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天才小毒妃>目录>

第1104章 终于试探出来了

第1104章 终于试探出来了

小说: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字数:3098更新时间:2017-01-24 07:29:57
    韩芸汐的话惹来白彦青哈哈大笑!  “老夫怕你?”白彦青一边笑,一边走近,韩芸汐护着宁静后退,试探道,“龙非夜呢?”  “丫头,你有多喜欢龙非夜呢?”白彦青止步,认真问。  “不管你的事,他人呢?你到底想干什么?”面对白彦青,韩芸汐很想心平气和地试探一些事情,可是,她办不到!  “他当然好好的。怎么说他也是我的女婿,我怎么会伤他呢?你放心,我不会伤他一根寒毛的。”白彦青一脸善意。  韩芸汐眼底掠过一抹复杂,不说话了。  面对白彦青这等疯子,她再怎么问,再怎么试探都没用,她刚刚都威胁要阉了他,他还忍耐得住不露面,她再说也都是废话。  唯一的办法,就是不说话,等他说。  见韩芸汐没反应,白彦青果然好奇了,“怎么,你不高兴吗?”  韩芸汐理都不理睬,护着宁静,暗暗琢磨着怎么跟白彦青斗,才能拖延住时间,弄出大声响来,把龙非夜他们引来。  在这等迷阵中,若非精通奇门遁甲之术者,极其难分辨出方向,视觉是会骗人的。  但是,听觉和嗅觉不会。  只要她弄出大的声响让龙非夜他们听到,龙非夜他们就有机会找过来。  不得不承认,白彦青和韩芸汐之前遇到的敌手都不一样,他冷静而且精明,他并没有因为韩芸汐的不理睬,而主动泄露太多。  他也不说话了,脸上保持着伪善的威胁,继续一步一步靠近。  韩芸汐一退再退,终于,她将宁静护到身后去,拔出了长剑。  面对白彦青的不死之身,任何武器都是徒劳,都是枉然。她拔剑,并非为了杀他,而是为了引来龙非夜他们。  “小心,别担心我。”宁静低声。  “嗯。”  韩芸汐亦的低声,骤得凌空而上,她双手握住剑把,卯足了劲,将一身的内功还有她目前所掌控的凤之力,全都汇聚到剑上。  这把剑是从影卫那借来用的,并不是什么宝剑,都有些承受不住她的内功,幸好,剑并没有断,而是爆发出了强悍的剑气来。  顾北月和顾七少或许感受不到,但是,龙非夜自幼习剑,如果他在附近,一定能感知到。  韩芸汐看似要劈斩下来,其实一直没有。  白彦青饶有兴致地看着,笑呵呵地说,“芸汐,你若把你夫君引来,为父一个不高兴,杀了他,你可别后悔呀!”  话音一落,韩芸汐立马一剑狠狠劈斩下来,“你不会!白彦青,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做什么?你无非是想阻止我两双修,要我和他刀剑相向!我告诉你,我即便是死,也不会把剑刃指向龙非夜!”  她不知道白彦青为何要这么做,真正的目的是什么!但是,就这一点,她还是看得出来的!  剑气当空劈斩过来,白彦青没有逃,硬生生承受了强大的剑气,虽伤,却不致命。  此时此刻,龙非夜他们三人就在不远处的暗林中,龙非夜已经感知到剑气了。韩芸汐一剑打下来,他更加能确定方向。  “右侧,走!”他冷声,急得都顾不上顾北月和顾七少。  韩芸汐都动手了,一定是撞上了白彦青!  顾北月后来者追上,他超过龙非夜跑在前面,却没敢离龙非夜他们太远,生怕又有什么变故。  但是,他很快就停了下来。只见前面的树全都生长在一起,一棵紧紧挨着一棵,根本没有缝隙。  这是一堵树墙!  龙非夜也早看到了,他骤然凌空而上,可是,在阵法里,他即便飞得再高,看到的也是茫茫的黑!  此时此刻,他还算是冷静的,他落下来对顾北月说,“我们原地等……”  他的话还未说完,顾北月便道,“明白,他去找路!”  顾北月身影一掠就消失不见,他用最快的速度沿着树墙往右侧去,折回来后又往左侧去,这树墙竟没有尽头!  他们知道,这是阵法里产生的幻觉,可是,身处阵法却不得不受其限制。  现在,怎么办?  “走!”龙非夜当机立断,往回走。  他们远离了树墙,盲目地奔走,在一片暗林里止步。龙非夜重新感知剑气,立马又说,“在前面!”  只要他们动,阵法里的方位就跟着变,唯一不便的是剑气,他们不必理睬方位的变化,只要追着剑气去就是对的。  以不变应万变是破阵的唯一办法。  