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早安,总统大人!>目录>

第1960章 终章(完)

第1960章 终章(完)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字数:4242更新时间:2017-05-05 07:12:32
   婚后。  温衍之还是不得不弄个孩子回来给父母交差。  温家父母一逮着机会就催。要么来电话,要么来人。尤其是温雪有了孩子之后,温母催得越发的上心,天天惦记着这事。  可温衍之这家伙就是轴,不肯让别的女人给自己生孩子,就算只是人工授精也不乐意。  景荣一次次表示自己并不介意,家里添个孩子也是好事,结果温衍之不但没感谢他的大方,反倒阴阳怪气的发了一通脾气,当晚就气得飞去云城出差了。  臭脾气。  景荣已经习惯了他这脾气,本以为他没两天会自己好。可结果,三天都没接到他的电话。  在和温衍之的这段感情里,景荣一直是比较被动的那个。两个人之间,多半都是温衍之主动联络他。  到了第三天晚上,景荣一个人躺在床上,始终都没有睡意。  偶尔会偏头看一下床头的时间,而后,又拿起手机看了看。  手机,一直都很安静。这家伙没有联络自己。  景荣难以形容那种感觉——他习惯了温衍之每次主动联络自己,习惯了他主动和自己汇报所有的行程,也习惯了他偶尔抱怨工作上的事。  接连三天的安静,让他无比失落。  他想,从未主动联系过的自己,是不是也无数次让温衍之失落。  想到这些,再没有任何睡意。  他拿手机给助理打了电话,让对方帮自己订一张飞往云城的机票。  助理问:“什么时间的?”  “就现在吧。”景荣道:“我现在去机场大概需要50分钟,就定10点以后的。”  “这么晚?”助理道:“可是,明天下午的画展……”  “画展只需要画,并不需要我。我相信你们可以处理好。”  “是倒是。可是,您的粉丝都希望和您亲自见上一面。”  “以后会有机会的。定机票吧!”  景荣没有多说,挂了电话。起床换衣服,行李都没有收拾,就带了些打车的钱和手机简单的出了门。  ————  酒店。  温衍之躺在床上,也无法入睡。  这三个晚上,他都没怎么睡好。  大概是和景荣在一起久了,他养成了认床的臭毛病。现在觉得在哪睡觉都没有在家里那张床舒服,就算是再好再奢华的酒店。  他在床上翻来覆去,拿起手机,又放下。  景荣这小子太冷静了。居然一个电话都不给自己打。他甚至怀疑,如果他不主动和景荣联系,是不是这辈子他都可以不用再找自己了。  就像当初他消失的那两年似的。  一想到这些,温衍之便更没有睡意。  心里空落落的。  大约是因为自己比景荣大10岁,而且,这段时间景荣身边时不时绕过来的女孩也越来越多,这让温衍之更加患得患失。  温衍之躺下去,爬起来,最后还是拿了手机出来。  罢了罢了!  他认输了。  反正他认输习惯了,而且,以后的这些年他也还是得继续认输。和自己的媳妇儿犟,能有什么出息?  这么一想,温衍之心里顿时顺气了。一个电话打到景荣那儿。  听筒里,铃声响起。  他静静的等着。  没人听。  铃声还在响。  他越听越觉得不对劲。  怎么觉得这铃声离自己越来越近了?  狐疑的皱眉,掀开被子,一步一步往外走。铃声好像就在卧室外响起。  他掐断。  果然,铃声也断了。  靠!  温衍之几乎是几步就冲到门口,将卧室的门一把拉开。门外的人,正好在推门,手搭在门的扶手上。  显然是没想到里面的人会那么用力,他来不及松开门把手,已经被一把拽着往里面带。  景荣的身体,重重的撞在温衍之胸口上。  那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温衍之心底所有的不顺,在这一刻都烟消云散。景荣撞过来时,他已经本能的将他抱了个满怀。  两个人,视线对上。  