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天才小毒妃>目录>

第1114章 留给她来开刃

第1114章 留给她来开刃

小说: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字数:3109更新时间:2017-01-24 07:29:57
    终于见到龙非夜了!  龙非夜都还未到求药洞,唐离就先飞奔过去,站在药田里,又是招手又是大喊,“哥!这边!这边!”  唐离无比兴奋,无奈,龙非夜直接驾马从他身旁呼啸而过,留给他一身的尘土。  顾北月站在求药洞旁边,顾七少特意挡住了洞口,双手环胸。龙非夜一下马,也不说话,直接伸手来推他。  顾七少按住他的手,龙非夜一扬手直接把顾七少给挥到一旁去,他大步流星地往山洞里走。  顾七少和顾北月相视一眼,也没多言,连忙跟进去。唐离最后一个进宫,紧追不放。  求药洞的机关早就已经被丹炉老人都关闭了,他们很快就抵达了炼丹洞。  龙非夜面无表情站着,其他的人却被洞里的场景震撼到了。  这炼丹洞里就只有三个人,丹炉老人,叶骁和老板娘。老板娘安静地坐在一旁,吊着骨头,仿佛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周遭的一切人和事都跟她没关系。  丹炉老人和叶骁站在天火乾炉顶部,两人都光着膀子,大汗淋漓,他们的脸都被炉子里的火光映照得红彤彤的。  丹炉老人真真是下了重本,居然把整个天火乾炉的丹药全都清空,把整个炉子所有的隔层全都打通,利用化功为火来铸造宝剑。  透过天火乾炉炉身的镂空小窗户,隐约可以看到一把宝剑悬在炉中熊熊烈火中,似乎在等着主人的召唤。  望着烈火熊熊的天火乾炉,众人都不自觉心生敬畏,这终究是神器呀!也唯有神器才能在这么短的世界里重铸出一把绝世宝剑,承载住莫邪剑魂这等远古力量。  怪不得丹炉老人和叶骁得等龙非夜他们来开刃,就这形势看,他们二人连召唤宝剑出炉的力量都没有吧。  见龙非夜他们一行人全都到了,丹炉老人和叶骁都还是欣慰的。  虽然没有看到韩芸汐跟他们在一起是非常令人遗憾的事情,但至少他们二人费尽了所有力量终于赶在双修期限到来之前,把宝剑铸造好了。  这宝剑铸造出来,双修就多了一份成功的希望,不是吗?  这宝剑铸造出来,龙非夜就可以全心全意寻找韩芸汐了,不是吗?  丹炉老人的视线在顾七少身上停留了片刻,似乎想对他说点什么,只是,他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顾七少来信求他用天火乾炉帮忙铸剑,他立马就答应了。这孩子至今都没有亲口承认过他是当年的小疯子,他也不执着了。  他只要知道,当年的小疯子是他,只要能偶尔看到他,只要知道他过得还不错,那就可以了。  “年轻人们,都一道过来吧!一起出力把宝剑召唤出炉!”丹炉老人大声说。  顾七少第一个要上前,龙非夜却抬手拦下他。  顾七少蹙眉朝龙非夜看去,龙非夜没理睬,冷冷看着天火乾炉子,忽然就凌空而上飞了去。  顾七少还要去,顾北月却拦住,“让殿下自己去吧,那是他要送给公主的剑。”  丹炉老人和叶骁见龙非夜拦顾七少,又见他一言不发,来势汹汹,两人都识相地让开。  这个家伙想以一人之力召唤出宝剑?还真是狂傲呀!可是,他以他浑厚的双内功,他确实有如此狂傲的资本。  干将宝剑他都收得了,何况是召唤这新铸造的宝剑呢?这把新铸造的宝剑虽然强过天下无数宝剑,但是,终究强不过万剑之王干将。  丹炉老人和叶骁退下来之后,龙非夜便独自一人站在高耸巍峨的天炉之上,他表情冷漠,眸光冷清,他垂着眼,明明是看着炉中的剑,却给人一种凌驾于九霄之上,冷眼漠视天下苍生的感觉。  那清瘦的声音在火光的映照下,显得特别孤冷、孤独。  韩芸汐不在,他眼里,还能容得下什么?  他立在巨大的炉口边上,垂着双眼,面无表情,他一手负在背后,一手抬起,掌心向下。  在别人看来是那么艰难的事情,对于他来说,真真是易如反掌。  他就一手,凭空虚抓,天炉中就传出了一阵“铿铿铿”的声音,是宝剑在颤动,再熊熊的烈火中,往上升起。  看到这一幕,顾北月都心服口服,何况是顾七少?  然而,唐离看到的并非龙非夜的实力,他看到的是龙非夜的缄默和孤单。  这三个月来,他一直都在找龙非夜,今日终于看到了,却宁可自己永远都没有看到如今的他。  