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天才小毒妃>目录>

第745章 师父……

第745章 师父……

小说: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字数:3193更新时间:2017-01-24 07:29:29
    谁知韩芸汐居然说,“我相信你,不相信龙非夜。”  她说完,意味深长的瞥了龙非夜一眼,在伤势这件事上,龙非夜骗过她,她如何再相信?  龙非夜似乎想辩解些什么,却终究没说话,只是笑了笑。  其实,噬情之力的事情,他早就交待师父不能说。即便这丫头盯着他们看,一样会被骗。  剑宗老人没想到韩芸汐会这么说,看着徒儿那欲辩无词的样子,心竟然疼了起来。  非夜对这个丫头,可谓用心良苦呀!  “非夜,我们开始吧。”剑宗老人淡淡道。  “你……打算怎么做?”龙非夜问道。  两人虽然没有点明噬情之力,但是,他们心中彼此清楚得很。龙非夜因为提前出关,并没有完全掌控噬情之力,他将最后一股噬情之力强行压入体内,勉强控制住,也正因为强行压着,他的内伤其实很重。  其实,他和剑宗老人大战三天三夜,他硬抗过来的,只要他有一丝丝松懈,必会败在剑宗老人剑下。  如果他掌控最后一股噬情之力,那他的实力就基本和剑宗老人持平了。  如今,那股力量还在体内乱窜,尤其是他刚刚放松睡了一觉,这会儿那股力量比任何时间都活跃。  他在内伤极重的情况下,并无法引出那个力量,更无法掌控,所以,他只能借力外力,借助剑宗老人的力量。  通过剑宗老人的力量,让内伤恢复,内伤恢复之后,他才可以尝试将最后的噬情之力引出来,重新掌控之。  “老夫以内功替你疗伤。”剑宗老人认真说。  龙非夜点了点头,没说什么,剑宗老人也只有以真气帮他疗伤了。  剑宗老人安排了人在门口把守,师徒两人并没有进入密室,而是在竹塌上一前一后坐了下来,韩芸汐就站在一旁守着,看着。  “丫头,只能看,不许出声,明白吗?”剑宗老人认真警告,“否则,你会害了他的性命。”  韩芸汐很用力的点头,“我明白。”  “非夜,你可记得,不许分心。”剑宗老人认真告诫。  “嗯。”龙非夜只淡淡应了一声。  “我还是走吧,我在门外等着。”韩芸汐自己心怯了,她站这里,多少会影响龙非夜的。  “你就站着吧,你在,我更安心。”龙非夜笑了。  剑宗老人已经开始在运功,韩芸汐不敢多言,连忙退到龙非夜背后去。  龙非夜也很快收心,只是,他很快就察觉到不对劲了,剑宗老人并非以真气救他,而是……内功!  他惊了,回头看去,剑宗老人却在这瞬间,双掌按住他的双肩,一道浑厚有力的内功瞬间就从他肩头上灌了进去。  “师父……”  龙非夜脱口而出,都没意识到自己说了“师父”二字,打提前出关至今,他就再没唤过剑宗老人师父了。  “不许分心!”剑宗老人声如洪钟,气势逼人。  龙非夜心知分心的后果,纵使不愿意,却也只能回过头去,默默承受。  师父并非以真气替他疗伤,而是动用了内功!  之前师父输给端木瑶的正是内功,只是被他拦阻了。真气可以养回来,内功却极难再修回来,尤其是以师父这样的年纪和身体状况,基本是不可能了。  要治愈他的内伤,不管是动用真气,还是内功,都必须付出大的代价,师父这到底要传授给他多少内功呢?  龙非夜心里没有底,或许,剑宗老人心里也没底吧,毕竟两人都是第一次遇到被噬情之力反噬而造成的内伤。  一股股浑厚、纯元的内功源源不断地输入龙非夜体内,他明显感觉到伤势的变化,也明显感觉到体内最后那股噬情之力不再那么躁动,而是渐渐趋于平静。  龙非夜不得不聚集精神,将剑宗老人传授给他的内功,化为己有,因为,唯有化为己有,才能真正化解他的内伤。  时间,一点点的流失,剑宗老人的奉献源源不息。  韩芸汐在背后看着,一颗心都悬挂到半空中去了,然而,她并不知道真相,并不知道凶险,也并不知道剑宗老人的无保留付出。  剑宗老人发病的时候,愿意将内功传授给端木瑶;清醒的时候,却愿意把内功传授给龙非夜,这足以证明,他有多疼爱龙非夜这个弟子了。  偌大宫殿里,一片寂静。昏暗中,微弱的灯火映照在龙非夜和剑宗老人的面庞上,他们脸上都冒出了细细的汗珠。看似平静的疗伤,实在按涛汹涌。  忽然!  龙非夜猛地回头朝剑宗老人看来,脸色铁青,眸光大怔。  韩芸汐惊了,急急上前,想问怎么回事,可是,她还是忍住了,生怕打扰。  