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天才小毒妃>目录>

第764章 他回了什么

第764章 他回了什么

小说: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字数:3126更新时间:2017-01-24 07:29:30
    小东西上一回伤得很重,但是,即便伤得再重,也没有之前被抽走解毒之血来得元气大伤。  即便在储毒空间里疗养,它一样可以感知到芸汐麻麻的心思,一样可以听得到外界说的话。  芸汐麻麻回到秦王府的时候,它就醒了。因为它嗅到了公子的气息,那是人世间最干净的气息。  唯有最干净的灵魂,才能拥有那样纯净的气息。  小东西还是小不点的样子,就巴掌大,毛茸茸的,雪白雪白的,像个小毛球。  其实它早就想出来的,可惜,实在没力气,它很努力很努力才让自己跳出毒水池,从储毒空间出来。  从窗户跳出去之后,它便直奔佛堂,从它最熟悉的那个窗口跳进去,果然看到公子侧卧在榻上。  他穿着白色底衣,丝被半掩,三千长发随意散落在脑后,在枕上铺展开。  睡着的他比醒着的时候还要温和平静,少了平常的严禁和谦恭,竟还透出丝丝连小东西都从未见过的慵懒。无法想象,这样一个男子,如果放下礼数,姿态慵懒随意起来,会是怎么样子。  公子呀公子,你到底是个怎样的人呢?  小东西坐在桌上,痴痴地盯着公子的脸看,越看,越觉得熟悉,只觉得自己似乎在哪里见过。  怎么会呢?  难不成它之前见过公子?如今忘了?  它确实很健忘,可是公子才二十多岁,它不至于连二十多年前的事都想不起来吧?小东西细细地回想,发现自己确实想不起很多事了。  或许,它被关太久了,记忆中除了那间小黑屋,还是那间小黑屋,无聊枯燥,也没什么好记的吧。  再过一个时辰,天就亮了。小东西跳上床榻,在公子怀中蹭了蹭,寻了个舒服的位置窝着,睡觉!  秦王府,安静地如同天上的月……  此时此刻,沐灵儿正独自一人坐在秦王府后门的台阶上,楚西风巡逻的时候撞见了,原本想过去告诉她,顾七少正在不远处的屋顶晒月亮,睡大觉。  但是,犹豫了一会儿,楚西风决定还是不多管闲事了。楚西风着实讨厌顾七少,他觉得沐灵儿这么好的丫头,不该糟蹋在顾七少这个人渣身上。  也不知道怎么的,他忽然就想起唐少爷来。即便唐离现在是唐门门主了,楚西风还是习惯称呼他唐少爷。  他记得唐少爷曾经对药城沐家的天才药剂师很有兴趣的,怎么就落到宁静那贱人手里了呢?  也不知道唐少爷拿下宁静没,战争很快就要开始了,兵械行对他们颇为重要呀!  沐灵儿趴在自己膝盖上,似睡非睡,其实她都已经快累趴了。忙到三更半夜,才把病人都看完,又和几个下人和药材都盘点来一遍,她本该在药鬼堂后院的卧房里倒头就睡的,却偏偏水都顾不上喝一口,一股脑跑到秦王府。  到了门口,见紧闭的后门,才恍然大悟,这时是深夜,大伙都散了,睡了,她见不着七哥哥了。  她也不知道自己干嘛要坐在这里。即便是等到天亮,又如何?她还不得回到药鬼堂去,继续忙。  可是,她就是坐下了,一坐下就不想起了,或许,心中还是有那么一点点奢望吧,奢望七哥哥会从这个门进。  七哥哥也经常神出鬼没,半夜三更到处跑,不是吗?  七哥哥,上一回走,连跟灵儿道别都没有,如今,回来了,就不去见见灵儿吗?  灵儿虽然不是你什么人,可好歹,好歹也是打小就认识的朋友吧。  七哥哥,你到底当灵儿是什么了呀?  这一夜,沐灵儿始终没有等到顾七少,天亮之后,她没有偷懒,伸了个懒腰便回药鬼堂开始忙碌的一天,她自己都没注意到,她的膝盖湿了一片。  当第一道阳光照进书房,打在韩芸汐脸上的时候,韩芸汐也立马醒来。  阳光驱散了这座寝宫的黑暗和阴凉,韩芸汐检查了下储毒空间,确定小东西不在了。  她今日的行程排的满满的,要去药鬼堂,要去百里军府,要去中南都督府,每个地方都有一堆事务等着她去处理,去拍板做最后的决定。  但是,保险起见,她决定还是先去顾北月那瞧瞧,确定小东西是否在那边。  她一进门,就看到顾北月正和小东西说话,顾北月说地很轻声,也不知道小东西听懂没听懂,竟频频点头回应他。  这一人一松鼠,看上去竟毫无违和感,反倒有种说不出的融洽。  “果然在你这儿。”韩芸汐笑道。  “昨夜里偷偷过来的,我也是早上才发现,”顾北月笑着,将小东西抱在手里,轻轻抚摸,“这小家伙可能跟我有缘吧,喜欢粘着我。”  “可不是,还伤着,不乖乖养伤,就知道跑你这来玩。”韩芸汐虽然是责备的语气,心里的十分心疼小东西。  天山的那一幕一幕,偶尔还会浮现在她脑海里,无法想象,如果没有小东西,她是否还能活到现在。  她知道小东西的跳跃,奔跑能力很强,却从来想过小东西居然会变身成大白狼,有那么大的爆发力。  她从顾北月手里接过小东西,轻轻抚摸,小东西便蹭在她手上,亲昵极了。  “你没见过它变身的模样吧。”韩芸汐笑道,“是一头大白狼,指不定你会吓着。”  小东西似乎有些不满,慵懒懒抬头瞪了韩芸汐一眼,只可惜韩芸汐没瞧见。  芸汐妈妈,请不要在公子面前这么损人家的形象,好不好呀?  顾北月并意外,亦不惊,淡淡笑道,“是雪狼,皮毛像雪一样洁白、圣洁。王妃娘娘,你既是毒宗之后,毒兽必会拼死守护你,与你共存亡。”  “雪狼,对!”韩芸汐点了点头,捧起小东西,亲昵地贴着脸,小东西肉乎乎的爪子轻拍了她几下,把韩芸汐给逗乐了。  韩芸汐笑道,“顾大夫,既然小东西这么喜欢你,等它恢复了,我就把它送给你,让它守护你,可好?”  顾北月一介大夫,手无缚鸡之力,太需要守护了。  小东西的眼睛立马变得程亮程亮的,只听顾北月笑说,“我也喜欢它,偶尔借来陪我解解闷可以,若是送我,我怕要不起。”  小东西根本没听后面的话,它只听到公子说“也喜欢它”。  公子,你知道小东西喜欢你,你也喜欢小东西,可是,为什么……为什么我们不能在一起?  正说话间,侍从就禀百里茗香过来了。  韩芸汐不想耽搁顾北月传授针术,她把小东西交给顾北月,同百里茗香打了个照面就走了……  龙非夜收到韩芸汐的信函,同时也收到了顾北月的信。  即便顾北月的信再重要,他都先打开韩芸汐的信,却没想到信上就只有两句话,一句,“龙非夜,我想你”,一句“龙非夜,你这个傻瓜”。  他一手抚着眉头,一手捧着信,看了许久,满心的欢喜化作了嘴角无声无息地笑。  他书房里的墨,是非常珍贵的湛山墨,有特有的幽香,他知道,她去他书房了。  他看得入神,直到剑宗老人凑过来,他才急急收起信,不让看。  欢喜,终究被凝重取代,龙非夜提笔,在信纸背面写下了几个字。  “看样子不什么大事了。”剑宗老人揶揄道。  龙非夜没理睬,待墨迹干了,才小心翼翼地折叠好,放回信封。  见状,剑宗老人不解,“非夜,这……不寄出去?”  “不了。”龙非夜淡淡道。  “回了信又不寄出去,你写了什么?”剑宗老人居然也会有这种好奇心,估计也只会他这个徒儿有吧。  可惜,龙非夜自动屏蔽了剑宗老人这个问题,他将信函放入怀中,才打开顾北月的来信。  中南都督府的情况,顾北月说得很清楚,也提到了安排妥当,百里茗香会上天山来。  这一回剑宗老人又凑过来,龙非夜并没有闪躲,反而将信函交给剑宗老人。  “百里茗香?”剑宗老人犹豫了片刻,问道,“此女,当真可信?”  “鲛族的人,自是可信,放心。”龙非夜冷冷说。  “行针,疗伤?这种话,那丫头也信?”剑宗老人乐了,他一直都以为韩芸汐非常聪明的。  “经常犯蠢。”龙非夜说这话时,语气分明是宠溺的,半晌,他才轻叹,“顾北月的话,她从未怀疑。”  “就怕她到时候蠢到……真的不信你。”剑宗老人淡淡说。  其实,韩芸汐是西秦皇族之后,龙非夜并没有告诉剑宗老人,此时,甚至连楚西风和唐离都不甚清楚。哑婆婆死后,真相只有他知道。  这件事才是他最难掌控的。  龙非夜没回答,看到他眼中的凝重,剑宗老人也没多问,很快就去请尊者来帮龙非夜疗伤。  之前说的以内功来养伤,什么没一年半载恢复不了,不过都是说给内奸听的。  龙非夜这伤,有尊者相助,再加上他自己的底子,顶多一个月就能痊愈!  其实,他上一回尊者帮他疗伤的那五日,他醒来过,也知道韩芸汐在门口苦等,可是,他终究还是狠了心,不见她。  若非韩芸汐的伤心欲绝,岂能能那位细作坚信,他重伤不起呢?  秦王府的埋伏,天山的细作,指使赫亦涟者,知晓他身藏噬情之力者,幕后妄图掌控一切的黑手,他早就盯上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