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都市之最强纨绔>目录>

第七百一十四章 有时候必须要心狠手辣

第七百一十四章 有时候必须要心狠手辣

小说:都市之最强纨绔作者:左耳思念字数:5543更新时间:2016-08-04 06:38:27
   ( )  “晨峰,古武界的归元门、玄天门和冷海阁真的被你灭了?”在听完了孙晓丽的叙述后,寒初雪这才开始相信叶晨峰说的话了,一双美眸中迸发出了不可思议的光芒,她真的没有想到她在俗世界遇到的这个男人,短短这么一两年的时间里,竟然已经到达了如此让她叹为观止的高度了。  王伯虽然被关在地牢里有好几年了,但是他的思维还是非常清晰的,归元门等三个门派他也是非常清楚的,于是他激动的眼眶中差点连泪水都流出来了,两只手掌合拢在了一起,口中絮絮叨叨的说道:“掌门现在应该能够安息了,肯定是掌门在天上保佑,大小姐才找到这么一位出类拔萃的姑爷的。”  “初雪,接下来,你想要怎么样报仇?我都会陪在你身边的。”叶晨峰给寒初雪投去了一道鼓励和支持的目光。  寒初雪口中缓缓的吐出了一口气,脚下的步子连连跨出了好多步,走到了叶晨峰的前面了,双眸冰冷的注视著寒承德和寒严义,原本她父母的死和寒承德没有丝毫的关系,可惜的是她这位所谓的爷爷,明知道她的父母是被寒严义毒死的,可最后他竟然还支持寒严义坐上掌门之位,这就让她心里面对寒承德同样有了恨意,甚至是心里面已经不承认寒承德是她的爷爷了。  在觉察到寒初雪冰冷彻骨的目光后,寒承德站出来语重心长的说道:“初雪,大家都是一家人,看在爷爷的面子上,今天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吧!”  “呵!”寒初雪冷笑了一声,疑问道:“到此为止?那么我父母的死由谁来负责?当年我被挑断手筋脚筋被运送出古武界,要不是遇到了晨峰,我差点成为了男人的发泄工具,这又由谁来负责?现在你口口声声说是我的爷爷。当年你有做到一个爷爷应该有的本份吗?你没有,你没有,所以,你早就没资格做我的爷爷了。”  说到最后,寒初雪几乎是撕心裂肺的吼出来的,脸上涨满了怒红之色,这些年她在俗世界吃了这么多的苦。不就是在等这一天,等着亲手为她的父母报仇,时至今天,她脑中仍旧记得当初她父母死后的模样,皮肤呈现一种淡淡的墨黑色,很明显是中毒身亡的。  但是。寒严义夫妇连两具尸体都不放过,寒初雪的父亲胸口被捅出了两个窟窿,而寒初雪的母亲身上简直是千疮百孔了,事后她也知道了将她母亲的身体弄成这样的,就是寒严义的老婆李冬梅,由此可见李冬梅心里面对寒初雪的母亲有多么大的恨意了。  寒初雪的吼声回荡在寒门的大殿里,叶晨峰站在寒初雪的身后。表面上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其实他脑部的神经连一刻都没有放松过,他必须要时刻注意着寒初雪的安全,只要寒承德和寒严义有丝毫不轨的行为,他便会在第一时间出手。  寒承德被寒初雪吼得是脸色铁青一片,而寒严义脸上的惊恐之色在慢慢消失了,反而是浓郁的狠辣之色在他的脸上不断的扩张,正所谓狗急跳墙。兔急了还咬人呢!很明显寒严义是被逼急了要跳墙的野狗了,可是在叶晨峰面前就算是被逼急了的老虎,最后想要用尽全力愤怒的反扑,结果也只会变得更加悲惨而已。  寒严义使劲的调整的着呼吸,对着在场的寒门弟子,喝道:“各位弟子听令,叶晨峰他们只有三人。难道我们整个寒门还用得着怕他们吗?我相信以我们集合起来的能力,绝对能够将叶晨峰他们送进地狱的。”  