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天才小毒妃>目录>

第1092章 你的好人

第1092章 你的好人

小说: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字数:3076更新时间:2017-01-24 07:29:56
    顾七少的一句话让沐灵儿暗淡的世界一下子明亮起来。  可是,依旧是顾七少的一句话,让她彻底绝望,顾七少笑呵呵地说,“啧啧,我家傻丫头终于长大了,不黏七哥哥了。”  他笑得那么高兴。  人,会有很多很多无奈,很多很多身不由己,但是,心,却是绝对的自由。正是因为如此,所以才会有那么多矛盾的痛苦吧!  她即便跟金子走,即便不再追着七哥哥跑了,她的心里也永远都只有七哥哥一人呀!  可她连回答他的机会都没有。  沐灵儿都想笑了,好好地嘲笑自己一番。  他不给机会,她也一定要争取,毕竟这将会是她最坚强的一夜。  沐灵儿看着七哥哥的眼睛,认真地回答他,“七哥哥,你……也不要灵儿了吗?”  这话一出,顾七少就愣,但是,很快他就哈哈大笑起来,“傻丫头……”  “七哥哥,灵儿是认真的!灵儿没跟你开玩笑!”沐灵儿打断他,她就知道他又要一笑而过,当她的说笑。  顾七少却忽然温柔下来,他倾身过去,摸了摸沐灵儿的脑袋,认真说,“傻丫头,七哥哥怎么会不要你?不管你嫁给谁,你永远都是七哥哥的傻丫头。”  他柔软的眼神,轻柔的话语是她渴望了多年的解药,是唯一能解单相思的药。可是,此时此刻,她却像是中了剧毒,从此无药可救。  温柔的七哥哥近在咫尺,她的心却痛得无法言喻。  她就知道!就知道!就知道!  就知道七哥哥一直当她是妹妹,一直都这样!  她的眼泪都忍不住留下来了,“七哥哥,那你帮我和金子逃走吧?”  顾七少替她擦掉眼泪,认真说,“听话,金执事是什么底子,你姐和姐夫都还没弄清楚,万一他真是黑族嫡亲,你还嫁?”  “要是,他不是黑族嫡亲;要是,他不会跟我姐为敌,我就能嫁他?”沐灵儿又问。  顾七少笑了,“傻丫头,就算他是黑族嫡亲,只要他真心待你,你真喜欢他,就能嫁!七哥哥,这不是怕你被骗嘛?咱们不着急,等查清楚他的底子。到时候你要嫁,七哥哥给你准备个大嫁妆!”  沐灵儿吸了吸鼻子,一直点头,点个不停,“好,好……我听话,我记住了,我谁的嫁妆都不要,就要七哥哥的。”  顾七少又摸了摸她的脑袋,笑道,“去吧,早点休息吧。”  明明都没什么好说的了,可是,沐灵儿却舍不得离开。可七哥哥都让车夫停下了,她只能下车。  沐灵儿一走,顾七少就松了一口气。他回头朝顾北月看去,以为顾北月会说点什么,谁知道,顾北月却还是闭着眼睛,像是真睡着了。  顾七少坐了一会儿就忍不住凑到顾北月那边去,他低声,“那丫头缠老子好些年了。”  顾北月不语,顾七少慵懒懒伸展了懒腰,又说,“总算解放了!”  顾北月还是不吭声。  顾七少高举的手臂揽过去,勾搭住顾北月的肩膀,笑呵呵道,“七爷今日高兴,帮你守着,你去睡吧!”  顾北月这才睁眼,淡淡道,“七少,我看灵儿姑娘是故意试探你的,你高兴什么?”  顾七少太了解沐灵儿了,当然知道沐灵儿是故意激将他的,他回答说,“她不故意试探我,我哪来机会跟她说清楚?如今还了,七爷我无债一身轻!”  顾北月本无心多管闲,可顾七少既然都开口了,他还是多了嘴,“灵儿姑娘怕是被金子要挟了吧?”  沐灵儿虽然单纯,却不愚笨不至于被骗,极有可能是被威胁了什么,所以哪怕大家都在,她也没说实话。  可是,顾北月琢磨不透,沐灵儿又什么好被金子威胁的。  “有她姐了。”顾七少呵呵笑了笑,又说,“还有个姐夫,不必咱们操心。”  顾北月挑眉看了顾七少一眼,似乎想说点什么,可最后还是笑了笑,不多言。  顾七少这没心没肺的,虽残忍,倒也干脆,不至于害了人家一辈子。  论洒脱干脆,顾七少或许还比不上顾北月呢。  顾北月不再讨论这个问题,他不着痕迹地拿开他勾搭在肩上的手,淡淡道,“睡不着去守夜吧,毕竟这在北历境内。”  顾七少一出马,前后看了看,正要到车队最前面去,却见沐灵儿坐在前面那辆马车外哭鼻子。  