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天才小毒妃>目录>

第723章 您终于想出手了

第723章 您终于想出手了

小说: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字数:3060更新时间:2017-01-24 07:29:27
    面对龙非夜的震惊,剑宗老人态度强硬地回答,“不是能救,而是一定要救!”  “怎么救?”龙非夜连忙问。  剑宗老人没回答,而是冷冷审视起龙非夜来。这小子何时这么关心过瑶瑶的事了?这么问,必是不安好心。  龙非夜察觉到师父的怀疑,他直接道,“端木瑶的伤徒儿没兴趣,徒儿有位朋友,也是丹田重创,无法聚气,武功尽废。如是有办法医治,还请师父指点一二。”  剑宗老人给了否定的答案,“没得救,你死了这条心。”  “可是端木瑶……”  龙非夜还要问,剑宗老人不悦打断,“顾好你自己。”  龙非夜立马闭嘴,眸光冷冷的,他天性冷漠,即便面对他敬重的师父,他也只是话多几句而已。  剑宗老人拉来龙非夜的手把脉,一边问道,“杀冷月夫人,你又动用噬情之力了吧?”  龙非夜杀冷月夫人复仇,将整座女儿城送给韩芸汐的事情,早就震撼了云空武林,即便是现在,整个武林也都还在议论这件事。剑宗老人自是关注的。  龙非夜没回答,剑宗老人认真把脉之后就发现不对劲了,他震惊地问,“你的内伤全好了?怎么可能?”  之前龙非夜来信说自己在求药洞里第一次自行解除封印,被噬情之力反噬,得了严重的内伤才无法帮端木瑶疗伤。加之对付冷月夫人,他应该又自行解除过封印一次,否则他不可能在三招之内就杀掉冷月夫人。  旧伤未愈,又加新伤,他的内伤应该非常严重的呀!  这才多久,怎么可能痊愈?  可就脉象看,这小子非但痊愈了,而且内功似乎又精进了不少。  龙非夜还未回答,剑宗老人忽然一拳头朝他打来,龙非夜嘴角微微勾起,立马接招,一拳头击打在剑宗老人拳头上。  拳抵拳,师徒两人较量起来。很快,剑宗老人便感觉到龙非夜浑厚的内力,他眼底掠过一抹惊诧,瞬间爆发出一股强大的力量试探龙非夜,没想到龙非夜居然抗住了!  剑宗老人越发不可思议,他猛地发力,这一回龙非夜才抗不住,却也只是后退几步,并没有松手。  剑宗老人先松了手,非常震惊,“你何时修到第七品了?”  天剑剑宗只有一套内功心法,为梵天心法。可是,梵天心法却有一到九品,九个品级。每个品级之前相差甚远,越是高品级之间,差距就越加大。不同品级的内功可以修炼的剑法,可以驾驭的宝剑也是不一样的。  天山下那些分支派系的弟子里,乃至派系的阁主们最高品级也不过是梵天五品,天山上四大长老中,藏剑阁和藏经阁的二长老,三长老,戒律院的幽婆婆皆是梵天六品,唯有苍邱子是梵天七品。  第七品已经是非常了不得了,要知道天山剑宗创建以来,除了剑宗老人之外,最高品级都没有超过第七品的。剑宗老人是天山剑宗的一个奇迹,在有生之年修到了梵天心法的第八品。  剑宗老人三十岁的时候才修到第七品,快六十岁才修到第八品,苍邱子则是五年前才从第六品晋级上第七品,而龙非夜,他才二十多岁呀!  比起剑宗老人,龙非夜更是一个奇迹。  “一年前。”龙非夜淡淡回答,其实,若非那次被苍邱子重伤,他会晋级得更快。  “你何时晋升到第六品的?你从第六品晋级到第七品,只用了一年?”  龙非夜最后一次在天山顶闭关,修到了第五阶而已呀。纵使冷静如剑宗老人,都掩饰不了心中的震惊。  苍邱子从第六品晋级到第七品,整整花了十五年!龙非夜竟只用了一年?  龙非夜给了剑宗老人一个更加震撼的回答,他说,“没有第六品,徒儿是从第五品越阶到第七品的。所以,在求药洞自行开启封印受的内伤,只用了一个月不到的时间就痊愈。杀冷月,并没有动用噬情之力。”  “是什么人帮你的?”剑宗老人急急问。  短时间内晋级,龙非夜努力努力或许还可以办到,但是,越阶这种事情,若非外力相助,他无法相信龙非夜办得到!  “这世间除了师父的内功,应该没有谁能帮得了徒儿了吧?”龙非夜反问道。  是呀!  想要帮一个五品高手越级晋级到七品,也就剑宗老人这种八品高手才能办得到了。