在场的寒门弟子没想到寒严义会突然说出这番话来,于是乎他们一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一时间不知道该做出什么样的决定了。  “各位寒门的弟子,我是寒门以前的大长老,寒严义就是一个畜生不如的东西,你们难道要站在这畜生的那一边吗?上一任掌门就是被他毒害的,他这种杀死亲兄弟的狗东西,他配做寒门的掌门吗?”王伯也随即站出来说道。  由于王伯头发蓬乱,寒门弟子在刚开始并没有认出他的身份来,到了现在王伯亲口道破了自己的身份,寒门弟子才一个个认出了王伯,这位曾经寒门的大长老,他们原本以为大长老早就已经是死了,至少寒严义是这么对寒门的弟子公布的。  “各位寒门的弟子,不要听这老东西一派胡言,我们应该誓死捍卫寒门,誓死捍卫寒严义掌门。”一位现在寒门中的长老站出来说道,能够在如今的寒门中担任长老的,自然而然是寒严义的人了,他们在这个时候当然要站在寒严义这边了。  正当大部分寒门的弟子一个个犹犹豫不决,而小部分弟子他们是心里面蠢蠢欲动的时候,一道响亮的声音传入了寒门的大殿内:“晨峰,我还没来晚吧?好戏有没有结束了?”  孙恒飞带领着所有风卫队的成员匆匆的走进了寒门的大殿里,由于风卫队的成员全部将实力提升到了极致,于是乎整个大殿被铺天盖地的天阶上品气势给笼罩住了。  那些原本蠢蠢欲动想要加入到寒严义阵营去的寒门弟子,他们不禁一个个喉咙里艰难的咽着口水,仿佛感觉自己在死亡边缘走了一圈,如果他们刚在就站出来维护寒严义的话,估计等待他们的只有死亡,因为涌进大殿的这一批势力足够的横扫整个寒门了。  在孙恒飞带着风卫队的成员涌进大殿的时候,寒承德和寒严义再一次脸上大变颜色,寒承德如今是铁了心的站在寒严义这一边了,毕竟这是他现在唯一的儿子了,可要解决眼前的危机,唯一的办法就是生擒寒初雪,这样就能够让叶晨峰乖乖听话了。  于是,寒承德的目光悄悄的集中到了寒初雪的身上,调整了一下身体内的气息后,他的身上陡然间爆发出了半步先天的气势,身影朝着寒初雪冲了过去,伸出手掌准备将寒初雪抓住。  寒初雪只有天阶上品的实力。她当然是躲不过寒承德的攻击的了,只是她万万没想到她的这个爷爷,在这个时候还会朝她攻击,这让她心里面对寒承德这个所谓的爷爷是更加的冷了几分。  只是眼看着寒承德的阴谋就要得逞的时候,站在寒初雪身后的叶晨峰,他在寒承德动手的时候,他就提高了警觉。立马使出了玄天步法,身影瞬间出现在了寒初雪的面前,一脚猛地朝着快速掠来的寒承德踢了出去。  “砰!”  这回叶晨峰是没有手下留情了,直接一脚踹在了寒承德的胸口,使得寒承德胸口的骨头全部凹陷了下去,心脏也受到了不小的创伤。口中不断的喷洒出鲜血来,在叶晨峰看来寒承德完全没有资格做寒初雪的爷爷。  在寒承德狼狈的倒在地上,无论如何也爬不起来的时候,叶晨峰又对着寒门中的人喝道:“冤有头,债有主,今天的事情不关其他人的事情,如果有谁想要站出来的。不介意将他也一起送去见阎王爷。”  闻言,所有寒门弟子一个个低头沉默了,就连寒门中的几位长老也脸色难看的不说话了,而叶晨峰则没有理会这些人,对着风卫队的人,说道:“风卫队的成员给我听令,在场有谁敢轻举妄动的,格杀勿论。”  “是。叶少。”风卫队的成员整齐响亮的回答道。  随着风卫队成员的到来,寒承德被一脚踹得半死不活的,寒严义知道今天自己是凶多吉少了,可是眼下他如果反抗也根本没有丝毫的意义了,因为他连一个垫背的人都找不到。  “王伯,你们寒门中有没有毒药?”叶晨峰疑问道。  “寒门的药房里应该有的,不知叶少爷要毒药干什么?”王伯现在对叶晨峰是更加的尊敬了。  “王伯、初雪。你们两个一起陪我去一趟寒门的药房,我一边走,一边和你们解释。”叶晨峰对着寒初雪等两人说道。  寒门的药房就在大殿后面的不远处,在三人去往药房的路途上。