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天才小毒妃>目录>

第1075章 恶心不恶心

第1075章 恶心不恶心

小说: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字数:3266更新时间:2017-01-24 07:29:55
    金执事这几日一直昏迷不醒,他怎么吃药的呢?  如果说有熬好的药汁的话,沐灵儿还可以撬开他的嘴巴,强行灌入。可是,问题来了,山洞里并没有可以供熬药用的任何器皿,怎么熬?  金执事眼底掠过一抹狐疑,他看了周遭一圈,视线最后落在沐灵儿身上。他就等着看沐灵儿怎么给他吃药的。  沐灵儿立马往一旁走去,不远处的角落里放置了一堆药草,都是新鲜采摘过来晾干的,还有一些野果子。  沐灵儿可没敢天天到外头转悠,她一般两三天出去一趟,采摘回来一大堆药材和野果。药草是给金执事吃的,野果是给她自己充饥的。幸好她平素食量不大,而且偏好素食,要是换做一般人,吃了那么多天的野果子铁定会活不下去的。  沐灵儿一走过去,大白虎就立马屁颠屁颠跟过去,跟着沐灵儿蹲在药草堆旁。沐灵儿认真挑选了好一会儿,才挑拣出一把药草,不同种类的各一两株,七八种搭配在一起就一大把了。  金执事并没有注意到大白虎粘着沐灵儿,他看着她的背影,似乎在思索者什么,不知不觉轻轻咬了唇。待沐灵儿转身朝他走过来,他才缓过神来。  看到她手中不少药材,他着实纳闷,想不明白这个丫头怎么处理这些生药草的?可是,他却一言不发,不动声色。  出人意料的是,沐灵儿竟直接将一大把药材递过来,“给,这都是你得吃的药。”  金执事的双手垂在两侧,轻轻握着拳头,问说,“怎么吃?”  “就这样吃。”沐灵儿颇为认真地说。  “这样是怎样?”金执事也认真起来。  “生吃,嚼碎了,咽下就可以了。”沐灵儿答道。  金执事那不苟一笑的脸终于有了些表情,他冷笑道,“沐灵儿,你还有心思跟我开玩笑,看样子心情不错。”  沐灵儿很不喜欢金执事那种鄙夷的目光,在他眼中她好似一无是处。她真的弄不明白,金执事既然那么鄙视她,干嘛死缠烂打不放过她呢?  死缠烂打也是要讲究诚意的,就像她对七哥哥死缠烂打,那可是诚意满满,她就不曾鄙夷过七哥哥什么。只要是七哥哥说的,做的,她全都喜欢,就是七哥哥不说不做,杵在那儿,她看了都欢喜。  喜欢一个人,不是应该诚心诚意的喜欢他一切吗?  金执事这算哪门子喜欢?  沐灵儿越想越郁闷,她冷眼鄙视回去,大声回答,“金子,你没张眼睛吗?没看到这里一没药炉,二没火?你告诉我,这些药不生嚼下去,要怎么吃?难不成你还想煎熬个几个时辰熬出精华来再喝下去?”  金执事的表情更怪异了,沐灵儿又道,“这些药对你百利而无一害,你爱吃不吃!”  沐灵儿也不管金执事接不接,她将一大把药材往他怀里塞便转身要走。  金执事一手接住药材,一手拉着了沐灵儿的手,“等等!”  “你能不能别老是动手动脚?”沐灵儿甩开了手。  金执事倒也没再拉她,由着沐灵儿走到一旁去。沐灵儿从母虎身旁抱起了小唐糖,靠在墙边坐下。  小唐糖太小了,睡觉的时间远远多于醒着的时间,这会儿已经又睡着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吃了虎奶的关系,她的脸色特别好,红嫩红嫩的,更显得粉雕玉琢,令人忍不住想亲亲她,捏捏她。  沐灵儿看在小唐糖,再不好的心情都会立马晴空万里。她忍不住想,如果唐离知道静姐姐帮他生了这么个女儿,会高兴成什么样子;她忍不住想,这个小丫头将来长大了,会是什么模样,会得多少男子爱慕;她亦会考虑,静姐姐这辈子就只能有这个女儿了,将来她在唐门里得面对多少事呀?  沐灵儿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并不知道金执事一直盯着她看,眼神比刚刚还复杂。  金执事似乎在犹豫什么,许久之后,他才又开口。  他说,“沐灵儿,我昏迷的时候……这药……怎么吃的?”  “嚼碎硬灌下去的!”沐灵儿随口回答,注意都在小唐糖身上。  金执事当然知道药是嚼碎硬灌的,他想问的是药是谁嚼碎的。  其实,这是一个无需多问的问题。山洞里就只有沐灵儿一人,这药除了是沐灵儿嚼碎了,难不成还能是两只老虎?  金执事看着反应平静地沐灵儿,眼底掠过一抹狐疑。  他“哦”了一声,便没有再多问,径自在沐灵儿对面,靠着墙壁坐下。  