他立马退了回来,只当什么都没瞧见,跑到车队最后面去和影卫混了。  夜深深,马车疾行。  金执事一等再等,好几番忍不住,却还是坐在车里没动。他答应给她一年的时间,怎么可以连一夜都等不了?  他闭着眼睛,继续静坐,却不知道沐灵儿就坐在外头,无声无息地掉眼泪。  要哭掉多少眼泪,才能完成一个告别仪式?才能说服自己,继续坚强下去呢?  最后,车夫实在忍不住,劝了一句,“灵儿姑娘,你别这样,谁欺负你了,你告诉公主去,让公主给你做主。别怕……”  金子一听到这话,猛地扬起车帘,沐灵儿下意识回头看过来,便撞上了金执事冰冷骇人的眸子。  见沐灵儿双眸浮肿,红得似血,小脸上泪迹斑斑,金执事的拳头都握紧了。他瞪了她一眼,狠狠地甩下车帘,没管她。  可是,没多久他就开了口,“你还不进来?”  “我……”沐灵儿不知道如何回答,索性甩了他一句,“你管我!”  话一说完,金执事就掀起帘子,毫不客气地将沐灵儿拽进车去,压在座位上!  沐灵儿挣扎起来,“你要干嘛?你别忘了你现在在我姐手上!”  金执事不管,冷冷问,“顾七少又欺负你了?”  “没有!”沐灵儿否认了。  “那你哭什么?”金执事质问道。  “你管我哭什么?你放开我,否则我叫人了!”沐灵儿很强硬。  金执事盯了她一眼,就放开了。  可是,沐灵儿刚要起身,他却忽然又压过来,将她压在座上,吻住她的唇。这个吻,充满了他的愤怒,强势霸道。蛮横地闯入之后,就没给她反抗的余地,纠缠住她的小舌。  沐灵儿想咬他都咬不了,她使劲地摇头,金执事却双手捧住她的脑袋,禁锢住她。  沐灵儿只能打他,狠狠地打,甚至抓挠他。  终于,金执事还是放开了,额头抵着她的额头,大口喘气。她推开他,狠狠一巴掌扇过去,在他脸上留下了红红的巴掌印。  “灵儿姑娘,你没事吧,你怎么了?”车夫的声音传来。  沐灵儿颓然坐在一旁,淡淡道,“没事,闹着玩呢。”  这话一出,金执事就笑了,一边笑,一边无奈摇头。他低声,“沐灵儿,你大可说出真相,不必受制于我。”  沐灵儿没回答他。  半晌,金执事才又问,“沐灵儿,我可以理解为……你舍不得我吗?”  “不是!”沐灵儿立马反驳。  “那是为何?”金执事问道,“我们不过是口头协议罢了,你大可违约。”  沐灵儿朝他看去,反问道,“你明知道我有违约的机会,为何当初还答应我?”  金执事双手将细碎的刘海捋起来,露出他俊美的眉宇,他轻笑自嘲,淡淡说,“因为我他妈的脑子坏了。”  沐灵儿当然知道他什么意思,看着她心头堵得难受,不知道该说什么。  金执事却冷冷问,“你呢?你脑子也坏了?”  “金子,你是好人。我不能害你。”沐灵儿认真说。她姐已经对金子很有戒备心了,她要再说出真相来,她姐还能放金子走?  她对他一点儿都不了解,但是,她看得出来,也感受得到,他渴望自由,渴望家乡。  他说起冬乌大草原上的风景,那种向往和眷恋的表情是骗不了人的。  “金子,我答应你拿到卖身契,就一定会帮你拿到。我不喜欢你,你别再为难我,好吗?”沐灵儿问道。  金执事冷笑起来,“沐灵儿,你在违背承诺的同时还要我相信你的承诺,你真当我金子是傻瓜吗?”  沐灵儿看着他,无话可说。  金执事避开了她那梨花泪雨的小脸,冷冷道,“沐灵儿,除了你违背所有承诺,否则,我不会放弃。”  他给了她两个选择,要么,按照之前说的,跟他走;要么,揭穿他,让他永远得不到自由。  他以最渴望的自由为赌注,赌她的心。  翌日,韩芸汐休息够了,就把沐灵儿叫过去。  她可谓软硬兼施,可是,沐灵儿都一口咬定了,自己和金执事是真心相爱的。韩芸汐也不逼她,一边派人去了冬乌族,一边等着宁承醒。  金执事当年是被狄族买下的,如果真有什么身世线索,也应该掌控在宁承手上才是。  君亦邪的死讯很快就传遍北历国各地,引起了北历南部的恐慌。没几日三途关就传来了好消息,宁家军攻破了三途关,同三万骑兵连夜进入北历境内。  这消息一传到龙非夜手上,龙非夜便让影卫安排,让大家在附近的一座庄园住下,等宁家军到!  大家才刚刚安顿好,宁承就醒了。此时,就顾北月一人守在他身旁。  顾北月大喜,正要喊人过来,宁承却拉住了他的手……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