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天才小毒妃>目录>

第725章 已请,你爱喝不喝

第725章 已请,你爱喝不喝

小说: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字数:3141更新时间:2017-01-24 07:29:27
    幽婆婆怀疑韩芸汐是个武学废材,只是好奇而已,想证实一下自己的猜测,并没想掉以此羞辱韩芸汐。  见韩芸汐拒绝,幽婆婆也就不多强求了。  “幽姑姑,请。”龙非夜泡好茶,推来一杯。  “你和瑶瑶的事,你师父没再罚你吧?”幽婆婆试探地问,以她对苍邱子的了解,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就算苍邱子没和端木瑶狼狈为奸,至少也没那么好心,白白救端木瑶一场。  “此事本就她的没错,没道理罚我”  龙非夜岔开了话题,“幽姑姑,我有一事相求。”  “客气了,什么事,尽管说。”幽婆婆心下微惊,这小子居然也会求人?  “我受罚这一个月,芸汐可否留在戒堂,相陪?”龙非夜说得委婉。  幽婆婆并没有马上回答,她知道,这件事责任非常重大,韩芸汐住在戒律院一个月,戒律院就得保她一个月平安。  其他人就不说了,苍邱子和端木瑶必会趁机找韩芸汐麻烦的。换句话说,龙非夜是这要戒律院帮他应对苍邱子和端木瑶了。  只要人住入戒律院,幽婆婆自是有办法保住,只是,她想弄清楚龙非夜这一回上天山,到底想做什么。  三招之内杀掉云空大陆排行第五的高手冷月夫人,他的武功必在她和其他两位长老之上,但是,和苍邱子还有多少差距?  “非夜,你老实很我说,你这一回打算住多久?”幽婆婆试探地问。  戒律院从不参与派系之争,是任何势力都拉拢不了的,但是,如果为肃清苍邱子之辈,龙非夜相信幽婆婆是愿意出份力的。苍邱子这些年来阳奉阴违,只手遮天,数次违背门规,幽婆婆若非抓不住证据,岂会由着苍邱子嚣张那么久?  “排位战和天剑大会之后。”龙非夜答道。  这两场盛会,都将直接影响天山个派系的实力,相当于是一个各势力重新洗牌的机会。  幽婆婆心中有数了,她很坚定地回答,“好!只要她不自己偷溜出去,老身一定保她无忧。”  龙非夜认真做了个揖,“多谢。”  韩芸汐坐在一旁,瞅了瞅龙非夜,又瞅了瞅幽婆婆,总有种给人添麻烦了的感觉,她郁闷呀,自己为什么就是个武学废渣呢?  没闲聊几句,剑宗老人就过来了。  他一进门,幽婆婆和龙非夜便都起身行礼,韩芸汐跟着照做。  剑宗老人看都没多看她一眼,淡淡对幽婆婆道,“去戒堂吧,本尊随他进去,交待他几句话。”  一入戒堂,在刑满之前是不能出来的,也不允许任何探视。剑宗老人亲自来,便是为了替龙非夜解开噬情封印。  若非此大事,他早就忙着去设法救端木瑶了。  幽婆婆不清楚具体情况,但是她知道剑宗老人必定不只是想交待几句话那么简单,或许,这一回龙非夜回来,掌门会出手收拾苍邱子了吧。  幽婆婆并没有多问,她只暗暗下了决心,无论如何,这个月她绝不允许任何人干扰龙非夜,更不允许任何人打韩芸汐的主意。  “戒堂自是要去的,只是,师兄,他们两人在这里等你半天了,请你喝茶呢。”幽婆婆笑道。  剑宗老人不解,朝龙非夜投去质问的目光。  今夜要破解噬情封彧,事关重大,非同小可,这小子哪来的心思在这里耗着,喝茶?  他还以为这小子早就安顿好韩芸汐,在戒堂里等他了。  “师父,徒儿这回带芸汐上山,是专程来给你敬茶的。大婚之时,师父闭关,如今,这杯茶特来补上。”  龙非夜说着,亲自倒了一杯茶递给韩芸汐,“请师父喝茶。”  他这意思,是要韩芸汐随他一样称呼剑宗老人“师父。  韩芸汐接过茶杯便大步朝剑宗老人走去。然而,剑宗老人一言不发,仍是不看韩芸汐,而是冷冷地看着龙非夜。  明显,突如其来的敬茶,让他非常不高兴!  只是,这也不算突如其来,韩芸汐是龙非夜的正妃,来同他这位师父敬茶,天经地义,名正言顺。难不成,剑宗老人对于“正妃”一位,另有所想?  大云空大陆的婚俗里,敬茶是很重要的礼节,表示长辈对新人的接纳。  唯有正妻,正妃才有资格同长辈奉茶,妾侍侧妃之类,别说敬茶这种礼数,就是迎娶都不需要,一顶轿子从侧门抬进来便是了。  