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逆天魔妃太嚣张>目录>

第三十三章:是结束,也是开始!(终章)

第三十三章:是结束,也是开始!(终章)

小说:逆天魔妃太嚣张作者:处雨潇湘字数:4598更新时间:2017-05-06 19:46:12
    黑发褪去,男子一头银丝随风飞舞轻扬,宛若星辰月华蜿蜒于他颀长身躯之上。  深不见底的碧瞳,狭长邪美的眉眼,血色般妖红的唇……五官棱角分明,半面脸颊笼罩在暗影之中,阴影勾勒出轮廓,精美绝伦得天地造化之极致。  青天碧眸,妖容天下。  花重锦!  “重锦,真的是你吗。”沐天音头晕目眩,双眸溢满清泪,“你回来了,你终于回来了……”她颤抖着手慢慢举起,轻覆在那熟悉刻骨的眉眼之上,纤细的五指苍白得清晰可见骨节,“我等了你好久。”  女子的嗓音微带哽咽,一小点委屈,一小点抱怨,一小点撒娇……  “是我,天音,我回来了。”花重锦揽住女子纤腰,抬手覆上她抚摸他面庞的手,止住它的颤抖,害怕,那双碧眸之中满是铁血的柔情,“这次,我再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  “嗯。”沐天音笑着,满眼泪花,脑袋倚靠上男人肩头。  她累了,现在终于可以放心的休息一下,只一会儿就好。  “花重锦……果然是你,你还是回来了!”暗主咬牙切齿的声音从创生之柱中传来,那张儒雅的面庞,此时爬满了黑色筋脉,狰狞可怖,“不对,应该称你银创才是。”  银创,创世银妖莲!  没错,花重锦便是这片寰宇世界的创世者!  本体为一株银色妖莲,当初它在进一步强大自己的意志,再度开辟扩大这片寰宇之时,却未能一举成功,让自己的意志陷入了沉睡之中。  创生之柱被暗主趁机占据之后,能一定程度控制这个世界,自然也能寻迹气息找到创世者。  所以为了躲避追踪,他将自己的神魂分裂为数份,分离飘荡于寰宇之中,主魂格化身为花重锦,已经失去了创的记忆,被幻海星云的老魔头子游走星河的时候,机缘捡了回去。  而其中一片神魂被暗主找到,养在了黑暗帝国最终也修成人形,这便是劫。  吞噬掉创的神魂,是最快控制这片寰宇的手段,这也是暗主将劫安置在黑暗帝国的原因,奈何未能收集到所有的神魂,所以只能先将他放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先监视着。  虽然只是一片小神魂,但依旧强大到可怕,而失去创记忆的劫,还能成为他扫平一切阻碍者的利刃,从远古至今,不知有多少强者大能死于劫之手。  这把刀,所向披靡,暗主用得也是得心应手。  抹杀一切强大到了能威胁暗主地位的强者,也是黑暗帝国一直以来的作用,甚至于,一些资质过于逆天的天才,也会在渡劫时被暗主通过创生之柱感应到后,全部扼杀。  这也是沐天音早早便被黑暗帝国注意到的原因,她的资质太过于逆天,不允许有任何意外发生的暗主,自是要将她扼杀在成长的路上,异于常人的雷劫没能杀死她,黑暗帝国的影子便整片寰宇追杀。  让暗主也没料想到的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在追杀沐天音的途中,竟有了一个意外的大收获,发现了创始者的主神魂,十有八九被锁定为花重锦。  当初他被暗主在西域圣土追踪寻到,肉身被毁,受创的主魂被沐天音和战天焚放于寰宇暗沟之中,机缘巧合,一点点修补主魂格的同时,也找回了其余的灵魂碎片,在主魂格强大到即将复苏时,劫受到了它的召唤沉睡的记忆苏醒,叛出黑暗帝国,重伤逃至仙宗天荒海,被沐奕和沐风救走。  劫醒来之后,了解创生之柱即将崩塌的他不能有丝毫耽搁,也来不及与沐天音相认,便匆匆赶往凌无双所在的世界,请她帮忙暂时拖延创生之柱的坍塌,给他争取一点时间来将主魂格修复完全。  直到刚刚那一刻,主魂格才苏醒,与劫合为一体!  沐天音抬眸,望着男人下颚优雅弧度。  是了,她早该料到才是,幻海星云漫天银莲盛开的天地异象,登天台上她看见的一模一样的真身塑像……黑暗帝国的劫,九千妖域花重锦,这片寰宇世界的创……  不过没关系,他只知道是这个人。  只要是他,就好。  