讨要治疗费用的。  “你不认我这个父亲可以,但是如果你耽误了你母亲的病情,难道你心里过意的去吗?你会后悔一辈子的。”史柯知道自己在姚苏嫚心里没什么地位,所以立马改变策略了。  果然姚苏嫚听了史柯的这番话,眉头皱的更加紧了,脸上充满了犹豫不决的神色。两片诱人的红唇抿得紧紧的。  贺杰看到机会来了,连忙说道:“苏嫚,你还在犹豫什么?伯母的病可耽误不起啊!难道做我贺杰的女人很丢脸吗?我可以让你下半年辈子都锦衣玉食。”  当然贺杰这人模狗样的官二代。从前不知道对多少女人说过这样子的话了,等到把对方骗上床了,玩腻了。他会毫不犹豫的一脚踢开。  姚苏嫚的心里面剧烈的挣扎着,她非常清楚贺杰是个什么样的人?但是母亲的病怎么办?她绝对不会选择放弃帮自己母亲治疗的,虽然晚期癌症治好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是……  一双嫩白的手掌。握紧,松开;松开,再握紧。最终姚苏嫚妥协了,抿拢的红唇微微张开,脸上伴随着些许无奈,但更多的是坚定,刚想要答应了贺杰的要求。一道爽朗戏虐的声音传了过来:“光天化日之下,居然还有人在医院门口逼良为娼的?”  叶晨峰双手插在裤兜里,闲庭若步的走了过来,以他敏锐的听觉,是将刚才姚苏嫚他们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了。他从对话里也了解到了事情的始末。  在叶晨峰看来姚苏嫚这个暴力女警,从前虽然三番两次的和他作对,但是不得不说姚苏嫚是一个好警察,让他不由自主的想帮对方一把。  “叶晨峰,怎么会是你?”姚苏嫚看了眼走到她身旁的叶晨峰疑问道。  同时内科主任康伟忠也注意到了叶晨峰,愣了一两秒钟后。脱口而出:“是你?”  当初在黑市药材市场,叶晨峰让他这个内科主任是灰溜溜的逃走了,这口气到了今天他都没有咽下去呢!每每想到那天发生事情,他都暴躁的想要摔东西。  叶晨峰将目光看向了康伟忠,随口说道:“原来是你个道貌岸然的狗屁医生啊!要是谁做了你的病人,肯定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  叶晨峰刚上来一句话就把康伟忠呛得一口气喘不上来,转而看着姚苏嫚问道:“姚小姐,他是你朋友吗?你最好马上让他从我面前消失,要不然你有钱付治疗费了,我还要考虑考虑要不要安排人帮你母亲治疗呢!”  “你好大的口气,救死扶伤本就是医生的天职,你倒好,拿治病来威胁人了?而且还是威胁一名女警察?”叶晨峰不置可否的笑了笑说道。  “警察的家属看病难道就不用付钱了吗?医院可不是善堂,我们医院的事情由不得你在这里说三道四的。”康伟忠冷哼道。  原本眼看着姚苏嫚要答应自己的要求了,居然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来,这让贺杰的心情十分的不爽,他已经等不及要享受姚苏嫚的身体了,最好和姚苏嫚在床上做运动的时候,让姚苏嫚依旧是穿着警服,这样干起来才带劲嘛!  “小子,这里没你什么事情,哪里来的,给我滚哪里去。”贺杰冲着叶晨峰喝道。  叶晨峰不置可否的摊了摊手,道:“这可不行,我的女朋友都要被人给卖了,作为男朋友的我怎么能够无动于衷呢?”  说着,叶晨峰伸出手臂搂住了姚苏嫚的腰肢,手掌上顿时传来了柔软嫩滑的触感。  猝不及防的姚苏嫚,怔了怔,随即问道:“叶晨峰,你干什么呢?今天我没空陪你玩,还请你马上离开。”  看到叶晨峰将姚苏嫚搂入怀里的亲昵动作,原本贺杰还以为姚苏嫚真的和叶晨峰有一腿呢!但是听到姚苏嫚的话后,他知道面前的叶晨峰根本就是在自作多情:“小子,聪明的立马放开我的女人,要不然我有你好看的。”  姚苏嫚挣脱了叶晨峰的手臂,她现在满脑子的都想着帮自己母亲治疗的事情,根本无暇去理会叶晨峰了。  “年轻人,难道你没听到我女儿的话吗?你赶紧的在我面前消失,我史柯在道上还是小有名气的,得罪了我的人一般都没有好下场。”史柯装模作样的冷喝道。  “就你也配做一名父亲?我看你连做一坨狗屎的资格也没有,你女儿有你这样的父亲可真够‘幸运’的。”叶晨峰为姚苏嫚有史柯这样的亲生父亲而感到可悲。  “其实史柯这个名字不适合你,你的名字后面应该还要加一个‘朗’字,这个名字才比较适合你。”  叶晨峰突然冒出来的这句话,让史柯有些莫名其妙的,口中不自觉的念道:“史柯朗?史柯朗?史柯朗?”  姚苏嫚没工夫让叶晨峰在这里胡闹了,然而她口中还是小声念了几遍:“史柯朗?史柯朗?屎壳郎,屎壳郎,屎壳郎。”  “噗嗤”一声,自从母亲查出晚期癌症,从来没有再笑过的姚苏嫚,竟然情不自禁的笑了起来。  看到姚苏嫚笑了起来,贺杰和康伟忠也叨念了三四遍,当知道他们两个人念出“屎壳郎”这三个字的时候,想忍也忍不住的笑了起来。  唯独只有史柯还一脸的茫然,他还没有明白过来其中的玄机呢!锲而不舍的一遍、一遍的念着“史柯朗,史柯朗,史柯朗……”  叶晨峰是看到姚苏嫚无精打采的模样,可想而知对方这几天肯定是每天都闷闷不乐的,随即想到了这个办法想逗一逗姚苏嫚,就当做一件好人好事吧!(未完待续请搜索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