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天才小毒妃>目录>

第822章 很爱很爱他

第822章 很爱很爱他

小说: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字数:3082更新时间:2017-01-24 07:29:34
    其实,韩芸汐早就猜到天宁皇城里,要她性命换取影族下落的人是楚清歌了。  狄族楚家最恨她的人,就是这位天宁史上最年轻了太后了。  楚清歌几乎都把恨韩芸汐当作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来对待,她若知道韩芸汐其实压根没把她放心上,会不会崩溃呢?  其实,她现在就是崩溃的状态,因为,她终于真相了!  她什么都不如韩芸汐,就只剩下“出身”比韩芸汐好,血统比韩芸汐尊贵了。  可谁知道,韩芸汐居然拥有让她永远无法超越,也无法忽略、轻视的血统,西秦皇族的血统!  韩芸汐不是韩家嫡女,而是当今世上最尊贵的公主,西秦公主!  若瞥开国仇家恨不说,只论血统和身份的尊贵,她都不得不承认,只有韩芸汐配得上龙非夜这个东秦太子。  楚清歌觉得自己败得一塌涂地,一贯以“出身”来安慰自己,欺骗自己,而今,她连自欺欺人的资格都没有了……  幽族之后,是西秦皇族的仆,她亦是韩芸汐的仆呀!  自己一直仇视,瞧不起的女人竟是自己的主子,还有什么事情比这件事更加讽刺的呢?  韩芸汐慵懒懒坐着,打量着楚清歌。楚清歌站在她面前,目瞪口呆,三魂七魄全都在疼,疼得想嚎啕大哭一场。  为什么?  谁能告诉她为什么会这样?这简直就是一场噩梦!  韩芸汐和楚清歌都没有说话。其实比起龙非夜那个小师妹端木瑶,韩芸汐对楚清歌真没什么太大的想法。  “人我带来了,你现在可以告诉我影族的下落了吧?”宁承冷冷开了口。  楚清歌已经很久没看到宁承了,她甚至怀念宁承这个冰冷的声音,这个声音可以给予她幻象,可以安慰她思念得几乎疯狂的心。  她朝宁承看去,看了很久很久,却忽然大笑起来,“你杀了她,杀了她我就告诉你!影族就剩下一个人了,我知道他是谁,我还见过他!亲眼见过!”  “你找死!”宁承杀意顿起,一把掐住了楚清歌的脖子,“别给脸不要脸。”  楚清歌还是笑,她斜眼看着韩芸汐,一样盯了韩芸汐很久,才笑呵呵地问,“韩芸汐,你以你的身份会荣吗?”  韩芸汐示意宁承放手,她早知道影族下落,之所以来见楚清歌,也不是为了示威,羞辱楚清歌。  她只想从楚清歌嘴里问出些事情来,毕竟她目前也只知道顾北月是影族之人,至于顾北月之前过了什么事,她想了解清楚。或许,楚清歌会知道一些她所没掌控的信息。  面对宁承,韩芸汐只能暂时说违心话了,否则,她极有可能站的沦为宁承的傀儡,从此再没有发言权。  如果她让宁承感觉到她对自己身份的认可,至少以宁承的忠诚,还是会对她客客气气,毕恭毕敬的。  她回答楚清歌,“当然,我西秦皇族的血统是最尊贵的。”  “呸!”  楚清歌居然吐口水过来,幸好韩芸汐闪得快,她被吓得不轻,印象中楚清歌是个冷美人,修养不错,如今这举动,和疯婆子有何区别?  “放肆!”  宁承愤怒地拽住楚清歌,狠狠将她拽到一旁去,远离韩芸汐。楚清歌一时没站稳,摔在地上。  她就这样瘫坐着,疯了一样哈哈大笑,“韩芸汐,我告诉你,我痛恨我的出身!我宁可自己是贱民之女,你知道为什么吗?”  看着彻底崩溃的楚清歌,韩芸汐忽然有些心疼这个女人。虽然楚清歌是中她的计,当众献艺被天徽皇帝相中才有和亲一事,可是,这归根到底,也是因为楚清歌是幽族之后。  楚清歌和亲嫁给天徽皇帝,不正是受她的父兄所逼迫的吗?否则,以楚家当年在西周的权势,必有办法化解楚清歌这个困局。  韩芸汐脑海里忽然浮现出宁静那张泪流满面的脸,宁静哭着对她说,“韩芸汐,你知不知道我姐姐宁安,背弃了青梅竹马的心上人,十五岁就嫁入宫,任由天徽那个老皇帝糟蹋!”  东西秦两大阵营,谁都有冤有屈,也谁都有资格怨和恨。可是,如此冤冤相报,何时能了?又有多少这样的无辜女子,要沦为牺牲品,受身不由己的苦楚?  韩芸汐多么希望东西秦的仇恨能化解,可是,她太清楚这份仇恨无法化解,这份仇恨里不单单是仇恨,还包括云空大陆的霸权!  即便没有宿仇的人,都争得头破血流,何况是东西秦?