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天才小毒妃>目录>

第1093章 公主的严惩

第1093章 公主的严惩

小说: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字数:3124更新时间:2017-01-24 07:29:56
    宁承拉着了顾北月的手。  宁承没出声,顾北月似乎知道他的意思,没做声,安静地看着他,微微笑。  见他笑,宁承也笑了起来,“呵呵,顾北月!”  他打从懂事起就知道影族的存在,他几年前就见过这个家伙了,当初狄族和幽族还有合作。  他哪会知道幽族给他的人质就是他苦苦寻找了多年的影族之后呢?  而如今,不必多言,他知道,是顾北月貌似将他从爆炸里救出来的。虎牢那一场,如果没有顾北月的影术,这世界上怕是没有人能救得了他了!  “顾北月……顾北月……原来是你呀!哈哈!”  即便笑起来牵动了一身的伤口,可是,宁承还是朗声哈哈大笑不已。  顾北月苦笑着,当初,他如果知道狄族如此忠心耿耿,又岂会有这么多误会呢?  宁承笑着便要下榻,顾北月连忙拦下,“宁家主,你身上有伤,这几日还是别下榻了。”  宁承认真起来,执意要下来。顾北月以为宁承要去见公主,拦不住,只能搀他。  “不可!”宁承并不让他搀。固执地自己坐起来,也不扶,双腿落地就直接站起来,站得稳稳当当的。明明商贾之身,却像个军人。  他双手抱拳,对着顾北月拜了一拜。  顾北月很意外,连忙过来扶,“宁家主,你这是作甚?”  “当年在西楚战场,有眼不识,宁承代表狄族上下同顾家主陪个不是!”宁承认真而坦荡。  顾北月无奈笑了起来,“既是不相识,何必多礼?都是误会,在下何尝不是误会了宁家主!”  顾北月放开他,后退了一步,也双手作揖,认认真真地拜了一拜。  两人相视,皆是淡然而笑。  君子一笑,可泯恩仇。他们都是堂堂正正的君子,而且他们从来就没有仇可言,还有什么误会是不能一笑泯掉的呢?  “宁家主,在下孤身一人,无家无族,你唤我北月便可。”顾北月淡淡道。  一句“无家无族”,让宁承愣住了。他正要问,顾北月却抬手拦下,“公主在,影族便在。”  有顾北月这句话,还需要多问什么?  这也正是宁承这些年来一直在寻找影族,一直那么信任影族的原因所在。  “北月,你若不嫌弃,我狄族便是你影族!你唤我宁承便可。”宁承认真说。  “宁家主客气了,都是一家人。”顾北月还是不改口,他微微笑,温和之余,就像只狡猾的狐狸。  他这话可谓意味深长呀,宁承这会儿是无暇琢磨了,日后天下太平了,宁承应该是琢磨得透的。  “公主他们,可安好?”宁承很快想起了这大事。  “都安好,宁家主放心。”顾北月立马将君亦邪的死,还有如今北历战场的情况都告知了宁承,当然,也包括了君亦邪对宁承下毒养毒人的事情。  宁承恨得牙痒痒的,可惜了自己不能手刃君亦邪。  “殿下和公主都等着你醒,在下还是令人去告诉他们吧。”顾北月说道。  见宁承点头,顾北月才命影卫过去禀。  黑楼那一别,至今也快一年了。犹记当初看她最后一眼,他已是独眼。宁承坐在榻上,垂着眼,缄默地等着。  顾北月见状,也没出声,陪在一旁坐着。  很快,龙非夜和韩芸汐就过来了。韩芸汐一走进来,顾北月便起身来,而宁承几乎也是同时起身,只是顾北月只是颔首,宁承却抱拳作揖,“属下宁承,见过公主!”  韩芸汐站在门边,看着这一幕,心中感慨万千。谁能想到,兜兜转转,她和宁承还是回到了这一步。  她挑眉看了他一眼,冷冷说,“抬起头来。”  宁承照做,目视前方,表情平静。  韩芸汐认真看他的眼睛,见一眼空洞,另一眼却越发的漆黑、深邃、犀利、雪亮,那目光仿佛能穿透一切弥彰,看透浮世繁华,人心喧嚣。  “我,不是故意的!”韩芸汐认真说。  “属下知道!”宁承忽然跪下来,恭敬地说,“幸好还有一眼能领罚,属下对公主大不敬,请公主赐罪!”  他早就说过,当初的不敬之罪,他记着。终有一天是要领罚的。  韩芸汐也记着这件事,也等着宁承领罚,只是,她没想到他会以自己另一眼来领罚。  双眼都瞎了,他岂不废了?  她承认,当年,她恨死了宁承的无礼,巴不得毒瞎他的眼睛。而如今,她心中仍有气。只是,身为西秦公主,身为宁承的主子,她不忍心,也不可以那么残忍地惩罚一个为西秦付出一切的下属。