太像了!  不,也能说像,因为有过之而无不及。  如今的龙非夜,和当年那个沉默了一年的龙非夜是那么相似,相似之余却远比当年多了一份男人的孤独,多一种无话言语的悲。  强大如他,却护不住自己最心爱的人,于他,岂不是一种悲呢?  就在唐离走神的时候,忽然“铿”得一声大震,天火乾炉剧烈震动起来,偌大的炉子似乎在摇晃,随时都会倾倒。而火炉子里的烈火像是也随时都可能流溢出来,烧毁这里的一切。  任由天火乾炉距离摇晃,龙非夜仿若泰山,巍然不动。  只见他的大手猛地抓握成拳,刹那之间,宝剑便如同一道肃萧的剑气,从巨大的炉子里冲天而上,直飞出来!  剑,出炉了!  那剑都还未开窍,就似有了灵性,气势如虹,非常霸气强势,直冲上顶空,像是要拜托舒服,逃脱这个地方,不让任何人降服。  龙非夜怎么可能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这他要送韩芸汐的剑呀!  他飞身而上,一手摊开。顾七少只觉得背后的剑一颤,还未缓过神来,一直被他背在背后的干将宝剑就从伪装的琴盒里飞了出去,落在龙非夜手上。  龙非夜持剑,没有动用什么力量,只是用最纯粹的力气,狠狠朝新铸的宝剑剑身劈去。  两剑相击,“铿”的一声震得大家双耳欲聋,就连心口都有种快被震裂的感觉。  要知道,虽然龙非夜没有施加力量,但是单单干将宝剑的力量就了不得了,天下基本没有能够承受干将宝剑这么劈砍的武器了。然而,新铸的宝剑却硬生生承受住了,并没有任何损伤。  这个时候,大家才知道原来龙非夜是在试剑。  唯有这样的宝剑才能耐承受的住莫邪剑魂,唯有这样的宝剑才能配得上干将宝剑,也唯有这样的宝剑才能配得上韩芸汐!  新铸的宝剑似乎被干将宝剑震慑住了,不敢再逃,凌空在干将宝剑之下,似臣服。  龙非夜握住了剑柄,这才落下来。他认真打量起宝剑来,只见剑身色如霜雪,冷光滟滟,剑柄则泛起淡淡的火芒,似乎地火的余芒。  就龙非夜的表情看,看不出他是否满意,但是,他既握在手里,必是认可的。大家纷纷都飞落到他身旁,丹炉老人连忙说,“殿下,由你来开刃吧!”  “金刚石已经准好,就在一旁!”叶骁认真说。  金刚石是这个世界上最硬的东西,也是用来开刃的最佳器物。拥有金刚石者屈指可数,叶骁这个铸剑师算上一个。  龙非夜没做声,他单手握着宝剑,缄默地看着。  周遭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知道怎么办是好。韩芸汐在的时候,这个家伙都非常寡言了,一天到晚说不上几句话。如今韩芸汐不在,还有谁能让他开尊口呀?  众人都无奈,不知该怎么办的时候,龙非夜竟然开了口,他淡淡说,“留给她自己开吧。”  说完,他就转身离开,留下众人面面相觑。这家伙似乎没有回答丹炉老人和叶骁的问题,而只是在自言自语罢了。  他要去哪里?  中部和南部平定之后,他就离开军中了,只能偶尔从影卫那里得知他的下落,他似乎和顾七少一样,满世界的跑,满世界的找。  一点点线索都没有,几乎把能寻的地方都寻了个遍,即便是嫌疑最大的毒宗禁地他也寻了,还去了那个坍塌的地宫,差点被困在里头出不来。可是,还是没有那个女人的下落。  他心中隐藏着的另一丝恐慌,顾北月他们永远都不会知道的。自从知道韩芸汐来自将来,他只需一日不见她,就会不安了。  这个世界上并非人人都承受的住思念,有些人注定要厮守,才能心安。  “哥!”  唐离第一个缓过神来,追出去。而顾北月却很快超过他,追到了龙非夜身后。  既然见到了龙非夜,他便不会再让龙非夜离开他的视线。  是不是为了公主而守护,也是一种守护呢?  暂时守护不住公主,至少他能守护住她的幸福。  龙非夜翻身上马,唐离追了出来,“哥,你别这样!我嫂子知道了会难受!哥,我其实……”  唐离正想坦白他告诉韩芸汐他们小时候的事情,而就在这个时候,徐东临却忽然赶到。  这段时间,他找不着主子,只能跟着顾北月。他都顾不上同许久未见的主子行礼,他急急呈给顾北月一封信函,“医城那边刚刚送来的,说是特急密函,让您一定亲自看,并尽快回复!”  医城能有什么事急成这样,难不成是有韩芸汐的消息了?  正要离开的龙非夜立马就看过来,冷声,“什么事?”  果然呀,只有跟韩芸汐有关的事,才能让他开金口……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