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天才小毒妃>目录>

第965章 第七号奴隶

第965章 第七号奴隶

小说: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字数:3076更新时间:2017-01-24 07:29:48
    金执事在沐灵儿身旁坐下,沐灵儿并没有搭理他。  她琢磨着,她一路上留下不少秘密暗号,七哥哥怎么还没找过来呢?难不成,七哥哥自己也出事了?  如果七哥哥回到云空商会,一定会知道她和宁静都被劫持了,应该会想到她跟他说过的暗号呀。  七哥哥那日去了黑楼就杳无音信,他到底怎么了嘛!  思及此,沐灵儿的眉头都皱了起来,金执事见状,移开眼,似乎很不愿意看到她这种表情。  可是,沉默了一会儿,金执事还是开了口,“你烦恼什么?”  沐灵儿瞥了他一眼,又一次问起一个问题,“喂,你就是金执事对吧!”  虽然沐灵儿一而再询问,并且很肯定,可是,金执事就是至今不正面回答她。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金执事一主动找沐灵儿说话,沐灵儿也不管他说什么,就一定要问这个问题。  金执事像往常那边,别过头看向了别处。  沐灵儿有些不放心宁静,回头看了一眼,确定那个老头没打扰宁静,她又过头。  她问,“金子,这儿离冬乌族不远了吧?如果我没记错,这儿该是北历的天河城。”  她和宁静至今都不知道金执事到底想带她们去哪。但是,打从他们进入北历境内,她们就有些绝望了。  金执事没出声。  沐灵儿又问,“你能不能行行好,告诉我狄族那边有没有宁承的消息了?我没打什么主意,就是宁静她担心哥哥了。”  金执事还是不说话。  沐灵儿脸拉了下来,起身要走。什么事都试探不出来,她才不跟这个家伙坐在一起呢。  谁知道,金执事忽然开了口,他说,“你知道冬乌国?”  沐灵儿心头微惊,立马坐回来,“你真要带我们去冬乌国呀?”  “现在冬乌国已经下雪了吧。”金执事感慨道。  “你不是还想勒索我姐和我七哥哥吗?咱们商量商量,我有办法让你勒索到更多银子,你别带我们去冬乌,我受不了那边的天气。”沐灵儿的哭腔都出来了。  去了冬乌那鸟不拉屎鸡不生蛋的地儿,她和宁静基本没活路了。  金执事没理睬沐灵儿的紧张,他淡淡道,“东坞的冬天银装素裹,干净圣洁,来年开春,冰雪消融,草原上草长莺飞,很美很美。”  沐灵儿瞧了金执事一眼,发现他脸上充满了对家乡的神往。她忍不住问了一句,“你去过吗?”  “没。听那边来的人说过。”金执事淡淡道。他自幼被卖到黑市,对冬乌国的印象已经都模糊了。  冬乌族产马,产宝石,会有一些不怕死的商人到冬乌族去以低廉的价格收购马匹和宝石,带回来在三途黑市拍卖。渐渐的,冬乌族里有些聪明的族人,就会效仿这种做法,将马匹和宝石带出冬乌族,送到三途黑市竞拍。  但是,这种行为是少之又少,几年来都屈指可数的。因为冬乌族的大族长对马匹和宝石的私人买卖管控得非常严格。君亦邪之所以能拿到那么多战马,并非私人身份去谈,而是以北历皇族的身份去谈,而且也是废了不少劲的。  “你很想去吧……”沐灵儿小心翼翼地试探。  金执事点了点头。  沐灵儿心都颤了,继续问,“我们……很快就会到那里了吧?”  金执事正要点头,却立马发现不对劲。也不知道怎么了,他忽然呵呵笑了起来。  沐灵儿自知试探失败,垂下脑袋,很无力。  金执事看了她好一会儿,竟破天荒地告诉他实情,“我们不去东坞,我们去见一个人。”  沐灵儿猛地抬头看来,“谁?”  “过几日你们就知道了。”金执事还是点到为止了。  沐灵儿狐疑不已,如果是过几日就知道了,那就证明他们要见的人,就在天河城附近。  她不太明白北历这边的情况,也琢磨不出个所以然来,她想着等待会金执事和老头都睡了,她在偷偷跟宁静说吧。以宁静的聪明,一定能说出几个嫌疑人来的。  “金子,你以后会回冬乌族去吗?”沐灵儿继续试探。  沐灵儿把这场对话当作试探,而金执事到底怀着怎样的目的,就不得而知了。  “会!”他给了一个很肯定的答案。  “金子,你是冬乌族有家吗?”沐灵儿再问。  金执事摇了摇头,“不知道。”  他只知道自己是奴隶,其他的什么都不知道。  