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都市之最强纨绔>目录>

第七百一十章 傻女人,想我了吗?

第七百一十章 傻女人,想我了吗?

小说:都市之最强纨绔作者:左耳思念字数:2759更新时间:2016-08-04 06:38:26
   ( )  寒承德在他的小儿子寒严义的搀扶下从地上站了起来,他脸上的表情从愤怒转变成了和善,叶晨峰连三大门派都能够铲除,他寒承德又有什么资本在叶晨峰面前摆高姿态?他知道这样只会给寒门惹来灭顶之灾。  寒承德匆匆忙忙的走到了叶晨峰的面前,朝着叶晨峰谦逊的拱了拱手,说道:“原来是叶先生来我们寒门做客了啊!老朽之前一直处于闭关中,所以还未听说叶先生您的事迹,还请叶先生您多多原谅。”  “废话就不用多说了,今天我是来找寒初雪的,赶紧带我去见寒初雪。”叶晨峰冰冷着脸说道。  正当寒承德听得一脸茫然的时候,他的小儿子寒严义凑到了他的耳朵旁,将寒初雪回到寒门并且被关在地牢里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遍,这让寒承德气得胸口剧烈的起伏着,怎么说寒初雪也是他的亲孙女,当年寒严义将寒初雪运送出古武界,这纯属是先斩后奏的行为,为了让寒门掌控在寒家的手里,寒承德选择了不追究寒严义的责任。  寒严义看到自己父亲气呼呼的模样,立马将寒承德拉后了两步,低声说道:“爸,现在可不是责怪我的时候,我看初雪和叶晨峰关系不简单,叶晨峰可是灭了三大门派的魔头,如果他要为了初雪出头,那么不光是我,就连你恐怕也逃不过这一劫。”  “看来你们真的是在考验我的耐心?”叶晨峰看到寒严义拉着寒承德嘀嘀咕咕的,他心里面的怒火就越发的旺盛了,磅礴的灵魂力如潮水般袭向了寒严义。  “砰!”的一声。  寒严义凭空倒飞了出去,身体倒在了地上,胸口的骨头有些凹陷了下去,嘴巴里猛地喷出一大口鲜血来,脸色瞬间变得苍白无比,他没有想到叶晨峰会突然发动攻击,双眸惊恐的看着叶晨峰。连嘴角的血迹也顾不得擦去,喉咙里喘着粗气,微微咳嗽了两声,说道:“咳咳,叶、叶晨峰,你要杀了我也可以,不过。你可能这辈子也见不到寒初雪了,她被我们关起来的地方一般的寒门弟子都是不知道的,到时候就算你血洗寒门也没有用。”  “对,叶先生,我儿子说的不错,我们有话可以好好说。初雪是我的孙女,我们不会害她的。”寒承德也随即开口道,他现在只能够站在小儿子寒严义这一边了。  闻言,叶晨峰一阵的冷笑,说道:“给你们最后一次机会,现在立马带我去见寒初雪,或许我还能够放你们一马。要不然我立马血洗你们整个寒门。”  在场的寒门中人在听到叶晨峰的这句话后,他们一个个的脸色瞬间苍白如纸,倒在地上的寒严义咽了咽口水,说道:“我带你去见寒初雪,并且让寒初雪和你一起离开,你真的会放过我们?”  “你们有选择的余地吗?立马带我去见寒初雪,我保证不动手杀你们。”叶晨峰一脸认真的说道,他只是保证不动手杀寒严义等人。可是以叶晨峰如今的实力,就算是不动手也能够杀死他们的了。  倒在地上的寒严义慢吞吞的站了起来,现在对于他而言已经是别无选择了,只能够带叶晨峰去见寒初雪了,口中说道:“希望你能够遵守承诺,要不然我们寒门会和你血拼到底的。”  对于寒严义的这番没有力道的威胁,叶晨峰心里面是无所谓的一笑了之。孙恒飞应该也带领着风卫队的人赶到寒门快了,到时候寒门想要血拼到底,也要看看他们有没有这个资格了。  “你在前面带路,不要在我面前试图耍花样。要不然我会让你知道比死还痛苦的滋味是什么样的?”叶晨峰对着寒严义说道。  寒严义脸色难看的点了点头,脚下的步子朝着大殿里面走去了,叶晨峰、孙晓丽和寒承德跟在了后面。  