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天才小毒妃>目录>

第839章 没有一点点防备

第839章 没有一点点防备

小说: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字数:3062更新时间:2017-01-24 07:29:35
    韩芸汐整个人都往右倾倒过去,吊桥也全倾倒到一边。韩芸汐踩在木板的末端,木板的另一端翘得老高老高。幸好她反应够快,双手紧紧抓住绳索的同时,也让自己身体重量全都施加在绳索上,否则,只要一不小心稍稍施力,她脚下的木板势必会被踩翻,如此一来,她就真得悬空了。  “公主!”宁承大喊。  龙非夜亦差点就出手,然而,韩芸汐却闭着眼大叫,“不许过来!你若过来,我马上就回去!再也不来了!”  她没有点名这话是在警告谁,宁承自是觉得这话是在警告他,他右手紧紧地握成拳头,强迫自己忍住,他亦不敢出声,生怕影响了公主。  而龙非夜,却也当这话是说给他听的,他正要施加在绳索上的真气,渐渐散去,无声无息,谁都没有发现。  韩芸汐这话既是说给宁承听的,也是说给龙非夜听的。只要宁承过来营救,那今日她和龙非夜就无法单独再见了。龙非夜好不容易设了个激将法也白塔了。同理,只要龙非夜营救她,则和刚刚的激将自相矛盾,必会引起宁承的怀疑。  这个时候,韩芸汐只能靠自己。  龙非夜和宁承都不敢轻举妄动,却都目不转睛,密切关注着韩芸汐,心跳跟着她的一举一动而加速。  深渊之上,月芒之下,万籁寂静,韩芸汐单薄却又倔强的身影,透出了孤独的气息。  韩芸汐确定龙非夜和宁承都不会动手,她才暗暗松了一口气,开始思考起自己的处境。  她试探性地伸一手,发现脚下的木板并没有受影响,于是便小心翼翼地朝左边的绳索抓去,但是,她的手够不着。  这种情况下,要么她小心翼翼地移动,让自己的手一点点地靠近左边的绳索;要么就豁出去赌一把,一步到位,直接用力探过去抓住。  韩芸汐向来都是喜欢冒险的主儿,她豁了出去,猛地一挺身,瞬间就抓住了左边的绳索,与此同时,一脚踩住了木板的另一侧。  这一下子,韩芸汐又站直了,她忽然发现自己的身手其他还不错。  龙非夜和宁承双双松了一口气,岂料,就在这个时候,韩芸汐脚下的木板忽然断裂成两半,站在中间的韩芸汐踩了空!  “啊……”  韩芸汐大叫起来,双手紧紧抓住左右绳索,整个人就这样吊挂在吊桥上。  脚下的万丈深渊,周遭狂风不止,韩芸汐的衣裙,头发全都被吹乱。她还未从惊吓中缓过神来,宁承便不顾一切箭步冲过来。  就在宁承伸手要拉韩芸汐的时候,韩芸汐抓着的绳索忽然断裂!  “啊……”  韩芸汐瞬间就掉了下去,宁承始料未及,却很快毫不犹豫地追下去,他并没有发现,一道身影抢在了他前面,直追而下。  深渊中,树木繁茂,光影斑驳,风声呼啸。  韩芸汐的惊叫声很快就会淹没在风中,而宁承的叫喊亦断断续续,听不清楚。  “公主!”  宁承追下来的时候,还看得到韩芸汐下坠的身影,可是,没一会儿,便见她的身影被深渊的黑暗隐没。  “公主!公主!”  他疯了一样大喊,慌张无措,只能不停地往下,往下,再往下!  除了往下找,往下追,还能做些什么呢?  宁承已经无暇多想了,拼尽全力地追,生怕来不及救人,后果可怕。  然而,此时韩芸汐早就在深渊底里,她并非摔下来的,而是被人抱下来的,那人,除了龙非夜还会是谁。  在宁承要拉韩芸汐的时候,龙非夜用暗器打断了绳索,制造了韩芸汐意外跌落的假象。  龙非夜的速度,远远胜过宁承一倍不止。  这绝对是一场意外,他激将韩芸汐过桥,只想让她独自过来,单独和他说话。可既然她出了意外,他就绝对不允许她回到宁承那边去。  此时此刻,他紧紧地抱着韩芸汐,都快把人给抱碎了。  韩芸汐惊慌未定,一颗心还砰砰砰狂跳,她目瞪口呆地看着龙非夜,一时都缓过神来。曾经想象过无数次,可真的被他拥在怀中,又一次像以往那样,从这个交待看他的侧脸,她竟还是和以往那样,看痴了。  龙非夜,好久不见!  而龙非夜,抱紧她似乎是一种本能,他看着怀中熟悉的人儿,亦是愣着。  “公主!公主!”  