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天才小毒妃>目录>

第901章 宁静,你赢了

第901章 宁静,你赢了

小说: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字数:3098更新时间:2017-01-24 07:29:41
    顾北月在来信中请求顾七少前去营救,详细说明了自己被软禁之地的情况。  虽然他不知道自己被囚禁在何处,但是他在那个地方待了那么久,已经摸清楚地势状况,并且将山谷里的药材分布做了详细的了解。他提出自己的猜测,他猜测自己所在之地,可能就在天宁和西周交界之处。他还备注了在山谷里看到的几株罕见药草。  不得不说顾北月找顾七少求救援是最最明智的选择,因为,顾七少一看到他对那个山谷的描述,还有药材的分布情况,心中就有数了。  顾七少是谁呀?顾七少可是药鬼呀!云空大陆哪个角落有什么药材,他比任何人都清楚!  “黑色依米花?呵呵,也就那三个地了。”顾七少喃喃自语。  顾北月信中提到了一种药材,名叫黑色依米花。正常的依米花是多色的,一个花瓣一个颜色,可是黑色依米花整朵都是黑色的,是一种对土壤和气候条件要求十分严格的药材。  这种药材在别的地方基本看不到,顾七少就在三个地方见过,而且这三个地方的地形依旧植被分布,和顾北月描述的基本是一致的。  这三个地方都是深涧溪谷,黑色土壤,阴暗潮湿,多蕨类药物,这三个地方就在三途战场的附近,分别是西边天宁和西周交界处的龙腾谷,东边天宁和北历交界处的虎啸谷,还有就是天宁境内,三途黑市南边的凤鸣谷。  顾七少自然是从距离三途黑市至今的凤鸣谷开始找起。他正要走,仆从急急提醒,“主子打算单桥匹马去救人?”  顾七少回头看来,不耐烦反问道,“不然呢?”  “主子,白彦青并不好对付,主子不如找西秦公主一道前往?”仆从问道。  顾七少还误会韩芸汐被宁承软禁在军中,他没有回答仆从,眼底掠过了一抹阴戾,喃喃自语,“宁承……你等着!”  宁承动用了红衣大炮,想必是白彦青已经到黑市了,白彦青不在顾北月身旁,正是他去救人的大好时机。  他才不管什么东西秦,他就知道坑他是要付出代价的,坑他的毒丫头更不可饶恕。  顾七少紧急离开三途黑市之后,人就消失了。  万商宫的人知道他离开,只当他去赶赴黑楼那边,也没有多理睬。万商宫管事的大长老此时还和唐离夫妇周旋着。  大长老已经对宁静做了无数次暗示,不管是眼神,还是言语上的,他就不明白了宁静这么聪明的人,怎么就不明白他的意思呢?他只不过需要宁静找个机会,跟他单独说说话而已,为什么宁静昨夜至今,就没有离开唐离一米之外的时候呢?  此时,唐离和宁静刚用过早膳,唐离不知道从哪里摸来一副骰子,正径自把玩着,宁静坐在一旁,垂着眼琢磨着她的逃跑大计。  大长老进门来,故意弄出大动静,可惜这夫妻二人都没有理睬他,各自忙各自的。  大长老笑呵呵对唐离说,“姑爷,起得这么早,不到赌场耍几把?”  唐离朝宁静努了努嘴,没出声。不知道还以为他妻管严呢?  大长老正要开口,一个仆从匆匆跑过来,“大长老,竞拍场那边有几笔买卖,必须你过去签字。”  宁静见仆从神色匆忙的样子,便知道出事了。但是,她也没放心上,黑市里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长老会自会解决。  大长老不明情况,不敢耽搁立马离开。  可是,不到半个时辰,大长老又来了,他的脸色比刚刚那仆从还要慌张,他不在暗示,而是严肃地说,“静小姐,请借一步说话!”  宁静心下狐疑了,出了什么大事,长老会还应对不了吗?她摸了摸手上的玉镯子,朝唐离看去。  唐离笑打趣地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大长老,万商宫的事,静静已经做不了主了。你找我大舅子去吧。”  大长老似乎隐忍着什么,眼底掠过好几抹恨意,他没理睬唐离,他对宁静的语气都冰冷起来,“难不成静小姐也是这么想的?”  宁静一下子就听出大长老话外之音,她扯了扯那条两个镯子之间那条看不见的细线,朝唐离投出了哀求的目光,仿佛在对唐离说,“你再不让步,他们一定会怀疑我的!到时候你我都得玩完。”  