叶晨峰对两人简单的解释了一下,当年寒初雪的父母不是被下毒而死的吗?那也就让寒严义两夫妇尝尝中毒死亡的滋味吧!这种死法应该最适合寒严义和李东梅夫妇了。  寒初雪和王伯听到叶晨峰的解释后,他们两个认同了叶晨峰的做法,就这么直接杀了寒严义和李冬梅,这不是给了他们两个一个痛快吗?所谓报仇,就是要将心中的气给发泄出来,要不然会一辈子打不开心结的,叶晨峰当然不希望自己的女人一辈子受到困扰了。  寒门的药房里果然有很多种类的毒药,当年寒初雪的父母是中了五毒散而死的,所以寒初雪在药房里拿了一瓶五毒散。  三人在走出药房后,叶晨峰问了一下厨房的具体位置,说是让寒初雪和王伯先回大殿,他去一趟厨房拿样东西就回来。  在寒初雪和王伯刚刚回到大殿时,叶晨峰后脚也跟了回来,但是他的手里面却拿了一个酒壶和两只杯子,走到了寒初雪的身旁,笑着说道:“初雪,我叶晨峰还是非常人道主义的,让他们两个死之前再品尝一回美酒。”  叶晨峰将寒初雪手里面的五毒散倒进了酒壶里,轻轻的摇晃了一下,让五毒散彻底的溶解进酒里面,然后,分别给手里面的两只小杯子里面倒满了一杯酒,指了指寒严义和李冬梅,对着风卫队的成员,说道:“把他们两个给我制住,让他们无法动弹。”  虽然寒严义是天阶上品的高手,可是风卫队中有好多名天阶上品高手存在,四名天阶上品高手,两人按住了寒严义的手臂,两人按住了寒严义的双腿,寒严义被死死的面部朝天的按在了地上,面对四名天阶上品高手,他根本没有丝毫的抵抗能力。  至于李冬梅则要好对付多了,一名天阶高手就将李冬梅给制住了。  叶晨峰手中拿着两只酒杯,对着寒初雪说道:“这种粗活是你自己来?还是我来?”  “晨峰,让我自己来。”寒初雪毫不犹豫的说道,她必须要自己亲手报仇。  叶晨峰点了点头并没有多说什么,将手中两杯毒酒递给了寒初雪。  寒初雪首先走到了寒严义的身旁,到了这一刻寒严义才知道自己快要死了,死亡的恐惧深深的笼罩在了他的心头,使得他的身体不停的颤抖着。口中说道:“初雪,念在我是你亲叔叔的份上,你就饶了我一命吧!我知道……”  寒初雪眼眸冰冷的看着像条哈巴狗一样求饶的寒严义,她会饶了寒严义吗?那么当初谁饶过她的父母了?谁饶过她了?要不是遇到叶晨峰,她今生别说是报仇了,现在恐怕早就已经是自杀了吧?  趁着寒严义喋喋不休张嘴求饶的时候,寒初雪直接将一杯毒酒突然间倒入了寒严义的嘴巴里。这突如其来流入嘴巴里的毒酒,让寒严义条件反应的咽进了喉咙里面,当他反应过来,想要毒酒吐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来不及了,再说他的四肢被风卫队的成员控制住了。根本无法用手去扣喉咙,脸上对于死亡的恐慌更加的浓郁了。  再将毒酒倒进寒严义的嘴巴里后,寒初雪又来到了李冬梅的身旁,李冬梅整个人刚才完全是被吓傻了,到了现在还没有回过神来,那名制住李冬梅的风卫队成员,非常善解人意的将李冬梅的嘴巴给掰开了。所以,寒初雪顺利的将毒酒倒进了李冬梅的嘴巴里。  在毒酒倒进嘴巴里的时候,李冬梅竟然瞬间清醒了过来,想要先嘴巴里的毒酒给吐出来,可是那名风卫队的成员死死的按住了李冬梅的嘴巴和鼻子,导致李冬梅只能够将毒酒咽进了肚子里面。  在给寒严义和李冬梅喂完了毒酒之后,寒初雪脸色冰冷的回到了叶晨峰的身旁,叶晨峰温柔的搂住了寒初雪的柳腰。在寒初雪的耳旁轻声的安慰道:“初雪,以后有我在呢!不要难过了。”  寒初雪乖巧的点了点头,娇躯往叶晨峰的怀里面靠了靠。  叶晨峰对着风卫队的成员,说道:“可以放开他们两个了。”  在风卫队的成员松开的瞬间,寒严义和李冬梅不约而同的扣起了喉咙,可惜的是无论他们怎么扣也无法将毒酒给扣出来了。  叶晨峰看着寒严义和李冬梅跪在地上,狼狈的扣喉咙的样子。