温衍之眼里许多许多不可置信和激动。  他怎么会来这儿?他明天不还有画展吗?而且,他不爱坐飞机,之前每一次出差自己都恨不能把他揣口袋里带上,但是景荣多半不乐意跟他来。  可此刻,他竟然不声不响的跑这儿来了。  “我是来查房的。”虽然这个男人没有说什么,但是景荣已经知道他的问题。  “查什么房?”  景荣收起从温衍之助理那儿取来的房卡。推开他,装模作样的在他房间里走了一圈,这里看看那里看看。又转到他浴室里看了一圈。  看完了,景荣才望着温衍之,“你三天都没有给我打电话,你是有外遇了?”  “外遇个屁!”温衍之将景荣一把从地上扛起来,将他甩在床上。  “喂!”景荣要坐起来。  温衍之双腿一夹,将他死死压住了。单手扣住他双手,眸子眯起,眼神深深的凝望着身下那张让他痴迷的俊颜,“说,你跑我这儿来干什么?”  “是有其他我不知道的行程?见哪个大师?”  “……”景荣摇头。  “还是有什么临时安排的演讲?”  “……”景荣又摇头。  温衍之哼一声,“反正你是不可能为我来的。”  景荣躺在床上,从下而上的看着他,突然道:“我想你了……”  温衍之眼底略过一丝涟漪。  虽然极力绷着,可是,唇角却不自觉的要翘起来。  他咳嗽一声,逼着自己板起脸,“你别以为说两句好听的话,我就会相信你。”  “你不信就算了。这话你要不信,我以后就再也不说了。”  温衍之眼里生出喜色来,挑高眉,“你说的是真的?”  景荣懒洋洋的打了个呵欠,“我临时坐飞机来,我想洗个澡。你能不能放我先去洗澡?”  “好,我放你去洗澡。”温衍之捏住他的下颔,突然就吻住了他的唇。景荣呼吸微重,双手勾住温衍之的脖子。温衍之将他一把抱起来,唇贴着他的唇,宠溺的道:“我帮你放水,伺候你洗澡。嗯?”  景荣望着他,“温衍之……”  “嗯?”  “我有没有说过,其实……我很爱你。”  温衍之高大的身形狠狠一震,心里动情得厉害。他低叹:“从来没有说过。所以,你最好再说一次。”  “好,那我再说一次。”景荣咬住温衍之的耳朵,“我爱你。一点都不比你对我的爱少。”  温衍之呼吸越来越重。这样的话,对他来说,简直是最致命的春丨药。他将景荣一把压在墙上,“我看,澡还是留着一会儿再洗好了!现在我们先做点儿别的!”  景荣笑容干净却又那么诱人,“我正有此意。”  ——————  温衍之发现,原来自己认的不是床,认的是此刻躺在自己身边的这个人。  有景荣在,他觉得安心很多。  “你明天不是有画展吗?跑这儿来肯定赶不上了。”他躺在床上满足的和景荣说话。一手揽着景荣,手指在他手臂上轻轻摩挲着。  “赶不上就不去了。”景荣有些困倦。临时坐飞机,又是深夜,特别累。  温衍之看他疲倦的样子,也不再打扰他。只在他颊上轻轻印了个吻,将房间的灯光调暗。景荣突然开口:“你还在生我气吗?”  温衍之回过头来,“孩子的事?”  “嗯。”  “我不在意是因为无论如何,他都是你的孩子。是你的基因——那也就是我的。”景荣从他胳膊间抬起头来,看定温衍之的眼睛,“如果是我的孩子,你会当亲生的,是不是?”  “我当然会。”温衍之叹口气,“可我觉得孩子不一定非要我们生。事实上,这次我过来就是为了这件事来的。”  “什么事?”  “这边有个年轻未婚妈妈怀孕了,她不舍得将孩子拿掉,又养不活孩子。所以,我打算收养这个孩子。”  “收养?”景荣担心,“你父母不会同意。”  “什么叫我父母,是我们的父母。”温衍之纠正他。手指在他脑袋上戳了一下,“平时看你挺聪明,怎么在这种事上又这么糊涂?我还能告诉他们这孩子的真相吗?代孕嘛,只要对方是个孕妇就行了,他们还能去查基因。”  景荣定定的看着温衍之,“你确定要这样?”  “嗯!”  “不后悔?”  “后悔什么?收养的孩子也是孩子。就当是我们亲生的!”温衍之道:“再说了,就算再过十年二十年,我这质量下降,不还有你吗?”  景荣投给他一记白眼,“有这一个孩子就够了。”  ————————  十个月后。  