龙非夜带韩芸汐来见剑宗老人,既是带韩芸汐来“见家长”,更是要剑宗老人承认韩芸汐的地位,说得直白一些,就是要告诉剑宗老人别再把端木瑶塞给他了。  一室寂静,韩芸汐端着茶,一步一步朝剑宗老人走来。  剑宗老人和龙非夜对视,师徒二人之间似乎是第一次如此剑拔弩张,幽婆婆倒是玩味地瞧着韩芸汐。  剑宗老人的反应,韩芸汐看在眼中。  她一直都知道剑宗老人想撮合龙非夜,可是,也只有到了敬茶的时候,她才真正摸清楚剑宗老人的心思。  原来,时至今日,剑宗老人还不承认她秦王正妃的名分,还希望端木瑶坐上正妃之位。  韩芸汐嘴角泛起一抹冷笑,别说正妃,就是侧妃,就是侍女,端木瑶都休想!  她的脚步踩得更加坚定、有力。或许,剑宗老人会当众拒绝;或许,剑宗老人连拒绝都不会,会直接离开,或许,她会非常难堪。  可是,这杯茶,她一定要敬出来!  这不是逼剑宗老人承认她的身份,而是在跟剑宗老人表明她的身份。  韩芸汐走到剑宗老人面前,双手捧着茶杯,毫不犹豫跪了下去,大声道,“秦王正妃,韩芸汐,请师父喝茶。”  剑宗老人无动于衷,仍是和龙非夜对视,师徒两人对峙的目光中,到底藏了多少争执,唯有他们彼此知道。  “师父,请喝茶!”韩芸汐又请。  剑宗老人还是没理睬,一室寂静得可怕。  “师父,请喝茶!”  韩芸汐第三次求,剑宗老人仍是不理睬,龙非夜的眸光冷了,剑宗老人缓缓眯起了双眸,散发出危险的气息。  就连一旁看戏的幽婆婆都有些紧张,剑宗老人鲜少发怒,但是,一旦发怒,后果难以想象。  指不定韩芸汐被被赶下天山呢。  岂料,韩芸汐忽然站起来,将茶杯放在剑宗老人身旁的矮桌上,欠了欠身,便走回龙非夜身旁去。  这……  剑宗老人分明很愕然,终于正眼朝韩芸汐看去,幽婆婆差点就笑出来,她看得出来韩芸汐是个倔强的主儿,不会哭哭啼啼,也不会撒娇哀求,她以为韩芸汐会长跪不起的。  可谁知道,这个丫头请了三遍之后,竟把茶放一旁的,不跪不请了。  这是什么意思?  这是告诉剑宗老人,茶她已经敬了,您老人家爱喝就喝,不喝拉到?  看着大大方方站在龙非夜身旁,表情平静的韩芸汐,幽婆婆忽然喜欢上这丫头了。她在信中暗叹,“可惜了可惜,这丫头若不是废材,那该多好呀。”  剑宗老人很快就从错愕中缓过神来,他端起了那杯茶。  喝,还是还回去,就在一念之间。  剑宗老人端着茶,迟迟没动,不知道他到底会怎么做,但是,很明显,他没有喝的意思。  “师父,这杯茶你不喝,徒儿放心不下。”龙非夜开了口。  这话,幽婆婆听不懂,韩芸汐也不全懂。  唯有他们师徒自己懂,如果剑宗老人不喝下这杯茶,龙非夜就放心不下,一放心不下就无法全力闭关,掌控噬情之力。  没错,龙非夜在威胁剑宗老人。  都说母凭子贵,其实,只要丈夫有足够的实力,只要丈夫心中有你,你并不需要拿孩子来当武器。妻,可凭夫贵!  韩芸汐之所以敢去敬茶,敢将茶水放一旁,不为别的,只因为龙非夜就站在她身后,撑着她。  剑宗老人握紧茶杯,差一点点就被茶杯握碎了,但是,他终究还是让了一步。  多年前,他曾经逼迫非夜许下承诺,一生一世保瑶瑶无忧,可是,这小子硬是不肯,那是他们师徒两人第一次大闹。  最后以师徒两人各让一步收场,非夜只许诺保瑶瑶到年满十八岁。而如今的龙非夜,早就不是昔日的龙非夜了,他不会再让步。  剑宗老人心中暗自叹息,时至今日,他才真正发现他的爱徒,长大了。  其实他也没有拆散龙非夜和韩芸汐的心,只是太疼爱瑶瑶了,不想瑶瑶委屈。如果瑶瑶做大,韩芸汐做小,这是最好的结果。他承认,韩芸汐这丫头的性子和聪明远远胜过瑶瑶,只可惜是个习武的废材。  这个节骨眼上,剑宗老人不想生事端,毕竟非夜将来必有称帝的时候,到时候的后位瑶瑶还有机会。  他一口喝掉茶,冷冷道,“连拳脚功夫都不会,且随弟子们叫师尊吧。”  言外之意,她这个废材没资格随龙非夜叫他师父。  韩芸汐大大方方欠了欠身,“是,师尊。”  师尊远远没有师父亲,但,至少剑宗老人把茶喝下去了,承认她的身份了。  注定不讨剑宗老人喜欢,韩芸汐也没想跟这位尊者亲近,也没想讨好,更没有想成为他徒弟的企图。  废材就废材呗,她一样活得好好的,过关斩将,斩妖除魔。她有龙非夜,还有小东西,怕什么?  茶算是敬了。  幽婆婆前面带路,龙非夜要正式闭关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