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天才小毒妃>目录>

第930章 那么美的告白

第930章 那么美的告白

小说: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字数:3068更新时间:2017-01-24 07:29:46
    唐离哪里是在解释暴雨梨花针作假,他分明就是在告白,只可惜宁静不不在场,宁静听不到。  唐离问二长老,“老头儿,你知道怎么折磨女人吗?”  二长老握紧了拳头,正要怒骂唐离欺负女人,非大丈夫所为,谁知道唐离却说,“让她爱上你,离不开你,然后让她滚!”  这话一出,全场就寂静了,所有人都看着唐离,很不可思议。  唐离朝三长老看去,“老头,有女人爱过你不?为什么爱你呀?”  三长老一脸尴尬,避开了唐离的视线,唐离又问,“你知道你夫人喜欢什么花吗?喜欢穿什么布料的衣裳?三餐什么口味?小点爱吃什么?喜欢哪家铺子的首饰、胭脂?穿几码的鞋?泡澡喜欢用什么香?赖床会赖到什么时候?生气了多就会消气吗?”  唐离说着,径自笑了下才继续道,“每月里哪几天脾气最不好?”  全场鸦雀无声,几位长老都低着头,也不知道是尴尬,开始羞愧呢。韩芸汐都忍不住想起了龙非夜,突然就好想他。她的事无巨细,龙非夜都知道的。  在场的婢女已经没有人笑了,全都用爱慕的目光看着唐离。她们哪会想到堂堂唐门门主,竟会关心那么多小事情。  一个男人得有多喜欢一个女人,才愿意花时间和心思去了解这些事情呢?  其实,爱情并不高高在上,不食人间烟火,爱情就是日常里许多琐碎的小事堆砌起来的。越琐碎就越美好。  “我都知道!”  过去近一年里,唐离的种种忍让、妥协,唐离的种种宠溺,护短都不必讲,宁静如何刁蛮,刁钻,如何刻薄、狠心,也都不必多说。  就这么一句,“我都知道”,足以说明唐离在这近一年的时间里做了多少,付出了多少,留心了多少,了解了多少。  大家都看着他,等着他继续说下去,然而,他却用一句话结束了这场告白,他说,“很不幸,我折磨不了宁静。她还未爱上我,我就离不开她了。”  这样的告别,朴质真实,却又美好梦幻,为什么……为什么偏偏宁静就听不到呢?  唐离朝韩芸汐看去,特别认真地问,“韩芸汐,早在遇上宁静之前,暴雨梨花针就是空的了。我逃婚的时候用光的,那时候要不用光,我早娶别人了。我怕娶不到宁静,只能作假。这事我也没什么好交待的!宁静要为这聘礼的事不跟我回家,那你们也不必放我了,把我关回去,我就吃这住这,也不走了。”  大长老朝韩芸汐看了去,韩芸汐也朝大长老看过来。  因为赌场和竞拍场的风波,唐离这事情一直拖着,当初也是宁承授意让大长老软禁唐离和宁静的。宁承当初的打算是劫持唐离来威胁唐门和云空兵械行合作,不必宁静再浪费时间去周旋。  可如今形势大变,韩芸汐和龙非夜还要合作,东西秦的战争应该没那么快打响,而宁承不在,宁静也下落不明,大长老终究不敢做最终的决定。  大长老想,既然唐离真心喜欢上宁静了,那说明静小姐已经成功了大半,要促成双方合作应该就不是什么难事了。  如今狄族诸事不顺,实在不宜和唐门再起冲突,不如放了唐离,将宁静始终一事告知他。一来可以让唐门帮忙找人,二来,也可以维持和唐门的亲家关系,将来好说话。  大长老上前去,同韩芸汐耳语,说了自己的见解。韩芸汐没料到唐离会这么表白,但是猜得到大长老的考量。  她偷偷朝唐离使了个眼色,希望能暗示他,让他平静。唐离是看到韩芸汐的暗示了,只是不知道看没看明白她的意思。  韩芸汐淡淡道,“来人,替唐门主松绑。”  唐离一直忍着,此时此刻已经压抑不住了,他急急问,“宁静呢?我夫人呢?”  一段巧妙的告白,让唐离无需再遮遮掩掩爱意,也无需虚情假意,如今他可以光明正大地向所有人宣布,他就是喜欢宁静。他甚至都想好了,带宁静回唐门去,就以宁静腹中的孩子威胁那群老人家们。他是唐门九代单传,那帮老人家们,尤其是他爹如果敢动宁静一根汗毛,他一定会让他们后悔的!  “赶紧叫宁静出来,她要聘礼,我补给她便是!回唐门去,她要什么暗器都随便她挑!”  