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天才小毒妃>目录>

第910章 早就看过了

第910章 早就看过了

小说: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字数:3091更新时间:2017-01-24 07:29:42
    “韩芸汐,如果我没有记错,你今天该换药了!”  一听到这熟悉的声音,韩芸汐急急回头看去,只见龙非夜不知何时已经站在她背后,冷峻的脸写满了不悦。  韩芸汐看了看门,又看了看窗户,发现门窗都紧闭着,这家伙怎么进来的?  要知道,随着她内功的增强,她的敏锐度也在增加,不再想之前那样对周遭的细微动静毫无察觉了。龙非夜传授她的内功的时候,也一直都在培养她察觉周遭危险的能力,这种需要专注的活,她学得很快。  “你什么时候进来的?”韩芸汐问道。  龙非夜径自搬了椅子,取来药膏,坐在浴桶旁,拉住她匀称白皙的美腿。韩芸汐原本还要追问,可是当他粗糙的大手握住她润滑细腻的小腿肚时,她不知觉僵硬住,只觉得一阵颤栗从小腿处飞速窜到头顶,让她的头皮都一战颤栗。  再亲密的触碰都曾有过,可是,她至今都还不怎么经得住他不经意的触碰。  韩芸汐想,龙非夜就是一味毒药,一味无药可救的毒药,一如迷蝶梦,她拥有,却破解不了。她已毒入膏肓,无可救药了!  龙非夜低着头,垂着眼,一脸认真地帮她剪开纱布,韩芸汐有问题要问,却舍不得打破他的安静。  但是,很快龙非夜就瞥了一眼过来,“累了就眯一会儿,好了我叫你。”  韩芸汐的瞌睡虫早就被龙非夜全轰走了,她狐疑地问,“你等我很久了吧?”  门窗都好好的,她刚刚进门至今也没听到什么动静,唯一的可能就是这家伙早就潜伏进她的房间,现在才出来。  “嗯。”龙非夜倒大方承认。  “你……你刚刚……”韩芸汐微怒,“你怎么不早点出来!”  话外之意,他要是早点出来,她就不泡澡了,刚刚铁定把这家伙看光光了。  韩芸汐说着含蓄,龙非夜却回答得很直接,“早就看过了。”  韩芸汐哪知道龙非夜说的“早”有多早,她知道最早的那一回应该是在战场周遭温泉池的那一回。  她可不想在这个时候和龙非夜探讨这种问题,她立马转移话题,“你不是要去见楚天隐吗?怎么还没走?”  “明日就走,想起你的腿没上药,过来瞧瞧。”龙非夜答道。  “哦。”韩芸汐瞄了他一眼,有点小欢喜。  “听说你把东坞钱庄收了?”龙非夜问道。  “消息真灵通。”韩芸汐无奈而笑,想必万商宫里都还很多人不知道这件事吧。  “你知道金翼宫到底想做什么吗?”韩芸汐问道。  “要我帮你?”龙非夜反问道,他自是看得出来韩芸汐要掌控狄族,就先得把万商宫给拿下。  韩芸汐毫不犹豫地点头,有人帮干嘛不让帮?所谓的傲骨,傲娇,在龙非夜面前都是不需要的。  龙非夜忍不住笑了,他还以为这个女人会毫不犹豫,一脸正义地拒绝。  虽笑,龙非夜还是无情地拒绝了,“十日为限,我不会帮你的。”  在这件事他已经很让步了,怎么还能把韩芸汐往西秦阵营推呢?办不到!  “小气鬼!”韩芸汐亦笑。  “别的可以帮?”龙非夜认真说。  “别的?”韩芸汐连忙问,“什么事?”  龙非夜又一次忍俊不禁,哈哈大笑,“抱你起来。”  韩芸汐愣了,脸立马红了三分,半晌都说不出话来,龙非夜径自呵呵大笑。  虽然韩芸汐一而再婉拒,龙非夜还是一把将她横抱起来,幸好她抓住了浴巾裹身,顺便把脸也给遮住了。  龙非夜将她放在榻上,韩芸汐赶紧把湿漉漉的自己收拾赶紧,裹上睡裙。龙非夜倒是安分,没再调戏她,而是靠在床榻边,笑着看她。  比起她风华万千的样子,他更喜欢她手足无措,惊慌羞涩的小女人模样,这模样也就他一个人看得到。  韩芸汐睨了龙非夜一眼,却也心疼他,她往榻里坐,让步位置,“天快亮了,你眯一会儿再走吧。”  她哪知道他根本没出行的打算,认真地说,“明日又要奔波,抓紧时间休息吧。”  龙非夜一倚躺下去,韩芸汐便凑过来,挽住他的手臂,依偎在他身旁。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这么依赖这个男人了。  原以为十日后才能相见,没想到才一天又能靠在他身旁,真好。  龙非夜原本还过来继续传授韩芸汐内功,而且还要指导她针法的,见她这么小鸟依人,依依不舍的样子,他也就不提学武的事情了。  他淡淡道,“睡吧,天亮了我再走。”  韩芸汐在他怀中蹭了蹭,感受他熟悉的气息,特满足,特安全。