宁承撕心裂肺的声音惊醒了龙非夜,他二话不说,抱紧韩芸汐便走,身影在黑暗中飞掠,无声无息地离开了深渊底部。  韩芸汐根本没听到宁承的声音。龙非夜是她唯一的克星,他一出现,她便会忘记一切。  周遭一片漆黑,月光都照射不到,韩芸汐窝着在龙非夜怀中,什么都看不到,索性也不看了。  她闭上眼睛,贴着他的心口,听他砰然有力的心跳声,如此强劲,如此熟悉。  这是最真实的声音,告诉她这不是一场梦。  她下意识搂紧他的脖子,生怕又被他丢下。  忽然,龙非夜停了下来。  韩芸汐这才从他的心跳声中清醒,睁开眼睛。只见他们已经绕过了一座山,远离深渊底,彻底甩掉了宁承。  眼前是个山坡,龙非夜的马车就停在不远处,车夫高伯正目瞪口呆地盯着他们看,而周遭几个影卫也都一脸震惊。  他们都是龙非夜的死忠,跟随龙非夜过来谈判,却被下令在这里等候,不许跟随上山。他们万万想到殿下和西秦公主谈判,竟能谈成这样,把人给抱了回来?  影卫自是不敢吭声,高伯忍不住开了口,“主子……这……”  “本太子和西秦公主有要事相谈,你们全都退下,在附近守着,不许任何人靠近!任何事都不许打扰!”龙非夜冷冷说。  一瞬间,影卫全都散了,高伯一脸狐疑,却也马上就跳下马车。  谈判?  这两人哪里有一点点谈判的样子了?他们还能谈的下去吗?  “主子和西秦公主……还……还未开始谈判?”高伯又忍不住问了一句。  龙非夜眸光骤冷,高伯虽心有想法,却不敢再多言,连忙退得远远地,同影卫一道在周遭防守。  人都散了,韩芸汐松了一口气,人也清醒了不少。  她不自觉仰头朝龙非夜看去,而龙非夜也正好低头朝她看来,龙非夜的目光原本寒彻骇人,可撞见韩芸汐那双胆怯迷茫的眼睛,却终究还是温软了三分。  其实,她才是他的克星呢!  他横抱着她,她的双手勾着他的脖子,四目又一次对上,两人都沉默无声。  或许有千言万语,有无数需要解释的事,可是,都不及人在眼前,凝眸对视。  她,等了他多久?等他一个答案,等他一个交待。  他,找了她多久?找她一个答案,找她一个抉择。  虽沉默,可是,彼此满腔的情愫都在剧烈地发酵,迅速地膨胀,横冲直撞地寻找一道不理智的缺口,随时都会汹涌而出,淹没对方!  忽然,龙非夜猛地埋头而下,狠狠吻住她的双唇。  这一触碰,像是天雷勾动地火,一发不可收,让向来理智、冷静的两人双双都失控。  龙非夜侵入韩芸汐的唇齿,疯了一般狂吻,韩芸汐亦毫不示弱,疯狂回应。他似乎怎么吻都不够,恨不得将她的小嘴吃掉,她似乎怎么回应都不够,恨不得将自己全都给他。  太思念你的温柔,恨不得一次补偿个够;太思念你的霸道,恨不得一次承受个够!  激烈的吻,让本就已经失去理智的二人意更乱,情更迷。  她,这才发现,自己是有多爱他,哪怕什么都没解释清楚,没问清楚,她都一点儿也不排斥他,恨不得从此跟他融为一体,再也不分离。  他,这才发现,自己是有多爱她,他和她之间,不管说不说得清楚,解释不解释得清楚,反正,他要定了她。  两人激吻得都喘不过气了,却都还舍不得放开,最后,唇齿相抵,勉强才能让彼此喘口气。  他的心跳得非常快,她的呼吸更是急促。  然而,他们看着彼此,却依旧无话,唯有气喘吁吁的声音撩拨着彼此敏感的神经。  沉默不过片刻,龙非夜再也自控不了,等不了,吻有一次封唇,长驱直入。像是索求,怎么吻都不满足。  不似以往的羞赧,矜持,韩芸汐豁出去一切,此时此刻,只有一个念头,便是顺从他,承受他,任他,由他,爱他,给予他。  龙非夜一边激烈地吻她,一边抱着她往马车走。  当韩芸汐被抱入马车之后,看到熟悉的一切,她瞬间清醒了一些。  多少次,她陪他长途奔波,总是在这车上,窝在他怀中睡去;多少次,她陪他外出,总是在这车上,不小心撩起他的怀心思;多少次,还是在这里,他的戛然而止让她瞬间清醒,羞辱而又迷茫……  这一次,她又瞬间清醒了,似已经成习惯。可是,龙非夜却没有停下。  他上了马车,一把拉下了垂帘,立马倾身过来,将她困在身下,那双漆黑的眼睛,冷幽幽地盯着韩芸汐看,就像是盯着猎物的豹子,随时都会将猎物吃得骨头都不剩……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