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天才小毒妃>目录>

第834章 算不算约会

第834章 算不算约会

小说: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字数:3223更新时间:2017-01-24 07:29:35
    顾北月的信,揭穿了白彦青的一切阴谋。  那日顾北月在毒宗禁地遭袭,玄衣刺客正是风族族长白彦青,那场行刺是个彻头彻尾的陷阱!  白彦青将顾北月打下深渊,却早在深渊里埋伏了杀手,在顾北月坠崖之后,将顾北月掳走。  那一夜行刺,顾北月看似坠崖,实际上被劫持走了。所以,无论他们怎么找,都不可能找到人。  白彦青还是君亦邪的师父,更是他们一直要找的老狐狸,而且也是毒宗嫡亲之后,极有可能就是韩芸汐的生父,天心夫人的男人。  白彦青所作的一切都是为挑拨东西秦,再此挑起仇恨和战争,坐收渔翁之利。  白彦青劫持了顾北月之后,将君北月困在一处禁地,与世隔绝。还假装自己是顾北月的救命恩人。  他告诉顾北月自己是风族之后,盯着龙非夜许久,早就知晓龙非夜的身世,所作的一切都是为了今日,能联手狄族,利用北历铁骑,灭掉东秦最后的势力,为西秦皇族报仇。  他告诉顾北月,他公开了韩芸汐的身份,韩芸汐看清了龙非夜的诡计,已和宁承联手,即将挂帅亲征。  他还告诉顾北月,北历的铁骑很快就会支援宁家军,不出一年,东秦皇族必会灭绝。  白彦青怎么会想到顾北月早就知晓龙非夜的东秦之后,也早就知晓韩芸汐的西秦之后,而且还和龙非夜站在同一立场。  白彦青骗了顾北月,顾北月将计就计,一边养伤,一边暗中联系楚天隐,了解真正的时局,一边试探出白彦青种种阴谋诡计。  他答应白彦青,只要白彦青帮他寻到丹药,恢复他的内功,他便愿意以医城之力,来限制龙非夜。  顾北月信中最后一句话是,“公主还未见信,望殿下三思。”  短短一句话,包含了多少无奈,多少身不由己,又包含了多少坚定,多少决绝,龙非夜都懂。  韩芸汐还未看到信,还未知真相,真心。  他岂能放弃?  昔日,他借用顾北月之手,要将真相,真心送到韩芸汐手中,心中。  而如今,顾北月却是借他之手,要将真相,真心送到韩芸汐手里,心中去呀!  龙非夜本就想亲自见韩芸汐一面,见了顾北月这信,心便更坚定了。  韩芸汐既挂帅亲征,他等着她来!  龙非夜拆开了楚天隐的信函,楚天隐的意思很名且,只要龙非夜答应放了他父亲和伯父,他愿意听从顾北月一切安排。  龙非夜心中感慨万千,当初降服楚天隐,也正是顾北月给出的主意。  顾北月此人,若有心替西秦复仇复国,云空大陆的天,怕早就变了吧!  他以病弱之躯,撑起了韩芸汐的一片晴空!  “百里元隆,传令下去,停止进攻!”龙非夜冷冷下令。  百里元隆大惊,他以为自己听错了,“殿下,你说……你说什么?”  “停止进攻,派使过去,本王要和韩芸汐谈判!”龙非夜认真说道。  “殿下!”百里元隆怒了,“东秦与他们,没什么好谈的。殿下如今最该做的便是设法稳定军心,趁韩芸汐和宁承还未率援兵过来,一鼓作气,速战速决,至少能打下半个天宁!殿下,顾北月终究是影族之后,楚天隐的立场不明,你可千万别上了他们的当!”  龙非夜将白彦青的诡计说给百里元隆听,“君亦邪有三万战马,最慢下月初就可南下,往后还有六万战马。”  龙非夜说着,倾身而前,眯起冷邪的双眸,一字一字问,“百里元隆,十万铁骑尽数南下,后果是什么,你应该比本太子更清楚!”  百里元隆目瞪口呆,就在这个时候,影卫带来了北历密探的消息。  “殿下,君亦邪三万战马已入北历境内,北历皇帝已有戒备心,但还未行动。”影卫如实禀告。  百里元隆更加震惊,他惊声,“止战,必须暂时停战!殿下,一定要阻止北历骑兵支援宁家军!”  百里元隆这才彻底慌了。  他不管风族和狄族之间有什么矛盾,风族有多大的野心,他只知道风族和狄族一但联手,即便是假意联手,东秦都很危险。  七贵族中大多效忠西秦,唯有白族真正效忠东秦,真正论阵营实力,东秦占不到上风了。  所以,这也是秦王殿下这些年来,一直追查七贵族下落的原因。  没想到倒头来,竟让风族掌控了云空大陆最有战斗力的骑兵。  “告诉萧贵妃,该行动了,还有,把赫连醉香和韩云逸给她送过去。”龙非夜冷冷说。  萧贵妃正是他埋伏在北历皇帝身旁多年的细作,终于还派上用场。  