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天才小毒妃>目录>

第823章 聪明的宁承是头狼

第823章 聪明的宁承是头狼

小说: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字数:3140更新时间:2017-01-24 07:29:34
    韩芸汐告诉宁承君亦邪对她不轨的事情后,宁承自己坐在那儿,很久很久都没说话。  “点到为止”是一门很精深的学问,用得好事半功倍,用不好全盘崩溃。  韩芸汐就“点”到这里,由着宁承去沉默,也不主动再多说什么了,当然,如果宁承主动问她,她自是有问必答。  最后,宁承认真说,“这么大的事,君亦邪竟没有告知我!为什么?”  韩芸汐冷笑,“他冒犯我,不敢认就罢了,至少如今知晓你急着找影族下落,总该告知一声吧?我当初以为顾北月是冲着毒兽才保护我,如今想来真是可笑。他一个影族后人,要毒兽作甚?他又不像君亦邪毒术精湛,还能和毒兽斗一斗。”  宁承点了点头,忽然问,“还有吗?”  韩芸汐险些没反应过来,“什么?”  “公主是怀疑君亦邪了吧?除了这件事,可还有其他事让公主起疑心的?”宁承认真问。  韩芸汐颇为意外,这才发现宁承比她想象中要聪明很多。  不过想来也是,宁承是云空商会的幕后大佬,又是宁家军的主子,还是天宁的摄政王若,可谓做得生意,带得兵还谋得政,简直是跨界人才了!若不聪明,他能有今日?想当初他坑了幽族楚家,顺带还摆了龙非夜一道,夺了天宁的主导权。龙非夜当时可非常记仇。  韩芸汐心想一定是这几日宁承温顺如羊的恭敬态度,让她忘了他其实是一头凶狠的狼!  韩芸汐原本想隐瞒玄衣刺客一事,让宁承自己去查出来。  这个时候,她改变主意了。  面对这种聪明人,与其跟他兜圈子,倒不如跟他干脆爽快一些。何况,他现在摆出来的态度就非常坦诚。  韩芸汐若再隐瞒,反倒显得她心怀不轨了。  她说,“宁承,我不是怀疑他,而是肯定他居心不良!君亦邪不说,无非是不喜欢你找到影族。你们都知道影族当年几乎被灭尽,人丁凋。而且影族说白了只是随身的影卫,并非什么大势力,对光复我西秦一没兵力上的支持,二没财力上的支撑。君亦邪怕顾北月什么呢?”  见宁承认真琢磨着,韩芸汐继续道,“宁承,影族的存在,只关乎我的人身安全。不想你找到影族之人,必是不希望我韩芸汐好好活着!”  “他敢!”宁承冷声。  韩芸汐顺了他的意思,说道,“当然,还有另外一种可能,就是君亦邪有什么把柄落在顾北月手上,他不敢说。”  宁承虽然点头,但是,他并没有完全相信韩芸汐的说法,毕竟韩芸汐不是给他一个明确的结论,而是提供了两种质疑。  真相如何,还得找到顾北月才知晓!影族和风族比起来,宁承绝对的信任影族!  “公主,顾北月在医城何处闭关?”宁承认真问。  韩芸汐一脸苦笑,看着他迟迟不语。  “公主……”宁承有些不安。  “在龙非夜举兵的当夜,顾北月遇刺了,摔下毒宗禁地最深的深渊里,他们下去找了很久,都没找到人。”韩芸汐淡淡说道。  宁承怔了。  韩芸汐将当夜的情况都跟宁承说了,但是,隐瞒了玄衣刺客使的是天山剑术一事。  这件事打死不能说呀,否则,宁承不仅仅要怀疑她的说辞,还会怀疑她的立场!  宁承对龙非夜的态度,是绝对的敌意。他相信任何人,都不会相信龙非夜!  “所以,你怀疑刺客是毒宗的人?”宁承问道。  “一定是毒宗的人,还是我毒宗嫡亲。否则不可能马上解我的下的毒。”韩芸汐一脸肯定。  宁承眉头锁着更紧了,韩芸汐无意间撞见,恍惚之间竟似乎看到了龙非夜俊眉紧蹙的模样,她连忙避开眼。  暗笑自己眼拙,然而,她知道,这不过是因为太想那个男人了。  “毒宗嫡亲,公主的……”宁承有些不可思议。  “不是我父亲,也必是长辈。他为什么不认我?为什么要杀顾北月?简直忘恩负义,毒宗能平反,可全靠顾北月!”韩芸汐气愤地说。  “为何一定是长辈?”宁承反问,“同辈亦有可能。”  “因为此人极有可能是君亦邪的师父!”韩芸汐直接道出关键,“渔州岛君亦邪被困一事,想必宁诺很清楚。”  韩芸汐索性把渔州岛毒雾,迷途斗毒之事都说出来,矛头直指风族。  “啪”  一声,宁承站了起来,怒火在眼中跳跃,知道了那么多,他要是还想不通,他也就别混了。  君亦邪不是风族之人,只是一个代言人而已!  