暗主表情那是个恼恨,又如何不恨?亿万年心血,毁于一旦!  花重锦妖红唇瓣轻浅一勾,“别怪本主没警告你,不是自己的东西。”  “哈哈哈哈。”暗主猖狂大笑,伴随着寒彻刺骨的冷意,口气阴沉至极,“难怪在九千妖域时本座就看你极不顺眼,天魔族和幻海星云也世代为敌,看来本座和你注定是对手,唯有一死一生!”  花重锦哧一声,“不过一个跳梁小丑,也配与本主称对手,可笑。”  “是么……”乌黑在暗主面庞筋脉凸起,瞧着越发阴邪,浑身黑雾力量暴涨,“你说可笑的是这结局么?你死,我生!你回来了又怎样,不过再死一次!”  沐天音皱眉。  “这个位置,早该换人了!”暗主猖狂大笑,“不过倒是该感谢你为本座创造这片世界。”  那下方黑色的雾浪冲天而起,仿佛来自于无边地狱,上方苍穹之巅的黑雾咆哮着弥漫而下,即将交织于暗主身躯之中,他的本体在创生之柱力量下也已成仙帝。  新的创生之柱快要成型了!  “拖延时间么。”花重锦笑音清冽,邪魅中带着淡然。  暗主微愣,狂笑渐渐止住,那狰狞面上笃定的得意之色中透出一点忧色来。  “本主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才是真正的力量!”花重锦揽住怀中女子,举起右手,修长的五指缓缓张开,似能擎天地之力,创生之柱光晕之中的暗主浑身猛然一僵!  “不,不——”  暗主发出一声鬼厉般凄惨的长鸣。  他再度修成仙帝的本体,在那股神秘的无形力量压迫下,竟僵硬得无丝毫反抗之力!被牢牢束缚,呈大字形悬在创生之柱形成的光晕之中,似被钉在火架之上!  “不!不——”  怎么会这样!不该是这样才对!  “本主早就警告过你,别人的东西,可不是那么好碰的。”花重锦轻扬妖红薄唇,凌空踏于狂风暴气中的他,仿佛王者立于山水之间,谈笑风生间逆转苍穹。  男人五指轻轻一扬,黑雾疯狂抽离暗主身躯!  “啊——”  暗主双眸猩红发紫,那么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积攒了亿万年的力量,在脱离自己的控制!灵魂都在抽离自己的身躯,而溢满了创生之柱区域里的黑雾,此时也似见了阳光的鬼魅,在暗主声嘶力竭的嘶吼身中,迅速消散遁走,退回到阴暗深沟之中,被一片光明灿烂的力量代替!  这才是绝对的强大,绝对的操控力量!  沐天音微微一笑。  那个称霸了这片寰宇亿万年的暗主,在正主归来时,就真如同一个跳梁小丑般,做着垂死挣扎,偷来的东西毕竟是偷来的,迟早要还,这就是真王者与伪真主的区别。  “啊,花重锦,本座就是死,也不会放过你的!”暗主发出困兽之吼,浑身迅速膨胀起来。  “拭目以待!”花重锦五指握拳一收,其力似将整片寰宇控于股掌之中,创生之柱发出一道轰天炸响,暗主膨胀的身躯骤然爆裂开来,碎成齑粉,熹微纯洁的银白之力瞬息充满整个天外天。  “嗡——”  海浪般的响动。  一道巨型擎天光柱,上抵苍穹,下达黄泉,连贯九幽三界,在天外天中央现出!远远观望去,似一片银白瀑布从寰宇之巅豁然落下,照亮天地。  创生之柱重塑!  仙古大地乌云散去,天清地朗。  天穹片片清辉阳光洒下,所过之处鬼哭狼嚎之音骤止。  天葬地,仙人渡,若水河水,正在奋死抵抗的众修士一刀刀扑空,闭眼等死的人们迟迟等不到动静……魔兵,鬼怪凶兽犹如沙土粉碎开去,归于大地之中。  荒古禁,魔兵化作黑雾散去,沐奕一身盔甲乌黑发亮,厉眸扫向眼前焦土一般的大地,微喘着粗气,身后是浩浩荡荡的中土修士大军,还有前来支援的沐,赢族人。  大家满脸血污,精疲力尽。  “怎么回事。”白穆枫袍子密密麻麻破了窟窿,花白的胡须沾有血迹,身后是仙苑一众。  “沐叔叔,我们赢了吗?”  小石头领着幻剑宗众修前来。  此时的小石头,已不是当初那个羸弱小男孩,长成了一个风度翩翩的男子,知晓沐奕和沐天音的关系后,对沐奕除了绝对的敬佩服从外,还带一点亲切。  这些凶怪突然出现,又突然烟消云散,若不是这满眼狼藉山河,死伤无数的生灵修士,还以为只是他们的错觉,这一切离奇突然得让众人不敢再有任何懈怠。  沐奕沉默,深邃眸光抬眸望向长空。  天外天,仙灵弥漫。  一抹黑光从创生之柱边溜出,窜入星空,却在最后一刻被一股无形的力量钳制,任凭它如何挣扎,都无法逃离半步,下方的云雾似水从几道缝隙流泄而下,黑雾被一巨大虚影巨手擒起。  “这是想往哪儿去。”花重锦举起手来,那黑雾竟是在他掌心之中逃窜。  沐天音从男人怀中起身站稳,居高临下看向在花重锦掌心挣扎的那团黑雾,红唇讽刺轻勾,摇摇头,“还想故技重施?”  不过已达仙帝境,即使肉体被毁,也可剥离神魂而活,灵魂逃逸转世投胎,即使找不到夺取创生之柱的机会,他的确还有能力再活一遍慢慢等待时机。  可惜,不会再有机会!  花重锦与沐天音对视一眼,合手一握,掌心之中的黑雾瞬间消逝。  尘归尘,土归土。  这个世界,一草一木都有自己的造化,一切源于那不断膨胀无法满足的野心,最终归为烟尘,到头来,不过是一场虚无缥缈的镜花水月。  这样的一生也是悲哀的,没有任何的意义可言。  “真是够乱的……”花重锦站在寰宇之巅,银发随风飞飞扬扬,他在感知这片世界的情况,拥有生灵的大地几乎都遭遇了毁灭性的破坏,寰宇空间崩塌了近半余。  沐天音握紧男人的手,一切尽在不言中。  “等我一下。”他看向怀中女子。  沐天音嘴角扯出一点笑意,“去吧。”  即便知道只会分开一会儿,她还是那么不舍。  花重锦往创生之柱飞身而去,刚一迈步又忽的顿住,回眸,银发扑面飞舞,深比星海的碧眸紧锁那青衣飘摇的女子,对着她的那双明眸,他缓缓伸出手来,“一起。”  沐天音眸色微不可查一亮,跳跃着兴奋。  “傻丫头。”花重锦唇畔扬起浅笑,不是什么花哨灿烂的誓言,只是一句普通简单的承诺,却比世上任何一句情话都动听,“无论什么时候,我都不会再留你一个人,我保证。”  沐天音双眸水雾晕开,“嗯。”  她伸出手,稳稳放入男人掌心之中。  青丝银发,一高一矮,一男一女,两道身影消失在创生之柱银白的光华之中,下一秒,一圈圈仙灵光浪似水涟漪,以创生之柱为中心朝整片寰宇急速扩散。  光芒所到之处,黑暗退避,鬼怪消逝,山河复苏,草木回春。  “这……”  “结束了吗?”  “这次真的都结束了吗!”  ……  各大险地誓死抵抗魔军鬼兵的修士,各个角落仓皇躲避的凡人生灵,遁走逃亡的山野走兽……此时都停顿下来,惊喜交加的感受着周围那翻天覆地的神奇变化。  “天音成功了?”  祈夜染与姬无忧对视一眼。  “应该是。”姬无忧长松一口气。  “小爷我还没开始发力呢,真没意思。”祈夜染弹弹肩头的尘土。  赤炎飞落在已经缩小无数倍的肥肥头顶,“娘亲成功了?走,我们去看看。”  西域圣土天葬地外,经历了生死大战的众修仰望长空,那神秘的银白力量落在身上,就如暖阳一般,一股舒畅的感觉由灵魂深处蔓延出来,失去的力量瞬间充盈,伤痕残破的身躯神奇的慢慢恢复……  震撼!  这到底是什么力量?  没人能感觉得明白,也没人能说得清楚。  九千妖域,战天焚站在巨人王的肩头,甩了衣袖垂眸望下去,看着恢复了平静的若水长河,以及周围被碾平,这时犹如雨后春笋冒出来的山林峰峦。  “老头我果然没看错这丫头!”他扬天长笑。  不过瞧这力量,这片寰宇世界的创始者应该已经归位了吧,如不意外的话,应该和他先前料想的没有什么大出入,那他得赶紧去瞧瞧情况。  “阿弥陀佛——”  南海道州之上,灵山废墟之巅梵音长唱。  “咚——”伴随着光明降临,古老的钟声响起,似来自于寰宇深处,在天地之间久久回荡。  被黑暗侵袭的仙古大地,似一张碎裂残镜,在银白光芒照耀下,断裂的大地板块震动着愈合,干涸的江海浪潮掀卷,枯死的森林重获新生,焦黑的大地草木复苏……  仙古,皓云……所有的生灵大陆都恢复了原本的秩序和平静,而寰宇边缘,不断朝外扩散。  天地清明,不是风雨前夕的平静,而是那种春回大地的朗朗乾坤,正气浩然,轻风吹过,伴随大雨落下,冲刷洗涤一切肮脏残留的黑暗,留下一片干净纯粹的世界。  生死人,肉白骨。  创生之力,造化之力!  花重锦这次归位,意志念力更为强大,这片寰宇世界亦随着扩大了数倍之多,若是与沐天音现在拥有的世界相比,至少是数百倍的差距。  各方强者大能,诸方神佛齐齐朝天外天涌去,去一见真主面目,世界之中,万物叩首生灵朝拜,山岳峰峦屹立起敬,迎接这片寰宇创世者的归来。  是结束,也是新的开始!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