也该是赫连醉香付出代价的时候,她的宝贝儿子韩云逸一定能让她供出白彦青和君亦邪来。  影卫退去之后,龙非夜才朝百里元隆看去,不必龙非夜再言,百里元隆都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了。  “殿下,末将立马下令停战,今日就派出使臣。”百里元隆说完,箭步离开。  如今战场的形势,东秦军占了绝对的优势,宁家军节节溃败,在这种情况下,东秦军只要停战,便可直接使双方进入对峙阶段。  只要东秦派出的使臣可以说服韩芸汐和宁承,让他们相信风族的阴谋,相信北历铁骑的可怕,韩芸汐和宁承自然会对风族有戒备。  如此一来,风族既有应对狄族,又要应对北历皇族,即便有再多的战马,也不可能一下子就占据绝对的优势。  原本是东西秦两大阵营对抗,而今,因为风族阴谋被揭穿,形势大变,风族成了众矢之的。  再大的仇恨,在灭亡的大危机面前,都必须妥协。  百里元隆和龙非夜都担忧,韩芸汐和宁承会相信他们多少,比起相信他们,韩芸汐和宁承更有理由相信风族,不是吗?  他们主仆两,甚至是顾北月,都还不知道韩芸汐比他们更早只破白彦青的真面目,并且摆了白彦青一道,套出了君亦邪战马的确切消息。  此时此刻,正在赶往战场路上的韩芸汐,正看着手里九封空信发呆。  人家是近乡情怯,她是近人情怯,又或者说是近夫情更怯。  是呀,龙非夜是她的丈夫呀!  龙非夜现在在做什么呢?  是不是像以前那样,睡前还得忙着拆看一封封密函?  她挂帅亲征的消息,应该传到他耳里了吧,他会怎么看她?若真有机会,见了面,他又会怎么对待她。  不敢想,正是因为一想,思念便会疯狂生长,占据她的脑袋,入侵她的理智。  龙非夜,你记不得你说过,你欠我一次明媒正娶?  龙非夜,你记不记得我说过,如果你不还,我便会嫁别人?  马车疾驰,三日之后,宁承收到副将来信,说东秦忽然停战,派使前来说是东秦太子龙非夜,要和公主谈判。  宁承想都没想,直接将信拿给韩芸汐看。  韩芸汐一见信中内容,差点就尖叫起来,她怎么都没想到还未到战场,就会有这样的机会。  这,应该是龙非夜第一次正式约她吧!算不算约会?  “公主,如你所料,龙非夜收到战马的消息了。”宁承说道。  韩芸汐看着信,没出声。  其实,别人不明白龙非夜在北历的细作有多少,她却很清楚。  以龙非夜的力量,他可以放手一搏,一边跟宁家军速战速决,一边利用北历皇室来牵制君亦邪。  以龙非夜的性子,他也必然会这么做。  如今,龙非夜居然要亲自跟她谈判,真的是为了北历战马一事吗?  韩芸汐惊喜之余,又忐忑起来。  他以东秦太子的身份和她谈判,他们两必定无法单独见面,两方都会有不少要员在场,能谈什么呢?  忐忑之余,韩芸汐又有些失落了。  也不知道医城那边的情况怎样了,沈副院是否看到了她在龙尊仆从身上动的手脚?  “公主,答应他?时间地点,咱们来定?”宁承问道。  韩芸汐这才缓过神来,犹豫了片刻,认真道,“笔墨伺候,我给龙非夜写封信!”  宁承狐疑了,“公主……”  “不能马上止战,否则会被白彦青利用了,白彦青能得北历皇帝信任那么多年,必有他的能耐。东西秦如果突然止战,北历皇帝会怎么想?还不得提防着东西秦?”韩芸汐认真说。  宁承心生佩服,把女人的心细用在军政大事上,公主怕是头一个了。  宁承立马亲自拿来笔墨,韩芸汐当着他的面提笔,自然什么多余的话也写不了,她只写了自己的担忧,建议龙非夜跟她谈判之后再之战,但是,要求这几日的战役都必须是做戏,不能动真格。  信送到龙非夜手上,看着韩芸汐的字迹,看韩芸汐的谨慎和细致,龙非夜忽然有种错觉,仿佛那个女人并没有站在他的对立面,而是仍旧在他身旁,同他并肩,为他出谋划策。  那个女人,一如他所了解,所欣赏的,理智、冷静、智慧!  韩芸汐,你那么聪明,你怎么就猜不到本王的心呢?  此时此刻,韩芸汐是否也在问,龙非夜,你比我还聪明,怎么就猜不透我的心呢?  几日之后的深夜,韩芸汐在宁承和几个侍卫的陪同之下,来到一处悬崖。  悬崖对面,亦是个悬崖,两山之间是一座老旧的铁索桥,站在铁索桥上,正好可以看到战场。  韩芸汐他们一过来,就看到一个高大傲岸的身影,站在铁索桥中央。  两悬崖都有火把,铁索桥中间却只有月光。  韩芸汐一眼就认出月光下,如夜之神祗的男人,正是她思念已久,几月未见的男人,龙非夜!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