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天才小毒妃>目录>

第1084章 全世界只有一个宁承

第1084章 全世界只有一个宁承

小说: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字数:3068更新时间:2017-01-24 07:29:56
    君亦邪要韩芸汐独自一人走进去?  这简直是天大的笑话!他把在场的几个男人当作什么了?  龙非夜就别说了,顾七少和顾北月也不必多言,即便是唐离都不可能让韩芸汐自己一个人走进去的!  龙非夜寒着脸看君亦邪,都不想回答他。顾北月也没做声,宁承都在冷笑。  顾七少眯起狭长的双眸,一字一字说,“君亦邪,你,想太多了!”  唐离冷哼,“君亦邪,你除了敢欺负女人之外,你还敢做什么?”  如果君亦邪手上有足够的人质,此时必定会把所有人质全押上来,让龙非夜他们全进到虎牢里来的。  可惜,他没有!  他只有宁承一个人!  面对龙非夜他们的鄙夷和嘲讽,君亦邪除了忍,依旧只能忍。  他朝韩芸汐看去,冷笑道,“韩芸汐,看样子你是没救人的诚意了!”  没诚意?  没诚意她和龙非夜会离开了北征的两军,亲身到这里冒险?  即便面对宁承,韩芸汐也不想解释太多。此时此刻,宁承就看着她,目光是信任的,是恭敬的。君亦邪这等激将法纯粹多此一举,宁承也没那么笨。  谁知道,君亦邪忽然一脚狠狠朝宁承的膝盖窝踹去!宁承立马就跪了下去。君亦邪高高抬起脚来踩在宁承的肩膀上用力往下压下,他冷声,“来人,拿火把来!”  若是火折子,要引燃火药还没那么快,火把的话,那就是随时的事情呀!  韩芸汐怒声,“君亦邪,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君亦邪脚劲狠狠加重,宁承一边的肩膀便被压垮了下来。  他似乎努力再顶着,可是,他分明没有多少力气。他一直看着韩芸汐,天生冷峻的眉头紧紧锁着,他一直摇头,让她不要过来。  韩芸汐知道他中毒了,而且是很复杂的毒,解毒系统一直都在紧急检测着,至今还没检测出详细的情况来。  “韩芸汐,你进不进来?”君亦邪又问。  他另一手从腰上抽出了一把匕首来,他邪佞地俯身下来,整个人的力量都施加在宁承背后,匕首尖端就抵在宁承另一边肩膀上。  “韩芸汐,你可以不进来。杀了他,本王还有下一个人质!你有的是时间可以慢慢,考虑!本王,等着!”君亦邪一边笑着,一边将匕首轻轻刺破宁承的衣服。  韩芸汐眸中迸射出了骇人的杀意,这一刻,她恨不得将君亦邪碎尸万段。  “顾北月,你有多少把握?”龙非夜低声。  “没有把握。”顾北月如实回答。  如果是刚才,或许他还有七八分把握,能从君亦邪手里把人抢下来。可是,现在君亦邪手里拿着的是火把,不是火折子,而且君亦邪的匕首已经抵在宁承肩上了。  现在,他只有五成的把握。  他不喜欢冒险,尤其是这个时候,五成的把握对于他来说就是零。  不冒险,僵持下去,或许还会有机会。一旦冒险,输了,他和宁承都会被炸死,而且谁都无法估计宁承身上的火药爆炸了,是否会危及他们背后那个院子,会造成怎样的伤亡。  顾七少何尝不是这种想法。他们此时面对的情况,和天山顶面对的完全不一样。火药这种东西,容不得一点点冒险,而且邪剑宗那帮人怕死,君亦邪倒像是做了同归于尽的准备!  从见到宁承被押过来的那一刻,他们就一直在评估救人的风险有多大。  顾七少的荆棘藤一旦从君亦邪脚下窜出来,天知道君亦邪会不会选择同归于尽?  这个时候,君亦邪的匕首忽然狠狠刺入宁承的肩膀!  宁承静默地承受者,波澜不惊,仍旧是看着韩芸汐,一直摇头。韩芸汐冷冷地看着,无动于衷。  可是,心中早就怒火熊熊!  君亦邪发狠,冷不丁拔起匕首来,刹那间鲜血四溅!随即,他又狠狠地刺入!  宁承远远看着韩芸汐,一动不动,而韩芸汐,面无表情,眸光深得令人看不透。  “韩芸汐,你还没想清楚吗?要不,本王换个人质玩玩?”君亦邪饶有兴致地看向唐离,“是宁静还是那个孩子呢?”  唐离也没做声,握紧了拳头,盯着君亦邪看。  他们都忍着,等着,或许君亦邪会把人质都带出来,到时候他们在出手,胜算就大一些了。  