他突然戏谑的问道:“你们两个想要解药吗?”  叶晨峰的话如同是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让寒严义和李冬梅猛地抬起了头,目光一眨不眨的看着叶晨峰,在这个世界上能够活着。有谁愿意去死的?  “砰!砰!砰!砰!砰!……”  寒严义和李冬梅在对视了一眼后,他们两个立马对着叶晨峰和寒初雪用力的磕起了头,口中不断的说道:“叶先生、初雪,求你们饶了我们一命吧!求你们饶了我们一命吧!”  在寒严义和李冬梅不断磕头的时候,叶晨峰从怀里面拿出了一包白色粉末,当寒严义和李冬梅看到白色粉末的时候,他们立马认为这白色粉末肯定就是解药,喉咙里情不自禁的咽起了口水来。  “想不想要服用这些粉末?”叶晨峰戏谑的疑问道。  寒严义夫妇疯狂的点着头。  可是。  下一秒。  叶晨峰将粉末全部倒在了地上,笑着说道:“给你们一个吃掉这些粉末的机会,把这里舔干净,你们不就等于是吃到这些粉末了吗?”  寒严义和李冬梅只是稍微的愣了一下,他们两个便立马爬到了叶晨峰和寒初雪的面前,两人伸出舌头开始不断的舔食地面上的粉末了。  寒初雪并没有问叶晨峰这些粉末是不是解药?因为她相信叶晨峰能够将这件事情处理好的,倒是身后的王伯絮絮叨叨的,说道:“叶少爷,您绝对不能够放了这个两个人面兽心的畜生啊!他们两个根本没有资格活在这个世界上。”  叶晨峰没有理会絮絮叨叨的王伯,寒初雪同样也没有开口,只是看着像两条狗一样的寒严义和李冬梅,她心里面积压了这么多年的仇恨,在慢慢的得到释放了,这也是叶晨峰的用意所在,他必须要让寒初雪解开这个心结。  短短一分钟的时间。  寒严义和李冬梅就将地面上的白色粉末给舔干净了,他们现在是头发蓬乱不堪,口中喘着粗气的瘫坐在了地面上,将白色粉末舔干净之后,他们两个心里面才算是松了一口气,因为他们认为自己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了。  可是,当寒严义和李冬梅刚刚放下心来的时候,他们两个只感觉肚子里疼痛的厉害,有种翻江倒海要将胃和肠子都绞断的势头,使得他们用力的捂着肚子,额头上爆出了豆粒大小的汗珠,没过片刻,他们两个再也无法忍受这种疼痛了,身体在地面上不停的打着滚,两人的喉咙里不约而同的吐出了一口鲜血来。  寒严义艰难的半跪在地上,额头和手臂上是青筋暴起,咬着牙,看着叶晨峰问道:“这、这白色粉末不是解药?你、你还算是个男人吗?”  叶晨峰毫无负担的耸了耸肩膀,说道:“对于你们这种人渣来说需要将信用吗?再说我什么时候说过这白色粉末是解药了?我只是问你们想不想服用这种粉末,这一切都是你们两个自相情愿的猜测而已。”  “其实,这些粉末只是普通的面粉而已。”  叶晨峰刚才去厨房里拿酒的时候,顺便在厨房里拿了点面粉,在那个时候他就想到了这个让寒严义和李冬梅毫无尊严的死法,他做着一切只是想让寒初雪彻底的解开心结。  况且,有的时候人必须要心狠手辣一些,寒严义和李冬梅曾经残忍的杀死了寒初雪的父母,又将寒初雪的脚筋和手筋都挑断,如果这次不是有叶晨峰在的话,估计寒初雪会被她们折磨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  所以,这是寒严义和李冬梅的罪有应得。(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ps:这一章是两章合并的,所以今天只更新这一章了,推荐票实在有些难看,还请大家给我投几张推荐票吧!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