所以,并没有人帮龙非夜,一切都是龙非夜自己努力的。  剑宗老人看着龙非夜,愣了半晌,最后无奈地苦笑起来,“造化弄人!造化弄人呀!”  “师父何出此言?”龙非夜隐隐有些不安。  “为师原以为你负伤,所以罚你去戒律院闭门思过,借机疗伤,以免让苍邱子有所怀疑。”剑宗老人连连感慨,“没想到你……呵呵。唉……也罢也罢!”  剑宗老人拉住龙非夜的手,双指试探他的内功,半晌,仍是叹息,“七品初阶,敌不过苍邱子,苍邱子是七品中阶了,为师也帮不了你。”  梵天心法每一个品级都有初中后三阶,每一阶之间差距非常大,很多人穷尽一生都夸不过这个差距。  龙非夜到没把品阶的事情放心上,他眼底掠过一抹复杂,淡淡道,“师父,养虎多年,您终于想出手了?”  这些年正是因为师父不管事,苍邱子才能借机笼络藏经阁和藏剑阁,甚至武林中不少大势力,权势日益壮大。  非夜看得出师父忌惮把苍邱子逼急,会引发内斗,也看得出师父是故意让他去戒律院的,只是,他现在才知道师父似乎真的打算收拾苍邱子了。  剑宗老人低下头,缄默喝茶,一室寂静,唯有焚香袅袅。  龙非夜耐性地等着,没有多问。以他的直觉,天山的形势怕是比他想象中的还要糟糕,否则师父不会这么沉默,今日,也不会错过良机轻饶苍邱子。  许久,剑宗老人低声道出了一个惊人的秘密,“苍邱子这些日子和邪剑门的人往来频繁,一旦内乱,他必引狼入室!”  “好大的胆子!”龙非夜冷声。  邪剑门也是天山剑宗的一个分支派系,百年前因为擅自修行天山剑宗禁法而被驱逐,至今和天山剑宗敌对,亦是正派武林敌对的邪教势力。  邪剑门的人冷酷无情,嗜血凶残,一旦苍邱子将他们引上天山,平静的天山怕是免不了一场腥风血雨。  苍邱子在天山内部,怎么折腾,剑宗老人都懒得管,天山剑宗掌握了世间最强大的学武,又为武林至尊,争权夺利,勾心斗角这些东西免不得的。只要苍邱子不要太过分,他会一直睁一眼闭一只眼。  但是,苍邱子胆大到引邪剑门的人上天山,他就不得不管。  “师父打算怎么帮徒儿对付苍邱子?龙非夜试探地问。  “为师原打算让你去戒律院疗伤,趁这机会将内功传给你,帮你晋升到七品后阶,可如今……”剑宗老人除了无奈还是无奈。  弟子创造奇迹,连晋两品,他该高兴的,可是他一点儿都高兴不起来。  如果龙非夜还是六品的内功,他便可以将自己的内功传给他,帮他晋级到七品后阶,以七品后阶来对付苍邱子的七品中阶,龙非夜一定会赢。  而如今,龙非夜已经自己晋升到七品了,达到不会收到外力影响的程度,他即便耗尽一身内力都帮不了。如果龙非夜和苍邱子斗,必输!  龙非夜看着剑宗老人,迟迟都没出声。  他总算明白为何师父想退位了,一旦师父传给他内功帮他晋级,那就意味着师父的内功品级要降至少一阶,他将失去武林第一高手的实力。  其实,以师父的武功,杀掉苍邱子都轻而易举,但是,苍邱子被处死,邪剑门的人就更有理由攻山了;锁心院的弟子们就更有理由叛变;藏剑阁和藏经阁两位长老就更有理由声讨他的不作为。  天山剑宗创建以来,就从未出现过内乱,更别说是出现什么丑闻,师父不希望天山内乱,所以选择牺牲自己的内功,让他参加排位战。  除了掌门之外,但凡天山弟子都可参加排位战,一入排位战,生死自负,不怨天不尤人。即便他在排位战上把苍邱子杀了,也不会有人敢说什么。  一旦他在排位战上杀了苍邱子,师父将掌门之位授予他,一切都名正言顺,顺理成章。何人敢有怨言?  剑宗老人知道自己已经失了弟子们的心,所以他把龙非夜推出去,想以最和平的手段,化解天山潜伏已久的危及。  龙非夜明白了。  这个想法,和他此行的目的不谋而合。  龙非夜想通过排位战,一杀苍邱子,二稳固各派系势力的心,三震慑两阁两院弟子。  公平对决的手段是最明智的选择,他没有过多的时间和精力耗在天山,毕竟,他属于朝堂,并不属于江湖。  龙非夜起身来,作揖,“师父,你可以帮徒儿的。请解开徒儿的噬情封印,排位战一役,徒儿只许胜不许败!”  噬情封印……  剑宗老人大惊,“不可能,你这是找死!”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