可谁知道,君亦邪却忽然改变了注意,“罢了罢了,宁承的命硬!”  语罢,他猛地拔起匕首,抵在宁承的耳朵上,笑呵呵地说,“韩芸汐,你是要这只耳朵,还是要……”  “我过去!”韩芸汐终于忍不住了。  “君亦邪,你无非是要我的命,你放了宁承,我过去!”韩芸汐冷冷说。  这话一出,宁承原本还算平静的目光忽然变得异常凌厉,甚至凶悍。即便他说不出话来,但是,谁都看得出来,他在凶韩芸汐,在警告韩芸汐。  这个女人不是一向很聪明,很冷静,很狠绝吗?  她就没看出来,君亦邪真正要的是她的命吗?她进来找死呀!她一进来,君亦邪必定会引燃火药,君亦邪是不可能会放人的!  她若不进来,她能活,他也能活!君亦邪绝不敢离开虎穴!  韩芸汐哪会知道宁静他们已经不在君亦邪手上了呀?君亦邪有的是人质可以慢慢杀!可是,这个世界只有一个宁承,他们也只有一个宁承,狄族也只有一个宁主子!  她没得选择,只能选择冒险!  “韩芸汐,你疯了?”龙非夜的声音低沉得骇人。  他紧紧地拉住她的手,不允许她往前一步。  “你要看宁承死吗?”韩芸汐很冷静地问。  “你不进去,宁承就不会死。”龙非夜说道。  “你可有十成的把握?”韩芸汐问道。  “没有。只有五成。”龙非夜如实回答。  之所以没有十足的把握,正是因为君亦邪手上还有好几个人质,而且剩下的人质无论是沐灵儿还是宁静,抑或是那个孩子,对他们来说都比宁承更有牵制性。君亦邪杀掉宁承的可能性确实很大。  但是,龙非夜还是不想冒险,他说,“你若进去,要救其他人就更难了。”  最好的办法是跟君亦邪僵持下去,让他把所有人质都带出来,最好能把他引出虎牢来。  龙非夜的考量,韩芸汐都懂。  她说,“龙非夜,要不,咱们赌一把,君亦邪是不会离开虎牢的。既然都是冒险,都没有把握,我们何必牺牲宁承?”  僵持下去,他们没有十足的把握能见到所有人质,能把君亦邪引出来,能保住宁承。进去,他们一样没有把握能救走所有人,能全身而退。  其实,两个选择都是冒险,那么为何要选择僵持?为何要选择眼睁睁看宁承被虐待,甚至还会有其他人质被虐待?  龙非夜沉默了,却还是没放手。  顾北月,顾七少和唐离都非常沉默,这个选择太大了,关系到所有人的生死,哪怕是唐离,都不敢冲动。  韩芸汐又低声,“诸位,如果是进门后立马行动,是不是把握会大一些?”  这里距离虎牢还有两三米的距离,如果他们进到院子里去,是否会更有胜算呢?  “还是没有十成把握,顶多七成。”顾北月早就考虑到这个问题了。  “我也是七成。”顾七少答道。  “龙非夜,你怎么看?”韩芸汐素脸冷肃,低声问。  龙非夜没有回答韩芸汐有多少把握,他直接说,“顾北月,宁承交给你。唐离和顾七少去救其他人。君亦邪……留给我们!”  他说完,没有让韩芸汐自己走,而是牵着她往前走。顾北月他们三人立马跟上。  宁承万万没想到龙非夜非但没有阻止韩芸汐,而且会亲自过来。他立马朝龙非夜瞪过来,那目光亦是满满的警告。  可谁知道,龙非夜由着他瞪,竟无动于衷!  这一刻,宁承怒不可遏。龙非夜怎么可以!怎么可以带韩芸汐来送死?怎么可以带所有人来找死?  宁承开始挣扎,很想很想告诉他们真相,告诉他们君亦邪只有一个筹码!  可是,不管他费多大的力气都动弹不了。君亦邪将他禁锢得死死的。  君亦邪冷幽幽地看着韩芸汐他们五人一步一步走近,嘴角勾起了一抹嗜血的笑意。  这,正是他要的结果呀!他们所有人都过来,那再好不过了!  君亦邪浑身的血脉都在喷张,他握紧了火把,做了最后的准备!只要韩芸汐他们一跨过门槛,他就引燃宁承身上的火药,他手下的人也会同时引爆埋在虎牢周遭的火药。  管它云空大陆谁主沉浮,今日,他君亦邪要东西秦的两主子陪葬!生,不得荣耀;那么,死,他也要被载入史册,名垂千古!  君亦邪手里的火把,熊熊燃烧着,潜伏在周遭的侍卫,也都吹亮了火折子,将火苗凑近火药的引火线,一切已经都准备就绪。  韩芸汐他们一步一步往前,渐渐地靠近虎牢大门,已经很近很近了。  再十步就到了。  君亦邪嘴角的笑意越来越浓,宁承眸中的绝望也越来越深。  君亦邪盯着韩芸汐的脚步看,默默地倒数着,“十、九、八……”  忽然……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