可是,他们寻着这剑气追去的时候,又一次遇到树墙。龙非夜明知道毁不了这些树墙,却还是忍不住拔剑,狠狠劈砍过去。  可惜,一剑徒劳!  “走!”他再一次离开,随便寻个方向狂奔。  顾北月和顾七少除了追着他跑,根本想不出别的办法,他们和龙非夜一样,除了狂奔之外,根本不敢停下来。  因为,一停下来就要面对现实。这三个男人,何人逃避过什么?何人退缩过?这一回,他们却不敢面对现实!白彦青的目的很明确,不是伤他们,而是要韩芸汐。  否则,他也不必借穆元博之手,要韩芸汐来当天安皇都当人质了!  龙非夜他们在暴走,白彦青一脸忧愁地质问韩芸汐,“丫头,你还真下得了手!你这是在弑父,你不怕天打雷劈吗?”  韩芸汐落了下来,冷声反问,“你都没遭天打雷劈,何况是我?你杀了我母亲,你有什么资格来认我!”  是的,韩芸汐还在做最后的努力,在试探,也在延长时间。  她至今不知道天心夫人怎么死,她只知道白彦青在韩家有细作,虽然赫连夫人是在天心夫人死后好几年才进门的,但是,这并不排除白彦青知道天心夫人在韩家,更不排斥天心夫人难产跟白彦青有关!  白彦青原本都还好好的,一听韩芸汐这话,竟勃然大怒,“我没有杀沐心!我没有!”  他疯了一样朝韩芸汐冲过来,气势汹汹,杀气腾腾。  韩芸汐没想到这个话题竟会将白彦青激惹成这样子,难不成这里头有什么隐情?  她自是后退,白彦青也不追,而是朝宁静袭去。  韩芸汐急急来拦,护在宁静前面,继续试探,“就是你杀了沐心!就是你,你还狡辩!”  她不仅仅是在激将白彦青说出当年的真相,也是在激将小东西呀!  刚才至今,小东西就一直在白彦青的储毒空间里装撞,她虽然还无法和小东西沟通,但是,明显可以感觉到小东西想逃出来见她的决心。  如果她没有猜错,小东西在白彦青的储毒空间里已经演化成雪狼的样子了。小东西越是躁动,她的情绪也随着躁动。与此同时,晋级的感觉也越来越强烈。  或许,她又赌对了。  小东西可以像上一回在天山剑宗一样,成为她晋级的契机。  “小东西,对不起了。芸汐麻麻又让你担心了。”  韩芸汐在心中默默地道歉,面对白彦青,她并没有表现出任何异样,还是衣服义愤填膺的样子。  白彦青被韩芸汐激得怒火熊熊,他伸手过来,竟对韩芸汐有了杀意!  天啊,原来沐心就是白彦青的死穴!韩芸汐越发的好奇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沐心和白彦青之前到底有什么恩怨情仇。  幸好韩芸汐躲得快,她拉着宁静,没有逃远,将自己置身在安全和危险的边界线。  “你怒什么?难道不是吗?我娘是西秦的公主,你是风族之后。你凭什么娶我娘?你凭什么当我父亲?你永远都只是西秦皇族的奴才罢了!你连帮我娘提鞋都不配!你还妄想我娘能瞧上你!简直是天大的笑话!”  韩芸汐激将起人来,嘴下从来不会留情,看着白彦青都要发疯了,她又道,“白彦青,我娘不可能委身于你的!其实,我不是你的女儿,对吧?你来攀亲戚,也不先掂一掂自己几分几两?老脸还要吗?”  “你给我闭嘴!”白彦青彻底控制不住自己了。  韩芸汐要的就是这效果,不将自己置身于最危险的境地,如何让小东西大爆发?不把白彦青逼到绝地,如何让他辩解出真相?  “哎呦!”韩芸汐冷笑起来,“原来你还是要脸的呀!被我揭穿了,知道害臊了?白彦青,我……”  忽然,白彦青恶狠狠地打断了韩芸汐,他说,“我不配,你父亲就更不配!”  这话一出,韩芸汐怔住了。  虽然,她一直怀疑过白彦青不是自己的生父,可是,亲耳听到白彦青说出这句话,她还是震惊了。  与其说震惊,倒不如说是惊喜。她失声大笑,“你不是我父亲……原来你真的不是!”  她该有多庆幸呀!心上的一块大石头立马就消失不见,沉重着的心一下子就放松了。  她恨不得马上将这个好消息告诉龙非夜和顾北月他们。  这是韩芸汐此次激将最大的成功,却同时也是她最大的失败。白彦青说出这句话之后,立马就清醒了。  他整个人忽然寒彻下来,精明的眸光冷幽幽地盯着韩芸汐看,他终于意识到自己上了这个丫头的当,同时也主意到毒兽在储毒空间里的暴躁。  韩芸汐暗道不好,正转身要逃,白彦青却说,“韩芸汐,你再往前走一步,老夫保证让你看见到苏小玉的尸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