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天才小毒妃>目录>

第970章 是梦又非梦

第970章 是梦又非梦

小说: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字数:3100更新时间:2017-01-24 07:29:49
    碑文上记载了关于毒兽的一些情况,韩芸汐还真从未了解过,她忽然发现自己好愧对小东西呀!  也不知道它现在怎么样了,会不会想她,会不会想它的公子。  按照碑文上的记载所说,小东西应该就是被白彦青困在储毒空间出不来了。  只要储毒空间的拥有者修为比她高,比小东西高,便可以将小东西收入储毒空间,限制其出入。  换句话说,白彦青虽然和她同为二阶,但是,白彦青的修为还是比她高,所以小东西只能被困。只有她努力修炼,超过白彦青,小东西才能获得自由!  思及此,韩芸汐整个人都精神了起来。她曾经想过,如果她晋级到储毒空间的第三阶,就可以跟小东西进行神识沟通,或许能了解到一些情况。  可是,她现在找到的是救小东西最直接的办法!  韩芸汐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迫不及待想开始储毒空间的修炼,虽然不知道突破第三阶的契机在何处,但是至少她得先把修行提高了。  这一次的梦境,和上一回完全不一样。上一回一切都是模糊的,匆忙的,就像是她来匆匆一走而已。而这一回,玄金碑上的文字一直都存在,她的意识也清晰,她停留的时间明显要比上一回长很多。  韩芸汐将碑文彻底读透了之后,便开始观察起周遭琉璃墙里的毒药草。  可是,很快背后就传来一阵异响,韩芸汐转头看去,立马就被眼前的一幕震惊到了。  只见无字碑上出现了一个狼头图腾。  那狼头让韩芸汐立马就想起小东西的真身雪狼来。  随着狼头图腾的出现,无字碑不断震动起来,整个祭坛也随之震动。  韩芸汐本能地想远离,却发现狼头图腾的额头沁出了一滴妖红的鲜血!  刹那间,无字碑就裂开了一道缝隙,缝隙渐大,化成一道门,门内一片黑暗,像是一个异度空间,不知通往何处。  毒宗祭坛竟藏了这样的秘密?是不是只有毒宗嫡亲才看得到这个门?才开启得了这个门。  刚刚狼头的那滴血,是什么血?  就在韩芸汐狐疑之时,她的手指忽然传来一阵刺痛,她低头看去,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  只见她食指指腹不知何时被咬破了,竟不停地渗出血来,越渗越多,最后都不是渗的,而是流的!  鲜血不停流淌着,流了一地。韩芸汐怔怔地看着,满脸惊恐。她下意识按住伤口,可是,根本无济于事。  血还是流个不停,她往脚下看去,发现自己双脚踩着的全都是血,祭坛的草地都被血染红了。  她抬头朝石碑裂门看去,门内的黑像是有了魔力,能把人吸进去。  “不!”  韩芸汐吓到了,转身就逃,她都分不清楚这是梦境,还是现实了。  她往森林里逃去,漫无目的地逃,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却忽然,有人拉住了她的手。  谁?  这个的场景也曾经在她梦里出现,看得她看不清楚那个人的脸。  她只觉得这大手的温度十分熟悉,她抬头想看清楚到底是谁牵她的手,可是,就在她抬头的刹那,整个世界就支离破碎了。  “龙非夜!”  韩芸汐惊醒,从床榻上弹坐而起,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叫龙非夜,或许已经是一种本能了吧,需要保护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他。  龙非夜立马就醒,跟着做起来,还顾不上问,就一把将韩芸汐拥入怀中,紧紧护着,“我在,别怕!”  韩芸汐亦抱紧龙非夜,她不知道自己在害怕什么,但是,这种恐惧感却前所未有的强大。  为什么,为什么她看不到那个人的脸?  她急急挣脱开龙非夜的怀抱,拉着他的大手握住,闭着眼睛感受。  牵他的手的感觉,和梦境里有些一样,却又不一样,她更慌了。  龙非夜仍是拥紧她,柔声,“芸汐,你冷静一下,没事。不过是一个梦,没事了。我在呢!”  这个女人这种状态,必定是做恶梦了。  同她同床这么久,他鲜少遇到过这种情况,她竟会被一个噩梦吓成这样。  韩芸汐抬头看龙非夜,看到她所熟悉的侧脸,看到她所熟悉的温柔,她的心才渐渐平静了一些。  