虽然宁静随便挑暗器,和唐门和兵械行合作是两码事,可唐离这话还是让在场的长老们眼都亮了。他们纷纷都懊恼不已,这阵子怎么就忙忘了唐门这一茬事呢?若是早些审问唐离,或许唐离早就带宁静回唐门去了,兵械行的事或许很快就会成了。  如今宁静失踪了,他们该怎么跟唐离交待?  韩芸汐许久都没开口,几位长老也都面面相觑,正高兴着的唐离终于发现了韩芸汐的不对劲。  他不安起来。宁静怎么了?还是他的孩子怎么了?  唐离正要冲过去质问,却被韩芸汐一个凌厉的目光制止了,虽然长老会现在是相信了唐离,可谁能保证宁静怀孕一事抖出来之后,这帮老头儿不会多想?宁静是带着任务嫁入唐门的,她若怀孕必是心甘情愿的呀!  之前宁静戴着蒙面到三途黑市来,本就引起了宁承的怀疑,今日宁承若在场,唐离可没那么容易胡弄过去。  这个节骨眼上,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唐离知道韩芸汐的顾虑,他平静了下来,给了韩芸汐一个放心的眼神。他知道自己如果不冷静下来,韩芸汐不会说的。  “唐门主,宁静……宁静昨儿深夜失踪了……”  韩芸汐的话还未说完,唐离就冲了过去,“你说什么?”  几个侍卫立马上前来拦下,唐离非得揪住韩芸汐的衣领质问不可,隐在暗处的徐东临都捏了一把冷汗。  韩芸汐眉头紧锁,盯着唐离的眼睛看,没有停止对他的提醒,她急急说,“这几日宁静身体不舒服,大夫要她静养,沐灵儿一直陪着她。昨晚深夜劫匪杀了她屋内的婢女,把她和沐灵儿都劫走了。长老会已经在调查,还望你能冷静,同长老会一起追查此事。”  韩芸汐特意强调了最后一句话,她又问,“唐门主,能潜到万商宫劫人的,武功必定不赖,你和宁静先前可有得罪过什么人?”  韩芸汐话说到这份上了,唐离要是还听不懂,韩芸汐也就没辙了。幸好,唐离还有那么点理智。他看着韩芸汐,紧紧握着拳头,许久才平静了一些,“我唐门向来不插手世俗事,能开罪什么人?不过,宁静个人的话,过去得罪过什么人,我就不知晓了。”  “静小姐之前……”  大长老才刚开口,唐离就怒斥,“昨夜那么大的事就没惊得侍卫吗?万商宫的侍卫都谁带的?”  唐离只是正常质疑而已,他并不知道程叔那一茬事,然而,很不巧,狄族的防守工作都是程叔负责的,万商宫也不例外。  几个长老相互看了一眼,虽然没交谈,却都心有猜测,大长老眼底一片复杂,他说,“此事确是侍卫失职,唐门主放心,我等一定会尽力彻查此事,绝不放过任何线索。”  “唐门主还请稍安勿躁,既是劫人,必有所求,不如且等几日,或许就有消息了。”韩芸汐劝道。  他们该庆幸了,劫持只杀了婢女,把宁静和沐灵儿带走,否则,昨夜劫匪要是杀了沐灵儿和宁静,那今日他们再讨论什么都没有意义了。  思及此,韩芸汐都不自觉后怕起来。  而这话更是刺激了唐离,他气得怒吼,“韩芸汐,万商宫的守卫都是饭桶吗?”  唐离的无心的,韩芸汐却是有意的,她趁机对大长老说,“必须尽快将程叔找来,此事,他必须负责!”  大长老连连点头,“已经派人去寻了。唐门主,还请到客房休息,一有消息,在下立马派人通知你。”  “我到宁静院里去住便可。”唐离冷冷说。  大长老巴不得赶紧结束这场尴尬的讨论,让唐离先冷静下来,他立马就让婢女带唐离离开。  唐离一走,韩芸汐也松了一口气。  原本都要走了,却忽然发生这种事,她还如何走得了呀?怎么说宁静和沐灵儿都是在她手上丢的。大家全都关注宁静,都没提起沐灵儿,而她,不仅仅担心宁静,也担忧着沐灵儿。  宁静和沐灵儿在不同屋,却都被劫持,这是为何?是沐灵儿发现宁静有危险,赶过去帮忙没帮上忙,还是劫匪本也打算劫持沐灵儿?  沐灵儿虽然冲动鲁莽,可是若非涉及她七哥哥的事情,她也不会犯傻,不会固执的,她若打不过劫匪,必会求助守卫。所以,韩芸汐更愿意相信劫匪不仅冲宁静来,也冲沐灵儿来!  劫匪可能不止一人!  思及此,韩芸汐忽然想起一个人来,她急急问,“大长老,这两天有金执事的消息吗?”  大长老没怎么关注此事,一旁的侍从连忙回答,“金执事被康乾钱庄追债,前日就躲到花柳巷去了,听说康乾钱庄的人也在找他。”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