然而,就在她激将睡着的时候,她忽然想起了一件事。  她猛地抬头看去,“龙非夜,你说唐离怎么就那么恨宁静?”  “也许吧。”龙非夜淡淡道,在医城的时候,唐离跟他提过的。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应该是宁静恨唐离才对。  “你也瞧出来了?”韩芸汐激动得坐了起来。  这种事,龙非夜怎么会留心,怎么会瞧得出来?若非遇到韩芸汐,他估计自己都搞不定自己的感情事。  感情事其实是一种本能,遇到了对的人,这种本能就被激发出来,如果没有遇到对的人,怕是一辈子都不懂。  龙非夜还未回答,韩芸汐便认真分析起来,“唐离一点儿也不恨我,他没理由那么恨宁静呀!”  “他被下药,换谁谁不记仇?”龙非夜反问道,很显然,他没完全明白韩芸汐说的“恨”。而韩芸汐也就这么误会了,“那件事的话……那倒也可恨。”  韩芸汐喃喃自语着,过了一会儿,又认真说,“龙非夜,我总觉得唐离对宁静……有点意思!”  这下,龙非夜明确的回答,“有。”  “你也这么觉得?”韩芸汐有些激动。  “不是我觉得,是唐离告诉过我。”龙非夜答道。  韩芸汐惊了,“你说什么?”  “唐离说过他喜欢宁静,可惜宁静至今都不愿意要孩子。”龙非夜说的是唐离在医城的原话。  “你不早说!”韩芸汐又惊喜,又气愤,急急便要下榻。  “你干什么?再乱动你的腿好不了。”龙非夜不悦训斥。  “我去找宁静……不不,我去找唐离,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他!”韩芸汐说着,张开手臂,要龙非夜抱她下去。  龙非夜冷冷瞥了她一眼,不乐意,韩芸汐急了,一把搂住的他脖子,“龙非夜,事关你弟弟的终身大事呢!赶紧的!”  龙非夜差点顺势就将她欺倒,但他还是抱她下榻,坐到轮椅上去,丢给她衣裳换。  “龙非夜,宁静喜欢唐离!宁静是喜欢唐离的!”韩芸汐全然没理睬龙非夜的黑脸,匆忙忙穿戴好就自己推着轮椅出去了,留龙非夜一脸愕然。  他在房里等了一晚上,这个女人就这么走了?不过,看着唐离的面上,龙非夜也只能随韩芸汐去了。  韩芸汐也不知道自己为何那么激动,她是让侍女推着她跑的,天色朦胧中,留下了一道风一样的身影。  韩芸汐抵达牢房的时候,唐离正躺在茅草堆上,望着天窗发呆,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失眠到天明了。被韩芸汐质问了一番,他更加无法入睡。  韩芸汐还在大老远的时候,唐离就听到动静,他没想到会是韩芸汐过来,只当是偷偷要来对他上刑的长老们。所有,当韩芸汐已经令人打开牢门,挥退侍女的时候,唐离还没有回头。  韩芸汐看着唐离清瘦的身影,忍不住扑哧笑了起来,“哎呦,这是为伊消得人憔悴吗?”  唐离立马回头看过来,十分意外,“是你?”  “唐离,你就是这样一个人想静静的吗?”韩芸汐笑道。  唐离白了她一眼,回过头面壁,闭眼,不理睬。  “一个人想静静的滋味如何呀?”韩芸汐推着轮椅进去。  唐离本就进不去激将,更经不起韩芸汐用“静静”二字激将,他立马起身来,“我最后说一次,我是想一个人静静!是不一个人想静静!”他不耐烦解释。  “解释就是掩饰。”韩芸汐一本正经地说,还不带唐离反驳,她又认真道,“掩饰就是一定有意思!”  “韩芸汐,你到底想怎样?天还没亮呢,你无聊不无聊?你要是无聊,有本事找我哥去!”唐离忍无可忍。  韩芸汐笑而不语,唐离又道,“韩芸汐,我告诉你,如果不是因为我哥,我早就把你轰出去了!你到底想怎样,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他当初答应过龙非夜,如果韩芸汐不恨龙非夜,他就帮忙控制住唐门的势力。他真的没想到韩芸汐会这么洒脱,更没有想到韩芸汐有这等能耐,既和龙非夜厮混到一块,还能堂而皇之地到狄族的要地,万商宫来。  为什么,这些事情在这个女人做来就那么简单?  为什么,他和宁静就这么难?  韩芸汐清了清嗓子,认真道,“好,既然你已经赶人了,那我就干脆一些!唐离,我是来告诉你一个人秘密的,你听不听。”  唐离眼底掠过一抹狐疑,面上却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爱说不说!”  “宁静的秘密哦。”韩芸汐诱惑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