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天才小毒妃>目录>

第905章 宁静,你输了

第905章 宁静,你输了

小说: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字数:3107更新时间:2017-01-24 07:29:41
    搂搂抱抱?  这瞬间韩芸汐有些走神,她忽然想知道龙非夜听到宁静这句话会是什么反应。  “我双腿伤了,无法行走。龙非夜必须带上我,否则他防不了白彦青下毒!”韩芸汐解释之后,特意问了一句,“请问,这个解释,静小姐还满意吗?”  长老们面面相觑起来,宁静又问,“既是如此,我哥为何要单独行动?”  这是关键,可韩芸汐却非常聪明地反问,“你说为什么?反正我是不知道!我和龙非夜联手对付白彦青,并非帮纯粹东秦。抓住了白彦青,我西秦自是要分杯羹的!”  她这话并非完全说谎,她早就和龙非夜说好了,龙非夜和宁承之间的较量,她不会插手的,两边都不帮。而他们两人之间的较量,其实也并非白彦青,而是君亦邪手上的战马。她和龙非夜引出白彦青的目的一是为了顾北月,二是为了弄清楚大秦帝国当年内战是否存在误会。  顾北月是西秦阵营的人,某种个意义上来说,抓白彦青不是她帮龙非夜,而是龙非夜帮她。  见众人都沉默,韩芸汐看向五长老,“五长老,你说说,宁承为何要单独行动?”  五长老很诚实,“依属下愚见,宁主子在如若能拿下白彦青,便可威胁君亦邪。宁主子做了周全的部署,却没料到暴雨梨花针竟会是假的!”  韩芸汐立马朝宁静看去,而宁静也正朝她看过来,无疑,在暴雨梨花针一事上,两个女人是心照不宣的。  韩芸汐早知唐门真相,却没有告知宁承;宁静也早知真相,亦没有告知。  也正是因为这件事,宁静并非怀疑韩芸汐,而是坚信韩芸汐和龙非夜藕断丝连。  两个女人四目相对,谁都没有出声。  等了许久宁静都没出声,反倒是大长老怒声道,“唐离若不跟咱们合作,他就休想回去!”  这下,韩芸汐眼底的玩索味道更浓了,她完全肯定了自己的猜测。宁静虽然软禁了唐离,可是,至今她依旧没有把唐门和龙非夜的关系捅出来!  她眼底掠过一抹狡黠,淡淡道,“暴雨梨花针嘛,其实……”  话到这里,宁静立马转移话题,“我哥中的毒到底要不要紧!”  这一刻,韩芸汐知道,宁静输了……  韩芸汐并没有追问,而是顺势岔口了话题,她说,“放心,白玉乔是白彦青的徒弟,那点毒她要是解不了,也别混了!”  “那我哥哥的眼睛呢?”宁静又问。  韩芸汐原本明亮的眸子暗淡了不少,她并不清楚那一针扎在宁承眼睛的哪个位置,但是,流了那么多血,她知道不该抱希望的。  半晌,韩芸汐才淡淡道,“我的错。”  五长老立马认真说,“公主莫要自责,宁主子不会怪公主的。”  不会吗?  回想起宁承当时的那个问题,还有他固执地等待。韩芸汐一点信心都没有,宁承要不怪她,她都觉得奇怪。  韩芸汐轻叹了叹,也没有多解释什么,她半自嘲,半打趣地说,“诸位,怎么,本公主这解释,你们还都满意吗?相信吗?”  全场一片安静,五位长老无话反驳,宁静有话,却不敢说出来。  而此时,程叔就站在一旁暗处。虽然他知晓韩芸汐说谎,知晓韩芸汐和龙非夜的感情就没有断过。但是他并没有站出来揭穿韩芸汐。因为他知道争辩是没有意义的,韩芸汐一个身份压下来,再多的辩解都是徒劳。  韩芸汐既然回来了,不妨把万商宫的烂摊子交给她!大长老都解决不了的烂摊子,他倒要看看韩芸汐如何应对!  要是把狄族的钱袋子给搞垮了,韩芸汐在西秦阵营里必是威望全无的,到时候再揭穿她和龙非夜的私情,程叔坚信,狄族上上下下一定不会在忠于这个公主,必会有反叛之心!  到时候,就算宁承再固执,也拗不过全族的人。  思及此,程叔嘴角泛起一抹冷笑,悄无声息地退了下去。一到门口,他便低声交待,“派几个人去砸赌场,记住,别让人发现你们的身份。”  “是!”小厮毕恭毕敬地退了下去。  议事厅里安静了许久,大长老偷偷瞄了宁静一眼,见宁静没出声,他正要开口,五长老抢了先,“属下相信公主,为公主效劳,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五长老都表态了,大长老若再不表态,他这个长老会之首迟早会被韩芸汐给撤掉的!  “属下相信公主,愿为西秦光复大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大长老大声说,这些其他几个长老也都纷纷表态。  宁静深呼吸着,一言不发。  韩芸汐淡淡道,“时候也不早了,竞拍场和赌场的事情还未平息,几位长老赶紧忙去吧。宁静先带我过去瞧瞧唐离,具体的情况,咱们大伙明日再商议,如何?”  韩芸汐问得如此客气,长老们都惶恐着,谁敢说“不”?  待长老们离开了,宁静终于沉不住气了,她怒声,“韩芸汐,你说谎!你明明和龙非夜藕断丝连!否则,你为什么要帮他隐瞒唐门的事情?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哥?”  “那你呢?”韩芸汐挑眉反问,“宁静,我和龙非夜藕断丝连?难不成你和唐离真的夫妻情深?所以你也隐瞒来唐门和龙非夜的关系?”  “我没有!”宁静立马否定。  “那你为何背叛你大哥,背叛狄族?”韩芸汐冷笑起来,“宁静,你指责我的时候,劳烦想一想自己的所作所为。”  “我,我……”宁静这辈子就没有这么烦躁过,“韩芸汐,我和你不一样!不一样!”  韩芸汐一脸无所谓,“都是背叛者,有何不一样?”  宁静忽然惊了,“韩芸汐,你回来做什么?你想帮龙非夜对付我们?”  “我说了,你没有资格质问我,指责我。”韩芸汐冷冷说。  宁静冲到她面前来,差点就动手,“韩芸汐,我告诉你,我跟你不一样!我就只背叛我哥一次!一次而已!而你,你身为西秦公主,你一而再背叛你的家族,背叛你的效忠者!你不止一次!”  “一次,和多次,有区别吗?”韩芸汐笑了起来,“宁静,背叛这档子事,一次就翻不了身了。”  宁静心头一咯,韩芸汐的话就像是一把锋利的刀子,直刺入她心底最脆弱的地上。  可是,她还是倔强地反驳,“韩芸汐,至少我已经停止背叛了!可是你呢?”  韩芸汐看着眼前这个女人,着实和云空商会那个精明能干的执事联系在一起,这个女子怎么变得这么不讲道理了呢?  “宁静,你哪里停止背叛了?”韩芸汐直摇头,“你至今还没有向狄族认罪,你凭什么说自己停止背叛了?你的背叛一直都在继续!”  宁静无话可说,她一步一步后退,也摇起头来,不知道是在否定韩芸汐,还是否定自己。  她曾经安慰自己,就背叛宁承一次,就一次,她费了好大的劲才说服自己,才狠下心选择逃走,以为逃走就可以不再继续背叛了。可是,韩芸汐今日几句话就将她安慰自己的理由否认得彻底!  是呀,背叛就是背叛了!当了婊子还在心里立什么贞节牌坊呀?  可是,她也没想立贞节牌坊呀!  她不继续隐瞒唐门和龙非夜的关系,唐离和她就都危险了。如果狄族的人知晓唐门和龙非夜的关系,势必不会轻易相信唐离的任何说辞,更不会他离开。而她,要面对长老会的质疑,在劫难逃。她只需要被关上一个月,肚子怎么都藏不住了!到时候的后果,是她无法承受的!  狄族,绝对不会允许她怀上东秦阵营之人的孩子。绝对不允许!  宁静步步后退,最后靠在墙上,忽然很想哭。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在韩芸汐出现之前,她还是冷静的。她还想着尽力把万商宫的风波摆平了,等宁诺赶过来,她就走。  可韩芸汐知晓她的秘密,她还怎么走得了?  难不成要她求韩芸汐吗?难不成要她和韩芸汐一起继续背叛狄族吗?她办不到!  宁承都那样了,她怎么可能办得到?  少顷,宁静终于直面韩芸汐质疑的目光,她冷冷反问,“是,我是背叛了狄族。那你想怎么样?”  谁知道韩芸汐忽然冷不丁来了一句,“宁静,你瞧上唐离了?”  宁静一愣,随即怒声否认,“笑话!韩芸汐,请你嘴巴放尊重一些!”  如此激烈的反应,让韩芸汐眼中的玩索又起,她也不跟宁静争辩,就意味深长地看她。宁静心虚不一样,避开了韩芸汐的目光。  试探到现在,韩芸汐总算的明白了宁静所谓的“一己之私”,那根本不是什么“一己之私”,那是她的妥协,她的无奈,她的愧疚,她的不舍,她的矛盾,她的痛苦,她的委屈,她的无处诉说,她的孤独!  同是天涯沦落人,韩芸汐太熟悉宁静心中的矛盾,立场的矛盾了,所以,试探至今,她几乎能肯定宁静隐瞒唐门和龙非夜的关系,而是因为唐离!  韩芸汐的声音终于柔软了下来,她说,“宁静,我爱龙非夜,即便做好了和他兵戎相见的准备,我依旧爱他。你呢?你爱唐离吗?”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