就这样,两人又安静了下来,沐灵儿看着小唐糖,看得入迷,想得入神;金执事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  大白虎悄无声息地在金执事身旁趴着,时不时嗅了嗅金执事手里那些药草,它似乎很喜欢药香味。  过了好一会儿,沐灵儿不经意抬头,见金执事还没吃药,她也懒得多管。反正这家伙已经醒了,就应该死不了吧。  “沐灵儿……”金执事却开了口,“你,你……”  沐灵儿又抬头看去,没好气问,“干嘛?”  “你……”金执事避开了她直勾勾的视线,问说,“前几日是你把药嚼碎的。”  沐灵儿心头猛地一咯噔,这才意识到这个问题。她离开避开了金执事质问的目光。  “是吗?”金执事既已开口,必是要问个清楚的,必是要沐灵儿亲口承认的。  沐灵儿还是看着别处,没回答。  “是吗?问你话呢!”金执事大声问。  沐灵儿只觉得头皮发麻,她看着一旁的地,恨不得一头钻进去算了。  见她如此紧张,金执事倒也没再追问了,他看向别处,无声地笑了起来,露出了一口白牙,特别好看。  他拿了一根药材放嘴里嚼,苦涩的味道立马在嘴里散开,越是细嚼慢咽就越不是滋味。可是他却咀嚼地紧紧有味。  嚼完了一株,他说,“这药够苦的,沐灵儿,为难你了。”  沐灵儿猛地朝他看来,一脸惊诧,“金子,我不为难,为难的是大白虎。是它帮你嚼药的。”  此时,大白虎正趴在金执事脚边,仰头看者他,一脸虔诚。  金执事立马朝大白虎看去,只见大白虎正咧嘴冲他笑,露出了一排白森森的虎牙。金执事瞬间就僵住,目瞪口呆。  沐灵儿实在想不明白,如此喂药之法,金执事就不恶心吗?她胆战心惊地,就等着他发火,谁知道他居然还说“为难你了”。  她是药剂师,必须有专业的素养,为保护患者的性命,无论用什么办法都要让患者服下药。可是,面对这等情况,她还是觉得好恶心呀好恶心。  金子,到底怎么想的呀?  沐灵儿鄙夷地看着金执事,正要询问,金执事终于忍不住了,起身跑到洞外去,呕吐个不停。  金执事昏迷了那么久,除了喝水就是吃药,根本吐不出多少东西来。他都快把胆汁给呕出来了。  好一会儿,他才平静一些,走回来。  沐灵儿不敢看他,大白虎虽然不是非常清楚发生了什么,但是,感觉到主人的怒火,他也乖乖地匍匐下去。  接下来的半天,金执事都冷冷地盯着沐灵儿看,沐灵儿硬着头皮让他盯,可是,最后实在忍不住。  她瞪过去,怒声说,“你看什么看?我又没别的办法喂你吃药!不吃药你会有生命危险的!”  “你不会嚼吗?”金执事忽然大声问。  “还不一样恶心。”沐灵儿大声反驳。  “不一样!”金执事大吼。  不知道是被他的怒火震住了,还是被他那“不一样”三字惊到了,沐灵儿抿紧了唇,怔怔地他,不再反驳。  两人沉默了许久,竟同时出声。  “沐灵儿。”  “金子。”  谁都不生气,不凶,都特别平静。  “你先说。”  “你先说。”  又不约而同,一起开口。  明明让对方先开口,自己却又不礼让。于是,又一次撞上。  他说“沐灵儿,我喜欢你。”  她说,“金子,你不要喜欢我。”  于是,两人都沉默了下来。  过了好一会儿,沐灵儿无奈地问,“你喜欢我啥呀?我有什么好的。”  金执事冷冷说,“你喜欢顾七少啥?他有什么好的?”  原本两人还颇为平静,可一听这话,沐灵儿就火了,“我和七哥哥的事情,跟你无关!你少说三道四!”  “你和顾七少能有什么事?”金执事又问。  一句话堵得沐灵儿无话可说。是呀,她和七哥哥之间能有什么事呀?一直都什么事也没有……  “金子,我这辈子就只喜欢七哥哥一个人。我……”  沐灵儿还未说完,金执事就飞出洞外去。他不听,可是沐灵儿还是继续说下去,或许她是说给自己听的吧。  她说,“我不会喜欢你的,永远不会。”  这晚上,金子去打了一堆野味回来,还找了一堆柴火用火折子引火烧起来。  虽然他一直没理睬沐灵儿,可是,烤熟的第一只野鸡,还是丢给了沐灵儿吃。沐灵儿早就馋了,并没有假装拒绝,而是津津有味得吃起来,她真的太饿了。  金执事冷冷瞥了她一眼,七分疼惜,三分无奈。  金执事醒来之后,沐灵儿的伙食总算改善了,他们躲在山洞里,一天天过着,三日很快就过去了。金执事并没有再提及去冬乌国的事,沐灵儿也装傻当忘记给他答复了。  沐灵儿成日都盼着救兵赶紧来,金执事并没有告诉她,这片山林埋伏了无数精兵,非常危险。他们根本出不去。  这件事自是外头那些老虎传达的,他第一次出去打猎就知道了。  金执事也在等,等韩芸汐他们来打破君亦邪的防守线。  然而,不止金执事和君亦邪,还有一个人,也在这片山林里,等候已久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