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天才小毒妃>目录>

第1032章 顾北月的残忍和冷静

第1032章 顾北月的残忍和冷静

小说: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字数:3067更新时间:2017-01-24 07:29:52
    韩芸汐盯着龙非夜和顾七少看,不声不响,嘴角却泛起一丝冷笑。  这两个家伙真有意思,问都没有问她的意见就直接帮她做了决定,这算什么?  龙非夜和顾七少达成了一致的意见,唐离高兴得一拍大腿,“这样事就成啦!那咱们什么时候去救人?”  “不成!”韩芸汐终于爆发了,“你们别忘了,白彦青在暗,我们在明!”  一旦东西秦联军北征,龙非夜的行踪就暴露了,白彦青要找来是随时的事情,而且君亦邪擅毒术,她和顾七少一走,龙非夜身旁没有个擅毒术之人可以跟君亦邪抗衡,她如何放心?再者,她走了,狄家军必定更难管了,东西秦两大阵营的沟通会更困难。虽然她对狄族没有绝对的主导权,可是,有她这个公主在,狄族军方和商会多多少少是知道收敛的。  韩芸汐真不知道这帮男人出的什么馊主意!  顾七少不管那么多,他只管韩芸汐的安危,所以,他可以背弃天下,只为韩芸汐好;龙非夜他管的很多,却也顾着韩芸汐的安危,所以,他将一切压力和危险全都背在自己肩上,为天下着想,也为韩芸汐着想。  他已经做好了独自一人面对白彦青,面对君亦邪的准备了。  他之前和顾七少较量过,对于不死者,无法杀之,却可困之;而对于君亦邪,以他如今的武功,君亦邪未必能对他下得了毒。  至于东西秦的合作,北征的大事,虽然少了韩芸汐沟通起来会困难很多,但是,他相信自己应对得来。  凤之力是一个未知的意外,怎么能让这个意外在韩芸汐体内存留太久呢?  面对韩芸汐的愤怒,唐离虽心急却不敢再开口,众人也都沉默了。  谁知道,龙非夜却非常强硬,冷冷道,“就这样决定!”  “我反对!”韩芸汐冷声。  “反对无效,大局为重!”  龙非夜很严肃,韩芸汐更肃冷,“大局为重我就必须留下!踏平了北历,再一道上天山!”  “不可能。”龙非夜寸步不让。一旦北征,这场仗没打个一两年是结束不了的。  “反正我不走!”韩芸汐坚持到底。  龙非夜却没再出声,眉头紧锁,特别严厉地盯着她看。  韩芸汐由着他看,毫不忌惮地看入他的眼睛里去,可是,随着时间的流失,她却没有看到他的态度回转。  这样冷厉霸道的龙非夜让韩芸汐感到陌生,陌生得好似又回到了几年前,她和他初见初识。  那时候,他再冷漠她顶多都只是畏惧;而今,她却心堵得特难受。  “龙非夜,这是我自己的事情,我就没有决定的权力吗?”  “韩芸汐,你总不听我的话,就不能听一回吗?”  两人不约而同,一道开口,说的却是南辕北辙的话。  话一说完,两人便都沉默了,周遭众人也都不敢出声,然而,顾北月却开了口,“殿下,不如试试请三位尊者下山吧?”  他们去不了,剑宗老人和三位尊者下山来也可以呀。  ”三位尊者是不可能下天山的。”龙非夜淡淡回答。若是三位尊者愿意下天山,他们也不必在这里争那么久了。  龙非夜不再跟韩芸汐争辩,强势地做了决策,“就这么定了,联系万商宫长老会,明日洽谈救人和北征事宜!”  韩芸汐也没有争,愣愣地站着,眸光怔怔,也不知道想什么。  龙非夜说完就走,到了院子门口却止步回头,只见韩芸汐还站在原地。  他冷冷问,“韩芸汐,你还不走?”  “不走。”韩芸汐亦是冷声。  这下子原本就安静的小院越发的安静了,就连外头一直呼啸不停的北风似乎也戛然而止。  龙非夜本就冷漠的脸又冷了三分,然而,韩芸汐却转身进屋,“我困了,哪都不去,我要补眠。”  说完,“啪”一声关上房门。  龙非夜转身就走,留一群人面面相觑,不敢插手。  龙非夜和韩芸汐这算是吵架了吗?大家都还不知道怎么办是好,顾七少第一个离开,不知道要躲哪补眠去了。  顾北月和唐离一道离开,唐离一路都很沉默,不知不觉跟着顾北月回到他屋前。  “唐门主,车徒劳顿,你还是先去休息吧。”  顾北月这么一说,唐离才缓过神来,发现自己走到了顾北月院里来。  “顾北月,我是不是该等他们从天山回来了,再求他们救人?”  唐离说这话的时候是低着头的,顾北月看不到他的表情,却知道他其实非常不愿意说出这句话。  “唐门主,你要听真话,还是假话?”顾北月耐心地问。  “假话!”唐离毫不犹豫回答。  “假话,我没有说的必要,你还是回去休息吧。”顾北月无奈而笑。  “你说真话吧。”唐离终是抬起头来。  顾北月是很慈悲的人,也是很残忍的人。他的慈悲来自于他医者的怜悯,他的残忍却来自于他那颗剔透无瑕的心。他永远都那么冷静,看事看物永远都不受任何事情干扰,透彻干净得就像是一面镜子,能还原出最真实的一切。  他说,“唐门主,此事,殿下和公主其实一开始就错了。”  唐离很意外,“什么意思?”  若不是因为凤之力这个意外,一切都会很顺利的,哥哥和嫂子还提前回来了呢!他们有非常充裕的准备时间!  “唐门主,其实之前殿下和公主决定开春就救人,北征,本就是很不明知的选择。在下相信,若非宁静怀有身孕,殿下绝不会做出这种愚蠢的选择。”顾北月说道。  唐离一下子就激动了,要反驳,顾北月却打住,继续道,“唐门主,开春之后,东西秦联军北上必可收渔翁之利,然,开春之时绝非好时机。因为一开春,冰雪消融,天寒料峭,战场的条件极有可能比寒冬还恶劣。”  这话一出,唐离就怔住了,他怎么就没想到这一点呢?虽然他不懂战事,但是也明白气候对战争的影响。  “唐门主,狄族军方同你一样,心急救人。他们着急救的不是宁静,是宁承。所以会答应一开春就出兵北上。但是,东秦军上下都是反对的。在他们看来,春末夏初在北上,才是最佳的时机。”  顾北月点到为止,当初龙非夜为了能在开春出征,需要花了多少精力说服百里军府和中南都督府几支大军,可想而知。而这些事,龙非夜去至今提都没有提过。若是顾北月不说,又有几个人能知道龙非夜有多难。  唐离沉默了,顾北月的话却还没完。  其实,见龙非夜和韩芸汐不欢而散,顾北月早就有心劝说唐离了,所以,唐离愣愣地一路跟他走到他院子里来,他一路上都没提醒。  “唐门主,殿下和公主双修,都败在最后一关,至今原因不明。你也是习武之人,该知道此事不宜拖延。内功修行这等事,不伤则已,一伤必重。虽然殿下让公主先上天山,可是,殿下一样有危险。”顾北月认真分析。  唐离不傻呀,知道顾北月说了这么多是在告诉他一个事实,这个事实就是他哥了帮他早点救回宁静,不仅仅力排众议,而且正冒着极大的风险。  不懂事的唐离,忽然一下子懂了所有的事,他坐了下来,脑袋埋到双手里去,只觉得所有的压力全都落到他身上来,决策权也落到他手上了。  半晌,唐离才出声,“顾大夫,你这是再劝我放弃吗?”  顾北月很诚实地点了头,“是。”  “宁静明年二月就生了……”唐离喃喃自语。  如果战事拖到春末夏初,那救人就必会拖到宁静生产之后。且不说宁静生产会不会暴露沐灵儿假怀孕的事,即便没有暴露,君亦邪将那个孩子误当成沐灵儿的,那个孩子也一定会被当作人质抱离虎牢的。  唐离真的不傻呀,战争还未开始之前一切都好商量,战争一旦开始,东西秦联军必是要踏平北历,不留余地,放弃人质的可能性是极大的。  “顾大夫,宁静明年二月就生了……”唐离固执地强调着时间,“二月份就生了……是二月份……”  “我知道。”顾北月眼底尽是怜悯,他很清楚这个时间意味着什么。  可是他的话却不留情,他说,“唐门主,在下没有劝说你做任何选择的权力,但是,在下有告知你真相的必要。你身为唐门之主,该知道这一切。”  唐离什么都没回答,还是一直喃喃地重复着宁静的生产时间。  “唐门主,回去休息吧。”顾北月轻轻拍了拍唐离的肩膀,进屋去。  唐离转身就走,表情木讷,他漫无目的地走着,在东来宫的每一个院子每一个殿堂转了好几圈。  天黑的时候,他不知不觉走到了韩芸汐房门前。他看到屋里的灯亮着,却没有去敲门,而是在门口坐了下来。  长这么大从来都没有想过“长大”这个问题,可是,今日却突然体会到了什么叫做“一夜长大”。  深夜,韩芸汐房里的灯还亮着,唐离终于起身来,轻轻敲门,他说,“嫂子,我能问你一件事吗?”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