温衍之将那个孩子接回了家。除了景荣和他,没有人知道孩子的真相。  温家一片欢喜。温父温母张罗着要给孩子大办一场满月酒,而且要豪请四方。  温衍之看他们高兴也没拦他们,任他们折腾。  满月酒的晚宴,是在夜枭的帆船酒店举行。  当晚。  帆船酒店的保全工作做得万无一失,连个苍蝇都飞不进来。  全城的媒体几乎都挤在外面,翘首以盼。  因为他们早就听说今天会有许多重要宾客过来。除了现任总统余泽尧一家人,还有上一任总统白夜擎一家人。  恰好这段时间,夜枭带着妻子白粟叶在S国陪岳父岳母,所以,他自然也是座上宾。  当晚,酒店里熠熠生辉。  耀眼的除了灯光之外,还有他们这一双双璧人。  晚宴后。  余泽尧、白夜擎、夜枭和温衍之一行人在房间里谈政治上的事。  景荣则被一群孩子围在一起,缠着他当老师。他倒是很有耐心,随手取了笔给孩子们画着简笔肖像画,简单的几笔勾勒得惟妙惟肖,惹得孩子们崇拜不已。  一群女同胞——夏星辰、景誉、白粟叶和温雪则在另一边的厅里探讨孩子经,很是热闹。  聊到白热化的时候,房间的门被敲响。  “我去开门。”夏星辰坐在靠门的位置,率先起身。拉开房间的门,就看到一张笑容满面的脸出现在自己面前。  余泽南冲她笑得无比灿烂,“这么热闹,聊什么呢?”  “聊的都是女同胞的话题,你要参与一个吗?”夏星辰和他开玩笑。  “切~我都猜到了。一准就是聊怎么带孩子。你们女人凑在一块,话题无聊透了。”  “那你还来?”  余泽南笑笑,“我这不是想带给人给你还有我嫂子认识认识嘛。”  夏星辰一看他那神情,就猜到了一二。  景誉也站起身来,好奇的往余泽南身后看了看,“你交女朋友了?”  “嗯。”  “之前完全没听你说过?”  “之前不是还没确定关系嘛。”  “那现在是定下来了?”景誉问。  余泽南点了点头。  往身后看了眼,长臂一揽,将身后的女孩揽到了大家面前。  对方年轻漂亮,娇小可爱。夏星辰只觉得眼神,而后想起来,“她不是以前拦过我们车的那位小交警?”  “你记性可真好。”答案,不置可否。  景誉也认识苏樱。苏部长的女儿,跟着泽尧的关系,也见过几次。  之前泽南对她看起来像是截然不来电的样子,苏樱也不怎么甩他。那时候,景誉就觉得这两个人也许有戏。没想到,这才没多久他们还真就走在了一起。  苏樱和她们打了招呼,也算是认识了。  一会儿,只见夜枭沉步往这边过来。  夏星辰扭头道:“姐,姐夫过来了。”  白粟叶站起身来,夜枭在门口站着,微微颔首,冲所有人打了招呼,也没有进去。  目光,最后落到他妻子身上。  眼神一下子变得充满柔情,远不是那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样子。他道:“一会儿要放烟花了。跟我来。”  白粟叶唇角弯起,眼神亦是无比的温柔。  “粟叶姐,浪漫哦~”余泽南在那起哄。  白粟叶将手交到夜枭手上,和大家挥手,“那我先走了。”  “赶紧去吧!”夏星辰知道他们的节目。烟花,对他们来说,有着别样的意义。  余泽南伸手勾住苏樱,“走吧,本少爷带你也去瞧瞧。都说夜枭这儿的烟花是S国最浪漫的烟花,比迎国宾的还好看。我还没见识过。”  “余泽南,你站直了!别整个人压着我!”  余泽南哈哈大小,“是,小矮子,一会儿把你压得更矮了。”  “余泽南!”苏樱娇嗔一声,抡起小拳头打人。惹来余泽南连连的求饶声。  这一幕,热闹又温情。  他们的生活永将如此,美好的继续着……  【终于全部结束了!!其实仔细写,还有好多可写的。但是又得写好久好久了,所以只能粗略的写一个群像画面。因为人太多,不能一一交代了。最后也让我们留有遗憾的结束这一个大家庭吧!大家如果喜欢我的风格,就去看看我的新书《Hello,傲娇霍少!》吧!群么么哒!】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