龙非夜为何会大怔,不为别的,只因为剑宗老人一下子就将五品内功全输入他体内,五品内功,相当于他半世的修为呀!  他是八品高手,连降五品,而今不过是个三品剑者,就连分支派系里的普通弟子,都未必打得过了。  即便不是全废,可是,对于他这样的高手来说,和全废并无差别。  龙非夜怎么能不震惊,他又怎么能接受?师父这是拿自己的全部,成全了他!  “非夜,聚神凝气!”剑宗老人一字一字,声音洪亮有力。  这个声音,对龙非夜来说是那么熟悉,小时候师父每次陪他练内功,说的都是这四个字。  恍惚间,龙非夜似乎又回到了小时候,剑宗老人是严师,却是慈父。每每练功之后,他就不再严肃,会亲自做一桌饭菜,他喝酒,龙非夜喝茶,在盛夏的深夜,满天星辰之下师徒举杯对饮,畅快不已。  龙非夜生命里唯一称得上童年时光,也就天山上的盛夏之夜了。  察觉到龙非夜走神,剑宗老人怒呵,“非夜,你从未让为师失望过!这一回,也不允许!”  龙非夜心中一恸,却还是马上收回心思,聚精会神,全神贯注。  足足五品的内功,他必须费很大的力气去吸收,去化为己有!  夜深深,月寂静……韩芸汐认真看着一切,如那山月般安静。  当东方既白,剑宗老人终于收回手,他差点躺倒在一旁,幸好用手撑住。他的任务完成了。  可是,龙非夜在继续,龙非夜内伤恢复之后,便得将最后那股噬情之力引出来,然后重新吸入体内,掌控之。  剑宗老人按在榻上,艰难地下来。  他即便一身整齐,却还是给人一种狼狈感,从高高在上,至尊之位的八品高手,直降到三品,这是何等狼狈落魄呀?  他的脸色苍白如纸,都有些站不稳,在一旁扶了好一会儿,才朝韩芸汐走去。  韩芸汐没敢出声,只是看着。  剑宗老人一走近,她便要上前去搀,谁知道,就在这个时候,龙非夜体内忽然爆发出遗孤强大的力量。  虽然无形无色,可是,韩芸汐这个不会武功的人,还是感觉到了那股力量散发出来的杀气和戾气。  直觉告诉她,那股力量不是什么好东西。那股力量是剑宗老人刚刚给龙非夜的吗?还是龙非夜原本就有的?  她满心的好奇,却都不敢问,她继续朝剑宗老人迎面走去。  可是,龙非夜忽然拔出腰间长鞭,狠狠甩了一记空饷。  韩芸汐立马怔住了,想起他背后的伤,难不成他还要……  她惊了,正要出声,却看到剑宗老人凌厉无比的眼睛,她张了张口,终究没有喊出来。  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龙非夜的长鞭,扬上头顶,挥了一圈,鞭梢狠狠甩过后背。  鲜血,就那样迸射出来,四溅。  最后这一股噬情之力远远比之前任何一次都来得强大,来得难以掌控。  虽然只有一鞭,可鞭力却远远是之前任何一鞭都难以比拟的。  韩芸汐都嗅到空气中有血腥味在慢慢地弥散,她捂住了嘴,忍住了眼泪,努力让自己不去回想过去的一个月龙非夜经历了什么。她一直都知道,这个男人不容易,却不知道,这么不容易。  他持鞭立在昏暗中,颀长的身姿显得特别孤单,像是形单影只地立在广袤的天地之间,近在眼前,却远在天边。  有一种孤独名字就叫做“远”,远得无人可以接近。  韩芸汐的心疼,无法表达,她暗暗告诉自己,要待这个男人好,要倾尽所能爱他,护他。  龙非夜就这样站着,韩芸汐和剑宗老人也都不动,韩芸汐死死地盯着龙非夜看,剑宗老人则背对龙非夜垂着眼,等待。  终于,当夏日爬上山头,照亮大半的天山山脉,龙非夜缓缓地转身过来,他俊美的脸上沁着血迹,却笑得非常好看。  他对韩芸汐笑了。  韩芸汐立马也笑了,而见韩芸汐笑,剑宗老人吐了口长气,亦是笑开颜。  龙非夜一步一步朝他们走来,可是,却在距离三步的时候,戛然止步。  “师父!”  他惊声,用的是腹语。  剑宗老人大惊,猛地回头看去,只见龙非夜好端端的,并无异样,他这是怎么了?  “怎么回事?”剑宗老人亦是腹语相问。  “噬情之力在逆行。”龙非夜认真说。  当他掌控最后一股噬情之力之后,体内的噬情之力便完整了,他明显感觉到这股力量因为完整而变得更浑厚,强劲,他以为自己掌控住了,可是,这力量忽然就逆行了!  剑宗老人大惊,他从来没遇到这种情况,难道是走火入魔?  就在这时候,门外传来了侍从的声音,“师尊,苍长老派人来催了。”  天剑大殿前,排位战的战场已经摆开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