其实,瞥开金执事和宁承合作坑她和七哥哥一事,沐灵儿还是蛮同情他的,想当初她还有还他金卡的打算呢。  “你真的姓金吗?为什么叫金子呀?”沐灵儿又问。  “我……”金执事沉默了一会儿,却还是回答了,他说,“我是个奴隶,只有编号,没有姓名。”  “编号?”沐灵儿很好奇,对于奴隶她还真不了解。  “奴隶场的奴隶都不会有名字,每个牢笼里有十个奴隶,编号从一到十,买到了新主人手上才会被赐名。”金执事解释道。  “你的编号是多少?”沐灵儿就随口一问。  “七。”金执事淡淡道。  因为七哥哥,沐灵儿对这个数字格外有好感,她喃喃自语,“小七……”  金执事只听过顾七少的大名,了解不多,一时间也没反应过来沐灵儿说的“小七”是顾七少,只当沐灵儿说他呢。  他有些尴尬,看向了别处。沐灵儿忽然就想念起七哥哥,整个人都忧伤起来。她也没有再问下去,然而,金执事却径自开口,“万商宫买下我那日,我撞见宁承,他问我想要什么,我说金子。他就把“金子”这个名赏给我了。”  金子……  他要很多很多金子,才能为了自己赎身。这辈子,就为了这么一件事活着。  沐灵儿转头朝金执事看来,心口莫名地堵着,自己都觉得奇怪。这个家伙的事情,关她什么事呀!她才不可怜他。  她可怜他,谁可怜她呢?  “金子,我最后问你一句,你跟不跟我合作?我以性命担保,只要你把我和宁静送会万商宫去,我保证我姐会把卖身契还给你,还帮你把债务都还清!”沐灵儿认真说。  金执事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冷冷一笑,起身就走,仿佛方才什么都没说过。  百毒门一役之后,韩芸汐很快就要面临狄族的声讨,韩芸汐已经无法执掌万商宫了。  他已经想好了,见到宁承,把人质送上。他拿到卖身契和还债的钱,立马就回冬乌族去。  云空大陆的纷争,战乱他一点兴趣都没有,只想躲得远远的。  沐灵儿看着金执事的背影,只觉得这家伙莫名其妙,怎么说翻脸就翻脸了?  是夜,沐灵儿找了个机会,和宁静说了悄悄话,把金执事说的都告诉了宁静。  “你说,咱们到底要去见谁呢?这儿是天河城,他们不会像和君亦邪勾结吧?”沐灵儿低声问。  宁静的第一反应就是,“宁承”。  听到这个名字,沐灵儿差点就叫出来,幸好宁静及时捂了她的嘴巴。  “君亦邪没钱。我哥是被白玉乔劫持的,宁承一定在君亦邪军中!我哥有银子,否则那个老头不会来这儿,金子也不会来!”宁静认真说。  “你哥和君亦邪勾结?他要背叛我姐了!”沐灵儿最关心这事。  “不可能!”宁静很认真,“沐灵儿,你记住。就算整个狄族都背叛了西秦皇族,我哥也不会!他一定是被威胁了。”  宁静说着,朝门口窝在茅草上睡觉的蒙面老人看去,她低声,“我倒怀疑那家伙和君亦邪勾结了。你记住,过几日如果见面了,什么都别说,见机行事,懂吗?”  沐灵儿怯怯地问,“宁静,你为什么那么相信你哥呀?”  “西秦是他的信任,他的责任。你懂吗?”宁静答道。  沐灵儿懂不了,她摇了摇头,又问,“宁静,那你相信唐离吗?”  唐离,已经好久好久没有人在她面前提起过这个名字了。可是,她几乎每天都会想他。  以前总是想逃离,想远走高飞,可如今真正分开了,才发现原来自己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潇洒。  腹中的孩子一日一日大了,眼看就要五个月了。可是,孩子他爹都还不知道他的存在。  宁静没说话,闭上了眼睛。  沐灵儿犹豫了很久很久,最后还是凑过去,低声,“宁静,我再跟你说个事,好不好?”  “嗯。”宁静似乎累了。  “我,我觉得万一咱们这一回……万一咱们这一回真回不去了,或者客死异乡。这件事你若不知道,那你这辈子就白活了。”沐灵儿很认真说。  宁静立马看过来,“什么事?  “其实,其实唐离他是喜欢你的。”沐灵儿怕宁静不相信,连忙将唐离在牢中的情况,又将她姐想让唐离带她走的计划都说了出来。  宁静猛地就坐了起来,不可思议地看着沐灵儿。  不远处,金执事察觉到了这边的动静,看了过来,宁静才稍稍冷静一些,又躺了下去。  沐灵儿低声劝说,“哎呀,你别着急,小心又动胎气!”  这一路上她可是费尽了心思才把宁静这肚子照顾好,要是再动胎气,她一定会哭的。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