而见她平静了下来,龙非夜才开口,“做什么噩梦了?”  “毒宗祭坛……”韩芸汐喃喃回答。  龙非夜的身体分明一震,只是他很快就恢复,仍是温柔安慰,“日有所思夜有所想罢了,别再瞎想了。”  韩芸汐摇了摇头,“不,好像也不算是梦。”  她看入了他的眼睛,“龙非夜,我又梦到无字碑了,我看到了无字碑上所有文字,还有一个图腾,和小东西很像的图腾。”  韩芸汐一直说,都没主意到龙非夜的脸色苍白了许多。  “我看到狼额头渗出血来,无字碑就出现了一道门,里头很黑,不知道通往哪里。”韩芸汐说道。  “你进去了?”龙非夜连忙问。  无字碑上出现一道门,通往的必定不是真实的空间,那通往何处?通往三千年后吗?为什么韩芸汐会这么害怕?龙非夜的心都颤了。  “没有!”韩芸汐连忙检查自己的双手十指,白日里咬破的痕迹已经很淡很淡了,并没有新的伤口。  她将流血事情告诉了龙非夜,龙非夜不放心,又将她的十指认认真真挨个地检查了一遍。  “我的血,可能可以开启无字碑。”韩芸汐说道。  龙非夜没做声,只是拥着她。  见龙非夜不说话,韩芸汐才意识到她会吓到他。她转身抱紧了他,埋头在他胸膛上,“或许,就是一个梦。”  龙非夜沉默了很久,最后坚定地说,“明日过去试试,如果能开启石碑之门,我同你一道进去!”  如果避免不了,他不介意同她一起面对。  这道门到底通往何处,为何会出现在毒宗祭坛,只是和韩芸汐毒宗嫡亲的身份有关系,还是和韩芸汐穿越而来的秘密也有关系?  与其一味地回避,恐惧,倒不如握紧她的手,去面对。  韩芸汐却退缩了,一直摇头。  “别怕,我在!”龙非夜握紧了她的手,十指紧紧扣住。  这一夜,他们谁都没有再入睡,安静地相拥,十指相扣,等待着黎明地到来。  翌日清晨,龙非夜和韩芸汐早早就起了。  顾北月走出房门的时候就看到他们两人坐在院中是石桌旁泡茶。冬日的清晨,格外冰凉,茶桌上白烟袅袅,茶香四溢,被是一种清新。  顾北月并不知道昨夜发生什么,他上前来行礼,“殿下,公主。”  龙非夜示意他坐,亲自倒了一杯茶给他,而顾北月一坐下,立马就察觉到韩芸汐的脸色不怎么对劲。  不仅没有睡好,而且心事重重。  “公主,怎么了?”他连忙问。  韩芸汐没出声,龙非夜将昨夜那场面言简意赅地说了出来,顾北月并不知晓韩芸汐穿越之事,他认真说,“公主,这应该不是梦,而是毒宗的传承,通过神识传承储毒空间的技法。”  韩芸汐也不知道不是梦,否则,她看到无字碑上的内容为何会是真实的?  只是,她不明白为何她曾经那个关于“牵手”的噩梦,会出现在毒宗的传承中。  “无字碑之门,会不会通往毒宗密地?”顾北月问道。这个消息对于他来说,算是好消息。  或许,毒蛊人的秘密就藏在毒宗密地中,或许,迷蝶梦的配方,也会藏在那里。  韩芸汐和龙非夜自是想到了这一点。  “准备一下,待会就过去试试。”龙非夜昨夜就已经下了决心。  韩芸汐这才抬头看他,龙非夜的手从桌下伸过去,紧紧握住她的手,无声无息,却给予足够的力量。  “嗯!去试试!要是真开启拿道门,咱们一起进去!”韩芸汐认真说。  就这几句话,顾北月就隐隐察觉了不对劲,他眼底掠过一抹复杂,想问,只是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当什么都看瞧出来,沉默了。  他和龙非夜之间,和公主之间的距离,尺度,他总是拿捏得非常好。有些事情,殿下和公主既不说,他就没有问的必要。  这,便叫做本分。  早饭之后,韩芸汐他们做好了准备的,正要出门时,却忽然撞见一个人站在门口。  “顾七少!”韩芸汐惊声。她都忘了自己有多久没有见到这个家伙了。  顾七少一袭红衣,奢华妖娆,风华依旧。  他随随便便往那里一站,漫山遍野的花儿便都黯然失色。  他在笑,笑得没心没肺,笑得放荡不羁,笑得无比开心。  他那狭长的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毒丫头,好久不见……”  他后面的话还未说出来,龙非夜似乎知道他要说什么,立马就冷声打断,“你来做什么?”  明明是龙非夜威胁他来的,居然还有脸问他来做什么?  顾七少只当没听到龙非夜的话,继续对韩芸汐说,“七哥哥想你了,你想七哥哥了吗?”  然而,韩芸汐的脸却是阴沉的,她怒声,“顾七少,灵儿跟你说的话,你什么时候能记在心上?”  暗号那件事,唐离早就告状告到她和龙非夜这儿来了。  唐离觉得“暗号”那事儿纯粹就是浪费找人的时间,错过救人的绝佳时机。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