在穿过了寒门的大殿之后,叶晨峰等人跟着寒严义来到了一处被废弃的院子里,整个院子里是杂草丛生的,在这个院子里有一口井,在这口井的上面被压了一块大石头,寒严义将那块大石头搬了下来,对着叶晨峰说道:“寒初雪就在这下面。”  叶晨峰走到了井旁边,眼神朝着井里面看去,他这才发现这并不是一口简单的井,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节节通往下面的石梯,叶晨峰初步猜测这应该属于是一个地下牢房之类的建筑,顿时心里面的杀意又多了几分,寒严义居然将寒初雪关在这种地方?  叶晨峰对着孙晓丽,说道:“晓丽,你在外面等我,一旦发生事情立马喊我。”  接着,叶晨峰又对着寒严义,说道:“你先走下去。”  寒严义不情不愿的走进了井里面,踏着石梯一步一步的往下走,叶晨峰这才跟了进去,越往下走空间就变得越宽阔,并且两边的石壁上都点着照明用的火把。  大约走了两分钟左右,叶晨峰跟着寒严义来到了底部,他视线所触及到的地方看到了一间间的牢房,每一间牢房里都关着一个人,这些人大多都是头发蓬乱不堪,身上脏乱无比的老头子了,很多老头子的脸上都挂着傻笑,这些老头子大部分应该精神都出了问题。  “寒初雪就在最里面的一间牢房内。”寒严义心情忐忑的对着叶晨峰说道。  叶晨峰只是面无表情,声音中不含任何情绪的说道:“你继续给我往前走。”  大约又走了两分钟后,叶晨峰看到了最里面的一间还算干净的牢房里,一张熟悉的脸庞映入了他的眼帘,随后,他让寒严义退后了五六步,再让寒严义转过身去,如今的寒严义只能够老老实实的照着叶晨峰的话去做了。  当寒严义转过身体的刹那,叶晨峰从身上随身携带的针灸包里抽出了三根银针,两根扎在了寒严义的两只耳朵旁,一根扎在了寒严义的脖子上。  扎在寒严义的耳朵旁的银针,能够让寒严义暂时的失去听觉能力,而扎在寒严义脖子上的银针,能够暂时的让他失去行动能力,叶晨峰现在想要好好的和寒初雪团聚一下,不想有其他的人来打扰,再说控制了寒严义的行动能力,那么寒严义也耍不出花样来了。  将寒严义控制住之后,叶晨峰的目光这才又定格在了,不远处牢房内的寒初雪身上,只见寒初雪坐在了牢房内的一张低矮椅子上,脸上的表情不断的变换着,贝齿时而咬着嘴唇,口中低声的自言自语道:“我的生命看来应该要结束了,与其让那些畜生折磨,倒不如自己了结来的比较轻松。”  “只是不知道晨峰现在过得怎么样了?他还会不会记得我?还是早就把我给忘了?”  “呵!”转而,寒初雪的喉咙里又发出了一声自嘲的笑声,低声说道:“寒初雪、寒初雪,这样不是很好吗?最爱你的父母早就离你而去了,这个世界上谁还会关心你的死活?”  一抹释怀的笑容慢慢在寒初雪的嘴角绽放开来,发自内心的说道:“晨峰,谢谢你,谢谢你让我知道了什么叫**情,虽然你可能不爱我,甚至早已经将我给忘了,但是你是我这辈子唯一的男人。”  来到寒初雪牢房旁边的叶晨峰,将寒初雪的自语听得是一清二楚,他心里面大声的骂道:“你个傻女人,你个蠢女人,我怎么会忘了你?难道我叶晨峰是那么薄情寡义的男人吗?”  “咳咳!”叶晨峰走到了寒初雪的牢房前,喉咙里轻轻的咳嗽了两声。  原本略微低着头的寒初雪,在听到了咳嗽声之后,将头慢慢的抬了起来,当她的视线中映入叶晨峰那张熟悉无比的脸庞时,她整个人完全的呆滞住了,娇躯忍不住一阵的颤抖。  四目相对。  许久。  许久之后。  叶晨峰脸上浮现了一抹温柔的笑容,他只有面对自己的女人时,才会露出如此柔和的一面来,关心的问道:“傻女人,想我了吗?”(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