成婚至今,她何时如此可怜兮兮地看他,求他了,可惜唐离无动于衷。  唐离再傻,也不会放人呀!一旦把人放了,指不定宁静自己逃了,他反倒被困在这里。  唐离避开了宁静的视线。  宁静莫名的窝火,索性对大长老说,“姑爷又不是外人,有什么事情就直说。”  谁知道,大长老忽然冷笑起来,怒声,“静小姐,唐门欺人太甚了!暴雨梨花针的暗针早就被用光,唐门给的聘礼,不过是一钱不值的破铜烂铁!”  话到这里,宁静猛得站起来,而唐离猛得看过来,手一松,瓷碗碎了一地。  暴雨梨花针是唐门第二暗器,即便给出去,也不会给太多的使用密要,这是为了防止暗器的构造被破解。所以,宁家就只知道暴雨梨花针怎么启用,根本无法打开来看到里面是满针,还是空针。  聘礼那么大的事,谁会想到唐门在这上头动手脚呀!几乎所有都认为暴雨梨花针的满针的,包括宁静。  唐离知道,宁承一定是使用暴雨梨花针了,所以发现了这个秘密。  “唐离,你这个大骗子!你这聘礼都作假!你们唐门太欺负人了”宁静勃然大怒。  她都还没意识到宁承遇到危险了,她只觉得自己这场婚事真真的可笑,讽刺。  哪个女子不向往一场美好的婚礼,即便心冷如她,一样也憧憬着这辈子能拥有一场难忘的婚礼。  她曾经偷偷地安慰过自己,即便她和唐离的婚礼充满了虚情假意,可是,好歹一切都按照礼数来,明媒正娶,该有的都没有少。  可谁知道如今才发现连聘礼都假!  尤记当初唐离去迎娶她的时候,问过她,“宁静,没心可以娶你吗?”  她反问他,“如果我说不能,你是不是不打算娶我了?”  如今想来,怎么就这么可笑呢?  宁静冷笑起来,“唐离,没想到暴雨梨花针和你一样没芯呀!”  这一刻,唐离竟分不出宁静在做戏做大长老看,还是真的生气,他正不知道如何回答,大长老却又道,“静小姐,宁主子出事了!”  宁静这才意识到宁承一定是遇到很危急的情况,才会启用暴雨梨花针,她连忙问,“我哥怎么了?”  大长老索性豁出去,当着唐离的面将宁承遇难的事情全说了出来。  刚刚其实不是竞拍场有买卖需要他去签字,而是宁承的守卫回来了,带来了坏消息。  唐离听愣了,没想到他哥居然还和韩芸汐在一起。  宁静的脸色全白了,喃喃自语,“我哥……我哥中毒了……瞎了?不……我不要!”  宁静说得说着就哭了起来,“我不相信!我不要!”  她是想逃离宁家,她是不喜欢宁承这个严厉的家主,可是,她从来不恨宁承,不怨宁承呀!  宁承不仅仅是宁家的家主,还是她的哥哥,亲哥哥!父母早逝,是宁承撑起狄族,撑起宁家的!  兄长如父,宁承付出的比他们兄妹几个都要多很多很多。她会逃,或许宁安,宁诺也会逃。可是,宁承永远不会逃。他和他们一样都会有私心,但是他不会允许自己放弃。  再重的伤,只要熬过去了都会有好的一日,可是眼睛,金针入眼还带有剧毒,还怎么好呀?哪怕是医城的院首顾北月都无力回天吧!  宁静冷不丁扇自己一巴掌,唐离忍不住出声,“宁静你干嘛?”  她干嘛?  她如果控制住自己的一己之私,如果控制住不该有的感情,宁承就不会落到今日这地步!她如早该把唐门和龙非夜的关系告诉宁承的!那样的话宁承多少会怀疑暴雨梨花针的真假!  可是,她没有!  她也是罪人之一!  向来倔强的宁静,第一次在外人面前,嚎啕大哭起来,无法自控。  哥,对不起!  大长老也不愿意相信,可是,守卫和弓箭手都亲眼目睹,由不得他们不信。可是,大长老如何知晓宁静心中所想。他怒声说,“静小姐,都是那暴雨梨花针惹的祸!若非那东西,宁主子也不至于落到这种下场!”  宁静泪眼模糊,愤怒地朝唐离看过去。  这一刻,唐离便知道宁静和他的约定无效了,亦真亦假的游戏也到此结束了。  他原以为宁静还会质问他点什么,但是宁静没有,她抬起手来,冷冷问,“唐离,你放不放开?”  唐离犹豫了,然而,宁静并没有给他犹豫的机会,她冷冷道,“来人,砍了姑爷的左手!”  好狠!  唐离解开自己的手镯,耸了耸肩,“宁静,你赢了。”  “看好他。”宁静说完,转身就走。  大长老看了地上那手镯一眼,总算明白宁静为何迟迟没办法离开唐离了。他想不明白这两人为何要用上那种手镯,也顾不上多问。因为,狄族如今要面对的不仅仅是宁承遇难,还有万商宫的危机……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