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天才小毒妃>目录>

第1089章 宁承的秘密

第1089章 宁承的秘密

小说: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字数:3117更新时间:2017-01-24 07:29:56
    让韩芸汐分心不是别的,正是宁承的手!  如果不是今日这么拉宁承的手,韩芸汐都没想到宁承的手会有问题。  她十分不安,不敢妄作猜测,着实忍不住停下来,说,“顾北月,你过来看看。宁承这手到底怎么了!”  “手?怎么了?”顾北月好奇地问。  宁承的伤大部多是身体上,并不在四肢,旧伤多于新伤,除了肩膀上刚刚被君亦邪匕首刺出来的伤口之外,大部分都是鞭伤。  而刚刚的爆炸,顾北月自己受了伤都没让宁承受伤呀。  “好像……”韩芸汐也不知道怎么说,“就是不对劲,你瞧瞧。”  “手掌?”顾北月挪了个位置,拉起宁承手来,正要检查,韩芸汐却说,“不是,是手臂和肩膀这边,是筋骨。”  顾北月立马放开宁承的手掌,检查起他的手臂和肩膀,这么一查,顾北月就惊了,“重伤过,至少是五年前的伤,没有愈合好,筋骨皆有大伤损,必是严重的撕裂,甚至坏死,而且,他的上臂……是假肢。”  这话一出,龙非夜也看了过来。  顾北月绝对是天底下最好的大夫,他虽然也被宁承的情况震惊到,但是,他并没有大惊小怪,他的声音很小很小,也就只有身旁的龙非夜听得到。  唐离他们,全都不知道这边发生了什么。  这,毕竟是宁承的隐私。  “他的手是废的?”龙非夜确实很意外。  肩胛处的胫骨重损,而且还没恢复好,加上上臂是假肢,那么宁承这一臂必定是使不上多少力气的。  如此是日常的生活还影响不大,若是习武或是上战场,那这手臂便是没用的。宁承可不是普通人,他是一族之长,是一军之将,他是要在沙场上驰骋杀敌的人呀!  别的不说,就说杀敌的是,他得一手持剑,另一手得簕着缰绳呢!这废掉的手臂,任何牵制住受惊吓的战马?  韩芸汐和龙非夜都从来没有听说过宁大将军的手臂是废的,更从来没有听说过宁家主的手臂是废的,这么多年来,在天宁的军中,在狄族中,宁承到底是如何掩饰的?  如果不是今日宁承昏迷,他们能拉到他的左手,他们谁能想到他的左手会是这样的?  这一刻韩芸汐忍不住回忆,回忆起过往和宁承往来的种种,她实在回忆不出什么来,她从来就没有留心过宁承的手呀!她只记得见宁承双手握剑过,可是,那时候谁能想到,其实宁承只有一臂的力量呢?  “能治吗?”韩芸汐连忙问。  顾北月又认真检查了一番,无奈道,“公主,太晚了……即便有奇药效果也一般,而且就算治愈了他的胫骨,也无太大意义。”  顾北月说着,在宁承上臂上做比划,“这一整截都是假肢,如果属下没有猜错,当年宁承的伤一定极重,整个上臂的骨头必是全都粉碎掉的,否则,不至于用上假肢。”  韩芸汐懂了。他们给不了他一个真实的上臂,就是现代医学的植骨,也不可能植出整一截上臂来。所以,再怎样医治,宁承这一手臂都注定是使不上劲的了。  面对这种情况,韩芸汐和顾北月是有默契的。  宁承既然隐瞒了这件事,隐瞒得那么好,他们与其揭穿他,倒不如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这是隐私,亦是尊严。  “我什么都不知道!”韩芸汐低声说罢,便取来金针,开始寻穴施针。  韩芸汐这么一说,龙非夜自然明白。  顾北月放下宁承的手,也没有多余的好奇心却检查他另一只手。  顾北月并没有牵到宁承的左手手掌,否则,他一定会发现宁承左手的手掌也是废的,这手掌里藏着一抹小小的金针,藏着宁承此生最柔软最放肆的一颗心。  韩芸汐收敛了心思,专心寻穴,小心翼翼地施针。龙非夜就在一旁打下手,随时听候差遣。  想当初,给韩芸汐打下手可一直是顾北月的活儿呀!谁曾想到会有朝一日被龙非夜给抢了。  见韩芸汐的动作不大,顾北月便无声无息在她身旁蹲下,小心翼翼地开始替她处理伤口。  他一碰到韩芸汐的肩膀,韩芸汐就看过来了。  “公主,尽管放心,属下不会影响到你。”他微微笑。  这一幕是多么熟悉呀!  当年韩芸汐在穆将军府便穆大将军抽了鞭子,后来负伤给穆清武施针解毒的时候,顾北月也就在身旁,也是在她施针的时候帮她处理伤口。  那个时候,韩芸汐可惊叹顾北月处理伤口的手法了,真的一点儿都没影响到她施针,而且一点儿都不疼。  