谁甘心将天下,拱手相让?  “若是贱民之女,你便不必嫁给天徽了。”  韩芸汐总算认认真真跟楚清歌说了一句话,真心话。  谁知道,楚清歌狂笑不已,“韩芸汐,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不懂!你这种人,怎么会懂!”  难道,她猜错了吗?  韩芸汐真的不懂了,“那又是为何?”  “因为我爱他,很爱很爱他!我不愿生来就与他为敌!”楚清歌几乎是咆哮地说出这句话的,“韩芸汐,我告诉你!我爱龙非夜!就算我是幽族之后,我还是不恨龙非夜。因为我爱他!韩芸汐,我比你还要爱他,哈哈哈”  楚清歌真的疯了,狂笑不止,她终于又找到自己可以胜过韩芸汐的地方了,她比韩芸汐更爱龙非夜!  韩芸汐以西秦公主身份为骄傲,以和龙非夜对敌的身份为骄傲,她知晓自己的身世之后,一定恨透了龙非夜吧?  “哈哈哈,韩芸汐,你输了!你输了!你连爱他的资格都没有,哈哈哈!”  楚清歌明明是笑,可却不知何时已经泪流满面,“韩芸汐,我敢爱他,我敢说出来。你敢吗?你不敢,你不会……哈哈哈……”  韩芸汐的心不再怜悯,她面无表情地看着楚清歌,一句话都没有回答。  宁承越听越愤怒,冷不丁扬剑,厉声打断楚清歌的疯狂,“够了!影族之后到底是谁,再不说,我一剑杀了你!”  韩芸汐想阻止,却已经来不及了,不是宁承动了剑,而是楚清歌自己扑向了宁承的剑。  宁承愣了,非常意外。  “还不松手!”  韩芸汐立马冲过来,怒斥宁承,宁承这才放开长剑,韩芸汐抱着楚清歌,不敢轻易拔剑,她急急命令,“找大夫过来,要大量止血药物,快!”  宁承还没问出影族之后,他不会真杀了楚清歌,他没想到楚清歌这个女人也会不怕死。  他连忙去喊人,韩芸汐抱着楚清歌,冷冷警告,“楚清歌,我告诉你,你要喜欢龙非夜,你就好好活下去,亲口去对他说!端木瑶都还亲口对他说过,你呢?你跟我说那么多,没用!你自己找他去!”  韩芸汐忽然想起一句话,“真正的爱里,没有情敌”。  楚清歌的爱和端木瑶完全不同。  “我已经脏了……我没资格告诉他了。”楚清歌嘴里忽然涌出好几口血,她紧紧抓住了韩芸汐的手,耗尽最后的生命对韩芸汐说,“韩芸汐,你……你敢不敢……敢不敢继续爱他?我求……求你,韩芸汐,我求你继续爱他,杀了宁承,好不好?韩芸汐,你……你能输给我呀!”  话到这里,楚清歌已经撑不住了,她死死地盯着韩芸汐看,死在了韩芸汐怀里。  韩芸汐从来没有想过,楚清歌会这样死在自己怀中,楚清歌怕也不会想到自己会是这个结局吧。  韩芸汐的心,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地咬了一口,特别特别痛!  爱,怎么就那么难呢?  她喃喃低声,“楚清歌,你知不知道我就想问龙非夜一个问题。我想问他,如果……如果我不是西秦公主,他还会不会喜欢我。”  “如果,如果会的话,我一定比你更勇敢。”  韩芸汐说完这句话,温柔地抚下楚清歌的眼睛,让她瞑目。  宁承在门口,只知道韩芸汐和楚清歌低声说话,却不知道她们说了什么,大夫赶来的时候,韩芸汐说,“不必,她解脱了。”  “她跟你说什么了?是不是影族的下落?”宁承箭步冲过去,险些撞了韩芸汐。  韩芸汐深深看了他一眼,宁承才退开,“属下冒犯,公主恕罪。”  “你所有罪我都记着!”韩芸汐不悦道。  “公主,她说什么了?”宁承心急,这些年来,除了找皇族的下落,最急的便是影族了。  “她说影族之后,就是顾北月!”韩芸汐隐瞒了玄衣刺客的事情,故作感慨,“没想到呀,万万没想到!”  宁承非常意外,冷不丁扇了自己一巴掌,当初他可是囚禁过顾北月的!  宁承哪知道顾北月和龙非夜那些合作,更不知道楚天隐回西周发动战场,也是受了顾北月和龙非夜指使。  他一直就把顾北月当作是一个大夫而已。  “哎呀,我想起一件事了!”韩芸汐故作惊讶,“当年在天坑里,一个会影术的白衣公子劫持我,难道他就是顾北月?那个时候君亦邪也在场。”  “君亦邪……”宁承若有所思。  “对,他在场!而且……”韩芸汐愤怒起来,将君亦邪对她不轨,白衣公子救了她的事情说了出来。  宁承眼底的复杂之色就更浓了,见状,韩芸汐终于知道自己怎么说服宁承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