若有废掉他的心,有何必舍命去救他呢?  身为公主,她有太多太多严惩他的方法了。可是,这件事,不仅仅关乎她公主的身份,还关乎到另一个人男人,她的丈夫的感受和颜面。  韩芸汐终究还是朝龙非夜看过去,只见龙非夜面无表情,一言不发。  韩芸汐明白,这是公事公办的场子。  她冷冷说,“宁承,你听着。我废了你狄族贵族头衔,你服不服?”  这话一出,顾北月和龙非夜都有些意外。然而,宁承却毫不犹豫地点头,“属下心服口服!”  韩芸汐又道,“北征,你宁家军若再立大功,本公主许你封王拜将!”  废贵族之尊,却许诺封王拜将?韩芸汐这一招实在是高呀!  或许,在她看来,宁承瞎掉一眼已是惩罚,她此举不过是借机罢了,借机废掉狄族的贵族身份的同时,依旧拉拢着狄族。  她这是给狄族、白族幽族,也是给世人一个暗号,将来不会再有东西秦之分了,也不会再有七贵族,云空大陆只会有一个皇族,只会有一个帝国!  龙非夜嘴角泛起一抹笑意,他看中的女人就是不简单。这是西秦皇族的事,跟他没关系。至于他和宁承的个人恩怨,他自是会找宁承算清楚的。  宁承是聪明人,公主既有这承诺,那么他狄族必能在将来的帝国中占据一席之地。  宁承跪着扣了一个响头,“谢公主恩赐!”  “起来吧,赶紧把伤养好,你宁家主少了你,差点就给乱了。”韩芸汐冷冷说。  面冷,其实心一点都不冷。  宁承一躺回床榻上,她就过去把脉,检查他体内残留的毒素,并且询问顾北月宁承的伤势如何。  “明明中毒,为何不说?找死吗?”韩芸汐问道。  “属下,以为宁静说了?”宁承恭敬地回答。就态度看来,简直就是顾北月的翻版。韩芸汐都有些不习惯了,但是,她对宁承可不像对顾北月那么客气。  宁承要这么毕恭毕敬的,她也就随他了。  韩芸汐永远都不会知道,宁承不说他中毒,正是做了跟君亦邪同归于尽的决心,不希望她涉险去救。  见宁承基本没有什么大碍了,韩芸汐才坐到一旁去。而从始至终,龙非夜都只是陪在她身旁,没做声。  “金子到底什么来头?”韩芸汐问道。  金子降服白虎的事情,宁承在虎牢被绑的时候就亲眼看到,顾北月刚刚也都说了。他和大家一样很意外。  “奴隶贩子从东坞贩卖过来的奴隶,当时他很小,身上也没什么身份证明。”宁承想了一下,说,“倒是也有个线索,可以查一查。”  “什么?”韩芸汐大喜。  “当初他身上没任何东西,有可能被搜过身。如果找到当年经手的几个贩子,或许能查出点什么。”宁承说道。  不得不说,这可是一件非常麻烦的事情。  奴隶贩卖往往不是第一手的,而是经了好几手,时间那么长了,要把所有经手的人都找出来,一点都不容易。而且,奴隶贩子一般都同时贩卖好几个努力,十几年中不知道贩卖了多少人,要他们记得清楚当年的事也不容易。  但是,这是唯一能找到线索的办法了。  韩芸汐立马吩咐下人回万商宫搜集资料,着手调查,同时也把宁承清醒的消息报了会去。  宁承有些迟疑,却还是开了口,“公主,金子这人……本质不坏!他劫持宁静他们,怕也是迫不得已。当初是属下许诺要给他卖身契的。”  宁承不说,大家都忘了这一茬。  可是,如今不管谁错在先,谁被逼无奈,也不管谁的本事好与坏,韩芸汐只防两件事。  一件是,金执事和沐灵儿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沐灵儿会如此果决得要嫁人。韩芸汐绝不相信沐灵儿这丫头会对顾七少变心。  沐灵儿说过的,就算追一辈子,也要追下去,直到七哥哥老了跑不动了,她就守在七哥哥身旁。若不是发生了什么,沐灵儿绝不会违背自己对自己的承诺。  另一件便是金执事的身世,万一金执事真的是黑族嫡亲,那么放他走,就算他没有统御黑族的人,君亦邪那帮逃走的旧部,也会找上他。  面对一个不了解的人,韩芸汐不会冒险,更不会赌上自己妹妹的一辈子。  “宁承,好好养伤,带宁家军到了,北征大军全都交由你负责。我们还有要事!”韩芸汐认真说。  宁承知道她说的要事是救宁静。宁承这才朝龙非夜看去,认真道,“公主、殿下放心,属下绝不负所托!”  事情都交待妥了,宁承刚醒,也需要休息的时间。韩芸汐起身要走,然而,龙非夜却还是坐着不动……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