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天才小毒妃>目录>

第816章 早达成共识

第816章 早达成共识

小说: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字数:3290更新时间:2017-01-24 07:29:34
    院子里,一片寂静,影卫跪了一地,徐东临跪在人群里,而楚西风跪在最前面,领首。  龙非夜原本最快也得今日旁晚才能抵达,他硬生生节省了近一日的时间,提前抵达。  一身风尘仆仆,满面疲惫之色,胡渣全出来了,可是,这些都遮掩不了他滔天的怒意。  喜怒向来不形与色,可是,这一回,他的愤怒全都写在脸上,毫无保留。  他死死地盯着紧闭的房门,沉默着。  之所以沉默,正是因为慌乱之心,尚且怀有一丝丝希望,希望人已经找回来了,就在屋内,等他。  天山一别,无日无夜盼着见到她,紧紧抱住她。  谁都不知道,他有多么不习惯,她不在身旁的日子。  他已经丢过她一回了,怕了!  而且,这一回她的处境非常危险,她的身份被暴露出来,东秦皇族阵营里,多少人想要她的性命?西秦皇族阵营里,多少人想拿她当傀儡?  他现在都无法判断,到底是哪一方的人劫持了她。  “楚西风,你最好已经把人找回来了。”龙非夜终于出声,声音凉得似雪山冰湖里的水,透心刺骨。  楚西风心有怨和愤,可是,一见到主子,所有怒焰便全都被恐惧和敬畏碾灭,他连心都在颤,“禀……禀殿下,属下……属下还未寻到王妃娘娘。”  最后的希冀破灭,龙非夜那双深邃的黑眸中只剩下怒火,他一步一步朝楚西风走来,直到站在他面前才止步。  龙非夜鞋尖差一点点就触到楚西风的手指,楚西风下意识把手缩回来,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害怕什么。  “是你告诉他,本王早就知晓她的身份?”龙非夜的声音非常平静,听不出任何情绪。  楚西风太了解这个主子了,他越是平静,便代表他心是怒火滔天。  徐东临给秦王殿下的信函,他看过的,徐东临将事情的始末交待得清清楚楚,告了他自作主张,以下犯上,软禁王妃娘娘的罪。  “是。”他坦诚承认,正要抬头,谁知道,秦王却冷不丁一脚狠狠踹起,踹在他下巴上,直接将他整个人掀翻了出去。  “嘭”一声,楚西风的身体撞开了房门,整个人甩了进去。  所有影卫更加恐惧,把脑袋低得更低,就是徐东临,也藏好了那件紫纱衣,不敢出声。徐东临的信函里什么都说,就独独不敢提及这件紫衣。  没有人敢往后看,自觉让开了一条道,龙非夜一步一步朝屋内走去,又一次止步在楚西风面前。  楚西风趴着在地上,嘴角血流不止,他还是毅然爬了起来,恭恭敬敬跪在龙非夜面前。  可是,他才刚刚跪好,龙非夜便又一脚踹起,又一次狠狠踹在他下颌,将他掀飞!  “是谁告诉你本王早就知道她的身世?”  楚西风撞上背后的茶座,重重仰摔在地上,摔在支离破碎的茶器中,鲜血不断从嘴角冒出来,靡靡不止。  龙非夜冰冷的眸寒彻得无比骇人,他一言不发的样子,更像是世间最无情冷酷的神祗,他冷眼看着重伤的楚西风咬着血牙,又一次执着地要爬起来。  可是,这一回,龙非夜并没有给他爬起来的机会,他直接掐住楚西风的脖子,将他举起来。  他怒火熊熊地直视楚西风的眼睛,可是,楚西风却垂着眼,不敢看他。  龙非夜终是出声,他说,“回答本王!”  正要狠狠掐紧,徐东临忽然帅一干影卫冲进来齐声求情,“求主子网开一面,给楚统领一个将功抵罪的机会!”  就只求了一声,所有人便都砰砰砰地磕响头。  可是,盛怒的龙非夜置若罔闻,并无停手。他苦心隐瞒了那么久,他甚至不惜欺骗韩芸汐来隐瞒此事。  楚西风倒好,自作主张的一句话毁了一切!  他都无法想象,在顾北月遇难之后,韩芸汐听了楚西风的话,不怀疑他利用她才怪呢!  他承受得起天下人的恨,却独独无法承受她的恨。  眼看楚西风就快被掐死了,徐东临实在忍不住,冲了过去,抱住了主子的手。  “殿下,王妃娘娘丢了,我们都有错!你若要杀楚统领,就连我等一起杀吧?”  龙非夜忽然哈哈哈大笑起来,“你这是威胁本王吗?”  “属下不敢!”徐东临吓坏了。  “好,待本王杀了他,再好好收拾你们!”龙非夜冷声。  听了这话,楚西风终于忍不住,抬头应上龙非夜冰冷的眸子,龙非夜狠狠将他摔到一旁去,怒问,“怎么,知道要认错了?”  他来了这么久,踹了楚西风那么多脚了,楚西风居然一个“错”字都没有认,一个“饶”字都不求。  这简直是火上添油!找死!  “殿下,要杀要刮随便你,属下无怨无尤,请殿下不要为难其他兄弟,他们是无辜的!”楚西风固执地说。  “死不认错?”龙非夜怒问。  “属下办事不利,没看好西秦余孽,属下罪该万死!”楚西风低声认错。  话音一落,龙非夜怒得直接拔剑!  终于,楚西风抬起头来,认真道,“那个女人是我东秦的仇人,他不是我的主子,更不是您的王妃!”  殿下要他认的错,无非是“以下犯上,软禁王妃”的错,这错,他不认,死也不认!  “很好!很好!楚西风,谁告诉你韩芸汐就一定是西秦皇族之后了?连消息是打哪里来的都没查清楚,你凭什么相信?”龙非夜质问道。  楚西风目瞪口呆,他被仇恨冲昏了头脑,又被顾北月遇难的事情混淆了判断,他怎么就没想到传言的真假呢?  你什么时候有资格替本王做决定了!替本王废妃了?你又是什么时候直到本王早就知晓韩芸汐的身世了?你哪来的胆子自作主张?”龙非夜怒不可遏,“楚西风,不如,秦王让你来当,如何?”  楚西风怔怔着,终于意识到自己错在何处!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他确实都没有资格自作主张。  这是当下属的大忌呀!更是影卫的大忌!  影卫里有非常明确的规定,但凡违抗命令,擅作主张者,杀无赦!  “殿下,属下……”楚西风的态度终于软了下来。  只可惜,龙非夜的眸光更加冰冷,他合上剑,却以剑鞘直击楚西风的丹田,速度之迅速,力道之狠绝,让楚西风求饶的机会都没有。  这一击,楚西风十多年来苦修的武功便全都废了。楚西风喷出了一口鲜血,怔怔地看着他自小就效命的主子。  这一刻,他都看不透,主子废了他的武功,是为保全他一条性命,还是,为了让他生不如死?  没了武功,他这辈子都不可能再回到影卫的队伍里了!  楚西风很想看清楚,问清楚,可是,他的视线很快就变得模糊,变得昏暗。  最后,他终是不堪重伤,眼前一黑昏迷了过去。  龙非夜没有再看他一眼,冷冷道,“来人,把他送回天山去。传令下去,无论影卫,军中又或是唐门,无论是谁,再有自作主张,阳奉阴违者,杀无赦!”  所有人都绷紧了一根弦,徐东临暗暗庆幸,按影卫的规矩,楚西风必死无疑,殿下虽然废了楚西风的武功,至少……至少还是没杀他,把他送回了他习武之地。  “今日起,徐东临任影卫统领一职。”龙非夜冷冷说。  徐东临愣住了,见主子质问的目光,他才连忙上前领命谢恩。  “徐东临,本王限你在三日之内找到劫人之人,否则,后果自负,还有,传令唐门,调查到底是什么人散布谣言,污蔑王妃!”龙非夜又道。  这,算不算是他最后的冷静与理智呢?  其实,这是被逼出来的冷静,他知道韩芸汐失踪的那一刻,几乎是疯了。  疯了一般直冲到这里,他不得不冷静。  他若不冷静,韩芸汐的处境就更加危险,而他的处境,也好不到哪里去!楚西风的仇恨都那么重,何况是百里军府和唐门?  他当然懂楚西风对西秦的恨,他也知晓他手下无数人对西秦皇族有着不共戴天的仇,他不仅仅隐瞒了韩芸汐,也隐瞒了他身旁所有的人,包括唐离!  既永远无法和解,无法原谅,那不如永远都不知情。  他早就部署好一切,却万万没有想到还会有人知晓韩芸汐的身世,还知晓得那么透彻,知晓他所不了解的凤羽胎记,甚至将这个秘密公布于众!  这个人到底是谁?  行刺顾北月的玄衣刺客,又是什么人?  其实,他对顾北月确实有利用之心,所以,他隐瞒了东秦皇族的身份。但是,他绝不可能行刺顾北月。在韩芸汐身世一事上,他们早就达成了共识。  当他在天山之巅使出噬情之力,他才知道,顾北月在天山竟也有耳目,而且,顾北月知晓噬情之力是东秦皇族的至宝。  顾北月威胁他,如果不放了韩芸汐,必以医城之力灭了中南都督府。  那个时候,他才意识到顾北月知晓韩芸汐的身世。  他坦白了自己很早就知晓韩芸汐的身世,并质问顾北月明明知晓韩芸汐的身世,却一直隐瞒,居心何在。  顾北月没有回答他的质问,而是怒责他利用女人的感情,不是大丈夫行为。  他解释了一切,却发现顾北月和他是一样的,一样希望韩芸汐永远不知道自己身上背负的仇恨和重任,永远只做自己。  要他一个东秦太子,相信影族之后的话,如何可能?要一个影族之后,和东秦太子达成共识,岂那么容易?  但是,同为男人,同为疼惜韩芸汐的男人,他们再了解彼此的苦衷不过了。  因为了解,所以,坚信!  “还不去找人?”龙非夜冷冷问。  徐东临却迟迟不敢走,他深吸了好几口,才把藏在腰带上的紫纱衣抽出来,“殿下……”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