韩芸汐见势头好,连忙又接着提醒,“宁承,当年幽族楚家打出光复西秦的旗号,你狄族知晓幽族有私心,他风族难不成也知晓?迟迟不露面?”  “为何等到龙非夜举兵?还有,龙非夜一举兵,我的身份就被公布出来,公布我身份者,又是何人?”韩芸汐再问。  “君亦邪的师父是你父亲,他知晓你的身世……”宁承立马又否认,“他知晓你天心夫人的身世,所以知晓你的身世!打从你出生起,他就知道你是西秦公主!”  韩芸汐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对宁承这么有好感,她激动得连连点头。  “隐瞒了这么多年不说,至今才公布于众,又不认你。如此居心……”宁承那双好看的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直线,充满了危险气息,甚至隐隐有些戾气。  这又一次提醒着韩芸汐,眼前这个男人并不是温顺的羊,而是会一口咬死人的野狼。  韩芸汐头一次如此庆幸,宁承对西秦的忠诚,对她的信任。否则,天知道她要耗费多少心思,多少时间来揭穿风族的谎言。  费心思不打紧,最关键的是她没有多少时间可以耗了。  看着地上,楚清歌那瘦得近乎病态的躯体,她心怀感激,感激这个女人找到说服宁承的办法。  宁承在屋内踱了几步,最后很果断地决定,“公主,天宁早在属下掌控之下,属下计划明日挂出西楚大旗,咱们不去军中,就留在宫中,让白玉乔过来拜见。”  不论如何,他不能让白玉乔再留在军中了,天知道她安的什么好心。  “且把传国玉玺拿到手,再挂旗吧。”韩芸汐淡淡道。  “只要有公主你在,影响不大。”宁承说道。  宁承不知道,这件事对韩芸汐影响简直是“天大”,一旦挂旗正式尊她为西秦公主,以她的名义统领狄族、风族对抗龙非夜。那龙非夜该怎么看她呀?  韩芸汐记得很清楚,龙非夜曾经问过她,如果她是西秦公主,是否会记恨东秦,是否有复国之心。  她当初地回答都是肯定的。  一旦两方正式对抗,她还有机会问出那个问题吗?无论如何,韩芸汐都要阻止宁承挂旗。  见龙非夜是不可能的了,她得尽快想办法找到可靠之人,把问题带给龙非夜。  韩芸汐紧张地琢磨起来,她到底该用什么理由说服宁承呢?  最后,她想到了一个极妙的办法,她让宁承坐下来,压低了声音同他说,宁承认真听着,最后朝她束起了大拇指,“高!实在是高,属下佩服!”  韩芸汐总算吐了一口气,她也觉得自己这一招太高明了。若非情况紧急,被逼无奈,或许她也想不到这办法。  她想,她很快就能见到“韩芸汐”的亲生父亲了!  当日,在韩芸汐的要求下,宁承厚葬了楚清歌,并要求将不到三岁的小皇帝送去医学院。  “王妃娘娘,医学院在龙非夜的掌控之下,此举不妥。”宁承并没有告诉韩芸汐。  “此事与他有何关系?医城之所以封城找人,不过是因为失踪的是我这个医学院长老,毒宗之首。龙非夜如今还使唤得了决副院,怕是还不承认我的身份,误导了决副院。”  韩芸汐说着,故作冷笑,“待来日我承认身份,医城就不会给龙非夜面子了。”  宁承看着韩芸汐,想起了她之前那句誓言,终究是信了她的说法。  “你不必以你的名义把人送去,就以天宁皇室的名义把人送过去。”韩芸汐叹息了一声,淡淡道,“医城对他有责任,不会拒绝的。可怜的终究是孩子,葬礼就别让他参加了。”  “好。”宁承很爽快答应了。  韩芸汐乔装成宫女,参加了楚清歌的葬礼。  葬礼一结束,宁承就给白玉乔送去密函,他没有说明是否已经劫持到韩芸汐,只要求白玉乔把传国玉玺带到皇都。  韩芸汐在屋内坐立不安,最后,她还是决定冒个风险。  她一出门,随身的侍从就恭敬行礼,“公主殿下,要去何处?”  比起在医城,宁承对她的防备解除不少,这都归功于韩芸汐那句恶毒的誓言。留在她身旁的侍卫大都是保护她,而非监视。  韩芸汐有机会逃,但是,她没有逃的必要,再没有什么地方比待在宁承这安全了。  她并不知道龙非夜什么态度,指不定她逃到龙非夜身份,反倒死路一条。  思及此,她忍不住苦笑,连想问他的那个问题,都无法当着面,看着他的眼睛问呀。  “我瞧瞧那小皇帝个人来带路。”韩芸汐说道。  “他在宁太妃那边,属下带你过去。”侍从很殷勤。  韩芸汐眼底掠过一抹狡黠,故作漫不经心,随口问道,“明早就要送走,行礼都收好没?”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