几年的时间,虽不至于沧海桑田,却也诸多物是人非。顾北月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顾大夫了。可是,韩芸汐却发现他此时此刻的微笑,和当年是那么相似,并没有变化。  韩芸汐亦是笑了下,又专心在施针上。  顾北月嘴角泛起浅淡的笑意,手法熟稔却又谨慎,真真没有影响到韩芸汐什么。  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这么近距离地看韩芸汐认真,专注的样子了。  即便他已经不再是当年的顾大夫,她也不再是当年的秦王妃,然而,在他眼中,她依旧还是当年那个让他惊艳,让他心动,让他沉迷的她。  认真蹙眉的样子,始终没有变。  顾北月很快就收敛了心思,收敛了回忆,他朝龙非夜看过去,发现龙非夜一正好看过来。  “伤得可深?”龙非夜低声。  “不是大伤,殿下放心。”顾北月淡淡回答。  “会留疤吗?”龙非夜又问。  “看用药,手上几帖药都保证不了,明日出山了,得马上寻药。”顾北月如实说。  “待会开个药方,让影卫马上去找。”龙非夜又道。  终于,韩芸汐抬起头来,蹙眉看着龙非夜,“你别说话!吵着我了!”  龙非夜悻悻了,乖乖闭嘴。  顾北月眸中掠过一抹无奈的笑意,原来,她的认真和专注是那么容易被打破,可惜,他就是办不到。  韩芸汐在宁承身上,双臂上施了好多针,甚至开了几刀,将毒引出来。之后又让宁承服用了药丸。  这应该是韩芸汐耗时最长的一次解毒了。  直到翌日下午,她才让宁承脱离危险,不必每日服用君亦邪那些药。但是,接下来的一个月里,宁承还是得每日服用她配制出来的解药,才能彻底清楚体内的毒素。  解毒完了,韩芸汐算是精疲力尽了。她瘫在龙非夜怀中,动都不想动,恨不得睡个昏天暗地。  但是,她不能。  宁静,苏小玉和白玉乔都还没有消息呢!  唐离和沐灵儿见韩芸汐那么疲,没敢催她,也没敢问龙非夜。谁知道,金执事却又开了口,“韩芸汐,我的卖身契呢?”  韩芸汐瞥了他一眼,“没空,等着!”  韩芸汐真不明白金执事哪来的底气跟她要卖身契,他就不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他劫人所导致的吗?  她没急着跟他算账就罢了,他倒是着急跟她讨债了。  金执事还想开口,韩芸汐抢了先,她说,“灵儿,你们逃出虎牢后,是在哪遇劫的?谁有这么大的本事劫你们?”  昨日沐灵儿说得不清不楚的,他们忙得应对君亦邪也没有多问。如今,要寻找宁静她们的下落,自是得好好问清楚。  宁静生了孩子都没好好休息就这么折腾,韩芸汐心中都提她捏一把汗呀!如此折腾,将来再怎么补身体也是补回来的。  韩芸汐心中可不止这个担忧,她还有另一层担忧,能从老虎抓下劫人的,岂会简单。  她想到了一个人,却不敢肯定,也不希望是!  一说起遇劫一事,沐灵儿至今还害怕,她说,“姐,劫持我们的是个神秘人,蒙着面,我们都看不出他是谁!他可厉害的,都没看到他干了什么,两头大白虎就硬生生给融成血水了,连骨头都没有!如果不是白玉乔拦住他,我和金子还有孩子都逃不了,那个人想杀我们。我也……我也不知道……”  “是毒!”韩芸汐急急打断,似乎不想让沐灵儿说下去。  “白彦青!”龙非夜很肯定,他这才明白为何君亦邪丢了人质还没去寻找,反倒有跟他们同归于尽的心思!  看样子,君亦邪心中早就清楚劫他人质的人是白彦青,他敌不过白彦青,也不知道白彦青想干什么,所以他才会放弃得如此彻底。  “沐灵儿,你不知道什么了?宁静人呢!人呢?”唐离不淡定了,刚刚沐灵儿跟他说了那么多,不说得很清楚,说宁静她们被劫持了吗?  现在,现在她又想说什么了?  沐灵儿就是不经吓,被唐离这么一吼,脱口而出,“其实……其实我也不知道宁静他们是不被劫持了,还是……”  韩芸汐又一次打断,“好了!你们是在哪被劫的,带我过去看看。”  “就在虎牢后面的山里。”沐灵儿急急说。  顾七少和沐灵儿走在前面,金执事一脸阴沉地跟在后面,顾北月搀上宁承,一行人往虎牢后面去。虎牢的大火还在烧,将周遭照得特别明亮。  沐灵儿还未说出具体的位置,韩芸汐就检查出不远处有毒,她先跑了过去,唐离紧随其后,速度比他哥还快。  没跑多远,他们就看到地上那一片片血痕……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